法官辭職與記者悔悟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

法官辭職潮

據大陸媒體報導,最近五年已有五百多名法官選擇離職,北京的「法官流失」現象嚴重;二零一三年,僅上海辭職的法官就有七十多名。

在國外法官是個受人尊敬的職業,離職現象極其少見,為何在中國大陸卻出現法官離職潮?一位法官離職時稱:法官成了體制內工具。一句話道破根源,法官在中國大陸不是代表「公正、公平、維護社會公義」的職業,法律本身都成為中共迫害異己的打人的棍子、殺人的凶器,法官又能怎麼樣呢?

尤其是近十五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它利用手中掌控的公檢法司系統,製造了多少冤案,這個數字龐大、難以統計。很多負責審理法輪功學員案件的法官,在律師所做的無懈可擊的無罪辯護之下,只好以「我聽共產黨的」或者「法輪功的案件我們說了不算,‘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說了算」等等說辭搪塞。也就是說,法官明知道判法輪功學員刑期是違法的,但是在中共暴政之下也只能充當工具了。

但是中共為了維持暴政,又制定相關法律,讓當事法官承擔冤案罪責,把法官置於刀口之上。很多明智的法官看到危險的來臨;很多良心未泯的法官不願再助紂為虐,這是造成法官辭職潮的根本原因。

在中共強權下,被淪為工具的不僅僅是法官,包括整個司法系統人員,都是中共實施暴政的工具,他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實施著「非法監控」、「綁架」、「抄家」、「非法關押監禁」、「實施酷刑」、「刑訊逼供」、「非法判刑」等等一系列罪行。這觸目驚心的罪惡,讓一些法官看到中共體制下司法的邪惡和即將來到的報應和逃脫不了的罪責,此時選擇離職,以逃離這個充滿罪惡的工具職業。可惜的是還有很多鼠目寸光的、一意孤行跟著中共的人,還在幹著這些傷天害理的事、為自己謀求金錢和地位,看不到自己已經身陷絕境。

海南海口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陳援朝,首開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四名海南法輪功學員經海口中級法院「審理」,分別被判二至十二年有期徒刑。二零零二年四月,正值壯年的陳援朝生病入院,當時即被醫院確診為肺癌,病入膏肓,已經失去了動手術的機會。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審判庭庭長陳援朝在痛苦中死亡。

在明慧網報導的一萬多例惡報實例中,相當大比例的是公檢法司人員。

甘肅省寧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孟兆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時,乘坐寧縣法院一輛麵包警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鑽入一拖車前底部,油箱頓時起火,並引燃大車,火借風勢,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上圖為慘烈的車禍現場。
甘肅省寧縣「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孟兆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時,乘坐寧縣法院一輛麵包警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鑽入一拖車前底部,油箱頓時起火,並引燃大車,火借風勢,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上圖為慘烈的車禍現場。

「不要學新聞」

說到中共的「工具」,其另一大實施暴政的「工具」是媒體和媒體人。今年各路新聞記者紛紛勸解江蘇理科狀元──你可以有新聞理想,可以把當記者當作人生目標,但請不要學新聞。

新聞記者被譽為「無冕之王」,在國外是受人尊敬的職業,為何大陸記者要勸別人別來當記者呢?因為在中共體制下,新聞記者一樣只能充當工具,他們被逼迫放棄新聞「真實、客觀、公正」的原則,只能從維護中共利益、中共政權角度出發進行新聞編造,將邪黨做過的壞事包裝成好事,將民眾的災難包裝成邪黨的頌歌。

以迫害法輪功為例,在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初,全國新聞記者被要求編造抹黑、誣陷、造謠法輪功的假新聞,短短半年,就有三十萬條假新聞出爐,並在全國報紙、雜誌、電視、廣播等所有媒體每天超過十幾個小時傳播這些謊言報導。

被稱為「世紀謊言」的「天安門自焚案」,是邪黨媒體造謠的一個典型。中共利用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的生命來煽動仇恨。然而在央視「自焚」節目的鏡頭中:「自焚」中嚴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切開後很快就能說話、唱歌,完全違背醫學常理。
被稱為「世紀謊言」的「天安門自焚案」,是中共媒體造謠的一個典型。中共利用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的生命來煽動仇恨。然而在央視「自焚」節目的鏡頭中:「自焚」中嚴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切開後很快就能說話、唱歌,完全違背醫學常理。

從「自殺」、「自焚」、「殺人」到「一千四百例」,形形色色的謊言毒害著無數世人,這些假新聞不僅僅在國內流傳,迫害之初,各國媒體都轉載了中共的誣陷報導,給法輪功學員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

謊言就像包在紙裏的火,終究會有被揭穿的一天。違背良心的作惡者也難逃天理的懲罰,「天安門自焚案」的導演兼製作人──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胃癌死亡,死時四十七歲;還有央視新聞主播羅京,帶頭參與播報大量的污衊法輪功的新聞,毒害了十幾億的中國人,在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羅京患淋巴結癌症死亡(用喉舌造謠,惡果是患淋巴結癌,口腔、舌頭潰爛)。

其實被淪為「工具」的又何止公檢法司人員與記者,邪黨掠取所有社會資源,逼迫人人都成為中共的工具,比如,為了斂財會計不會做假帳不行;建築工程師不會偷工減料不行;職能部門不會罰款不行。為了製造、宣揚黨文化,作家必須寫歌頌邪黨、替中共說話、辯解的作品;歌唱家、演員必須褒揚中共,高唱所謂「主旋律」,否則會被封殺;教師不允許有獨立見解,只能照中共的教材照本宣科;史學家只能按中共「階級論」、「鬥爭哲學」篡改歷史。專家、教授、學者必須跟中共時時、事事保持一致,不管中共怎樣的草菅人命、怎麼樣的罔顧事實,專家、教授、學者必須為其提供論證,否則就會被噤聲……

如今的中國人已經被中共禍亂得無路可走,辭職還要另謀職業,不當記者總要做工吃飯。

解決這一危機的唯一辦法就是解體中共,迄今為止,已有超過一億七千萬有識之士選擇退出邪黨組織,很多參與過迫害的人員在廣泛收集迫害證據以候曝光的機會,以免自己成為替罪羊,同時也在保護法輪功學員,在抵制迫害。這才是所有中國人的正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