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獲釋次子仍被劫 八旬老太繼續伸冤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建三江七星農場法輪功學員石孟昌、韓淑娟夫妻二人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惡警把家前後圍住綁架,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所謂「法制教育基地」)迫害。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七點多鐘,石孟昌的弟弟石孟文到建三江格林豪泰賓館聯繫律師營救哥哥,被建三江公安局不法警察從賓館野蠻抓走。

石孟昌、韓淑娟夫妻已經回家,可石孟文被非法關押在建三江看守所,至今已有三個多月。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繼續伸冤,強烈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兒子石孟文。

下面是石孟昌、石孟文的母親的申訴:

我是石孟文的母親王慶榮,今年八十二歲,家住建三江七星農場,是在一九五七年來到七星農場的老職工。我大兒子石孟昌和兒媳婦韓淑娟被非法關在青龍山洗腦班迫害(所謂「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實即黑監獄)。洗腦班主任房躍春等不法人員強制我兒子放棄信仰,實施各種酷刑把他折磨的死去活來。於是我就請了律師控告青龍山洗腦班。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七點多鐘,我的二兒子石孟文到建三江格林豪泰賓館聯繫律師,卻被建三江公安局不法警察從賓館野蠻抓走,臉被警察打得黑紫,非法關押在建三江看守所,至今已有三個多月了,聽說還要判刑。

我們老倆口揪心的痛苦、憤怒和不解,難道請律師控告那些不法之徒犯法了嗎?建三江公安局人員到底執行的是哪家的法律?我家有三口人因修煉法輪功被關在青龍山洗腦班殘酷迫害,其中有兩個人被折磨的差點失去生命,一人被折磨的全身是病。難道我這個當母親的不該請律師到檢察院控告他們嗎?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我的大女兒石秀英被七星分局警察抓到青龍山洗腦班。在青龍山法制培訓基地主任房躍春的指使下,洗腦班打手們逼迫我大女兒,從十二月二日中午一直站到第二天早上八點多。不讓睡覺,不讓吃飯,稍不隨他們的意非打即罵,逼迫站了二十個小時。我女兒石秀英近六十歲的人,在沒有睡覺、沒有吃飯的痛苦中,幾次支撐不住出現昏迷。洗腦班協警周景峰抓住她的胳膊,金言鵬就用拳頭打她右肩膀,四天後發現右肩膀黑紫。

在洗腦班裏,每天被強制看污衊法輪功的音像、寫污衊法輪功的體會。在威逼、恐嚇、強制洗腦和酷刑下,我女兒石秀英幾乎精神崩潰,身體健康情況日漸惡化,每天頭暈頭疼,胃痛不斷加劇,體重由九十多斤下降到七十多斤。

我女兒石秀英經歷青龍山洗腦班四十二天的殘酷迫害後回到家裏,全身疼痛,胃痛。二十多天後到建三江醫院檢查是胃癌,動手術切掉四分之三的胃。我女兒昏迷了四天,二十多天無法行走。醫療費花去二萬三千多元。面對這樣的絕境,她悲觀絕望,幾次想喝毒藥一死了之。我們全家人嚇壞了,輪番看著她,怕出意外。她真有個意外,可如何是好呀。我們吃不好飯、睡不好覺,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幸運的是她又從新修煉了法輪功,半年後身體得到迅速的恢復。

可好景不長,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時許,西城警區十多名警察把我大兒子石孟昌家前後圍住。西城警區警長李旭東、指導員郭庭竣、劉岩等砸開房門,五、六個警察把我大兒媳韓淑娟拖出門外,把她的頭按在地上,揪起頭髮,扯起她的胳膊和腿倒控著將其拋擲至警車內。緊接著又用同樣的手段把我大兒子石孟昌抬出門拋擲車內。整個過程中沒出示任何證件,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連原因也沒有告知親屬。親屬後來得知石孟昌夫婦被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關押。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在青龍山洗腦班長達183天的非法關押中,石孟昌夫婦時常受到恐嚇、洗腦,石孟昌遭受酷刑,其中一種酷刑(抻刑),腿用繩子綁著,抻開,身子被吊起來,腳不著地,兩胳膊抻開成一字形,兩手腕分別銬在兩張床上。起不來,也坐不下,長期的抻銬,胳膊有撕裂般劇痛。結果嚴重能使人致殘。為了抗議這種非人待遇,酷刑折磨,石孟昌以死抗爭。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上,用玻璃片割開雙腕動脈,早上被發現時已處於昏迷狀態,鮮血濕透了褥子,被送到青龍山醫院搶救,輸了1200毫升血才搶救過來。青龍山洗腦班不想留下犯罪證據,從建三江請去的醫生用美容針縫合。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洗腦班迫於壓力才放人,夫婦二人回家近一個月被多人監控,原本很好的身體被迫害的冠心病、心律不齊、腦痙攣、失眠,身心受到極度傷害。

我老伴(也就是石孟昌的父親),聽說大兒子被青龍山洗腦班折磨的割腕,急火攻心差點失去生命。大兒子被長達半年的非法關押折磨,讓老伴悲觀絕望,精神壓力極大,身子癱瘓了,送到建三江醫院搶救,經過三十多天治療,生命保住了,但到現在為止還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們輪流看護著他,也加重了孩子們的生活負擔。

我們倆個老人不懂法律,但我們知道青龍山洗腦班用那麼歹毒的手段害得我們兩個孩子差點失去生命,一定是違法犯罪的。我請律師到建三江檢察院控告青龍山洗腦班,可是檢察院就是不給立案,不但不把這些惡人抓起來,反而把我二兒子石孟文抓起來了。聽說把我請的律師肋骨都給打斷好幾根,把我兒子石孟文打的夠嗆,還要非法判我二兒子的刑,找不到理由竟說是我二兒子組織去洗腦班「鬧事」。大兒子和兒媳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長達半年,家人去要人反被綁架、判刑。這到底誰在違反法律,誰善誰惡,誰正誰邪呀?請大家給評評理。

我的兒女們煉了法輪功,人都變的善良了,家庭和睦了,身體也健康了,對老人更是孝順了,和別人的關係都處理的很好,不坑人不害人,從來不幹壞事。我打心裏高興,也放心。人是應該善良的活著,為人處世講究良心。

可是叫我痛苦是全家十幾年被整的差點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我納悶建三江那些包二奶、包三奶、包中學生,吃喝嫖賭,吸毒,像賣白菜、蘿蔔那樣賣官買官的貪官,怎麼就沒有人管呢?那不全是違法的嗎?可是,整起煉法輪功這些好人卻往死裏整,甚麼法律道德也不講了,這不是好壞、善惡顛倒了嗎?

我常想做好人怎麼就違反法律了呢?我問過律師他們說煉法輪功不違法,我問過懂法律的人說,法輪功不違反中國法律,更不違反世界法律,法輪功已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洪傳。我想那就叫他們把法輪功不違法的中國法律寫出來,(有關法律附在後面)給大家看看,趕緊把我兒子石孟文放了,也叫公檢法別犯法,別犯罪,別冤判好人,別像文化大革命一樣一結束,那些無法無天的整人害人的軍人、警察、造反派都給抓起來、槍斃了。靠誰也靠不住,還得靠良心,害人終害己呀,而且上害父母,下害子孫,天理是不會變的。老百姓常講欺負老實人,整好人是有罪的,善惡有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啊。迫害修行的人,是要遭大報應的。

我二兒子石孟文已被關押一百多天了。我知道兒子是個好人,他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我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我兒子石孟文。我希望那些有正義、有良心的官員伸出援助之手,幫助我兒早日獲得自由,我會非常感謝你們,你也會因為做了大好事,而積下大福德。

我強烈要求建三江各級官員,立即無條件釋放我的兒子石孟文,懲處那些執法犯法的人。

石孟文的母親:王慶榮
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