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八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大一場、小一場接連不斷,夏天暴曬,冬天冷凍,幾年來小號裏總有法輪功學員被銬著、戴腳鐐。

被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杜玉蘭(五十多歲)、吳美豔(四十多歲)、陳偉君(四十多歲)、張豔芳(四十歲)郭美松(三十八歲)。法輪功學員閆慧娟曾經被犯人牛宇紅用針在身上刺字,長期被關小號。

最殘酷的一次迫害是二零零三年八月份,那時法輪功學員們都被集中在監舍,每天都被強制坐小板凳,由兩個包夾看著。因為手抄的經文被警察搶去,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警察沒有收斂迫害,把每個人綁在了床腿上,腿也被綁上伸直,坐在水泥地上,晚上也不放開。三天強行野蠻灌食,非常痛苦。法輪功學員的雙手被反綁著,犯人抓著頭髮向後拽著抬起頭,就開始插管,像筷子粗的膠皮管子,從鼻孔插進去一直到胃裏,插的嘔吐、流淚、鼻子流血,有時還用開口器撐嘴,撐到極限,感覺嘴角都快被撕裂了,痛苦極了!真是非人的折磨!就這樣持續大約能有半個月,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一點也沒減輕。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法輪功學員覺得被關在這裏就是被迫害,所以不服從所謂「勞動改造」,因為她們沒有罪錯,最後連囚服也不穿了。這下大隊長鄭傑和副隊長張春華像失去理智一樣,帶著幾十個狠毒的犯人,每個人手裏都拿繩子、手銬來到監舍,對法輪功學員瘋狂地吊綁迫害、毒打,三、四個犯人綁一個法輪功學員,都反綁,兩個隊長指使犯人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們的手反銬上(蘇秦背劍),然後再把背銬銬在上鋪的床欄上,只能腳尖點地的站著,胳膊疼的撕心裂肺,手銬卡到了肉裏,疼的汗水像雨水一樣從臉上流下來。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各監舍不時的都會傳來慘叫聲。法輪功學員王愛華的心臟承受不了,被吊的喘不過氣來,臉色蠟黃,眼看有生命危險了才解下來。關英欣也被吊的險些暈過去才放下來。法輪功學員們被這種酷刑折磨了整整六個多小時,有很多人的胳膊都被吊傷了,手腕都被卡出血了,留下了傷疤。王洪傑的胳膊不能繫褲子,洗臉都抬不起來,半年以後才恢復。絕食絕水近一個月的法輪功學員們又被上了大刑,仍然絕食反迫害。後來獄裏答應他們穿不印字的囚服了。

一次次的肉體折磨對法輪功學員們的身心造成了太多的傷害。沒過幾天,也就是九月初,監獄又接到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百分之百的邪惡命令。對抵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就又吊綁起來。這次兩個胳膊平伸綁在床上鋪的床欄上,綁的很緊,手不過血變紫色,個子矮就更遭罪。有時只綁兩隻手,然後強迫低頭彎腰蹶著,胳膊被抻的很疼,臉也腫了。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王洪傑等法輪功學員又被折磨了六、七天。一天上午鄭傑和張春華帶著四十多人又來到監舍,把王洪傑、田桂清、劉麗萍、趙欣、張淑哲、丁玉、裏玉書、關英欣共八人帶到一個監舍,分別綁在床腿上坐在地上,派兩個犯人看著。然後把其餘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和四十多犯人排好隊全部帶走了,說去後院廣場「拉練」,到了晚上才回來。回來後那些被帶走的法輪功學員就和王洪傑等法輪功學員隔離了,誰也看不見誰。有一次王洪傑在廁所碰到賈淑英了,也不讓說話,有包夾看著,就看見她鼻青臉腫的,都脫像了。這時才知道她們遭受了更殘酷的迫害。後來有好心的犯人回來偷著說:「你們幾個快寫轉化書吧,看你們那些姐妹都啥樣了!」

聽犯人們議論,那天她們被帶去後院,看見院子裏黑壓壓的站著幾十個男、女警察。有獄政科、生活科、衛生科,還有八監區的警察等,手裏拿著電棍、警棍、木條、竹條、白色硬塑料管,圍成一大圈站著,很恐怖!他們強迫法輪功學員在圈裏跑,跑到誰那就打一下。學員不跑,就指使犯人拖著、拽著跑,出現症狀的衛生科警察就給灌藥,灌完藥再逼著跑,累了也不許停,大熱天渴了也不給水喝。六十七歲的王秀蘭實在太渴了,就蹲下去撿警察扔的半瓶水,被警察牛天洋用腳把水瓶踢走了,還用警棍打她跑快些。跑不動了,警察就叫犯人拖著、拽著跑,有許多學員衣服磨破了,肉磨出了血。樸英素、王愛華、張豔芳因不跑,被吊在鐵窗鋼筋上,被惡警用電棍把手都電出了泡。

白天酷刑折磨,晚上還不讓睡覺,集中在一個走廊裏由幾個犯人看著折磨迫害。第二天還被強迫「拉練」,持續到八、九天時,副隊長張春華和幾個犯人把劉麗萍、趙欣也帶去「拉練」了。她倆走到法輪功學員當中站好,洪亮的喊出「法輪大法好!同修們不要消極承受了。」頓時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一齊喊出了「法輪大法好!」劉麗萍和趙欣被警察和犯人們打倒在地,被拖走關了小號;其餘的法輪功學員也被警察和犯人們一頓毒打,然後被帶回監舍,結束了殘酷的「拉練」迫害。

回到監舍被集中在拐把子走廊裏,白天、黑夜的迫害,幾個犯人輪班成夜看著不讓睡覺。犯人王鳳春、王威、黃鶴、趙燕、朱玉紅、李桂紅、李桂香等表現最兇狠,王鳳春把張豔芳、王愛華的衣服扒光,用木板把她倆的後背、屁股一直到小腿打的都變成紫黑色。王鳳春還用濃鹽水搓她倆的傷處;用針扎法輪功學員的腳背、腳心,紮的出血粘到襪子上。還用竹條抽腳,有的腳趾蓋脫落,有的腳趾蓋成黑紫色。還口出惡言說:看誰能過了這鬼門關。

黃鶴(二十多歲)踢掉張淑芹(五十多歲)的兩顆牙齒,用木板子把張淑芹打的鼻青臉腫,嘴腫的老高。黃鶴嘲笑說像豬嘴一樣。李桂紅、李桂香、王威、趙燕等手拿竹條、木板打法輪功學員。許多法輪功學員都被打的鼻青臉腫,身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惡徒們還在法輪功學員被綁著的腿上走來走去,用腳捻膝蓋;他們打累了就拿一根兩米多長的竹竿坐那看著,誰閉眼就捅誰,還用竹籤支眼皮。

十幾天不分晝夜的折磨,使法輪功學員精神恍惚,王建平、吳美豔大腦精神受損,睜著眼說胡話;徐永芹昏了過去;有的無知覺大小便都便在褲子裏。在法輪功學員們承受到了極限和神智都不太清醒的情況下,大隊長鄭傑和張春華拿來事先寫好的轉化書讓學員簽字按手印。這樣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就所謂「轉化」了。

惡警接下來開始對王洪傑等被綁在監舍的六位法輪功學員迫害,田桂清、張淑哲、丁玉、裏玉書、關英欣、王洪傑,犯人們解開綁繩,說張春華大隊長要和你們談談。六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帶進了拐把子走廊裏,剛進去沒等說話,張春華就一聲令下「打」,那些犯人們就像虎狼一樣對六人一頓暴打,都打倒在地,然後反綁上,惡毒的犯人王鳳春把法輪功學員的鞋全扒掉,用竹條狠命打腳。腳當時就腫很高,一聲聲慘叫傳出來,沒有人性的張春華還笑。六名法輪功學員背對背倆人綁一起,坐在潮濕冰涼的水泥地上,此時已是十月中旬天氣很冷了,但夜裏還要打開窗戶凍,不讓睡覺。由犯人顧文娟、趙燕看著,誰閉眼就用竹竿捅誰,趙燕還用牙籤把關英欣的眼皮上下支上,邪惡至極。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六位法輪功學員只好又一次以絕食的方式反對迫害,同時要求把劉麗萍、趙欣放出小號。這時強制灌食不拔管了,一星期拔出來換管重插,紅膠皮管從胃裏拔出來都變黑了。這次法輪功學員們絕食約三個月,快過年了,可能因為警察們放假的原因,劉麗萍、趙欣也被放出小號,相對也寬鬆些了,這樣就停止了絕食。這次長達四個多月的迫害,王洪傑等法輪功學員受傷的身體很長時間才恢復。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王洪傑二零零一年向人講「天安門自焚」是中共造假、栽贓、陷害法輪功,而被黑龍江省二龍山農場公安局綁架。訥謨爾派出所惡警孫軍打了她一頓耳光,然後連夜將她送到五大連池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後來非法判刑四年。王洪傑被非法關押在五大連池市看守所七個多月後,轉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摧殘。

王洪傑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被非法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集訓隊裏呆了半個多月後被分到八監區。因為無罪,她拒絕勞動改造。警察肖魯健迫害她罰蹲,不蹲就指使犯人按著。早上六點犯人出工就強迫她在車間蹲著。一直蹲到晚上八點收工,犯人們上床睡覺,她還要被監舍犯人看著蹲到半夜十二點才能上床。第二天早上還一樣六點出工再蹲。就這樣持續一星期的迫害,她雙腿腫的走路都困難,雙腳腫的穿大號鞋。隊長看她還不參加勞動怕影響其他法輪功學員,就把她關小號了。小號裏冰涼的板鋪上有個鐵環,看守隊長王亞麗很邪惡,指使犯人給她戴手銬,然後銬在鐵環上,人就固定在那動不了了。晚上睡覺也不打開,冰涼的板鋪也不讓鋪被褥,冬天夜裏凍的直哆嗦,吃的是一天三頓玉米麵粥。小號裏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室內的潮蟲爬來爬去,板鋪底下還有老鼠。廁所同在共幾平米的小屋裏,氣味熏人。王洪傑和郭美松關在同一個小屋裏,(一年後郭美松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多歲,去世前瘦的皮包骨。)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在小號裏被關了十五天後,王洪傑被監區隊長帶回車間。回到車間一看,她驚呆了!同監區的同修田桂清、樸英淑、張淑芹、關英欣她們已經被連續罰蹲七、八天了,她們的腿和腳都腫了,還有犯人看著,不蹲就被踢、打。田桂清六十多歲了,腿和腳腫的走不了路,眼睛裏布滿了血絲,視力模糊。看著她們,王洪傑心裏難受極了。

後來王洪傑被警察帶回監舍,但對她的迫害並沒有停止,警察肖魯健指使犯人王鳳春和朱玉紅用繩子把她吊綁在上、下鋪床頭的上端,胳膊被高高的綁上,手勒的腫的變成紫黑色,呈「大」字形,腳尖著地。從早上六點一直吊到半夜十二點多。中間吃飯、上廁所放下來,完事立即吊綁,如反抗就會引來一陣拳打腳踢。同時被吊綁的還有任淑賢。

王洪傑等法輪功學員被吊了二十多天,雙腿腫的都要滲血了,胳膊和手腫的連褲子都繫不上。任淑賢與警察黃靖理論,被她用鑰匙串抽臉,臉當時就腫了。王洪傑被迫同意和犯人一起出工了。一個星期後法輪功修煉者又抵制參加勞動了,這次警察肖魯健決定下午把法輪功學員們都吊綁在監舍的床上迫害。王洪傑的身體還沒有恢復好,又要面臨殘酷的折磨。任淑賢不忍心見法輪功學員們舊傷未癒添新傷,為了制止這場迫害,在中午收工時,任淑賢從二樓上跳了下去。當時被帶隊的警察指使犯人找塊木板匆忙將她抬走。就這樣任淑賢的付出破除了這次酷刑迫害。後來任淑被檢查出右腳跟粉碎性骨折和三節腰椎骨骨折,醫生說有癱瘓的可能。監獄沒有給她治療,抬回監舍在床上躺著。

還有一次監獄裏要求給法輪功學員穿的衣服上印「犯」字,遭法輪功學員抵制,惡警肖魯健帶著一群狠毒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連踢帶打,按倒硬扣字。法輪功學員張玉珍因為不配合印「犯」字,腿被犯人王鳳春踢骨折。每天躺在床上腿腫的很粗,艱難的挪動上廁所腿也蹲不下,半年多才恢復好一點,但一直有點瘸。王洪傑被兩個犯人打倒在地,腳踩著、手按著強行的在她的衣服上印上了「犯」字。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當時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約有四百人,人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在那個邪惡的黑窩裏人人感到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