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七年前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獄長劉志強的策劃下,整個監獄開始了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

據悉,此次惡行是劉志強在即將離任之際,想利用迫害法輪功給自己積累點政治資本,達到高升的目的而發起的。雖然這段經歷已經過去很久了,但給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身心造成的傷害至今無法忘記,現將這些親身經歷寫出來,揭露中共邪黨監獄那段不為人知的罪惡歷史。

那天,劉志強親自率領監獄四大科室獄警到監控室督戰部署。首先讓生產車間一半的刑事犯全部回到監舍待命,然後命令各監區所有獄警同時行動,針對每個法輪功學員開始瘋狂的清查。沒收了法輪功學員所有的大法經文,她們的衣服、物品被扔的到處都是,甚至連被褥都被撕開絞碎,一張紙片都不准留,筆也被沒收。為了防止有人在高壓威逼下自殺,玻璃瓶、鏡子、針線、指甲刀等物品都被沒收。

繼而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穿上囚服,稍有反抗,就會被那些待命的刑事犯群起按住。緊接著劉志強又下達了一系列的嚴管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規定:

1、每天早5點-晚8點半碼小板凳,不准靠床,不准伸腿,一動不動地端坐在在一尺見方的地磚內。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2、每個法輪功學員由兩至四個包夾晝夜輪流看管,嚴密監視其一舉一動,不得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說話。為了避免法輪功學員碰面,甚至洗碗、上廁所都要輪流去。

3、洗漱、上廁所都限時限點。

4、寫信、接見也被嚴格限制。

5、每天還要聽包夾唸誣蔑大法的「陳斌報告」。

為了製造緊張氣氛,劉志強當場重罰了三監區幾個沒嚴格執行他要求的刑事犯包夾,只因為她們讓法輪功學員坐在了床上,並為其望風。這幾個刑事犯有的已上報減刑,卻因此而被撤銷減刑,有的三個月不給分。一時間,整個女子監獄籠罩在陰森森的紅色恐怖之下。邪黨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壓制和泯滅人的良知,把一些有良知的刑事犯變為他們可以利用來迫害好人的工具。

不僅法輪功學員經受著精神和肉體的折磨,很多有良知的犯人也怨聲載道,她們寧肯去車間幹又苦又累的活,也不願回監舍配合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加大力度「轉化」法輪功學員,劉志強在已有的十一監區基礎上,又新成立了一個專門迫害「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十三監區。每隔半個月,各個監區都要將一、兩名法輪功學員關到十一監區和十三監區進行強行「轉化」。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要過一遍篩子,暫時沒送去「轉化」的,也要每天承受高壓嚴碼。

為了干擾法輪功學員發正念,劉志強又不惜花重金在全監獄每個監舍內安裝播音喇叭,每天定時播放各種噪音音樂,讓法輪功學員頭腦裏沒有一點空閒時間想大法,其實就是變相「洗腦」。在如此瘋狂的迫害舉措下,每個監區都發生了多起法輪功學員被毆打、虐待的事件,其中四監區就是迫害最嚴重的。時任四監區大隊長趙彬、副大隊長董麗華在這次運動中充當著急先鋒的角色,她們不但嚴格執行獄長劉志強下達的種種命令,而且為了表現自己的工作能力在四監區對法輪功學員又加綱加碼的迫害。現將她們的惡行列舉如下:

惡警利用犯人摧殘法輪功學員

董麗華專門找來幾個品質惡劣、心狠手辣的刑事犯:侯麗萍(詐騙罪)、李美蘭(殺人罪)、薛淑華、張麗娟、陳春靜(賣淫罪)等作為她的心腹,來對付她認為比較難管的法輪功學員。董經常把這幾個人召集在一起開會,密謀怎樣折磨和虐待法輪功學員,還叫犯人偽裝假冒法輪功學員在屋內「銧銧」用頭撞牆,讓大家看,揚言法輪功學員不理智,瘋狂撞牆,達到誣蔑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凡是假冒法輪功學員撞牆的所有犯人、包夾,撞一次加六分。誰聽從惡警指揮對法輪功學員下手狠的,誰能打法輪功學員的,就給誰加高分。這樣有了惡警給撐腰,這些刑事犯更加肆無忌憚,對法輪功學員非打即罵,隨心所欲的迫害。在利益的誘惑下,有些犯人為了得高分減刑減期逃避幹活,還讓家人走後門給惡警送禮要求當包夾。

法輪功學員華小娟就飽受犯人包夾李美蘭的折磨,經常到方便時間故意給拖延時間,直到憋的不行了才讓去,或者就是不讓去,最後導致華小娟患上了很嚴重的尿道炎,經常尿血,肚子疼,身體十分虛弱。在這樣的情況下,李美蘭還經常毆打她,有時趁其不備就從後面猛踹她一腳,看到華小娟被踹跪在地上還哈哈大笑:「我就是想試試你身體結不結實!」多麼歹毒!一次華小娟路過別的法輪功學員屋門時,因往裏瞅了一眼,立刻招來李美蘭的橫拳一擊,當時臉就被打腫了。明知道華小娟有尿道炎不能受涼,還故意讓她吃涼飯,不給熱水喝。甚至在寒冬臘月的天氣下,打開窗戶和門,讓她面對窗戶坐著吹過堂風,還不准動,一吹就是半個小時。李美蘭把這個挨凍的手段,還教給了另外兩個包夾侯麗萍和鄂麗娜,她倆用這種方式同樣虐待過法輪功學員周巧航。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這些壞人包夾在副大隊長董麗華的指使下,成天琢磨著虐待法輪功學員的壞招,只要誰發明一種手段,別的包夾都跟著效仿。而且只要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所有的包夾就一起上來群毆。一次獄長劉志強巡查時,問多長時間站起休息一次?犯人回答說:「一個小時休息一次。」法輪功學員張淑芝實話實說:「沒那個事,不讓休息,總讓座著。」劉走後,惡警指使七八個犯人、包夾把法輪功學員張淑芝和另一同修猛勁推倒,然後拳腳相加,沒頭沒腦的痛打一頓,瘋狂叫喊:「縣官不如現管,打!」將兩位法輪功學員打得胳膊、腿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渾身劇痛。

法輪功學員周巧航也經常遭到這樣的群毆。一次,惡警董麗華進走廊檢查時,包夾鄂麗娜命令周巧航擺好坐姿,周巧航沒配合邪惡,鄂麗娜就一把薅住她的頭髮,把她從座位上拽起來就打,其它包夾侯麗萍、李美蘭、薛淑華等一群人聽到聲音馬上撲過來,又把周巧航按在地上一頓拳打腳踢,此時董麗華就在門外站著,一聲也不吭。周巧航被打的全身多處青紫,腰疼的好像要折了一樣。董麗華還不解恨,說她不服從管理,又給周巧航綁上了束縛帶。白天兩手背銬綁在床梯子上,根本無法站立。包夾侯麗萍故意給換成很矮的凳子坐,這樣兩隻胳膊就跟吊起來一樣疼痛,晚上睡覺也不准脫衣服,不給鬆綁,只能保持一個姿勢躺著,就這樣被折磨了四天四夜才罷休。

包夾犯人侯麗萍、鄂麗娜非常兇狠、陰毒,經常合起伙來陷害法輪功學員周巧航。侯麗萍是犯人中的小頭目,倚仗大隊長趙彬的照顧,在犯人中稱王稱霸。在監獄服刑這些年,都是靠著迫害法輪功減刑,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有手腕。在嚴碼法輪功學員這段時間,每天法輪功學員都要五點起床,比其他刑事犯早起一小時。一天早上起床後,周巧航要去廁所換衛生巾,包夾鄂麗娜藉口廁所有別的法輪功學員,就是不讓去,怎麼說也不行。因為再不換衛生巾,馬上就要弄髒褲子了,情急之下週巧航忙墊上一塊手紙,鄂麗娜見狀大怒,破口大罵起來,一下把全屋的人都吵醒了。侯麗萍醒來不分青紅皂白跟著就罵,還煽動屋裏所有人一起責罵,說周巧航不考慮別人休息,故意把大家弄醒。周巧航跟大家解釋,反而招來侯麗萍的一毒頓打,然後未經獄警允許擅作主張罰周巧航從今以後不准坐坐墊。侯怕惡行敗露,還威脅周巧航:如果你要跟大隊長告狀,我就讓你們所有法輪功都不能坐坐墊!事實也確實如此,那些惡警只會袒護和縱容這些犯人為非作歹,根本不會理會法輪功學員的處境。

法輪功學員張豔華因不配合這一系列對人身體、精神的迫害和人格的侮辱,就被惡警趙彬、林佳、趙麗莎和犯人薛淑華(當時是四監區的道長)用監獄特製的皮帶反綁在床頭上。蹲,蹲不下,站,也站不起來,坐著小凳只能把背深深的彎下去,直不起來,胳膊被綁的肩像要斷了一樣的痛。綁到第三天時惡警趙麗莎開始不允許她上廁所,讓包夾康桂芬給她解腰帶,就這麼綁著用小桶大小便。這種對人格的侮辱,遭到張豔華的拒絕。不許睡覺,加上絕食,再加上一天一夜憋著大小便不能上廁所,第四天張豔華就昏過去了。就是在這種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她們依舊不給鬆綁。因為身體的重心全在胳膊和肩上,張豔華在刺心的痛中昏過去又醒過來。這樣一共折磨她七天七夜,才把她放下來。

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張豔華又被薛淑華和李美蘭拽頭髮打,獄警視而不見,縱容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隨後張豔華被送到13監區「轉化」迫害,臨走時薛淑華等四個犯人對她進行迫害性的搜鋪、搜身、搜行李。方便麵、沒打開袋的奶粉被撕開口,地上、盆裏都是,連內褲都拽下來,這一切流氓行為都是在獄警秦嶺的指使下發生的。

惡警視法輪功學員生命如草芥

長期的嚴碼,不讓活動,給法輪功學員身心造成極大傷害。二零零七年初,法輪功學員巴麗江頭哆嗦、嘴歪、頸椎痛,右腿和胳膊也經常劇痛,衛生所診斷是肌腱鈣化。巴麗江要求躺在床上休息,找到副隊長董麗華、隊長趙彬均不理睬,還說她是裝病。巴麗江又給監獄寫信也沒有回音,董麗華竟然還以不服從管理為名,把巴麗江用皮帶綁坐在凳子上七天,這是惡人們慣用的手法。巴麗江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向監獄副獄長包銳揭露董麗華的醜惡行徑。另外,她還很貪婪,吃、拿、用犯人的東西,犯人給她買的東西,她往家裏帶。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法輪功學員金力紅頭暈舌麻嚴重,說話都說不清楚,金力紅把身體情況寫了封信給董麗華(董麗華是醫生出身),董麗華非但不予理睬還大罵包夾的犯人:你有甚麼權力給金力紅拿紙寫信?到二零零七年十月份以後,金力紅左眼疼痛加重,就和董麗華說想給家裏寫信要診斷,董麗華都不讓寫。包夾的犯人向董麗華報告說金力紅病的起不來了,董麗華罵包夾的犯人:「誰叫金力紅躺著,誰批准了?」到二零零七年底,金力紅左眼左頭疼痛難忍,都看不清人臉,得用塑料袋裝冷水壓頭部和左眼部位,才勉強維持、緩解。這期間曾多次向董麗華反映,董根本不理。後來,一個姓路的獄警帶金力紅去了衛生所。醫生說:「她腦供血不足,必須找院長到外面治療。」金力紅要去找院長,姓路的獄警說先回去與董麗華商量。次日早晨通知金力紅繼續碼坐,第二天還要把她送到小號去。金力紅出獄後,去省醫科大二院檢查身體,醫生診斷為雙眼肌性視疲勞,雙眼外隱斜,左、右眼視力分別為0.3和0.5,心臟病、高血壓、腦梗、左椎動脈血流不足。

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英血壓很高,仍被強迫坐凳子。一天,張秀英在屋裏煉功,被犯人張麗娟、楊露、孫淑梅發現後,毒打的血壓升高導致腦梗,住公安醫院一個月。

以上僅是二零零六年這次大規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發生在四監區的部份案例。現今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那一套系統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和機制就是從那時開始逐步形成的。從那時起犯人毆打、虐待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任何處分,這已經成為慣例,而對受害者卻層層控制,不得消息外傳。導致了一直到今天這樣的暴行還頻頻發生。這股邪惡勢力中的犯人經常叫囂:打你了能咋的?顯而易見,就是層層縱容和指使她們行惡的警察促成她們擁有這樣的特權。

而這些罪惡所造成的後果,必將由所有相關者一起承擔,誰也逃脫不了歷史的審判!試問這場迫害的發起者,可曾想過只因你一時的貪念就導致了這麼多慘案的發生,而最終你的升官夢也因一起犯人殺人案而成為泡影。正應了古人那句話:人算不如天算!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終有報,如今還在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那些人,不要助紂為虐,不要為中共邪黨賣命了,要善待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留條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