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警察暴力綁架維權律師和法輪功學員內幕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三月二十一日,四位律師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和石孟文、孟繁荔等七位法輪功學員在黑龍江建三江被跟蹤綁架後,多日來,大陸善良的人們和國際社會一直關心和關注著他們的安全,詳情也在不斷曝光。本文曝光三月二十日中共警察暴力綁架善良人的一個側面。

在青龍山洗腦班前

三月二十日下午四點多,四位律師唐吉田、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和曾經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過的十多名當事人,以及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共約三十人,來到青龍山洗腦班門前,營救仍被無辜關押在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

兩個多小時的喊話,要求青龍山洗腦班負責人房躍春出來,房躍春在門口非常心虛地往外看。洗腦班門前還有一個人,說自己是檢察院的。當時,人群中馬上有人認出他就是建三江農墾公安局國保大隊的於文波。然後,人群中有人就給他講真相說:「你是檢察院的,這裏在關押好人,你趕快管一管。」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都對著他勸善、講真相。這人聽後,一會說自己是檢察院的,一會又說自己是臨時工,後來找藉口說要上廁所,逃跑了。

洗腦班大門一直緊鎖著。他們回屋再也沒敢出來,用攝象頭給人群錄像。

兩個多小時後,人群散開,大家返回建三江。其中,四位律師和七位法輪功學員石孟文、孟繁荔、丁慧君、陳冬梅、王燕欣、吳東升、李桂芳,分坐六輛麵包車。在返回的路上,每輛車後面都有一輛遮掩著拍照的車跟著他們,直到走出了青龍山,跟蹤消失了。其實,他們早已經勾結建三江管局公安、國保、610和七星農場公安局等部門聯合預謀參與迫害。

暴力綁架

返回到建三江,四位律師入住了格林豪泰賓館。第二天清晨,也就是三月二十一日,七位法輪功學員吳東升、陳冬梅、孟繁荔、丁惠君、李桂芳、王燕欣和石孟文,聚在律師入住的賓館房間裏。

21日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近照
三月二十一日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近照

在律師的房間裏僅十多分鐘的時間,就有十八、九個警察突然闖入房間,他們有的著裝,但多數人沒有著警服。有兩個警察猛踹廁所的門,強行把張俊傑律師綁架,之後,又將王成律師拉走。

21日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唐吉田
三月二十一日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唐吉田

當時,法輪功學員陳冬梅看到這情況,打手機通知外界,被兩個警察按住,陳冬梅衝著剛剛撥通電話裏喊著:「我們被綁架了!」話還沒等說完,警察就把手機搶走,陳冬梅接著喊:「這是我的電話,你怎麼搶我電話呢?」家屬也就聽隻言片語,就沒有音信了。

法輪功學員陳冬梅也被四個人四腳朝天地塞到車座子底下,還有一個惡人坐在陳冬梅身上,陳冬梅當時感覺呼吸困難,身體非常難受。與此同時,幾個警察不顧一切的把王燕欣按倒在地上,雙手擰在後面,連拉帶拽的拖到車裏。王燕欣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李桂芳在車裏給警察們講真相,被一個警察搧了一個大耳光。石孟文的臉被警察打的青紫。

法輪功學員吳東升最後一個被從二樓拖下去的。她對警察說:「你們不要這麼做,這樣做對你們不好。」他們不聽,把吳東升的胳膊硬擰到背後,照她腦袋用拳頭狠狠的砸了兩下,吳東升大喊:「法輪大法好!」就是不上車,被警察把胳膊強行背在後面,捂住她的嘴,兩個人抬著腳,再兩個人扯著膀子,大頭朝下給吳東升硬塞在車座子底下。

七位法輪功學員和四位律師被暴力綁架,強行拉到建三江七星公安局。

然後,在七星公安分局,孟繁荔、丁慧君、陳冬梅、王燕欣、吳東升、李桂芳六位女法輪功學員被單獨逐一非法審訊。李桂芳不配合,不報姓名,又一次被搧耳光。他們在會議室被非法關押了一宿。

強制體檢 三位法輪功學員血壓飆高

三月二十二日上午,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和律師被拉到七星農場醫院檢查身體,化驗血、化驗尿、測血壓。然後,在建三江管局的醫院給他們體檢,也是驗血和驗尿,還做了CT。體檢完後,他們又被劫回七星公安分局繼續非法拘押,法輪功學員們的物品、現金都被扣押。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六位女法輪功學員又被押送到同江拘留所。同江拘留所的獄醫給她們逐一測血壓。吳東升的血壓測出低壓一百三十,高壓二百三十;丁慧君低壓一百五十,高壓二百五十多;孟繁麗低壓一百一十,高壓一百八十.醫院當時就表態說:「這幾位血壓太高了,我們不能收。」

建三江七星公安局人員要求醫院再重新給三位女法輪功學員測一遍,懷疑是緊張造成的。過了一個小時後,又重新給她們測量血壓,這次,吳東升的血壓低壓是一百四十,高壓二百四十了;丁慧君低壓一百五十,高壓二百六十了。當時,量血壓的醫生嚇壞了,就說:「這血壓太高了,水銀都要崩開了,不敢量了。」這時候,孟凡麗血壓達到一百一十到一百九十。

然後,醫生又彙報給七星公安局,公安局說,他們太特殊,不能給輕易放出去,然後說研究研究再說。公安局懷疑拘留所的醫生測的不准,就把這三位女法輪功學員押到同江市中心醫院。

同江市中心醫院是個大醫院,再次給這三位女法輪功學員測量,血壓仍然很高。這裏的醫生很驚訝的問:他們血壓怎麼都這麼高?是不是吃了甚麼藥了?

這時候,七星分局和三江辦案的人員要給拘留所所長錢,賄賂拘留所的人安排這三位女法輪功學員住院治療。當天晚上,拘留所又把三位女法輪功學員送到同江中醫院,這個中醫院是個小醫院。在這裏,醫生說需要住院觀察。

三月二十三日,他們仍然給三位女法輪功學員繼續測量血壓,但血壓始終是很高。在這裏,由於血壓持續很高,降不下來。

直到三月二十九日上午,法輪功學員吳東升身體出現很重的病狀,七天之內,吳東升被搶救了兩次,最後,醫院拒收,並讓辦案單位給接走。辦案單位於三月二十九日通知了吳東升家人,家人於三月二十九日來到同江中醫院急救科,將吳東升接回家。據悉,公安人員交給家屬一張非法拘留的票子,寫有拘留十五天,身體出現生命危險,要求家人接回家治療。

背景回顧

法輪功學員蔣欣波女士是建三江管理局前進農場中學的教師,曾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出獄當天, 眾多家屬還沒有見上一面,就又被時任前進農場政法委女書記李俊立、公安局長王利、「610」主任石平等八人,從監獄直接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在青龍山洗腦班期間,蔣欣波遭受 「抻刑」 酷刑,被折磨兩個多月,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出黑窩回家。然而回家僅三個半月,蔣欣波再次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

法輪功學員石孟昌和韓淑娟夫婦,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九點左右,從家中被七星公安分局十多名警察綁架,說是黑龍江農墾總局「點名」 送到青龍山洗腦班。在長達四個月的非法關押中,石孟昌時常受到恐嚇、遭受酷刑,其中一種「抻刑」酷刑,是用繩子綁著腿,抻開,身子被吊起來,腳不著地,兩手用手銬張開,成一字形,分別銬在兩張床上。長期抻銬,石孟昌四肢會失去知覺。洗腦班為了不留下犯罪證據,把綁腿處、手銬和手腕接觸的地方用毛巾墊上。如今,石孟昌身體虛弱,呈現腦血栓症狀。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受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唐吉田、江天勇、梁小軍和王成等律師,到青龍山洗腦班交涉。但青龍山洗腦班拒絕會見律師,於是,律師和家屬開 始對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大聲喊話:「房躍春、陶華、房秀梅、金言鵬、周景峰你們犯罪了。房躍春,你今天未經法律程序,非法拘禁他人,明天等著被雙規 吧……」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曾親身經歷青龍山洗腦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家屬以及江天勇、唐吉田、趙永林和王成等律師,頂著寒風,冒著大雪,一行十多人到青龍山洗腦班進行第二次交涉,要求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

唐吉田表示,他們將對犯罪嫌疑人進行控告,要求檢察院進一步調查。如果建三江檢察院不履行職責,他們將對其提出控告,並在網上曝光這些侵犯人權的責任人,將他們的犯罪事實公諸於世,讓世人知道中國大陸存在的人權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