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溶於法中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我是曾經在難中的同修,現在談一下在特殊的環境下,如何以法為師,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

一、在魔難中

同修的手機內存有我的電話號碼,我被惡警綁架,經看守所和拘留所非法關押後,被轉入勞教所繼續迫害。在看守所和拘留所期間,我每天背法並且高密度發正念,及時向內找,同時不忘講真相救人,在此期間共勸退十七人。

有一天,師父在我腦子裏打入四個字:「溶於法中」[1]。第二天我被非法勞教,我就帶著這付「錦囊」開始了一段險惡征程。

在勞教所,我提出了行政覆議,等到的結果是「維持原判」。我繼續提出行政訴訟。我在寫行政覆議的過程中加強了正念,法理更清晰了,明白了這場強加的迫害是完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完全是非法的。後來我被轉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惡警開始對我進行瘋狂的迫害,即所謂的「轉化」。

慈悲的師父再次在我腦中打入一段話:「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2]師父在鼓勵我。

惡警為了「轉化」我,專門成立了一個由四個惡警組成的「攻堅小組」,在這期間強迫我一天在高凳子上坐十七個小時,一天只讓睡三小時,並派包夾對我嚴管,採用的手段有: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猶大胡說、藥物迫害、電子設備干擾、整天播放誣蔑影片等等。我想既然到黑窩裏來了,就是除惡的好機會。於是我就長時間高密度發正念,不停的背法,使自己始終處於神的狀態,絕對不讓自己有絲毫的雜念去想常人中的問題,並且打出佛法神通,使藥物迫害和電子設備通通反制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身上去。

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邪惡就是想用肉體上、精神上的折磨毀掉大法弟子。在這段時間,師父不斷加持我的神通,把我的「他心通」功能打開並加強,有時惡人們一個電話,一個眼神,互相耳語,我都馬上能知道她們在想甚麼,下一步要幹啥。因為我不停的背法發正念,不讓邪惡鑽空子,所以能輕易識破邪惡的伎倆,使邪惡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黔驢技窮,束手無策。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不是我要來勞教所的,是你們舊勢力、黑手、爛鬼強迫我來的,我師父根本不承認,我也決不承認這種形式的迫害,將身體上出現的一切不正確狀態,全部打到迫害者和行惡者身上。結果是,她們想讓我困,我就發正念讓對方睏。負責「轉化」的惡警,果然一上班就開始打瞌睡。其中有一個警察還問我:「怎麼一到我上班就那麼困啊?困的連眼都睜不開了。」常常是我對著惡警發正念,她們在我面前的椅子上睡,一睡就是兩個小時。有時候中午我被安排一個人坐在小屋,警察坐在門口的桌子旁看著我,我發正念讓她們困,果然對方很快就睡著了,我就在屋裏立掌發正念。每天背法發正念,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身體上沒有一點難受不舒服的地方,人也很精神一點都不睏。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替弟子承受了不好的物質。

惡人連續幾個月不讓我洗澡,可是慈悲的師父一直在我身邊呵護著我,有好幾次整個大隊外出洗澡,我在小屋坐著,師父就給我灌頂。憑著對法的堅信在師父的加持下,徹底破除了邪惡對我的「轉化」。

二、溶於法中

一天師父又在我腦中打入一句話:「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3]兩天後由於勞教所的調動,我們一部份大法弟子被調到異地的勞教所。在這裏邪惡用體罰和電棍等強制手段來迫害大法弟子,並且要強迫我們進行高強度的勞動。我們相互配合,形成整體,大部份人都找警察講真相,抵制對我們的迫害,並且開創了每天集體學法的環境。

由於在勞教所這個特殊的環境,被關的大法弟子多,可是能帶到裏面來的講法資料又很少而且很珍貴,所以我萌生了要背法的願望,只要經我手的短經文,我都會一字不落的背出來。長的經文只要能安排我學的我也把他背下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只有背下來,才能更好的同化法,才能更好的修自己,特別是在魔難中才能走正路。

儘管環境邪惡,但大家比學比修,掀起了背法的熱潮。歲數大的同修也能突破人的觀念,開始背法了。很多同修都悟到了不能承認舊勢力對我們的迫害,都寫了行政訴訟起訴勞教委。有在家人的配合下直接請律師的,也有直接找檢察院反映我們被迫害的情況,要求無條件釋放。寫行政訴訟的過程中也是在給警察講真相,同時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在背法的過程中,也是去自己的安逸心和各種執著心的過程。因為在勞教所每天要面對超強的體力勞動,所以只能利用中午午休的時間和晚上休息的時間背法。有時因為太累了,倒在床上就睡著了,所以要擠出睡眠的時間來背法也是需要毅力和堅持的。慈悲的師父無處不在,只要弟子有這顆心,師父看到了就幫。在獄中發正念都是師父叫我的,一到晚上十一點五十分、早上五點,我就醒來發正念。後來為了背法,我請師父早點叫醒我,結果每天四點就醒了。持續了一段時間,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弟子還想早點醒來,三點叫我吧!」果然每天三點我就醒了。為鼓勵我們多發正念,師父還把手錶讓人給我們送進來。我們自己能看時間就能相互之間叫醒發正念了。

後期在勞教所,我基本每天就睡三個小時左右,白天怎麼幹活也不覺的累和睏。大部份時間就用來背法,無論是走在路上還是在勞動中,我都在心裏背著,發現自己的雜念越來越少,連夢都很少做了。偶爾也會多睡一小會,但是師父管的很嚴。有一次就在我腦中打出一句話:「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4]所以我也不敢懈怠了。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花了七個月的時間背下了《洪吟三》、《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甚麼叫助師正法》、《二十年講法》、《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曼哈頓講法》、《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還有一部份《精進要旨》內的講法。每天晚上我們都在房間裏輪流背法,堅持了一年多。每個人都感受到了師父對我們身在魔難中的弟子的慈悲的關愛,都覺得受益匪淺。大家都感覺到以前在家沒有好好重視學法,摔了跟頭方知道珍惜。

我們房間裏的普教也每天聽我們背法,每個人從開始敵對不理解的態度,轉變為對大法完全正面的認識,全部做了三退,有的還要給家人退,有人還表示出去一定學法輪功。在和常人相處的過程中,我也時刻提醒自己,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師父管的也很嚴。有一次我的下巴撞在窗台上,起了很大一個包,兩天後我由於參與了常人的事,也就是管閒事,惹來了常人之間的矛盾。「你思想中想的是甚麼,在另外空間裏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因為兩個時空的概念不一樣,在另外空間裏看,你的思維構成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在你想之前,他都能夠知道,所以你得把你不正確的思想都放棄掉。」[5]原來師父提前看到了我會惹那麼大的麻煩,提醒我。

後來師父又鼓勵我們,《轉法輪》陸續送進來了。於是我們大家又開始背《轉法輪》,由於之前背法打下的基礎,結果我花了四個月的時間背了六講《轉法輪》。在背法的過程中大家明顯的感覺到互相之間心性都有很大的提高,許多在高壓下違心「轉化」的學員,在勞教所的所謂考核中,全部聲明作廢,並且要堅修大法到底,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我又從新讀了一遍《溶於法中》,悟到只要學好法、修自己,環境就會改變。感覺到一個溶於法中的生命在心靈深處的喜悅,雖然身在難中,但是沒有怨天怨地、度日如年的感覺,整天都是樂呵呵的,連警察也對我說:「你這個人心態比較好。」常人也覺的很奇怪,怎麼在這種物質極度匱乏、身體極度承受、精神備受煎熬的環境下,還能保持良好的心態?常人又怎能體悟讓生命溶於法中的幸福呢?我同時萌生了一念,凡是和我能朝夕相處的,都是我要救度的對像。

三、證實法救眾生

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好三件事,還要救度身邊的普教和受毒害很深的警察。在和普教相處的過程中,我都嚴格守心性,以寬容祥和的心態與人相處,在個人利益上不爭不搶,讓普教感覺到大法弟子善良純真的本性。因為她們從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看到了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從而升起了對大法崇敬的心,甚至萌生想修煉的願望。我想這就是在用行動證實法、證實大法的美好,這也是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責任。如果大法弟子沒修好,和常人發生矛盾,常人因此而對大法產生負面的想法,這樣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起到了把眾生推向深淵的作用。舊勢力的目地就是要安排這些普教和警察來勞教所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從而毀掉眾生。而師父是安排這些人來到我們身邊,和我們朝夕相處就是要讓我們把眾生救了,我們做好了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勞教所除了普教之外還有很多吸毒人員。我們的環境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我們深感自己的使命和責任重大。大家都相互配合,利用一起幹活的時間抓緊講真相救人,結果這些人幾乎全部都選擇三退。有的人以前從來沒聽說過法輪功,一看這裏有這麼多大法弟子就說:「以前以為煉法輪功的都是沒文化的人在搞迷信,現在一看這麼多高學歷、高素質的人在修煉法輪功,一定有甚麼原因,以後我也出去看書煉功。」我們一有機會就和警察說:「我們是最後一批大法弟子了,以後這裏再也沒有法輪功學員了,以後你想聽想了解法輪功也沒有機會了。」我們大家都相互配合,一有機會就輪流給警察講真相,其實這些人才是受毒害最深的人,我發現除了個別的之外,大部份警察都是有希望得救的。

有的警察以前被動的行惡,後來自己就主動不參與「轉化」迫害了,我想這也是師父一直在給這些生命機會。有的警察說以前「上面」讓她們打法輪功學員,可是在那種壓力的情況下,有人都能保持自己的良知,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打過人。也有的警察完全認可大法好,認為國家迫害我們這些善良的好人就是錯的。也有的警察身體哪不舒服了就念「法輪大法好!」有的警察不僅自己三退,給家人也做了三退。因為這些人比起常人來被毒害的很深,要救起來也是不容易的,在給警察講真相的過程中,我重點告訴她們大法是好的,千萬不能心中存有對大法不好的一念,中西方的預言都同時預言到人類未來有劫難,這件事情值得深思。一旦人心中裝了對大法不好的觀念就會被淘汰。有的警察對我說:「從你身上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為人是好的,我認為法輪功是好的。」聽到這裏我的眼淚下來了,我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對這些生命的慈悲。

在大法弟子整體的配合下,經過大家多次講真相,大部份我們能接觸到的警察全都三退了。

在魔難中,我們每走一步、每過一天都有師父牽著手走來。在面對邪惡的「轉化」的過程中,邪惡幾乎是在考我對每一個問題是否在法上認識,甚至夢中也是一個接一個的考試,有的時候只要在夢裏一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能過關。師父真是時時就在身邊呵護我們,即使我們摔了跟頭,也能爬起來走的更穩。

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路〉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
[4]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5]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