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威力大

回憶在勞教所集體反迫害的日子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法輪大法是佛法。中共邪黨違背天理搞「無神論」,與神佛為敵,迫害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但是它哪裏知道,大法的根扎在了宇宙中,也深深地扎在了真修弟子的心裏,是任何力量都動搖不了的。即使在邪惡的黑窩裏,大法弟子由於信師信法、整體配合,震懾了邪惡,同時救度著眾生。

大法弟子掌握主動權 揭露邪惡的謊言與欺騙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末的一天晚上,中央電視台播出一條消息,意思是說,大法弟子被惡警打的遍體鱗傷是假的,大法弟子在說謊。邪惡的所長、政委叫大家討論。以分隊為單位組織討論。我們一聽,邪惡又要抵賴,搞欺騙了,不能叫邪惡得逞。大法弟子掌握了主動權,用自己被迫害的經歷揭露邪惡謊言。同修甲站起來說:「邪黨對大法弟子的暴力對待是真的。我就被某惡隊長電擊、上大掛、蹲小號,差點死過去。」同修乙說:「這裏就是邪惡的黑窩。冬天,隊長叫我坐在水泥地上,冰的我肚子疼,惡隊長穿著皮鞋狠狠的踢我的下身……」我想,這可是證實法、揭露邪惡謊言的好機會!也勇敢地站起來說:「邪黨把修‘真、善、忍’的好人抓起來,這本身就是迫害,是犯罪。在看守所我被野蠻灌食,灌得鼻子、嘴都是血。給我灌的是鹽水和一些髒東西。我的左臉被所長電擊,腫起的大泡錚亮,像扣在臉上一樣,嚇得屋裏人都倒吸一口冷氣。現在外邊都在反迫害,揭露惡黨的罪行……」還沒等我說完,副大隊長趕來了,慌忙地說:「怎麼還叫她說呀!快散!快散!」我大聲說:「散甚麼?我還沒說完呢!」上午,所裏布置的討論,就這樣草草了事。

下午,隊長又要給我們讀抹黑大法的文章。她剛一念,我就想制止她,不叫她再犯罪。我用筆寫了兩行大字:「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凡誹謗大法之辭,必遭天誅地滅!」寫完,我就離開座位,把紙條放在隊長的桌子上。她看了看,瞅我一眼,拿著紙條就歪歪斜斜地直奔辦公室去了。望著她的背影,我的淚水流出來,不斷地流淌。

過了兩天,兩個隊長把我叫到辦公室,說:「你怎麼還哭哇!你寫的條子,我們看了也沒說甚麼,也沒處罰你,你已經哭了兩天了,以後注意吧!」我說:「你理解錯了,我是為了你們哪!你們大學畢業,好不容易有個工作,又這麼年輕,卻被中共邪黨的‘無神論’欺騙成這樣,助紂為虐、仇恨佛法,是罪大無邊的!如不醒悟,真是大難臨頭哇!我真為你們的未來擔憂呀!」她倆認真地聽著。

接下來兩天,兩個隊長輪流找大法弟子談話。每當大法弟子把自己受迫害的事情講出來時,隊長都默默點頭,也流下了眼淚。有的悟偏了的學員由此而歸正。

就這樣,邪惡想掩蓋迫害的事實,卻成了大法弟子證實法、揭露邪惡的戰場。邪惡真是又做了一件蠢事、敗事。

神的復活

二零零五年年初,所裏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層、二層樓。這樣給我們集體證實法提供了方便。

復活節前夕,我們利用吃飯時間與其他分隊聯繫,決定在這一天早飯後集體配合,證實大法。

這天,同修們都做好了準備。只聽一同修小聲說:「一、二!」大家一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們師父清白!」接著其他監室,一層樓、二層樓都發出了同樣的聲音。這發自肺腑的喊聲,震天動地,衝破了監室,衝破了黑窩,迴盪在天宇之間。

分隊長害怕了,大隊害怕了,所長害怕了,院裏派人來了。大約來了十幾個人。把我們逐個調出,詢問此事。

找我談話的是兩個四十多歲的男的,對我倒還算客氣,可能看我年歲大的緣故,叫我坐在椅子上。問我為甚麼要喊「法輪大法好」?我說:今天是復活節,是耶穌受難復活的日子。你們也可能知道,耶穌是一個偉大的神,他來到人間給人解除苦難、驅邪治病。可是當時的古羅馬帝國統治者不相信神,說耶穌傳的是邪法,把一些耶穌的弟子處死,把救人的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受刑。當耶穌死後三天復活時,人們才恍然大悟,知道了耶穌的確是偉大的神了。因為羅馬對神犯了罪。天神用四次大瘟疫滅了當時最強大的羅馬帝國。現在的中共和羅馬帝國一樣,宣揚「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仇視神佛,迫害信神佛的人,這是罪大惡極的呀!中共的下場比古羅馬更慘,追隨它的人,也將在一次大瘟疫中被淘汰。「法輪大法」是佛法。他給了我健康,給了我幸福,給了人類未來,今天是神復活的日子,大法弟子本性的一面也要復活,不再受壓抑,所以我們從心底發出了最強音,表達我們對師父的尊敬,對佛法的堅定。同時也是為了喚醒所有警察的善念、良知,從而得到神佛的寬恕。

這時,邪惡的大隊長進來了,看到我坐著,又揭露這裏的迫害,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對著我的臉狠抽一下,氣沖沖地走了。院裏那兩個人看到大隊長對他們不滿意、互相看了看,對我說:「我們明白了,你回去吧!」

接著各個分隊長又找大法弟子談話,大法弟子根據自己的情況給他們講真相,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們不是罪犯

在邪惡的黑窩裏,常年用坐塑料小板凳來迫害大法弟子,這種小凳面積小,且質地堅硬,坐的時間長了,骨頭都疼,皮膚都硌破了。

我想,我不能再配合邪惡受這個罪了。我對同修說:「叫咱們坐小凳就是迫害。」我不坐了,拿個小布墊坐在地上。邪隊長不允許,多次踢我、推我、拽我,把我弄到辦公室,雙手銬在暖氣管子上,並說:「出頭的椽子先爛,誰叫你帶頭來的!大夥都跟你學怎麼辦?」我直呼她的名字,幾個隊長直奔我來:「你是甚麼身份,竟敢叫隊長的大名?」我說:我叫你的名字是為你好,我沒有把你當敵人,咱們都是親人。另外,我不是犯人,為甚麼要叫你隊長?小凳我是不坐了,時間長了誰也受不了,不信你坐上幾天試試。」她說:「我為甚麼要坐?」我說:「那可不一定,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將來你得承擔責任,天上的神記錄了你所做的一切。我希望你也不要再糊塗了,要明辨是非,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她沒有辦法,只得把我帶回監室。

進屋一看,呵!同修們齊刷刷的全都扔掉了小凳,坐在地上了。兩個隊長像沒看見一樣,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

原來,在隊長找我期間,她們進行了交流。有一同修說:「乾脆,咱們誰也別坐小凳了,那個老同修(指我)還在承受呢!集體的力量大,邪惡沒辦法。」

確實是這樣。那天,有一個剛調來的男警察說:真是怪事,你看監獄裏的男犯,殺人犯、搶劫犯,在外面多兇,可管教往那一站,嚇的「怵怵」的,叫咋地就咋地。可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就這麼不服管,叫幹啥不幹啥,誰也不怕。

可通過一段接觸,想必他們也明白了,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有最偉大的師父。在黑窩裏,大法弟子通過幾次整體配合反迫害,確實震懾了邪惡;大法弟子對師尊的無比崇敬、對佛法的堅定不移的信念也感染了許多男、女警察。有的警察說:「我們都不忍心再對你們下手了」;有的警察對大法弟子表示關心,給買這買那;有的暗中保護大法弟子,有的總是對著大法弟子笑。

希望所有的警察和世人都遠離中共邪黨,退出黨、團、隊,洗刷對神佛犯下的罪惡,給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