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為甚麼一直沒好?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

「弟子:我們是台灣弟子,得法多年。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知道大法不是為祛病,知道修煉人細胞都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但得法之前的痛風一直沒好,最近關節還是很痛。(眾笑)

師父:(笑)修煉人都知道,只要你精進,你的身體就在發生變化,師父也會去給你調整。不是師父這個人身做,而是師父法身在做。從你修煉到現在都沒好,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問題,看看哪裏執著,哪裏應該修好,這真是個人修煉問題了。(鼓掌)」[1]

看了《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師徒這段問答,我心中暗自笑了。我非常理解同修問這個問題的心情,因為這也曾是一直困惑我的問題,甚至想出問題的詞句都極其的相似。現在我想自己談一下個人的粗淺認識,幫助同修解開心結。有這樣疑慮的同修可能為數不少。

為方便敘述,文中可能會用到很多「你」這個人稱,也許用詞還會很尖銳。但請同修不要誤會,那不是針對你,而是我自己思想中對那個用人的觀念想問題的「我」的質問。下面就談一下自己現階段的認識。

其實我們自身甚麼樣的狀態表現一定是我們修煉狀態的真實反映,只是我們很多時候意識不到而已。那是因為我們修的太表面,明白的理也太膚淺。我們嘴上說知道大法不是為祛病,是真的知道嗎?其實不是真知道。因為師父是明明白白這麼講的,書裏也是這麼明明白白寫的。好像也不需要我們悟,我們表面人這面也就這麼知道了。就像有同修講的,師父甚麼都講明了,不需要我們悟了,就照著做就行了。可是我們不真信,所以才會出問題,所以出了問題的時候才不能用正念正行對待。

記的法會文章中有一同修談到他參加對修煉法輪功健身狀況的萬人調查。當時雖然他絕大部份的病症都好了,但還是有一些病狀沒有完全消失。可他毅然在調查表上填上百分之百好了,而就在他這樣填了之後,他真的就所有症狀全部消失了。為甚麼會這樣?我想這就是人表面的知道和修煉人發自內心的對法的堅信的區別。那個調查表不是百分之百痊癒率的原因,是否因為不是所有得法受益人都百分之百相信自己已經沒病了。

師父說了修煉人沒有病,我們表面上都知道了。可是你真信了嗎?真悟明白了嗎?真相信為甚麼還說可我這兒是真疼啊!那是真的嗎?那麼我再問問你到底是師父講的法是真的,還是那個感覺真疼是真的呢?如果真信師父的話,為甚麼還說這個幻象是真的、還去感受它疼不疼呢?

有時我在想當初如果自己參加調查,肯定也不能寫百分之百。因為人的一面認為我們不是修真的嗎?我不能撒謊啊。雖然大部份的病症都好了,可那個最頑固的腰椎間盤還時不時的「真疼」啊!現在才明白是在人的表面上看問題,用人的觀念在想問題。師父告訴我們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法理多麼明瞭,一看就知道,可我們離做到還差之千里呢!

上面那個所謂不能撒謊的思維不就是人心的想法嗎?認為自己有病沒好。把常人社會這個幻象當成真實。試想如果認為這個疼是真的,那個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的同修怎麼敢盤腿煉功?那個被迫害的乳房爛成個大窟窿的同修疼的不敢動還敢抻嗎?和這樣的同修比,你還敢說知道這個知道那個,還敢理直氣壯的說信師信法嗎?

其實我們嘴上說知道這個知道那個,甚麼是真知道?有的時候我們自己覺的是發自真心的相信,可能還會出現那個「真疼」的假相。那在我看來,或是魔的干擾或是師父要看我們堅定的程度而安排的考驗。

其實說白了根本上就是信師信法的問題。可我們總覺的自己是信師信法的呀,不然也不會來學呀。可你再往深挖一挖也許就會看到,我們說的信可能只是人的表面對大法法理的折服,離修煉人發自內在對大法的堅信還差的遠哩。你真悟懂了這個理,還會為那個不管是甚麼原因的疼而動心嗎?

不信我們再仔細的想一想我們是怎麼走進大法的,又是甚麼原因使自己留在這裏的?我認真的想過這個問題後發現,當初自己是因為中西醫的方法用盡了也沒治好腰椎間盤突出病而接觸了氣功。在氣功中雖然沒能治好自己的病,但卻發現了確實有超出常人認識的高深的東西,因此就想尋找一門真正的好功法,既能治好自己的病又能解開自己心中諸多的疑惑使自己達到更高的境界。那時還沒有明確的修煉的概念。直到九六年得遇法輪大法,一下子好像甚麼都明白了,可那個強烈的治好病的心卻被掩蓋起來了。因為師父法中反覆強調不能抱著治病的心來學,那自己人的表面當然就「知道了」。就想了:我不能再想治病了,我知道了大法是教人修煉的不是給人治病的,我就只管修煉就行了,師父就會把我的病治好了,因為要想修煉首先第一步就得調整好身體嘛。

同修看看這個想法有甚麼問題嗎?這樣對照法就看出我上面那個想法的問題了,因為它暗藏了修煉後能解決自己病的執著,修煉目地是不純的。如果是「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2]還會在意那個真疼假疼嗎?既然說能做到「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1],也就是說是在按照正法期間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在修煉了,那它疼不疼的與我們修煉還有甚麼關係?我們不是知道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嗎!那最多不就是在做了結嗎!當然,如果它嚴重到干擾我們做三件事,那當然不行,那是要嚴肅的正念清除!

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2]。我理解,這體現在一切中,都是在看那一念是不是修煉人改變了常人觀念後的正念。就比如說同修這個「痛風一直沒好」,那麼你第一念是怎麼想的?是認為凍著了熱著了、老毛病又犯了或是怎麼的了,還是從法上認識到是好事。不管是消業還是邪惡干擾,都是利用它提高自己的好機會。如果你能按照師父的法這麼看問題,也許那個疼就不存在了,那個問題也不會問了。因為關鍵就取決於我們怎麼看問題的?是修煉人的正念,還是人的觀念。

不相信自己人的觀念還沒改變的話,我們還可以這樣設想一下:如果師父傳法當初沒有那麼多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沒有那麼多絕症患者痊癒的奇蹟,也就是說,假設師父當初如果只講大法的法理,而不出手給任何人治病,那麼當初來學的同修還都會這樣義無反顧的走進來、又能像現在這樣堅定的走下去呢?如果不能,那不就是「眼見為實」的觀念沒有改變嗎?不就是沒做到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嗎!

就我來說,沒有完全改變常人的觀念還有一個很隱蔽的表現就是:甚麼東西都要留個後備。這在修煉中一開始還很讓我自以為是,認為是優點是好習慣,並認為從中得到了實惠。比如說從開始走進修煉買大法書,我都是買雙份的。是為了以後中共邪黨一旦迫害(那時冥冥中我總覺的大法雖好,但與邪黨意識形態對立,邪黨早晚會容不下而迫害的。)毀書的時候,我還有一套備用的。後來迫害真的發生了,我還很自鳴得意。認為你即使收了全套書(印象中當時為了應付只交了一本和幾張單張),你也想不到我還備著一套。現在才意識到這恰恰是自己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義無反顧按照師父指引的路堅定修煉的最大障礙。

試想,如果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會知道法的可貴,就會用生命去捍衛法。那連一個字半張紙都不會交給邪惡,怎麼可能用人的觀念投機取巧視大法如私人物品一樣呢?怎麼會還留有餘地呢?

如果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也就不會在當初同修聯繫進京正法的時候,以「我還沒悟明白、要想清楚了再決定」為藉口推托。其實心裏想的是萬一進京正法不成,人中的一切也就失去了,那自己豈不甚麼都失去了嗎。如果沒有這個觀念,那一定會像同修那樣破釜沉舟、勇往直前、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去證實大法啊。

所以我才說,我們自身甚麼樣的狀態表現,一定是我們修煉狀態的真實反映。你百分之百信師父了,你就百分之百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你今天不是百分之百的大法弟子的狀態,說明你對師對大法的信就是有折扣的。所以你一定要像師父講的那樣:「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問題,看看哪裏執著,哪裏應該修好」[1]。

當然可能還有這樣一種情況,就是修煉中做了錯事甚至是大錯事。就用人心想師父,懷疑師父不會管我了不會再要自己了。其實不是師父管不管我們的問題,而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的問題。你真的從現在開始時時事事都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時時事事都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做,你還用去想師父管不管自己的問題嗎?

說的可能有些亂,只是做個鋪墊。引來法理清晰的同修深度的交流,解決這部份同修長久以來的困惑為盼。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