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病業干擾後的反思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得法十幾年的老弟子,而且跟過師父的講法班,今年六十六歲了。二零一三年的夏季我走過了舊勢力欲奪走我肉身的一場魔難,正因為這場發生在身體上的正與邪的較量使我從內心深處深深的認識到了甚麼是真正的修煉,怎樣去識別哪個是真正的自己和後天形成的觀念。真正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才能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助師正法。

一三年夏天正是伏天兒,七月中旬的一天星期二的晚上,我在學法小組學法時感覺身體有些不適,那天天氣特別熱,很鬧心,就回家了。第二天也沒能去學法小組學法,感覺身體發熱,挺難受。到第三天,也就是星期四上午,我們定好到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可是因為兩個司機都有事兒,所以我自己就開車去了,早晨也沒吃東西,回來後下午又帶其它片兒的同修到另一地區發正念。半路上就開始尿頻、尿急,身體熱,假相就出來了。回到家,發正念清除干擾後,有所好轉。幾天後由於急需到外地辦一些事兒,就又出去了兩天,事後也沒靜下心來查找哪有漏洞,出現了哪些問題,並且也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干擾越來越嚴重。

一天睡夢中,另外空間舊勢力、黑手爛鬼就演化成一位同修到我家來找我說:有一外地同修找我們說有事兒,當時我也沒多想就說:你先去我馬上就到。可下樓後沒走多遠就看不見她了,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兒,剛要往回走,她又顯現出來了,在前面等著我呢,於是我就放鬆了警惕繼續往前走,這一下正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一下就掉進了黑手爛鬼挖好的陷阱。當時來不及多想,騰空而起,可無數層網就像雪花一樣一層接一層的網從我頭上壓了下來。那時我只認為有能力擺脫困境,被動的掙扎著,卻沒有想到求助師父,關鍵時刻忘記了師父。回想起來這是我最根本的問題,也是最大的錯誤,從而失去了本應得救的機會。那些爛鬼們一茬接著一茬的不停的暴打著我,朦朧中聽到一個聲音,叫喊著:他不是有法器嗎,把他的法器都給我拆下來!把他身上的稜稜角角兒都給他削平!可見邪惡舊勢力黑手爛鬼的邪惡至極。

醒來後身體非常難受,全身脹痛,尤其是小腹就像刀子扎一樣,全身浮腫不能小便,而且身體發熱不止。到後來全身發冷,渾身顫抖,一連十幾天,一百三十幾斤的體重下降到了一百斤左右。整個兒人都脫了相,我們那兒一位很細心的老年同修幾天沒看到我,打電話問我在不在家,到我家後一看見我,二話沒說馬上出去找來了我們當地很多同修到我家來為我發正念,清除迫害我身體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就這樣,大夥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從無形到有形的堅實整體。在這整個正與邪的較量中,同修們不分晝夜,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共同交流如何儘快的把我從舊勢力手中救回來,其它地方的同修聽到消息後,也都紛紛趕來和我們本地同修一起共同與舊勢力展開了正與邪的較量。整整兩個月,在這些日子裏同修們不分彼此,不分晝夜,只為一個目地就是儘快的把我搶回來。

在整個過程中,我的變化也是很大的,思想活動也非常複雜,並且一度神志不清,精神恍惚,這給不修煉的孩子們也都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壓力,看到我那個樣子是又害怕又著急,非要拉我到醫院去。鄰里們也都紛紛說趕快去醫院吧!頂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我的老伴兒同修非常堅定的對孩子們說:你爸不是病,真上醫院就把你爸害了。她非常認真的和孩子們說:這就是假相,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並且一定能好起來的。這個時候可以說她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就在我最難受的時候,她在我耳邊和我一起念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因為我那時身體的反應按常人講就是急性尿毒症。她如果動搖的話,那後果也是很可怕的,說不定我就真的失去了生命。在整個過程中我的變化也是很複雜的,起初身體發熱不止,幾乎按常人講那就夠嗆了。

透過這些假相,查找自己,最大的不足那就是沒有真正的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而是在承受邪惡的迫害。由於思想基點的錯誤到後來身體的尿失禁,沒有從內心真正的查找原因,表面發正念也不好使。而且從思想中開始怨師父不管我,好在及時發覺了這種不好的念頭,並及時堅定正念,清除這不是真正的我,師父肯定會管我的。師父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就在我堅定正念,找出不足的那一刻起,奇蹟出現了,而且身體表面的不正確狀態一天天在退化,一天比一天好轉,後來也能和同修們共同發正念、學法了,慢慢的也能煉功了。

特別令我銘記在心的是九月四日下午我們學完法以後,大家都走了,只剩下一位老年同修和我老伴兒交流,我和她們說到另一房間休息一會兒。我靠床頭睡了大約二、三十分鐘,當我醒來時看到師父在微笑著非常祥和慈悲的看著我,師父特別年輕穿著西服,當時我愣了一下,非常激動的喊了一聲「師父」,忍不住抱著師父大哭了起來,師父也落下了眼淚,並祥和慈悲的拍著我的背說:「你還怨我不管你,我始終都在看著你呢,看你能不能走過來。」我哭著對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道錯了。」過了一會,師父非常欣慰放心的走了。

我哭著來到南屋,老伴兒說:你哭啥,咋了?我說我看見師父了,我就把看見師父的經過和她一說,我們和另一同修又都激動的哭了。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我們每一個弟子,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無論甚麼樣的難關都難不倒我們的。

通過以後不斷的學法,回顧這次危機和闖關過程,我就在深深的思考,師父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我突然認識到,我修煉上最大的漏洞就是沒有真正做到實修。只是注重了表面的改變,著眼於從表面做到像個修煉人的樣子,就好像戴著面具一樣,總是自覺不自覺的去掩飾那些不願被人看到的那些骯髒的人心。

自己學法少,生出來很多幹事心,不願被人說的心,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沒能從根本上認識到,修煉應該從本質上改變自己那才叫修煉。認認真真的向內找,不斷的發現自身的執著從而修去它,去掉舊的觀念,才能真正的提高上來,才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

下面讓我們引用師父的法來作為結束語:「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所走的路,這種既修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體清除對正法起負面作用、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黑手爛鬼與各種舊勢力安排的干擾迫害因素,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煉、圓滿、成就偉大的神的路。」[5]

旨在和同修交流,不足之處敬請指正。

謝謝師父!
同時借此機會感謝那些曾經幫助過我的同修們,表示深深的謝意!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