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一個不怕解體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尊敬的師尊好!
全世界的同修大家好!

從二零一零年到二零一三年,我先後兩次被非法關進邪惡的勞教所,在黑窩裏足足呆了二十九個月。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法輪大法法理的巨大能量,使我這個柔弱的女子能夠不畏強暴、堅韌不屈。現在將我在黑窩反迫害的經歷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共勉。

師尊幫我清除怕的因素

勞教所要求背報告詞,每天早飯前、睡覺前都背。大法弟子們都知道自己不是勞教犯人,不應該背,可是面對邪惡的迫害,都在無奈的順從,有的故意含糊其辭的背,可是獄警就反覆的讓她背,我知道她心裏的苦;有位同修心臟病症狀很嚴重,獄警不敢動她,可是卻每天以加期威脅;六十多歲的阿姨提出不背,被獄警們大罵,罰站半宿。看到這種情況我決定找隊長講真相,解體這種迫害形式。被邪惡操控的獄警在聽了真相後說:沒辦法,這些都是所裏定的,你不服從也別怪我。

電棍電、罰蹲、辱罵、羞辱……那些所有隻在傳單中看到的殘酷手段,都發生在我這個在鮮花與掌聲中長大的女孩子身上。二零零四年得法的我,以前總認為自己是新學員,此刻我意識到我該成熟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尊的法使我渾身充滿了能量:「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在劈劈叭叭的電棍聲中,我體悟到「大法弟子」稱號的神聖。

我要求見勞教所管理層,揭露獄警惡行,勞教所所有領導不見我,隊長總是把我藏起來。我絕食反抗要求見所長,獄警就把我單獨關在小辦公室裏,並不斷的侮辱、諷刺,在同修和犯人面前醜化我。

在我意志薄弱、怕心升起時,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我看見一隻大手,手指上寫著字:「一次怕事事怕,一個不怕解體它。」非常清楚。我更加堅定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最終戰勝了邪惡,取消了背報告詞的模式。

從此,我感覺我的細胞中再也沒有了怕的因素了。

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勞教所用各種方式打擊大法弟子的意志,如戴胸卡、寫週記、做操、上課、寫作業、強迫勞動。開始我法理不清,不懂得堂堂正正的否定,如寫紀實我就寫那裏陰暗的事實,獄警很生氣,我就說:我寫的是事實,所謂紀實就應該是事實啊,你讓我寫你們滿意的我不會,這可不是我不寫;做操時我說我不舒服做不了;寫作業時我說根本沒上課,造假的東西我不寫……

不久,我得到了師父的一段法:「你們也不承認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2]

這段法溶入了我的血液,渾身充滿了能量,我不再用人的語言搪塞了,正告獄警:我是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這裏的一切都與我無關。

所長來找我談話,她說:別的我理解,但是做操是鍛練身體,這難道也是迫害嗎?我告訴她:修煉大法後,除了五套功法之外,任何有形的動作我都不會練的。為了讓我幹活,所長在我面前拿鍬挖雪,隊長、獄警都幹,邊幹邊挖苦我。我不為所動,站在那裏背法。接著她們煽動犯人恨我,讓犯人覺得是在替我幹。犯人當著她們的面罵我,背地裏卻偷偷對我說:我們佩服你,她們太缺德了,我們沒招不敢反抗。

隊長讓我在外面凍著,我就直直的站在那裏,微笑著背法。雖是東北的三九天,氣溫在零下三十度左右,可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每天站兩個多小時竟安然無恙。於是她們罰我站著,每天從早到晚在牆角站著,我就當站樁,雙手在小腹處抱圓,整整站了十天。見我啥事沒有,她們說:你的站功真厲害啊。然後讓我坐小塑料凳,我就把腿疊上,挺直腰板煉靜功。

獄警氣急敗壞把我叫到樓上,讓我打掃室內衛生,說:你不是做好人嗎?你用過的廁所,呆過的地方,衛生得讓別人給你打掃,你這算甚麼好人啊?我告訴她:唐僧的善良人所共知,唐僧被抓到妖怪洞,難道唐僧會說:我給你們打掃打掃廁所吧,給你們打掃打掃衛生吧。不會的,唐僧會想著降妖除魔,繼續上西天取經。不僅我不該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該幹。隊長用電棍威脅我讓我幹活,我告訴她:這是我從法理上悟到的,沒有人能改變得了,你的這些辦法只能給你自己增加罪惡,對我沒有任何作用。她惡狠狠的對著我的手電了幾下,讓我蹲著,我笑了,告訴她這是迫害,將來沒法償還的。隊長無計可施,灰溜溜的走了。

邪惡的招數使盡了,從此那裏的一切都與我無關,包括報數,我每天只是坐那默默的背法、發正念。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絕不袖手旁觀

只要同修有難,不論甚麼原因我都不會看著獄警肆無忌憚的迫害同修,都會站出來維護同修。一獄警說:你以為你是聖瑪利亞啊,你還想拯救世界啊!還有一獄警說:你就像個老母雞似的護著你的同修,你也得看看她做的像個大法弟子嗎?我不為所動,只堅定一念:只要她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在這裏出現,就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她,我們是一個整體,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剛到勞教所時,獄警把我關到小辦公室裏,讓犯人看著我。一天晚上九點多大家都睡了,我聽見一樓傳來尖叫聲,那天有同修被綁架到那裏,直覺告訴我,她們在迫害同修。我高喊「一樓有慘叫聲」,並往出衝。犯人拽著我,隊長拿著電棍來制止我,我告訴她:對我同修的迫害我絕不會袖手旁觀。隊長笑了,帶我到樓下去看,是她在看電視。

一次,一個同修守則沒背下來,隊長打她耳光,我衝出去制止,她說:你看見甚麼了?我說:你打人了。她說:你哪隻眼睛看見的?我說:兩隻眼睛都看見了,監控也都看見了,老天也在看著。她說:看見又怎麼樣?我說:我會揭露你,制止你。她笑了,表示會改脾氣。

有個同修四、五十歲了,很老實,很賣力的給獄警幹活,可是有個二十多歲的小詐騙犯,配合獄警經常罵她,推搡她。一天在洗漱間裏,小詐騙犯又打罵她,把她鼻子打出血了,但她不敢出聲,我馬上制止,向所長揭露獄警縱容犯人行惡的事。後來那個小詐騙犯明白了真相,再也沒有配合獄警的迫害。

一個同修要出獄,被告知加期十天。她開始絕食反抗,我馬上配合。一天後同修吃飯了,我一直堅持到底。勞教所的多個領導、獄警想盡辦法找我談話,找同修勸我,最後把我關到小號迫害,關在鐵籠子裏,坐鐵椅子,他們想徹底把我擊垮,逼我寫「三書」。我以放下生死的意志最終令他們屈服了,七天七夜後他們請求我從鐵椅子上下來。從此他們對我再也沒有任何要求了。

大法弟子的品行令世人讚歎

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堅定的反迫害、證實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使邪惡的計劃全都解體,展現著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使那裏的眾生對大法弟子由衷的敬佩。

一個隊長對所長說我特別單純、善良,心裏總想著別人,就像金鋼葫蘆娃。

一個獄警在解決勞教人員的矛盾時,爭論不下,就問我:你是最公正的人,你來說說。

一個詐騙犯在兩根黃瓜之間挑選時問我:哪個好?我說都挺好。她說要是你要哪個,我說要是我就要這個,她說那我就要另一個。我問為甚麼?她說因為你總是把好的給別人。

這個詐騙犯一天不小心碰到了一個有梅毒的勞教人員,她趕緊摸摸我,用我的衣服擦她的手,她說:快給我點仙氣,殺殺毒。

一個五十多歲的盜竊犯洗澡時幫我搓後背,她說:你們是最高尚的人,能給你搓後背我太榮幸了。

我出獄回家時,有個獄警在家煮好雞蛋悄悄送給我,有的獄警表示以後一定要好好看看大法的書……

要寫的東西很多,今天整理這些片段,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