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無私才無畏 大道越走越寬廣(1)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十多年來,隨著平時的用心實修、信師信法,真切的體會到師父時刻在我身邊。當我放下了私、沒有想自己的時候,在證實大法、營救同修、救度世人時,身心坦蕩,正念越來越強。下面是我這些年來在講真相救世人中的一些實踐和修煉體會。

(一)成功營救

1、參與迫害的警察花錢送禮,讓看守所釋放大法弟子

本地的一位男同修在發送大法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當時我正在市裏幹活,同修通知我趕快回來參與營救同修。我馬上放下手上的事趕回家。

首先,我和同修的家人找到當地的大隊書記、會計和主任,向他們講真相,講同修一九九九年到北京上訪,卻被綁架到勞教所酷刑迫害致精神失常的經歷,如今又遭綁架迫害……大隊幹部很同情,問怎麼辦?我說:「你們出證實材料,證明這個大法弟子是好人。」他們馬上給寫了證實材料。

下一步得找國保大隊,因為派出所已經把「案子」報到了國保大隊。當時我是領著同修的七旬父母去的。同修的父親是常人,問能行嗎?之前,同修和家屬已到國保大隊去要過多次,他們一直推諉。表面上,事情好像沒有甚麼效果,其實同修的講真相已為下一步要求放人做了準備和鋪墊。我告訴他:肯定行。他就信心十足的跟著去了。這次同修們齊心提前集體發正念。在現場,同修們也在外面發正念配合,我和被迫害的同修的父母去找國保大隊長。

這個國保大隊當年曾懸賞數萬元要抓我。我和同修的父母來到國保大隊,迎面就遇到了當年第一個報名要參與綁架我的那個國保警察。他說:「瞅你面熟啊!」我發出正念並直視著他說:「咱倆見過面。」他馬上像傻了一樣,完全想不起來我是誰,木然的走開了。

我們找到國保大隊長,他還想推諉,我說:「今天你要是不說句準話,兩位老人是不會走的。兒子被抓後,二老成天不能睡覺,精神都要崩潰了。老先生本來是退休教師,現在已經不會說話了。」

接著我告訴他這一家祖孫三代被中共邪黨迫害的事實:共產黨來了,爺爺被打成「地主四類」;父親被稱為「地主後代」、「狗崽子」,本來很聰明有才華的人,處處受歧視;同修本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卻被勞教所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回家後通過修煉恢復正常了,如今又遭綁架。他再也經不起任何迫害了……

我真心的講述著,清除干擾營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和敗物。看得出,國保大隊長的同情心出來了。

同修的母親也修煉,是一位樸實的農村婦女,不擅言辭,但是總是能在適當的時候說上一句:「善惡有報啊!」整個要人的過程她都在重複這一句話。我接著說:「是啊,誰都有老的時候,他們一家好人,已經承受不起任何打擊了。作為國保大隊長,你一定要幫他們。」同修的母親再一次語重心長的說:「善惡可是有報的啊!」

這時,國保大隊長欲言又止的說:「唉!我呀……」又說:「這樣吧,誰抓的人你找誰去吧。」看得出來,他這次不是敷衍,我說:「有你這句話就行!」

我們又去派出所,找到了當事的警察。我說:「小伙子,人是你抓的?」他說是。我說:早上坐車來時,車上的人問我幹甚麼這麼著急,我說有個弟弟被抓了,因為信「真、善、忍」。乘客說煉法輪功的是好人啊!有的乘客說:現在一些警察專抓好人!有的說:抓法輪功(學員)的人,可不是甚麼好人,都是一些沒能耐的,幹啥啥不行的,想利用抓好人往上爬!

我接著對那警察說:「小伙子,你聽聽,老百姓都這麼議論,你幹這種事,覺的臉上有光嗎?」那警察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半邊臉,表示「臉上無光」,並用哭腔說:「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啊,我也不知道啊。你去找所長說說吧,我也去說說。」

我找到所長,講了同修被迫害的經歷,他說:「這樣吧,你既然說他曾被迫害精神失常,那就到外市的某某精神病院鑑定一下。」我說:「那還鑑定啥,他都被迫害成那樣了,能承受的起這麼折騰嗎?」所長說:「我也沒辦法,國保大隊為這事罵我們,我們得找合適的理由放人。」

原來,派出所把「案子」上報國保大隊之後,同修們持續去國保大隊發正念、講真相,還及時的把迫害者的信息在明慧網上曝光,國保大隊在壓力下把「案子」退回了派出所,還把派出所警察訓斥了一頓,派出所警察覺的很沒面子。

所長說「明天去鑑定」,我說「我也跟著去」。他生氣的說「上邊不讓你們跟著去。」我對所長說:「我必須得去。大叔(指同修的父親)給拿了點中午的便飯錢,我去了,有甚麼事方便和你們溝通。這事『上面』可能受到了壓力,也委屈你了。」

所長聽了,態度大變,馬上實話實說:「明天不去外市,就在本市精神病院鑑定。我明早八點去看守所提人,你們提前去精神病院等著。」

我知道這是讓我們提前去本地精神病院發正念清場。我們三個同修清早就到了,發了兩個多小時的正念,空間場變的很清亮。

一會兒,派出所的警車來了,所長下車後看到我,老遠就熱情的伸出雙手,像多少年沒見面的朋友似的說:「我來晚了一會兒,對不起,對不起。」我說:「沒事,沒事。」

這個所長和副所長、辦案警察、司機四人都從警車上下來了,就剩下被迫害的同修坐在警車裏,所長對我和另兩位同修說:「你們趕緊進車裏去和他研究,一會兒鑑定的時候別讓他說兩岔去,咱們今天一定要成功啊!」並示意:這件事情,你們(大法弟子)是主心骨。

我們三個大法弟子上了警車,看到了久別的同修。我問:「兄弟,明白咋回事嗎?」同修懵懂的說:「是我同學幫我辦的不?」我說:「你糊塗!是師父在救你、在給你做主啊!是大法弟子在正念幫你啊!」我趕緊鼓勵同修恢復正念,同時想:同修經過十五天的關押迫害失去了正念,營救的事情還進行的如此順利,師父就看我們大家的心啊!

警車剛到的時候,我看到警察忙著搬禮品送給精神病的院長等相關人員,好像很怕事情辦不成。此時我想:一會就給他們三百元午飯錢吧。當我把三百元交給所長的時候,他說:「哎喲我的媽喲,就這點錢?要知道,光是買送禮的東西我們就買了三千元的啊!」剛來的時候,我確實看到所長往醫院裏搬一袋袋的特產食品,每袋過百元,分送給相關的辦事人員,所長拿著三百元,臉上帶著不滿意的表情離開了。

這時,我的頭腦中出現了嚴肅的告誡:這個警察在做好事贖罪,你給他錢,等於害他。

我清醒了,心中說:「我錯了!這事不能動一點人心。師父啊,弟子怎麼辦,還能有挽回的機會嗎?千萬別讓警察因此而再造業啊。」正在痛悔之際,所長拿著三百元回來了,說:「這錢我給你。我現在心裏一點底也沒有了,我找的人不起作用。」副所長也過來了,說:「你趕緊找人吧,這事不行了,人出不來了。」

我接過三百元錢,心中萬分感謝師父慈悲弟子、又給了眾生機會!我看著兩個警察說:「不用找人,人百分之百能出來。」他倆立刻湊過來低聲問:「你找人啦?」我說「沒找」,他們說:「你肯定找人了!」我說:「你們不用問了,這事肯定成。」當時空間場特別清亮。他倆好像也忘了剛才發生的一切,走進精神病院去了。

一會,只見這個四十多歲的所長從精神病院裏跑出來,一溜煙兒來到我跟前,像個小男孩一樣蹦蹦跳跳的興奮大喊:「成啦!成啦!撤!明早接人去!」

就這樣,我們沒花一分錢,第二天早上把同修接回了家。我們也告訴所長和相關警察,以後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警察說:「是,誰抓誰倒霉!」

2、不靠金錢靠正念 國保大隊長把老年同修放回家

幾年前,一位老年女同修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遭到派出所警察綁架,派出所把所謂的「案子」送到了國保大隊。

老年同修的女兒也是修煉人,她和同修去要人、講真相,其他同修也給國保大隊長郵真相信、打真相電話,這個國保大隊長不但不聽,還氣勢洶洶的說著誣蔑之辭,不讓大法弟子說話,還很兇的往外攆家屬。期間,這個國保大隊長又把所謂的「案子」報送市公安局法制處,對老年同修批了勞教迫害。

參與營救的同修有些氣餒,認為已經批了勞教,不想去要人了。我想,這個國保大隊長不明白,也不能讓他繼續作惡,在大法弟子面前,邪惡並不能為所欲為。

那段時間,國保大隊警察正到我家騷擾,我打算先靜心學法,調整狀態之後就和老年同修的女兒去要人。我每天連續學《轉法輪》五講到六講,又學其他講法,每次發正念一小時以上。

連續學法一星期的時候,感到狀態調整過來了。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在一個十字路口,一幫警察把守著,不讓人通過。我向那個路口走去,幾個警察上來攔我,我說「定」,他們都定住了;我繼續走,幾個警察又要來打我,我說「定」,他們都舉著手,定住了。我大大方方的走過去了。醒來後,我更堅信:誰也動不了我,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無窮。

別的同修說:國保警察剛到你家騷擾,你去行嗎?我說:行。警察騷擾我的事好像幾百年前發生的,是那麼的遙遠和不真實。

我們來到國保大隊長張平(化名)的辦公室,他早就躲起來了。我們就在他的辦公室裏發正念。一會,來了一個警察問:「你們找誰?」我說:「找老張!」對方熱情的說:「他在那小屋裏呢。」

我們來到小屋,國保大隊長真的躲在那裏。他一看藏身之地被「自己人」給曝光了,生氣又不便發作,坐在那裏呼哧呼哧的喘氣。

我說明來意,他生氣的說:「別找我!你找共產黨去!」
我說:「共產黨得有具體管事的,你不就是管這事的嗎?」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說:「你也別生氣了,今天來找你,就是緣份。」
我問:「老太太到底犯的哪條哪款呢?」
國保大隊長信口胡說:「她推翻共產黨!」
我說:「不對吧,共產黨是紙糊的?一個老太太就給推翻啦?」
他說「別跟我說這個」,隨後又「撲哧」樂了,可能是他自己也覺的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理由很荒唐可笑吧。

我忽然覺的一個生命在邪黨謊言的欺騙下、在邪黨邪靈的控制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給自己的生命造下了天大的罪業,真的很可憐可悲。可是這樣的生命又不自知,本性很難返出來。大法弟子以各種方式正念制止行惡,也是對這樣的生命的慈悲。

我平和又嚴肅的對國保大隊長說:「老太太也沒幹甚麼違法的事,現在弄的家裏老頭沒人照顧,誰都有老的那一天,今天你坐在這個位置上也幹點兒好事!」
他沒有了剛才氣勢洶洶的樣子,嘟囔著:「這事我不愛管……」我說:「你管吧!今天你就別推了,一定給管了!」

我們堅定的發著正念,外面的同修也一直在正念配合。這時,他猛然拿起電話說:「你們聽著啊,這事能辦到啥程度就到啥程度了。」他快速撥了一個號碼。
「喂,某某某勞教所嗎?某某嗎?我是張平啊,我這兒有個老太太某某某……」
對方問:「你後悔啦?」他支支吾吾的說:「她家老頭歲數挺大……孩子來找來了……」對方說:「啊,這事好辦,人還沒送來呢。今天是週五,下週一來送人,接收的時候,我隨便寫個理由,比如血壓高甚麼的,人就出來了。」

放下電話,國保大隊長說:「你們下週一聽信兒吧。」

週一,國保大隊長打來電話,讓家屬去接人。就這樣,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的老同修回家了。

接人的時候有個小插曲,是老年同修的女兒講述的。因為那天得知放人了,我就沒有去。她說,接人時,國保大隊長不知為甚麼對她大發雷霆。有人說:大法弟子沒給警察一分錢,而國保大隊長當時打電話時,說「她家孩子來找來了」, 勞教所警察理解為:家屬來送錢了,放人的時候,國保大隊長會把錢分給自己一些。因為在當今的中國社會,「不花錢辦不成事」這一敗壞的觀念已被邪黨灌進了人的頭腦。結果,家屬一分錢也沒拿;在勞教所警察面前,國保大隊長有口難辯,大為光火。

大法弟子不被這些不正的東西帶動──聽師父的話,走正路,是對生命的真正慈悲;走正路,誰敢來迫害!老年同修回家後,這些年來一直平安的做著「三件事」。

(待續)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