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變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九八年初修煉法輪大法的,之前,我病魔纏身,滿身都是「病」:神經頭痛、頸椎病、氣管炎、胃、肝、關節炎,還有皮膚病(奇癢),撓的身上破破爛爛、血跡斑斑,到過很多地方治療,錢沒少花,藥沒少吃,可是一點也沒治好我這個病,苦不堪言、痛苦極了。

自從修大法後,一個星期師父就給我調理身體,不長時間,病不知不覺不翼而飛了,無病一身輕,到現在十五、六年也沒吃過一粒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打壓、誣陷,電視一言堂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我丈夫對邪黨造謠特別相信,對我百般刁難,不讓我煉,他說用甚麼方法鍛煉身體還不行啊,非得煉這個,國家不讓煉都定為邪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你為甚麼總要和國家對著幹呢?你叫我在人面前怎麼抬起頭來……我說它說的都不對,法輪功是佛法、是正法、修真善忍,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達到身心健康,道德回升,這還有錯嗎?

我無論怎麼說,他就是聽不進去。丈夫一貫是大男子主義,他說了算,以往一般情況下甚麼事都是聽他的,這回在這個問題上我沒聽他的,他就受不了,氣性大、脾氣特大。後來所謂敏感日或他在外邊聽到說法輪功甚麼,回家就是一場風波,又打又罵,揚言你再煉我就打死你,你還不如黑五類份子呢。他一次又一次真的大打出手,曾打掉我的一顆牙,打的我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有一次,他突然像猛虎撲食把我按倒在地,兩手掐著我的脖子不鬆手,憋的我喘不過氣來,多虧女兒拉住。即使這樣,還說我把他快氣死了。經常鬧著離婚,當下我沒答應。我說大法我要定了,家我也要。他說你要非煉這個不可,咱就得離,最後我答應同意和他離婚,可是我真的答應了,他又不離了。我說:那你今後不能干涉我,這是我的選擇,我的權利。這個法這麼好,千年不遇萬年不遇,得到了也不是那麼容易,我感到太幸運了。邪黨那一套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都是矇蔽人,編造天安門自焚,甚麼殺人、自殺都是邪黨江一夥製造、導演出來的,造假、謊言來欺騙百姓,目地是叫人們仇恨法輪功。你可別信,別上當,那是害人的。

可我無論怎麼說,丈夫就是不聽。幾十年黨文化毒素灌的太多了,他真的是爹親娘親不如黨親。我只要是說共產邪黨一個「不」字,他就不幹了,就碰他的氣管子了,就得大罵一頓,然後叫你滾。

那幾年,我真的確實在家呆不了,學法、煉功甚麼也幹不安生、干擾特大。所以後來我基本上就是流離失所。七十歲的我又去住娘家或去女兒家,真是沒有一個合適的安身之處,那時我非常恨他。但不管怎麼樣,誰都動不了我修大法的心,我走的這條路太對、太正了。

我心裏總是想不明白這個問題,為甚麼我的家庭環境總這樣,魔難這麼大?想來想去,還是丈夫受謊言欺騙太深,幾十年的老黨員灌的都是邪黨那一套騙術。怎麼辦?我就多學法,法理使我明白,只有善心、慈心對待他人。我開始找自己的不足,果然找出很多不好的心:怨恨心、怕心、爭鬥心,看不上別人的心等等,我既然都找到了,就下決心把它修掉,發正念清除它,抑制它。我在想我應該善待我的丈夫,不應該恨他,他也是受害者,而且是受騙最深的,我越這樣想,越覺的他可憐,我想我必須對他好,在生活中、吃喝、起居、各方面要照顧他周到,處處關心他,同時我不斷的給他講真相。又給他寫了一封信,用A4紙兩張寫了滿滿四個面,我覺的真相內容基本說清了。當下還沒給他。後來同修幫我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我經常上網下載,有時丈夫也過來看一眼,時間長了,我看他還很願意看,這時我把我寫的那封信遞給他。信上首先要他別生氣、別發火,要耐心的,心平氣和的把這封信看完。當他看完後,沒吱聲,我知道他看進去了,再說叫他退黨,他也不反對,也不發火了。

有時我上網,他愛看動態網,有時他過來叫我給他上網找動態網新聞,現在動態網已經成了他的一門必修之課程了。現在丈夫徹底明白真相了,好壞、善惡也分得清了。有時還給我講那新聞,江澤民他們怎麼怎麼壞,真害人不淺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