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寬容 把自己放在更大的範圍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裏,學會寬容,是我最深刻的體會。

去年夏天,我地發生了大規模的綁架事件,數十位大法弟子被邪惡綁架、迫害。面對迫害,我雖然知道否定迫害,不允許邪惡迫害同修,但心裏總是感覺不徹底。因為在迫害發生前我曾與一個被綁架同修A交流過諸如手機安全、如何對待同修提供的資金等問題,但A同修並未認同我的想法,彼此之間有些間隔。所以在迫害發生後,有一個想法就是:因為同修在手機、資金還有其它等事情上沒有做好,所以遭迫害。因為心裏有對同修的不原諒,所以不自覺的就承認了同修被迫害成了必然。

A同修在正念否定迫害後回到家裏,短短時間就從被迫害的陰影中走出來,全力投入到營救其他同修的項目中。可我卻糾纏於她是否能正確認識自己的不足之處,擔心如果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繼續往前走,是否能把以後的事情做好呢?我與其他同修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同修說,修煉的人不可能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完美,在做不完美的情況下就不做了嗎?即使做的過程中有錯誤,也比那些因為甚麼也不做而甚麼錯誤也不犯要好。

我深思同修的話,我看到了我的執著,我的心胸太狹小,苛求完美,容不得一點錯誤,包括別人的和自己的。想起自己犯過的錯誤,想起自己至今仍做不好的事情心灰意冷;對同修的不足之處耿耿於懷;對一些看不慣的常人不屑一顧;對與自己觀點不同的人很是氣恨等等。平常生活中,這些不寬容經常引起我的不愉快、心裏的不平衡,但我並未覺的有甚麼大不了,但是在同修被迫害的問題上,這種不寬容就是在把同修往外推,就成了邪惡的幫兇!我終於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A同修做的講真相的項目是我不敢想也做不到的,我為甚麼不去看同修的閃光點,比學比修,卻老去看同修的不足呢?當然我可以善意的提醒,但不應覺的只要我提醒過,同修就應該改正,馬上有一個大的改觀,否則就耿耿於懷。我認為同修做錯了,那麼我的評判標準是否完全符合法?即使同修真的錯了,沒做到或沒做好,這也只是一個修煉人在修煉過程中的表現,執著表現出來,認識到了,修去它,從而不斷歸正。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有師尊看護,都有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面對執著滿身、業力滿身的弟子,師尊給予了我們洪大的寬容,允許我們有一個修煉的過程。我有甚麼權力對同修不寬容呢?我把自己擺到甚麼位置了?如果同修看到我的執著給我指出來,要我馬上改正,我能不能做到清醒認識,坦然接受呢?如果我們都互相執著別人的錯誤,還怎麼修煉呢?同修之間的善意提醒是各自在修煉中的表現,真正能去執著的是法,只要是堅持學法走正路的大法弟子,甚麼問題都能在法中解決,我們應該有這樣的認識,這也是信師信法的一種體現。

這樣想來,不寬容別的生命,其實就是執著自我、狂妄自大的一種表現。師尊講過宇宙的浩大與生命的繁榮,這些用人的大腦已無法想像。那麼每一個人都是這宇宙的一個分子,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法的造就、師尊的選擇。以我們的視角去評判別的生命,是多麼侷限而膚淺。

認識到這些後,我再次與A同修交流,A同修在被迫害之後也逐漸認識到自己的執著。A同修不消沉,不執著於改正錯誤的本身,而是不斷往前走,為其他同修著想,為眾生的被救度著想,在這個證實法的過程中不斷修正自己。比如有一次,派出所的警察要找A同修,甚至威脅A同修的老父親。而A同修忙於營救其他同修,沒有精力去應對這些警察,也沒有時間針對這件事為自己發正念,她把營救同修的事放在了第一位。在她忙完同修的事以後,警察們也不找她了。我想,因為她做到了無私無我,所以邪惡也就沒有了迫害的藉口。而A同修能做到這一點,是長期大量學法奠定的基礎。

而我,總是在自我的小圈子裏,我做了甚麼,對了,錯了,做甚麼事情還要憑自己的感受,經常覺的「狀態」不好,總在下決心,好好學法,「調整」好狀態。正法是不等人的,很多事不給我們「調整」狀態的時間,那麼就不做了嗎?從A同修身上,在本地訴訟案配合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大法修煉者的風範,漸漸在擴充著自己,也一點點理解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1]的境界。

包容與自己不同的觀點、不同的事物;善意的提醒他人、理智的改正自己的錯誤;把自己放在更大的範圍(整體配合)、更高的角度(救度眾生)去修煉……我覺的自己的容量在一點點擴充,能夠更清醒的辨別舊勢力強加的被迫害的思維,因而覺的離堂堂正正的境界更加接近。修煉十幾年來,我覺的我才真正觸碰到了我那個固守的、應該拋棄的舊的自我。

以上是我近期修煉的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