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同修羅江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今日下午,從明慧網驚悉羅江平同修被邪惡迫害致死的噩耗,傷痛之心頓時讓我悲淚漣漣、不能自禁!我們在四川德陽監獄黑窩裏共遭迫害、共同堅修的一幕幕場景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二零零四年秋,我和幾位同修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八年後關入德陽監獄二監區(也叫入監隊)。當時,江平已經在德陽監獄有幾年了。後來才知道,他們都是從別的監區又送回二監區接受所謂「攻堅轉化」的。

當時的二監區,集中了全獄七、八十位大法弟子,也集中了監獄「六一零」的骨幹和警察中的迫害「高手」,殺氣騰騰的所謂「轉化」。我被單獨關押在「學習班」迫害了一個多月後,讓我搬到一樓去,羅江平他們當時住在三樓。

警察除了給每一位大法弟子配兩至多名「信息員」(包夾人員)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每週寫所謂「思想彙報」、強行洗腦灌輸、夜間秘密或公開毆打、體罰等「常規」迫害措施外,最令人難忘的是所謂「軍訓」和「嚴管」,即從早到晚的、持續的集中超強度的「軍事訓練」和體罰。我記得,江平和大部份同修都被輪流關押進監獄設在二監區的「監中監」──禁閉室、嚴管隊以及二監區秘設的「黑屋子」裏進行過殘酷迫害。

每天早上,三樓的同修(包括江平)下到一樓來,一起被罰站軍姿、跑步走操,從早上七點一直折磨到晚上七點。晚上,還要被警察指使的惡犯們繼續體罰、罰覺(不讓睡覺)或黑打。記得有幾次早上「軍訓」時,都發現江平等同修臉色蒼白、臉上隱隱有青瘀,一打聽,才知道他們晚上又被毆打和體罰了。每當這時,我們都默默的向江平等同修投去同情、鼓勵、讚佩的目光(警察嚴禁大法弟子之間說話),他們也回報以堅定的神態和淡定的微笑……

江平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雖然被邪惡的迫害佔去了大部份,但我們也有開心和愉快的時光:一是我們又有人收到外邊夾帶寄進來的師父新經文的時候。我們彼此傳閱,視為至寶,秘密抄寫,反覆背誦;二是在軍訓短暫的休息時間裏,趁警察惡犯不在的時機彼此迅速的交換信息、互致鼓勵,甚至圍攏一起,大聲傳播正念、斥責惡犯包夾。每當這時,江平都表現的非常勇敢堅定和無比自信。

二零零六年一月,江平即將刑滿釋放,我非常替他感到高興,我記得,他是我親眼所見德陽監獄二監區第一位獲得自由的大法弟子,為此我專門為江平寫了一首臨別贈言詩:

春 歸
──初春別贈出獄同修米易羅君江平

烈燄金身成大道, 一朝春歸任遊翱,
洪聲法音憑君傳, 會當相期在穹霄。

整整八年過去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首詩竟成了我和江平的訣別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