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羅江平被雲南第一監獄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中國大陸報導)四川法輪功學員羅江平,二零一二年一月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遭腳鐐手銬、超強勞動、單獨關小號等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醫放回家,僅五天,於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多離世,年僅五十一歲。

羅江平本人生前親口說,他是因為被打毒針,而且將手上被打毒針的部位指給家人看,他說毒針部位都是烏黑的。羅江平出獄時骨瘦如柴,雲南第一監獄稱是肝硬化晚期,所以才保外就醫,並且百般刁難家屬。家屬十二月十六日憤慨對獄方說:「過了今天,明天人還有沒有都很難說,你們要把他拖死啊。」可獄方卻稱「這是手續問題」。

羅江平家住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從小父母離異,在他十幾歲時雙腳疼痛,飽受腿疼的折磨,由於家裏窮,沒錢醫治,只有在疼痛中苦挨。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通過修煉五套功法,身輕體健,腿疼病不翼而飛。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羅江平卻由於堅持修煉使他受益的法輪功多次被米易縣公安局、米易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政保科、米易縣撒蓮鎮政府綁架、抓捕、抄家、勒索,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陽監獄遭到多種酷刑折磨及超強度奴役迫害。

在雲南被綁架、枉判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羅江平、張吉美(米易法輪功學員)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龍川鎮山上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被龍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羅江平被非法關押在南華縣看守所,張吉美被關押在楚雄州看守所。

一月十八日,羅江平七十七歲的母親千里迢迢的趕到南華縣,找到南華縣國保,要求南華縣國保放人。南華縣國保大隊長馬曉雲、辦事人員紀雲以做不了主推脫。因為嚴重暈車,一路嘔吐到南華縣的羅母感到來一場非常不容易,下午再找到馬曉雲、紀雲,僅僅要求見羅江平一面(看守所稱見人必須有國保的批條),但馬曉雲以下鄉為由避而不見,紀雲強制羅母出辦公室後,關門揚長而去。羅母為兒子擔憂,傷心的哭了,不停的喊著「我兒沒有錯啊?」,這樣哭著、喊著,吐著一路回家,已是晚上十一點鐘。

四月十一日下午兩點四十分,南華縣法院對羅江平、張吉美非法開庭,北京律師為他們做了修煉法輪功合法、宣傳法輪功合法的無罪辯護。審判長、公訴人、書記員、審判員都沒有掛出姓名。審判員張標惡意打斷律師的辯護,阻止、不許羅江平、張吉美說 話。律師辯護要求恢復羅江平、張吉美人身自由。法庭當庭沒有宣判,稱擇日宣判。非法庭審結束後,審判長、審判員和十幾個警察圍攻律師,威逼律師交出了所有材料才讓他們離開法庭。此前四月十日,南六一零」、 政法委楊澤平和馬曉雲指派公安對律師進行騷擾和威脅。法院的刑庭李庭長、審判員張標直接進入律師住的原尚酒店二零六號房間,要將兩律師帶到法院,並將律師 合法查閱複印的案件證據「楚處辦檢發[2012]1號」文件拿走,搞壞律師的電腦,不准律師打印材料,對律師進行跟蹤盯梢。

之後羅江平從南華打電話回家,告訴家人,他和張吉美被分別誣判三年半和四年半,他本人準備提起上訴。但直到四月二十三日,家屬仍沒得到任何電話通知或所謂的裁定書。之後羅江平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張吉美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兩位北京律師,直到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才在雲南省第一監獄會見了羅江平。此前五月十五日,兩位北京律師來到雲南省第一監獄要求會見當事人──法輪功學員羅江平。進入監獄管理區後就有三個穿黑T恤的男子緊跟其後,還拿出錄像機偷偷錄像。律師發現後,當場質問這是幹甚麼,三個男子才將錄像機收起來。當律師來到監獄獄政科後,律師拿出羅江平母親簽的委託書給一位姓陳的科長,姓陳的科長故意刁難說這份委託書是針對法院的,要求律師從新開具一份針對監獄的委託書,而且要當地派出所出示證明,證明委託人和被委託人的母子關係,陳科長以此為藉口不讓律師會見當事法輪功學員羅江平。

被迫害命危 家屬要人艱難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羅江平的母親和親屬到雲南第一監獄看望羅江平,羅江平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六中隊,中隊長姓董,打電話給董,董說羅江平在監獄中心醫院,要求見羅江平的人都要有身份證。羅江平的家屬聽說羅江平是肝硬化晚期,急急忙忙趕來看他,在醫院看病人沒聽說要身份證。

在說話的過程中,警察在錄音錄像。親友質問警察:你們私自錄像錄音是侵犯我們的肖像權,是違法的,羅江平人都要被迫害死了,還刁難我們,你們是甚麼意思?家屬說,羅江平的律師見到羅江平的時候,說羅江平身體蠻好的,怎麼才三個月的時間,羅江平就肝硬化晚期。警察聲稱對他挺好的,還說不信你們進去後問他。家屬說他超負荷勞動,每天幹十多個小時,哪個受得了,你們受得了嗎?

最後,三個有身份證的家屬被允許去見羅江平。當看到羅江平被用三輪推出來,骨瘦如柴,只有一張皮包著臉,腳和手是腫的,羅江平的母親說兒子我來看你,兒子說媽我要跟你回家。看到兒子的慘狀,羅江平的母親暈過去了。羅江平看到母親暈過去,頭一偏也暈過去,從三輪上往下滑,被推進去說是搶救。家屬說,我們還以為你們把他送到好的醫院治療,你們這的醫療不如外面的好,我們要求弄到外面治療,或者是保外就醫,他們沒有答覆。

家屬出來後,在二監門口等當時照相和帶她們去見羅江平的警察出來之後,把他們的車攔下來,說羅江平的事怎麼解決。警察下車來和家屬談,他們說你們要求保外就醫,我們還要請示上面,要家屬明天(十七日)上午到一監談判。

第二天上午家屬打電話給六中隊隊長董警察,他說到一監,家屬到一監後,他們把家屬接到裏面,他們早已安排有兩個攝像機,和錄音在那等著家屬。家屬非常生氣,說你們這是幹甚麼,昨天才警告你們,你們今天還這樣。有一個警察在肩膀的衣領邊掛了一個很小的錄音錄像,被家屬看見一把抓下來,質問你們這是幹甚麼,他們說是監視器。其中一個警察的警號是5305798,其他警察全部穿著普通警服沒有警號。家屬說你們騙我們,既然你們沒有誠意和我們談,我們就走了。

羅江平的母親邊哭邊說,我要我兒子,我要我兒子跟我回家,給家屬說你們走,不要管我,我要和兒子一路。

家屬說,我們家裏的人目前是不同意接他回家的,只是羅江平有願望要跟母親回家,母親也想帶兒子回家,我們為了滿足他的願望才帶回家,母親八十多歲,昨天你們也看到,她見到兒子已經昏死過去,今天我們把母親也交給你們,因為她要和她兒子一路,我們只好把母親留在這裏。說完,家屬全部走了。

走出來,家裏的人打電話來,家屬趕緊返回去,讓警察聽電話,警察一個也不願意聽。家屬把免提按上,家裏人說,「不要管,你們全部回來,出了人命,我們請律師控告他們」。家屬走的時候說,你們好好考慮,我母親八十多歲,家裏還有父親重病在身,我們來的時候都是請人在照顧,羅江平和八十多歲的母親兩條人命在你們手中,如果出了人命,我們和家裏人決不會放過你們,今天十二點以前必須答覆。

下午家屬再次到一監,一監答應給羅江平辦保外就醫,給家屬照相,說是辦手續需要,要求簽字,並說還要到米易辦手續,同時核實兩個家屬是不是羅江平的親妹妹,然後才能行。家屬表示,人(羅江平)都這樣了,過了今天,明天還有人沒人都很難說,你們要把他拖死啊。他們說這是手續問題。

雲南省第一監獄

地 址:雲南省昆明市盤龍區東郊王大橋光明路1008號
郵 編: 650216
區 號: 0871
辦公室電話:63834000
值班室電話:63834110
傳 真: 63834333

職務 辦公室電話 手機
楊國棟 監獄長 63837001 13987795189
15987195189
劉思源 政委 63834002 13808700986
李金昆 副監獄長、總經理 63834008 13888224175
馬春宏 副監獄長 63834007 13888580777
周詔英 副監獄長 63834393 13888373258
和迎久 副監獄長 63834163 15808850003
丁永忠 副監獄長 63834003 13888590125
李 曄 副政委 63834770 13700627776
鄧洪 紀委書記 63834005 15912513166
聶海燕 政治處主任 63834004 13708452027
段宏 工會主席 63834010 13888584139
胡雲海 督查專員、副總經理 63834006 13888549636
普明輝 辦公室副主任 63834133 13808739909
王慧敏 辦公室副主任 63834112 18787178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