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離世之前 羅江平都在說被打了很多毒針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年僅五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羅江平,二零一二年一月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在雲南省第一監獄遭腳鐐手銬、超強勞動、單獨關小號等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醫」,僅五天離世。直到離世之前,羅江平都在說被他們打了很多毒針。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錄音:
問羅江平:他們給你打毒針是不是在律師見了你之後?
羅江平答:對對,律師見我以後,在監獄管理局那個醫院,我出來的那個地方,打了我就迷迷糊糊,就不知道了,不清醒。


羅江平臨去世前在家裏的照片

羅江平回家後,所有去看望他的親戚,他都告訴他們,說被打了毒針,把手撈起來給他們看,手上還有指頭大小的硬的烏疙瘩。他的牙齒和牙根都是黑的,而且牙齒上被血凝成血塊,嘴巴裏面都是爛的。

羅江平出獄時骨瘦如柴,雲南第一監獄稱是肝硬化晚期,所以才保外就醫,並且百般刁難家屬,獄方稱「這是手續問題」。

回家後的第二天(12月24日),米易撒蓮鎮派出所的姓李的警察和另一個警察到羅江平家騷擾,說:羅江平走哪兒要給派出所打報告。家屬說,羅江平被迫害的瘦弱不堪,兩個警察進屋看了羅江平,出來後甚麼也沒說就走了。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羅江平家住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在他十幾歲時雙腳疼痛,飽受腿疼的折磨,由於家裏窮,沒錢醫治,只有在疼痛中苦挨。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通過修煉五套功法,身輕體健,腿疼病不翼而飛。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羅江平卻由於堅持修煉使他受益的法輪功多次被米易縣公安局、米易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政保科、米易縣撒蓮鎮政府綁架、抓捕、抄家、勒索,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陽 監獄遭到多種酷刑折磨及超強度奴役迫害。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羅江平、張吉美(米易法輪功學員)在雲南省楚雄州南華縣龍川鎮山上村講真相、發真相資料,被龍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羅江平被非法關押在南華縣看守所,張吉美被關押在楚雄州看守所。四月十一日,南華縣法院對羅江平、張吉美非法開庭,隨後分別誣判三年半和四年半。羅江平被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張吉美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羅江平的母親和親屬到雲南第一監獄看望羅江平,羅江平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六中隊,中隊長姓董,打電話給董,董說羅江平在監獄中心醫院,要求見羅江平的人都要有身份證。羅江平的家屬聽說羅江平是肝硬化晚期,急急忙忙趕來看他,在醫院看病人沒聽說要身份證。最後,三個有身份證的家屬被允許去見羅江平。當看到羅江平被用三輪推出來,骨瘦如柴,只有一張皮包著臉,腳和手是腫的,羅江平的母親說兒子我來看你,兒子說媽我要跟你回家。看到兒子的慘狀,羅江平的母親暈過去了。羅江平看到母親暈過去,頭一偏也暈過去,從三輪上往下滑,被推進去說是搶救。

次日下午家屬再次到一監,一監答應給羅江平辦保外就醫,給家屬照相,說是辦手續需要,要求簽字,並說還要到米易辦手續,同時核實兩個家屬是不是羅江平的親妹妹,然後才能行。家屬表示,人(羅江平)都這樣了,過了今天,明天還有人沒人都很難說,你們要把他拖死啊。他們說這是手續問題。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晚,羅江平的家屬到雲南第一監獄看望羅江平回來的火車上,家裏人打電話來說,米易610、政法委到家裏騷擾,說:雲南打電話說,羅江平的家屬請法輪功學員到一監鬧事。星期一(12月23日)羅江平以「保外就醫」放回家,僅五天,於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多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