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九評共產黨》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我的工作是保安,常有一個小伙子來送快遞。一段時間後,彼此熟悉了,我便給他講三退,不想他一張嘴就是:「你被人家給洗腦了。」不屑一顧的樣子。幾次下來都是這樣,我有些洩氣,不管他了吧,可是每次看到他風塵僕僕,為生計奔忙的時候,又於心不忍,還是再救救他吧。於是我給了他一張《九評共產黨》的DVD碟,他接過後說:「我看看是怎麼洗腦的?」

幾天後,當我問起他看《九評共產黨》後的認識時,他的態度大為轉變,雖然忙只看了一評,但已經願意退出團、隊組織了,這充份體現了《九評共產黨》的威力。

幾年來,我一直發神韻光盤和翻牆軟件,幾乎沒怎麼發《九評共產黨》。一天走到黃河邊,見有一位老人拿著本書坐在凳子上看。我走過去笑著問:「叔叔,你有學問呀,看的還是古書,字都是豎著寫的。」他說:「我看的是《金剛經》。」「那你信佛嗎?」「噢,我只是研究研究,甚麼書我都愛研究一下的。」我見他說話比較和善誠懇,又問:「《九評共產黨》看過嗎?」他說:「看過,幾年前就看過。」我問:「你覺的怎麼樣?」他說:「我深深的感到,我被共產黨欺騙了。」「那你有沒有入過黨?」「沒有。」「共青團入過嗎?」「沒有。」「紅領巾戴過嗎?」「戴過。」「我幫你起個某某化名退了吧?」他點頭同意,又要了些其它資料走了。

來到一座大橋,我給了一位老人《九評共產黨》的碟,他接過後,看了看說:「我看過,以前有個女的給過我,共產黨不得人心。」「那你是黨員嗎,三退了嗎?」「我已經退黨了,黨費幾年都沒交了,也沒人管我,我也跟他們沒關係。」我告訴他:「那樣是不行的,必須公開聲明退出,用小名、化名都可以,因為人加入它時都舉著拳頭說把命給了它,所以要公開聲明退出,現在大紀元網站每天都有六萬人公開聲明三退,已經有一億五千多萬人三退了,我幫你起個某某化名,把黨團隊退了吧?他說:「好吧。」就這樣,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還有一次,我拿著神韻晚會的碟準備給迎面過來的一位年輕人,不想他卻先問我:「你是發這個的嗎?」得到我的回答後,他說:「你能給我你們的書看嗎?」我說:「你先了解真相吧,書我暫時沒有。」他說:「上次有個女的給了我一張《九評共產黨》和一張《我們告訴未來》的碟,還有神韻晚會光碟,共產黨真的把這件事搞錯了,我建議你們把《我們告訴未來》和《九評共產黨》這兩張碟多發,這兩個碟很能說明問題的。」我問他退黨了嗎?他說:「沒有。我只入過團隊。」「我幫你起個某某的化名退了吧?」他答應了。

師父在《洪吟三》<濟世>中說:「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謊言 解開心鎖 不信良知喚不回」。實踐證明,有很多人看了《九評共產黨》後,真的很輕鬆就退出了邪黨,但還是需要同修們在講真相中幫他們退,因為邪黨欺騙中國人說是自動退了,所以人們還總認為自己已經退了,不是邪黨的一份子了。但是,廣傳《九評共產黨》和《我們告訴未來》還是非常重要的,能夠彌補我們面對面講真相時的不足。

有個小伙子,經常打著一個廣告牌回收各種名酒,我告訴他三退的事,他說:「有個老太太幫我起了個名字退了,還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是煉法輪功的嗎?你跟那些老太太信的是一樣的嗎?」我說:「是。」他說:「不是說法輪功怎麼怎麼樣了,國家不許煉嗎?」我便又給他講了一會兒大法真相,他才好像明白了一點。

以上是我發《九評共產黨》時所見之一部份,供同修參考,互相促進,以便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