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不相信有神嗎?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跟丈夫相依相伴走過十幾年。清華土木工程畢業的他是絕對的無神論者,有時,碰巧遇到甚麼事,我倆便會展開一個「有沒有神」的話題。很多年前他會很氣燄囂張地問我「讓我相信世界上有神,人有靈魂,除非你告訴我死去的人現在在哪?」這時候,我就會以「悟性低、迷得深,道不同,不相與謀」的無奈結束話題。其實,人相信甚麼自有他(她)的緣由,而通過修煉所體會的奧妙和道理又怎能跟一個毫不在其中的人解釋得清?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從我極其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三次親身經歷,讓他啞口無言,不再敢辯論了。

第一次發生在七年前的一天,我媽媽恰好在我家。下午我發起高燒,躺在床上渾身疼,雲山霧罩,丈夫馬上拿藥給我,但是媽媽悄悄把藥扔了,她知道我身體是純淨的,發燒並不是因為甚麼病。晚上八點多,媽媽做了湯,我裹著被坐在桌邊喝湯,媽媽問我:「你知道你為甚麼發燒嗎?」我點點頭,我知道那不是病,那只是我的業力的表現,而那業力是我自己造成的。我難受是在還業,自己做的錯事自己還,有甚麼委屈的?喝完湯,我躺在床上,才幾分鐘,突然間我覺得仿佛掉到了水池裏,水在身上淌,渾身清涼。我喊媽媽來看,果然身上濕漉漉,涼涼的。第二天早晨,我正常上班,跟平時狀態一樣,充滿活力。

第二次發生在二零零九年。我部門的員工將別人打傷,被警察帶走,可那天正是他要舉行婚禮的頭一天。他求助於我,我卻幫不了他,一下子火上來了。下午牙開始疼,晚上開始發燒。我裹著被偎在床頭,因為疼痛我表情痛苦。丈夫拿來鎮痛和退燒藥,我不吃。因為他的心疼和我的固執,一向文質彬彬的他突然大發雷霆,說我如果不吃藥,就別賴在床上讓他看見那副死樣子,讓我滾下床,滾到另一個房間去。當時我身體痛,因為同事的境遇我的心更痛;他從沒罵過我,今天居然這麼對待我……但是我沒有生氣、沒有委屈,心裏反覆對自己說「要忍得住」。我默默走到另外一個房間睡下。我知道我的忍耐會帶來變化:我睡了一覺,早上發現燒退了,牙不疼了,正常上班。

第三次是去年新年期間,這一次是我自找的。我和他因瑣事發生了爭執。我當時心沒放下,生氣了,反唇相譏。我明知道我說的話不對,當時就是不想忍。丈夫還提醒我:你這樣說會失德的!我更生氣了:你明知道,還故意氣我。所以我就說:「我願意!我願意!我給你德!」這下好了,從初二開始,我的嗓子就開始痛,闊別幾年的發燒又光顧了。

這次是從中午就開始了。我因為說了昧心話,一直心中有愧,覺得這燒來的也及時,我心甘情願的承受,我就不會那麼不安了。雖然整個下午溫度都在三十八度多,但我覺得燒來了,身上痛了,心裏倒好受些,第二天我又恢復了正常。但是嗓子呢,一直疼到上班,大概六、七天才好。而這些天,我也一直在不斷的反省自己:我之所以犯這個錯,是因為我平時對自己的要求懈怠了。因為我狀態保持得好的時候,誰說甚麼也不動心,但一旦懈怠,爭強好勝的心、分辨心就出來了,所以他的話就會刺痛我。

當他再跟我討論「有沒有神」的話題時,我的親身經歷讓他無可辯駁:我為甚麼不生病?為甚麼發燒不治而癒?不是因為我自己如何神,神的是拯救我的師父!我沒有見過師父,僅僅讀他留給我們的法,按照他說的心性標準去做就可以一步步提升境界。從十幾年前我上二樓都要歇一歇,才二十幾歲就被醫院確定為四十歲的心臟和體質,到我修煉後,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裏百病皆消。表面上是我在按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而背後是師父在做,使我從罪業滿身漸漸得到昇華,而且遠遠不止這些,更多的太深奧不能講。能做到這樣,那還不是神嗎?神就在我的身邊,我怎能不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