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使我突破了無神論的騙局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今天的中國大陸,很多人都相信無神論,還以為世上只有少數愚昧的人信神。受這種無神論的影響,人們做事不計後果,只要得逞,損人利己的事也敢幹,導致世風日下。無神論還使許多大法修煉人在壓力面前放棄修煉或走的步履蹣跚。

我生於六十年代,從小系統的被迫接受了科學教育和馬列主義教育。封閉的環境加上灌輸式的教育,我完全接受了無神論的觀點。崇尚科學,信仰馬列,從來沒有懷疑過,從來沒有想過世上還會有別的認識方法。通常遇到事情,我都會想這個事情是否符合科學規律,能不能驗證。現有科學解釋不了的,統統是「不可能」的;不能驗證的,統統是「封建迷信」。

有一件事,對我這種思維模式造成了很大的衝擊。那是八十年代中期,中國社會比較開明,「特異功能」作為一個很吸引眼球的名詞,不時出現在報紙、雜誌上,或人們的閒談中。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幾個開了天目的孩子聚在一起,做了一些實驗。其中一個實驗,至今記憶猶新。我把剛買來的一個工藝品,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放進盒子裏,叫幾個孩子同時透視。很快他們就準確的說出了工藝品的形狀和顏色。我震驚了,「這不科學呀!」用科學的思維我沒有得到答案,但我確實看到了有這種事。這些孩子還向我描述了許多他們看到的另外空間裏的事情。自那以後,我才開始相信世上真的有許多科學和無神論解釋不了的現象。

九十年代中期,中國大陸到處都有人煉法輪功。我也抱著探究的心,進入了煉功行列。在煉功過程中,身邊有許多人也是開了天目的,講出很多很神奇的神仙世界裏的故事。我自己也偶爾看到一些圖象。因為有前番經歷,所以也就不那麼驚奇了。從《轉法輪》裏我還知道,天目還有層次的劃分,歷史上佛道兩家的修煉經典中也有論述。那些孩子能看到的層次大體上屬於天眼通,而法輪功修煉中,天目是直接開到慧眼通以上的,反而不具備隔牆看物的本領。一方面是避免干擾常人社會,另一方面對修煉者本身也是考驗,到底看到了還是幻覺?還有個信與不信的問題。

修煉中,有同修看到一些同修經過兩年的修煉,迅速的經歷了從常人、羅漢、菩薩到更高境界的過程,覺的這個大法太不可思議了。後來我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們往上推。

到了九九年五、六月份,又有同修看到另外空間裏黑浪滾滾,幾條黑龍氣燄囂張,還看到了一大隻兇惡的癩蛤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我才知道同修提前看到了迫害即將來臨。而同修所看到的癩蛤蟆,後來才知道就是江魔頭的元神。

二零零九年,我還看到了驚心動魄的一幕。師父為了挽救我那迷失在人中的兒子,有兩天時間,完全讓他處於開著修煉的狀態。讓他看到自己已經業力蓋滿了全身,只剩下兩隻眼睛還露著。舊勢力要以「業力滿身」為由銷毀他,他就說「不是還有兩隻眼睛蓋不滿嗎?」舊勢力只好作罷。師父讓他上升到一個境界,眼前只有黑和白,讓他選擇。當時他已人心全無,作為神也很難決斷,好像黑和白都差別不大,甚至黑「還更厲害些」。最後就因為白是為他的,黑是為私的,所以他就選擇了白。然後師父就直接把黑的部份給撕去了,只留下白的。師父還陪著他煉功,將他身上的黑色物質拿出來,一塊一塊的演化成白色物質摞起來。演化出一堆,師父幫他裝進身體裏;再演化出一堆再裝進去。那兩天,兒子先是說「我要死了」。被師父調整以後,一下像換了一個人,雙眼純淨,身體帶有很強的能量。兒子曾摸過一下我的頭,當時就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流迅速的從頭灌到腳。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大法中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不虛的,進一步的破除了我無神論的錯誤觀念。

如今,無神論的觀念已成了救度世人的難點之一。許多人對善惡有報的勸導根本不以為然。對上天要把中共這個惡貫滿盈的邪靈從人間清除掉的說法根本不相信。大難將至,多少人還在火山口上蠅營狗苟。

這一切也都是無神論造成的危害。我完全能理解那些至今仍被迷惑的人們。如果沒有這些實踐經歷,我也會跟其他人一樣。當別人告訴我神來救我們了,我會問:「誰看見過神啦?」如果你說你看見過了,我會回一句「那是幻覺」。但是,那真實的經歷使我徹底改變了錯誤認識。

通過二十年的大法修煉,親身經歷和驗證了神真的存在,法輪大法是佛法。其實,有沒有神,那是論得出來的嗎?別再相信謊言了,神不需要我們做甚麼,只要你心中有「信」,神就能在危難時刻救了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