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的殘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位於北京市大興區團桂路三號,那裏曾經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在這裏,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強迫奴工勞役、強迫洗腦、體罰毆打、剝奪睡眠、野蠻灌食、高壓電擊等種種酷刑折磨。

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
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

該調遣處現在已經轉型,稱為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分所,承擔刑期一年以下和拘役的罪犯的關押,雖然轉型,但是主要實施迫害犯罪的惡警責任人還在;而且中共邪黨對法輪功修煉者迫害所犯下的滔天罪惡不會就此被抹去。

下面是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發生的迫害案例:

一、電擊酷刑

電擊酷刑是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對法輪功學員常用的酷刑。這裏僅舉幾例:

法輪功學員李春元,男,朝鮮族,中央民族學院宗教與哲學系講師,二零零零年底因狀告江澤民踐踏法律迫害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當時四十歲左右。在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因不寫「保證書」被警察用電棍電其背部、臉部,甚至脫光衣服,電擊他的生殖器。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床並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原清華大學博士研究生俞平,男,因為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六月份劫持到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因為俞平不配合邪惡,下車後在廣場不蹲下,被拉到X光胸透室電,當時四五個警察拿著電棍,把俞平踩在腳底下,不斷的電。俞平不屈服,高呼「法輪大法好」,於是被惡警直接把他拖到調遣處的集訓隊。一進大門,上來幾個普教(非法輪功的教養人員)都是彪形大漢,把俞平摁倒,緊緊壓著四肢,成大字形壓在地上。然後上來七八個警察,手裏拿著一尺多長的大電棍,開始到處電,頸部、胸部、腹部、後背、腰部、胳膊、大腿、小腿、腳心……電完一面後,再翻一面,接著電。惡警管這叫「烙餅子」。當時充滿電的電棍被電的沒有電了,又換一批電棍,都電沒了,又從別的大隊調了一批電棍過來。滿屋子都是皮肉燒焦的味道,電的俞平腰部、背部、胸部身上都是拳頭大的血泡,最大的一個血泡有碗口大。直到電了一個小時左右,電的那幫警察累了才住手。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法輪功學員佟守忠,男,五十五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五月在北京調遣處集訓隊被迫害致死。其實佟守忠僅僅是喊了幾句「法輪大法好」,用絕食反迫害,結果惡警就用毛巾堵他的嘴,然後用電擊等各種殘酷的手段對他進行人身迫害和精神摧殘,佟守忠最初的反應是大小便失禁。僅僅三天的時間就導致佟守忠的死亡。

法輪功學員張文革博士,男,北京林業大學電子電力工程學院副教授,優秀青年學者,科研骨幹,中科院博士畢業。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月間被關押在調遣處集訓隊,受到電刑的酷刑折磨。

此外在集訓隊受到酷刑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白少華、王焱琳、傅江鷹等。

二、牛進平遭受的殘忍折磨

法輪功學員牛進平,男,原北京某鋼鐵公司職工,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遭電擊的酷刑折磨。當時153064號惡警一聲「上」,集訓隊和護衛隊十幾個惡警和四個犯人一起上,四個犯人把扒的只剩一條內褲的他按倒。

牛進平成大字被按在地上,十個惡警十個電棍同時上,電後背、電臀部、電腰、電手背、手指、腳心,電肛門,電頭部、電耳根後面,所有後背部份全電到了,而且用電棍杵,使勁戳。153064號惡警叫喊:「翻面。」幾個犯人把他翻成正面朝上,他就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往他下身用電棍電、用電棍杵,往小便上電,電心臟、電臉上、電兩側肋骨、往腳心電,電頭部和電嘴,惡警還叫喊著:「把電棍塞嘴裏。」

電棍塞進嘴裏來回杵,長時間不拿出來,牛進平的舌頭、嗓子眼、上牙床馬上電的、杵的全是血泡。惡警往死裏下黑手,牙當時就掉下一個半,下牙全被戳鬆了。

十個電棍電用完,又換成大電棍,大電棍電頭上當時就起泡,直電得人喘不過氣來。大電棍電哪兒,哪兒就起泡,腦袋、腦門、後腦勺、耳根子後面被電的全是泡。他們連電帶杵,使勁往身上搗,得哪兒電哪兒,渾身被戳得哪兒都痛。153064號惡警又喊:「翻面,翻四面。」十個電棍十幾個惡警輪番換著上,使勁戳,用大電棍電腦袋,人當時就懵了,人直往起彈,一直電到人都不能動了,全身都木了,渾身全電的焦糊,最後終於昏過去。

然後惡警們就澆涼水,澆醒再接著電。十多個惡警不停地輪換著上,電完後面電前面,電完前面電兩側,用電棍使勁杵。四個犯人將他的衣服扒光後,十個惡警十根電棍同時向他全身攻擊,包括嘴、肛門及生殖器。後來還加上一根大電棍,直到把他電昏過去。

大電棍電完,一層泡,結的痂掉下去以後,是一層白,痕跡就像白癜風病人。一年多以後,顏色才變過來。

三、灌水折磨

北京市延慶區延慶鎮上水磨村農婦郎東月,因堅定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她自述道:「把我和一個叫劉春華的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五、六個惡犯人把她按在地上。在大隊長張冬梅的指使下,有人站在她的兩隻胳膊上,有人站在她的兩條腿上,還有一個大胖子跪在她的胸部上,用牙刷把撬開她的嘴,把倒在半桶水裏的一大碗飯、一大碗菜灌到她的肚子裏,灌完後,讓她站在距離牆有半尺的地方,張冬梅指使惡犯們輪番的跑向劉春華去踹她的肚子,那被灌的鼓鼓的肚子裏的飯菜,又都被踹的從嘴裏吐出來,踹了很長時間後讓她站在一塊方磚上。」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北京法輪功學員趙玉敏(女)二零零八年六月在調遣處受到灌水折磨。當時警察讓四個吸毒的女勞教人員分別死死地摁住她的四肢,然後,一個姓付的女大隊長騎在她的胸口,摳開她的嘴,玩命給她灌水,直到灌得肚子撐滿不能再灌為止,然後控制不讓上廁所。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二年,有法輪功學員見證了另一位學員遭受的同樣的更加殘酷的灌水酷刑迫害:警察找了幾個吸毒犯人,把她綁在床上成「大」字狀,幾個犯人坐在她的肚子、胸、腿、胳膊上,往她鼻子裏插管子灌鹽水,當時灌了兩盆子鹽水,眼看著她的肚子像鼓一樣大,就要撐破似的,再把她鬆開。她當時起不來,警察叫犯人把她拉起來,並暗示犯人把她的身體靠在牆上,另一個犯人從對面猛踹過來,用腳猛踩她的肚子,頓時從她的嘴裏、鼻子裏往出噴水。當女孩肚子不鼓時,惡徒馬上又開始灌,然後又踩。反覆折磨幾回後,警察叫犯人把女孩綁在床上兩天兩夜。其間又灌了一次,大小便都在床上;第三天再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精神失常了,不說話,問甚麼都不說,只是呆呆地望著牆,臉全是青的,布滿了大瘡;到第四天,惡人又把她轉到一個圓樓二層上,進行更加殘酷的折磨;到十一天,聽犯人說她死了,惡警欺騙家屬說她是絕食不吃飯,胃出血死的。

四、法輪功學員張楠被迫害成殘疾

二零零八年六月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一大隊,法輪功學員張楠(碩士高材生,原中國移動的IT白領)、霍彥光等人因抵制邪惡迫害,先後被關進小號。惡警唆使包夾劉鑫、蔣金國、鐘波、姜鳳權等人日夜輪流迫害折磨法輪功學員。他們強行把張楠、霍彥光等的腿伸直摁在床板上,腳踝至腳掌懸空在床板外沿,然後把凳子壓在腳踝上面,包夾身體坐到凳子上,使腳踝關節受到壓迫而產生劇痛,同時不停地拳打腳踹,打耳光,穿著鞋子惡狠狠踹踏法輪功學員的臉,胳膊,腳等處。雖然小號封閉很嚴,仍偶爾能聽到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

張楠、霍彥光本來身體很健康的,剛被關小號兩天,張楠走路一腳就一拐一瘸的,霍彥光被迫害的一隻胳膊一直不停的抽搐。後來,張楠的左腳跟腱神經斷裂,控制左腳掌的肌肉的神經失效,左腳掌不能抬起,左腳就瘸了。直到快兩年後從勞教所出去,張楠左腳還是瘸的,就這樣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成了一個瘸子殘疾人。

當時一大隊的正副大隊長負責人,一個姓鐘,一個姓臧。

五、超強度勞役致許多法輪功女學員月經失調

法輪功學員熊偉(女)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被迫從事超強度、超時間體力勞役。在那裏,除了每人每天包六千雙筷子,為了扛送成品筷子和生筷子,熊偉每天還要完成: 四~七次裝卸任務,每次上下樓四~六趟,一天總計負重少則幾百斤,多則上千斤,例假期間依舊如此。體力勞累、精神折磨使許多女學員月經失調。

法輪功學員王殿松(女),山東省海陽市徐家店鎮李新莊村人(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在山東威海初村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惡人殺害,時年六十八歲)於二零零一年二月被綁架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在那裏,王殿松每天被強迫進行高負荷的勞役,那裏根本不管老弱病殘,誰不完成任務就不讓誰睡覺,所以經常幹到下半夜一、二點鐘,有時還要通宵。

六、毆打辱罵、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

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除了辱罵毆打、不讓睡覺之外,還利用人的生理需求來折磨人,不讓法輪功學員上廁所,使其大便拉在褲子裏,不讓換褲子,室內臭氣熏天。警察利用其他人的怨聲煽動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二零零八年六月間,警察指使包夾不讓法輪功學員龔瑞平(女)上廁所,致使龔瑞平大小便不得不拉在褲兜裏,也不讓換褲子,悶了三四天。張連英(女)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也受到毆打、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等非人折磨。當時女隊的大隊長姓付。

法輪功學員孫淑傑(女),一九五六年生,曾是雙鴨山礦業集團公司林業處(現已改為新苑林業公司)森保站站長兼任生產技術科副科長。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孫淑傑被綁架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調遣處惡警拽住孫淑傑的頭髮,拖到一個單獨的房間,拳打腳踢,強迫她穿統一的制服,不穿就輪流搧耳光,用腳踢。眼鏡被打碎,她自己的衣服扣子被惡警一個個割掉,鞋上的拉鎖被硬拽壞了。

吸毒者楊梅、鄭梅、張曉萍受惡警指使,負責看管孫淑傑,強制她坐小凳,畫地為牢,不許出界,強迫背誦三十條規則、寫保證書,不背不寫就動手打。惡警用擦地抹布捂她的嘴,不讓喊「法輪大法好」,她的嘴、牙齦被惡警、吸毒者摳破,流了很多血,臉腫得變形,全身青一塊、紫一塊,每次上廁所和洗漱都得喊報告,否則惡警、吸毒者一起動手,把她按倒在地,有騎在她身上的,有按頭的,有按手的,有按腳的,逼迫她寫邪惡保證。惡警拿水彩筆在她的臉上、腦門上、肚子上、鼻子上畫烏龜、小動物,寫謾罵李老師的話,醜化她、欺辱她。

有一次,一個矮胖的姓宋的惡警和幾個吸毒者把她拽到牆角處,抓起她的頭髮,往牆上撞,發瘋似的掄起胳膊狠狠地打她的頭、臉。深夜裏,逼她睡在水泥地上,有時整夜不許睡覺,直到把她折磨得吐血了。惡警又帶她到調遣處醫院,拿回不知名的藥物,五六個人把她按倒在地,強行灌藥。在這裏,孫淑傑經受了一個半月的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迫害,後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送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繼續接受迫害。在被押送過程中,孫淑傑高呼:法輪大法好,隨後被惡警拳打腳踢、電棍電擊,頭、臉、嘴、後脖頸子都被電得發出焦糊味。

除了以上列舉的酷刑折磨方式之外,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還有很多迫害方式,比如各種體罰、野蠻灌食等等。調遣處集訓隊具體參與迫害的惡警主要是兩個人:一個是姓陳的大隊長,一個是姓嚴的副大隊長(二零零八年當時是他們負責)。所有被非法關押在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都是這兩人領頭實施的。

善惡有報,希望那些良知尚存的警察趕緊從中共的謊言中醒悟過來,將功贖罪,贖回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