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李淑清多次被關押 惡警反誣蔑其不顧家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將法輪功學員綁架、關押、酷刑折磨,甚至是活摘器官牟取暴利,這就是中共邪惡的不能再邪惡的手段。可是中共就是能不知羞恥的誣蔑法輪功學員不顧家、沒人性……

一段別有用心的錄像

北京懷柔區農婦、法輪功學員李淑清,現年六十三歲,二零零零年曾被中共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她遭受各種各樣的肉體及精神迫害,都沒有放棄「真善忍」信仰。

看到酷刑不能「轉化」李淑清,四區監區長劉迎春想出一個計謀,企圖利用親情逼迫李淑清「轉化」,她對李淑清說:你丈夫上山砍柴,供你兩個孩子上學(當時一個上大學,一個上初中),有一次山裏放炮,把毛驢驚了,柴木砸在他腿上,把腿砸骨折了,你心痛不心痛?你「轉化」不「轉化」? 李淑清一語拆穿謬論,說:「不是我不心疼我丈夫,是你們迫害我,不讓我心疼我丈夫。」

劉迎春一計不成又想一招,帶了兩個人闖到懷柔李淑清的家,哄騙她的丈夫、姑姑,還有村委會的王寶海及另外兩個村民,一起合演了一出戲,劉迎春一邊錄像一邊導演,叫他們在鏡頭裏痛哭流涕,說家人如何需要李淑清,希望她早日「轉化」回家等等。劉迎春把錄像帶帶回監區,不但給李淑清看,還組織全監區的人集體觀看,看完後還逼全體人員寫思想彙報、寫認識,必須罵李淑清和法輪功,企圖以此逼李淑清「轉化」。李淑清沒有上當。以後,氣急敗壞的劉迎春見了李淑清就罵她沒有人性。

李淑清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受益巨大,身體健康,精神愉悅,道德昇華。而在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裏,她先後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一年,判刑三年,關洗腦班三次;在如同地獄的監牢裏,她遭受惡警的折磨有:不讓睡覺、電刑、關小號、灌食以及各種各樣的精神折磨,等等等等;這到底是誰沒人性?!那些被邪黨毒害的壞了腦子、沒了人性的惡警真是不知「羞恥」二字為何。

以下是李淑清自述當年遭迫害的經歷:

西大荒洗腦班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懷柔國保大隊、派出所、「610」三家聯合到我家抓人,強行把我綁架到國保大隊,我就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他們看弄不了我,就把我強行關到洗腦班去了,地點在懷柔西大荒,是有名的「610」黑據點。在西大荒他們採取各種卑鄙的手段妄圖強制「轉化」我,參與的人有:「610」頭子張衛國、「610辦公室」主任韓庭華,他們看我不聽他們的,就體罰我,讓我用腳尖站著,站不直就踢就打,他們弄一個大電視,裏面全是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內容。他們把電視的聲音開到最大,震得我的腦子嗡嗡響,頭昏腦脹的,他們還逼我的眼睛必須盯著電視。十天十夜,不許睡覺,就讓看邪盤。站不直就打,我就絕食,十天沒有吃飯,也不聽他們的。

懷柔看守所的迫害

他們看這一套不管用,就又把我關到懷柔看守所迫害。不管邪惡怎麼迫害,我就是不配合。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到了看守所,我說我不是犯人,不穿他們的號服。他們就用手銬戴我的背銬二十天,她們看我就是不聽她們的,就把我轉到男號,由男警察看守繼續迫害我。當時就一個姓薛的對我說:「為甚麼不吃飯,不吃飯就要受體罰。」他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裏,剛開始時用一個電棍電我,他一看我還是不配合就出去了,又找了一根電棍來,當時正值隆冬(十二月)他往我的身上從頭到腳灌涼水,然後用兩根電棍同時電我,電流通過我的全身,把我的身體一下子拋起來,然後又重重的摔到地上,他又撲過來狠狠的電我,我的身體又痛又麻,就像在火裏燒一樣,他把電棍伸進我的衣服裏前胸後背來回電,我在地上對他說:「你們這樣對我是不對的,你們應當把精力放到壞人身上,而不應該對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這樣。」他聽我這樣說就住手了,然後把我帶到戒具室給我戴上手銬腳鐐,關進小號。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小號裏甚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光溜溜的鐵板床,就在這個隆冬季節,滴水成冰的日子裏,我只能坐在鐵板床上等到天亮。我在這個小號裏被關了一個多星期。一個多星期之後,他們將我轉到了北京市公安局臭名昭著的七處。在七處我還是不穿號皮,他們就體罰我,戴背銬、灌食,最後非法判我三年刑。

北京女監的迫害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在北京女子監獄以後,他們把我關到四區,監區長是劉迎春,她安排好幾個犯人包夾「轉化」我,逼我坐小凳,不讓睡覺……我就是不「轉化」,絕食反迫害,他們就給我下胃管灌食,並安排猶大劉曦、王淑英、徐若暉、寇桂環「轉化」我。她們天天逼我看邪盤,每天夜裏一點、兩點才讓我睡覺,清晨五點半起床。這幾個猶大逼我寫甚麼「五書」,我不寫,她們就體罰我,寇桂環這邊痛罵我,那邊她就向惡警彙報。後來他們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寇桂環說不讓我寫 「五書」了,先寫認識、寫思想彙報,妄圖迷惑我。我不上當。

有一次,這幾個猶大向劉迎春彙報,說我不寫「五書」,不看邪盤,劉迎春急了,對我大罵了一通,還動手抓著我的脖領子把我拽到房間外,吼叫說:「我把全監區的人都叫起來陪著你,都不睡覺,看你寫不寫、批不批。」然後讓我站在大教室(就是全監區犯人集體看電視、點名、活動的地方)的中間,站了整整一夜。

有一段時間,我對他們對我的迫害表示抗議。我就絕食。劉迎春就指使劉曦、王淑英、徐若暉、寇桂環把我帶到醫務室插管、灌食、她們把胃管長期下到胃裏,還說是要保護我,每天要灌三遍食、三遍水,就這樣膠皮管長期插到胃裏,膠皮管的橡膠味,把我嗆得劇烈的咳嗽、嘔吐,吐的全是黑水。幾天以後就把膠皮管子自己咳出來了。後來我的身子開始浮腫。她們就帶我去醫務室,我不吃藥,她們就強制給我打針。

她們迫害我的手段極其的卑鄙、惡毒,在女監我覺得每一天都像在滾油裏煎熬。在這座人間地獄裏,我被整整的迫害了三年才得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