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偏離大法 教訓刻骨銘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年過七十的老年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走入大法修煉。由於當地修煉人很少,周圍找不到同修,引導我得法的同修離得又遠,所以得法四年中,前三年一直處於獨自修煉狀態。但大法的無邊威力,讓我在得法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困擾我多年的哮喘病、怕冷、怕風、腰腿疼痛等慢性病相繼消失了,我真實的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一年前,找到了附近的一同修,在她的幫助下,我看到了《明慧週刊》,師尊正法的形勢和同修的修煉體會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提高。

四年來,我每天都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少一些。有時煉功中,MP3沒電了,充完電,立刻接著煉完,從來沒耽誤一次。心性關、病業關都過得比較順利。

就在我滿懷信心的走在修煉路上時,近來卻摔了一個大跟頭,走了一段彎路。今年春天,我感到頭有些迷糊,也沒在乎。到了四月下旬的一天,突然感到迷糊加重,腿軟得站立不穩,眼睛看不清東西。當時姑爺知道了,到床上扶起我,就要去醫院。我心裏知道這是假相,說不去醫院,可姑爺勸我說,這麼重了不去醫院,要是癱瘓了,我們不得跟你操心嗎?這時他把兒子也叫回來了,把我扶上車,就去醫院,我沒好意思再說啥,心想那就去檢查檢查吧。

到醫院一檢查,結果是:CT查出腦幹血管堵塞(但肢體靈活,沒有腦血栓症狀)、糖尿病致眼睛視物模糊。女兒、兒子不上班,陪我住院治療。在醫院,每天打四、五個吊瓶,一連十幾天,也沒覺得見好,仍然頭暈腦脹。要出院,誰也不同意,醫院離家一、二百里地,自己也走不了,沒辦法又服從了家人。我只好默默發正念:說我是修煉人,這不是病,我身體不需要這些東西。

後經和兒子再三商量,終於讓出院了。回到家裏,就覺得頭腦清醒,心裏非常高興,開始自己洗衣服了。可誰知兒女又從醫院買了治糖尿病的藥回家接著給打針。家人、親戚都威脅我,要終生打胰島素,不打會眼睛瞎,如何如何。安排專人看著我,每天飯前飯後給打針。我心裏有些迷惑,就給外地的妹妹同修打電話說了此事。妹妹說,不能承認那是病,聽從你家人的,就沒法修了!

我就理直氣壯的跟家人說,全家像炸了鍋一樣。兒子發瘋似的把我手機搶去摔碎了,家裏的座機上鎖,不讓我和任何同修聯繫;兒媳婦說,你不打針,五天過不去,就得犯糖尿病!附近的同修去看我,家人威脅她們。更甚者,老頭子跑到別的屋裏,把師父法像毀了。家像拘留所一樣,牢牢的綁架了我。我又被強行打了兩天。

受到這麼大的干擾,是我修得有漏,我覺得很對不起師父,越想心裏越憋屈,就指著老頭子說,你有甚麼資格管我?他問:你是啥人啊?我說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的人,我就聽我師父的!隨後十多天沒打針,不但沒犯「糖尿病」,反而身體越來越好了。我心裏激動得想要唱出來。

看到這些,這回老頭子對女兒說,你看著你媽打針吧,我可不看了,我得研究研究了。其他人誰也不吱聲,全家都消停了。我終於突破這了一關!此時,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不打針了,女兒又買回血糖儀天天測血糖。我當時又沒反對,心裏還期待著血糖快點降下來。可天天測天天高,我才悟到這不還是承認有「糖尿病」嗎?我再次宣布血糖也不測了,咋高也不測了。女兒又強行限制我的飲食,為了控制血糖上升,讓我不能吃飽,不能吃細糧,不能多喝水,不能吃水果,就連土豆、豆角都不能吃,買回一些降糖的食品,高粱米、苞米麵等讓我自己單獨一個鍋做。看到女兒怕我「糖尿病」重,費了那麼多心思,就不再說啥,讓咋吃,就咋吃了。

獲得自由後,我來到妹妹家裏。因為很長時間不敢吃飽飯,我瘦了很多。妹妹說我雖然從家裏走出來了,還沒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還在迷茫中聽從常人的擺布。妹妹、妹夫要我破除人的一切限制,根本不承認有病,想吃啥就吃啥,我根深蒂固的人的觀念逐漸減輕了,心中越來越敞亮,妹妹做甚麼就吃甚麼,飯量逐漸增加。思想回歸到法中來,收到的是立竿見影的效果:在家時,喝一點水就尿頻,現在喝很多水也不上廁所了,一週時間,身體已完全恢復正常。

歷時近五十天時間,在一陣陣干擾和迷惑中,我走了一段長長的彎路,讓師父為我操了很多心,回想起來很是痛心。經過和同修們的交流,認識有了很大提高。在同修的幫助下,現總結出我在這次魔難中暴露出的修煉問題和體會,以利吸取教訓,從中提高上來,同時讓其他同修引以為戒。

一、學法和修煉心性脫節

得法以後,我一身的慢性病都好了,帶著感恩的心,我如飢似渴的學法。白天看書,晚上聽師父講法錄音。四年來,除經常學《轉法輪》外,其他大法書籍、二零零零年以後的講法和經文都學過,有的不止一遍。雖然我沒念幾年書,但簡明、通俗的大法法理基本自己都能理解。但遇到關、難時,精神一緊張,就想不起來法,學的法理和實際修煉對不上號,就用人心想問題,其結果就偏離了法理。

學法不等於修煉。同化法,遇問題用法指導行為才是修煉。精進實修,除做好三件事外,更體現在闖難關,去人心,提高心性上。

二、信師信法的正念不足

得法初期就受益匪淺,要說我不信師不信法,我不能承認,但大難來時,心態不穩,不會實修,信師信法的正念就大打折扣。明知道是假相,心裏卻想:檢查檢查看看咋回事。如果完全信師信法,發出「我沒有病,我是主佛的弟子,看誰敢動我?」一念,邪惡就會消失遁形。

近來看同修闖病業關的體會文章,受益匪淺。體悟到當關、難突然襲來,第一時間是真正的生死考驗。你把自己當成人,就進醫院讓人給治病,就上了舊勢力的當,虎視眈眈的舊勢力會給你加大魔難,讓你在恐懼和迷失中掉下去。

如能把自己當成神,一思一念在法上,就能順利過關。真是有甚麼樣的認識就有甚麼樣的結果,有多大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三、關鍵時刻被兒女情干擾

以前有幾次病業關,我力排家人的干擾,一片藥沒吃,自己闖過來了。這次,我也不是完全不清醒,可面對姑爺一再勸說和女兒、兒子的態度,我不好和他們拉拉扯扯的不上車,讓他們不理解而為我著急上火,就聽從他們進了醫院。不讓出院,也是和兒子耐心商量等待,認為孩子們都是為我好。親情佔了上風,關鍵時刻不能理智的主宰自己,被邪惡抓住把柄干擾。

四、被人的觀念障礙著,人心長期放不徹底

由於年齡大,人的觀念根深蒂固,轉變思維方式很難。別人說我是糖尿病,自己就害怕血糖高,為了降血糖,家人不讓吃飽、不讓喝水,不讓吃這、不讓吃那,就完全聽信了。四、五十天時間,身體消瘦了很多。到了妹妹家,妹妹一再告訴是假相,要放下有病的心,開始還是心有餘悸,還怕血糖升高,不敢吃,不敢喝的。如果不打針了,就能把心一放到底,那「血糖高」的假相早就解體了。

一念偏離法理,教訓刻骨銘心。我一定要把這次教訓變成精進實修的動力,過好以後的一關一難,報答師父的慈悲苦度之恩。

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以上粗淺體會,敬請同修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