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悔的選擇(圖)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明慧記者荷雨採訪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軌跡發生巨變的日子──一夜間,原本在中國大陸受到社會各界、各階層推崇的法輪功,被中共前黨魁江氏非法禁止,各地煉功點輔導員深夜被從家中抓捕,接踵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揭批」和詆毀。修煉者們面臨著最重大的人生抉擇。

與其他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一樣,曾任蛟河市組織部副部長、吉林省級雜誌《蘭台內外》副總編的張忠余經過理性思考,選擇了堅持真、善、忍信仰,站出來澄清真相、制止迫害。經歷了十多次綁架關押,多次受煉獄般的酷刑折磨,命懸一線,他仍不悔自己的選擇。

'二零一三年四月,張忠余與同修在加拿大溫哥華中領館前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二零一三年四月,張忠余與同修在加拿大溫哥華中領館前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人生突變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當天,張忠余沒有絲毫猶豫就跟很多同修一起去吉林省委上訪。不久後,他就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考驗。

九月三十日,張忠余家所在派出所片兒警闖入他家,當被問及是否還煉法輪功,張忠余答說「在家還煉」,就被綁架到長春八里鋪收容所。

「我是平生頭一次被投入這樣的所在。收容所有室內籃球場那麼大,人都像刀魚似的躺地上,拉屎撒尿就在邊上。我躺那兒就想:這待遇連動物園裏的動物都不如啊!我之前出行常常是被迎來送往、賓館酒店地殷情招待,還算是‘人上人’,只因說了句‘在家還煉’,這瞬間就成‘階下囚’了!」

警察問他:你溫暖幸福的家沒了,職位就不用說了,一切都失去了,還在這鬼地方關著,值不值呢?說不煉就放你出去。

在巨大的反差和突變面前,張忠余頭腦裏潮水般地湧現修煉的一幕幕,他反覆問自己真做錯了甚麼嗎?為甚麼要修煉?修煉對自己意味著甚麼?信仰真、善、忍有沒有錯?為這樣的信仰捨盡一切值不值?

走出名利場

「那是九六年五月,我三十四歲,在吉林省檔案局工作。同事向我介紹法輪功,我粗閱《轉法輪》後的感受是,真、善、忍雖好,誰能做到啊?這離我太遙遠了。」

不久,作為重點培養對像,張忠余被任命為蛟河市委組織部副部長。臨行前,同事讓他仔細再讀《轉法輪》。「這次離開長春,我能靜心細讀了,才看幾頁後就發現,這書雖語言淺白,但內涵卻深不可測,是我以前所讀古今中外的學說、教義和經典無一能比的,加之與接觸過的多種氣功對比,於是,我就決定修煉。」

張忠余從街上書攤找到《法輪功(修訂本)》,如獲至寶地請回,開始按圖解學煉功法。「奇蹟發生了,當夜我就安安穩穩一覺睡到天亮。皮膚頑疾困擾我多年,我腿被撓得發黑,都不見正常顏色的皮膚,夜間我常被刺癢鬧醒,苦不堪言。可這天後,增生的厚厚黑皮開始脫皮,不久雙腿就換上一層正常皮膚。這痼疾和其它疑難雜症竟都不翼而飛了!」

張忠余當時人生一帆風順,是人所羨慕的佼佼者。「儘管如此,我還是常鬱鬱不樂,因為人心沒有滿足的時候啊,在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中,我活得很累。修大法後,我洞悉了人生的真諦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返本歸真,思想境界有了飛躍昇華。以前怕利益損失,吃不好、睡不好,修煉後我明白了‘不失不得’、‘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的道理,一切順其自然,不再看重名利,不再計較吃虧,活得輕鬆、坦然。」

當時組織部是最有權勢的部門,有很多應酬,少不了喝酒。修煉前張忠余不喜歡喝酒,明知對身體沒好處,但也得應付場面。修煉後,面對省、市上級領導,是繼續喝酒、不拂上司面子處好關係,還是做個真正的修煉人?

「我明確告訴領導自己修煉了,不再喝酒了。大家後來也就理解了,還常有人幫助解圍,甚至有大頭頭說:我們給煉功人政策──以水代酒。當我真看淡名利,潔身自好,發現自己也並未失去甚麼,而且上上下下都公認我們修煉法輪功的人很正,是好人。」

後來張忠余回到省裏,擔任省級雜誌《蘭台內外》副總編。他的踏實工作作風和為人,深得領導和同事的信任,由他承擔雜誌的核心組稿,管理可機動使用的資金和賬目,他嚴格要求自己,從來不貪不佔。國內在雜誌上發表文章是名利雙收的事,有很多人送禮找他幫忙,他儘量婉拒,對實在無法回絕的,他也設法回贈,不再隨波逐流。

「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每個修煉的人都知道怎樣做個好人,不是做給別人看,而是發自內心要做好人。在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亂世,修煉者在各自行業裏,像一股清流,在淨化著自己、善化著周圍的環境和整個社會,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越來越多的人走進修煉。

作為法輪大法的發源地,那時長春的學煉人數與日俱增,學員涵蓋社會各階層。到九九年七月,煉功點遍及大街小巷,連各級機關大院都成了煉功點。開始迫害時,中共公布長春有八萬多人煉法輪功,且不說其有意縮小,就是加上那些在家修、沒被在煉功點統計的,實際幾十萬人都有。


圖2: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七日,全國九冬會期間,部份長春法輪功學員在南嶺體育場舉行大型集體煉功活動

李洪志師父九二年九月在省委禮堂傳功時,當時就有很多省直機關幹部參加,其中一位有幸來聽課的廳級幹部,當場就真切感受到身體多處有法輪旋轉,他後來一直珍藏著由李洪志師父親筆簽名的《法輪功(修訂本)》。一位省直機關副局長說:「我生病住院就聽護士講,好些得癌症的都煉好了,法輪功太厲害了!」吉林某市的市委副書記也感言:「法輪功講心性很好,我親戚也在煉,很多人都知道。」

「我原以為鄉下信息閉塞,可到那裏一看,我都震驚了!好多人家,包括幹部家裏都掛著法輪圖形和煉功圖解,他們對法的領悟和精進實修並不受地處偏遠的影響,一點也沒落下。」 張忠余感受到大法無邊,無論是誰,也無論身處何境,只要他秉持善念,敞開心胸,都能通過修煉大法得度,都會擁有生命永恆的美好。

選擇生命回歸之路

修煉後,張忠余才感到自己在明明白白、真正地活著。讓一個已了悟人生真相的人再從大法修煉的淨土墮回紅塵名利的泥沼,怎麼可能呢?這幕幕回憶令張忠余確信真、善、忍沒有錯,他不再彷徨,做出了堅修大法的選擇。

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面對酷刑、殺戮,每位大法修煉者都有自己的一段人生抉擇的心路。在連宵風雨中,真修者都堅定地走在生命回歸之路上。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