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腦班劫持的法輪功學員使我明真相得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我今年五十二歲,二零零四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裏,我明白法輪功真相,開始修煉法輪功,解開了我所有的心結,更加明白為甚麼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受到那樣的迫害,還那麼堅定。

命運多劫 從洗腦班明白真相

我從小歷經苦難,家中姊妹七個,我是老二。我很小就洗衣、做飯,照顧其他姊妹,十六歲就打工貼補家用。同學、鄰居都誇我能幹,因為我做的是一個大人有時都做不到的事,把家裏弄得井井有條。

十九歲那年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我還小,不想結婚,他們家以給我找份正式工作為由,硬是把我娶了過去,結果根本沒有兌現承諾,他們是看我能幹,讓我給他們當不花錢、還能打工掙錢的保姆。我把家裏收拾得乾淨整潔,打臨工也是得到周圍人的稱讚。可是無論我怎麼做都無法令這一家人滿意,婆婆總是罵我打我,還挑撥我丈夫打我罵我,小姑子也總是侮辱我。後來丈夫辭掉正式工作自己幹,掙了錢就在外面找女人。婆婆也不管她兒子,還挑唆我丈夫要和我離婚。連婆婆的舅舅都無法忍受他們的這種做法,與他們斷絕了來往。鄰居也為我打抱不平。

為了孩子,為了這個家,我一忍再忍,終於還是沒能挽回破裂的局面,二零零三年我離了婚。離婚時,丈夫沒給我一分錢。那時我受到了沉痛的打擊,又因為一直操勞過度,真是一身的病:經常氣短、胸口痛、兩眼發黑、嗓子痛、附件炎、膽囊炎。連掃地都掃不動,大夫檢查完還告訴我心臟不好,心律不齊甚麼的,當時的我真的幾近崩潰的邊緣。

有個朋友看我如此模樣,讓我去找個活幹,說到洗腦班看法輪功學員,讓我不再胡思亂想,可能就會好一些。就這樣,我來到了洗腦班。在這裏,我接觸到了與中共所說完全不同的法輪功學員。這是我所看到過的最善良、最好的人啊!他們的一言一行溶化著我,感動著我。我徹底明白了這就是一場無辜的迫害,僅僅是因為江澤民妒嫉、害怕而發動的一場對最善良的人的迫害。

得法修煉、脫胎換骨

明白一切的我離開了那個魔窟。回到家裏,我迫不及待的找來寶書《轉法輪》。我的生命到此時真正開始了,我終於找到了,解開了我所有的結,更加明白為甚麼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受到那樣的迫害,還那麼堅定。這是救世的大法啊,我要修煉!

學法煉功後,我渾身的病全沒了。我按師父說的修心性,放下執著心,做個好人。我真是換了個人,我家人都說我堅強,這麼大的打擊都挺過來了。以前為我擔心的老師、同學看到我的變化都很驚訝,我不僅精神好了,一身病也都沒了,活得比他們還好。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在此叩謝師父!

母親、妹妹相繼得法,得法後一身的病也都沒了。妹妹得法前是腎病,她說:「要不學大法,不知道我成啥樣子了。」她對大法非常堅定,三件事做的非常好。母親悟性差,放不下常人的執著,最後還是被舊勢力奪走了生命,更讓我們明白修煉是嚴肅的,不是兒戲。

二零零七年臘月二十九,我不小心打翻一鍋開水,倒在了右腳上,我急忙脫掉鞋襪,腳有點紅,也不痛,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還有一次我燒開水,從晚上十點多一直燒到了第二天早上,醒來後聞到很大的煤氣味,跑到廚房一看,壺底都燒通了,可是我好好的,沒被燒死,也沒有煤氣中毒,我知道是師父又救了我。

我家用了幾年的掛鐘突然不走了,電池換了後還是不走,我就對掛鐘說:「你好好的走,我還要每天看著你發正念呢!你好好的配合我,你會有個美好的未來。」兩個小時後,掛鐘正常工作了,到現在從沒壞過。

去年過年前搞衛生,沒有熱水,我就嘀咕了一句:「要有熱水多好。」過了一會兒,我打開水龍頭,流出來的是熱水,還很燙。當時我也沒悟到,還自言自語:「這水怎麼這麼燙?」過了兩天我才悟到是師父在幫我!

提高心性、抓緊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底,丈夫突然跑來要與我復婚,他們一家人都來求我回去,原因是離婚後他們一家人沒法生活了。婆婆八十歲了沒人照顧,家裏飯沒人做,弄得丈夫做甚麼生意都做不成。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我可能生前欠了這一家人的,所以這一世要這樣來償還。於是,我又回到了婆家。我把家裏當成了我修煉的環境,按真、善、忍來要求自己,時時處處做個好人。婆婆家自打我走後就沒有人再認真打掃了,到處髒的沒法看。我把一切收拾整潔,盡心伺候婆婆,與丈夫和睦相處。婆婆流著淚對我說:「我對不起你,以前對你做的事別往心裏去。」家裏各方面都好起來了,丈夫生意也順利了。

就在我覺得一切很順利的時候,魔難又來了,丈夫有錢了又去找別的女人了,回家還發脾氣,說我就應該伺候他們,一點都不記我的好,全然忘了他是怎麼求我回這個家的。一下怨恨心、委屈心,人的觀念全都上來了。師父多次點化,我就是悟性太差。慶幸的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我抽時間多學法,多學法,我悟到了是我對人的情還沒有放下。師父講到:「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我真是跟頭把式的走到了現在,可是無論怎樣,我的一顆堅修大法的心永不動搖。

從二零零四年得法後,我一直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講真相有時講不到位,但我一直努力去做,發資料從沒間斷,每天都帶,走哪發哪。寫真相幣,觀察眾生的反應,很多人都覺得寫得很好,也有人不相信,我也不執著,就是努力去救人。在救度眾生時心一定要正,不能有怕心,有怕心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有次上樓發資料,心裏有點不穩,下樓梯就崴了腳,趕緊發正念,除去怕心,腳就不疼了。

真相幣好多同修只是簡單的印上「退黨保平安」,我的做法是寫一些真相,法輪功為甚麼被迫害,如何做好人,為甚麼天滅中共等等,這樣效果好一些。

《明慧週刊》中同修們寫的交流文章,對我幫助很大,看到修煉中的魔難與艱辛,我會落淚,看到同修們講真相救度眾生又是多麼偉大,覺得與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自己還差得很遠。看到同修們抓緊救人時,又激動的難以入睡,促使我不斷告訴自己要精進。再次叩謝偉大的師尊給了我修煉的機緣。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