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抻刑(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接上文

黑龍江萬家勞教所的上大掛

黑龍江萬家勞教所是這樣給法輪功學員上大掛的:二零零二年農曆十月的一天,惡警趙余慶將黑龍江依蘭縣三道崗鎮雙勝村法輪功學員呂會文打昏在地。犯人白雪蓮把她拖到專門給法輪功學員上大掛的屋裏,給她雙手戴上手銬,掛在上下鋪的上床上,叫她站在小凳上,把兩張床一抻,成大字形,惡警吳寶雲把小凳一撤,腳不沾地,手腕當時被手銬勒出了血,順著胳膊往下滴。然後惡警姚福昌拿一個警棍往她臉上電,又插嘴裏電。折磨一個多小時後才放下來。

酷刑演示:懸空吊起
酷刑演示:上大掛(亦稱「五馬分屍」)

黑龍江省中醫藥大學圖書館教師、法輪功學員郝沛傑,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在萬家勞教所還受到過這樣的上大掛:惡徒將她的兩手兩腳分別銬在四張鐵床的床腳上,然後四床分開,人立即懸起,如同五馬分屍,鐵銬陷進肉裏。

我們前文也提到了這種上大掛的抻刑在古代就叫作五馬分屍。在今天的中共監牢中,不同的地方,這種五馬分屍的酷刑也有所不同,我們再具體看一看。

廣東三水勞教所的五馬分屍

在廣東三水勞教所實施「五馬分屍」酷刑時,惡警先指使勞教犯人把一些棉被裏的棉絮壓實打成「方包」,高度為人蹲下時兩臂伸平的高度差不多,重有幾十斤。惡警再用兩個手銬分別將法輪功學員的兩隻手銬到「方包」上,然後向兩側平拉,使法輪功學員只能蹲著。因為拉的是這種棉包,更容易用力,法輪功學員腕部的皮肉馬上就會裂開,有的已經見到了骨頭。勞教所在第一次設立酷刑室期間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經受過這種刑具。

三水勞教所規定,獄警「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會獲兩萬元賞金。隨著賞金的提升,酷刑也在變化。惡警張武軍指使幾個壞人,使用古代「五馬分屍」的酷刑,銬住高州法輪功學員黃柱峰的四肢拼命向四個方向拉,最後把黃柱峰的左肩關節拉開,關節周圍的韌帶被拉斷,左臂無法活動。幾天後送去勞教所醫院救治,勞教所醫院的醫生說治不了,因為關節裏面已經長了新肉。又轉到三水市醫院,那裏也治不了。最後去佛山市一家有名的骨科醫院,在那裏住了七天院花了兩萬多塊錢。原來的關節軟骨已經永久性損壞,就填充了其它材料進去,根本就治不好了,令黃柱峰的左臂向前只能抬到胸部,側面只能張開三十度左右,他的左臂就這樣殘廢了。

湖南株洲荷塘區國保大隊的五馬分屍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株洲市荷塘區國保大隊在衡陽綁架荷塘區原活塞銷廠職工張和君,折斷她的右腳背骨,劫持到株洲荷塘區國保大隊。四個彪形大漢剝掉張和君的衣服,將她雙手反銬在椅子上,用抹布把她的嘴塞住,往她鼻孔裏灌辣椒粉、紅花油、開水、髒水,張和君極度痛苦、呼吸困難。這時,四個大漢一邊兩個抓住她的腳喊「一二三」同時用力向後背拉,張和君身體像被五馬分屍一樣撕裂般劇痛。接著又用鞭子抽打她的腳,穿著皮鞋踩,直到她的腳背充血腫至四五寸高。惡徒們打累了,就把張和君懸空銬在窗戶上,每隔十至二十分鐘從頭上潑一次冷水,直到第二天早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湖北赤壁看守所的五馬分屍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湖北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以鄧定生為首的多個警察,另加四個外勞(外勞指刑期短而沒有送往監獄的犯人)共十八人,一起殘忍地折磨赤壁市赤壁鎮八寶刀村法輪功學員、已經六十二歲的劉曉蓮老人。鄧定生想出了五馬分屍的刑罰。他們叫四個外勞抓住老人的四肢,鄧定生親自抓住她的頭,這樣五個人就變成了五匹馬。五個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當時老人的小便處就被撕開了,全身骨骼一連串響,全部脫節。惡人們哈哈大笑,辦公室裏的人都跑出來看熱鬧,有好多惡人也上來參與,先前五匹馬還抬著老人折磨她,到後來他們輪班用五十斤重的鐵鏈腳鐐,懸空打老人羸弱的身體,幾乎打了一天,將老人的全身骨頭幾乎都打斷了,巨大的痛苦使老人昏死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劉曉蓮緩緩甦醒,鄧定生見她沒死,又想出一個惡毒的念頭,說老人的脖子太長了不好看,他抓著老人的頭用力一塞,可憐的老人又昏死過去。

在門上吊銬抻拉的幾例酷刑

江蘇鹽城市鹽都縣原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嚴傑華,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遭到殘酷迫害。鹽都縣公安局副局長徐成文親自帶著刑警大隊對嚴傑華多次關押及毆打。這伙人編造莫須有的罪名,把嚴傑華雙手銬在兩扇鐵門上,然後派人將鐵門往兩邊拼命推,模仿五馬分屍的酷刑。然後將奄奄一息的嚴傑華在「上訪組織者」 的假材料前強行按了手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在吉林省琿春林業局局長甄江河、書記樸炳龍、政法委書記李夫直接參與下,將本單位建築工程師黃家珍騙出家門綁架。林業公安局國保科、地區派出所等惡警把她劫持到林業公安局舊樓的三樓刑訊室,對她非法上極限拉伸的大刑:將她的兩手分別用手銬吊銬在兩側的鐵拉門上,惡警彭××用腳向兩邊踹門,她的兩隻胳膊被拉至極限,身體懸空,只能腳尖著地,兩手立即變成黑色。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湖南武陵監獄,郴州市桂東縣普禾鄉法輪功學員郭永波被銬在鐵門上,剝了鞋襪,驃悍的犯人用力推拉鐵門。郭永波隨著鐵門在潑了洗衣粉水的地板上滑來拖去,雙腳撞的青腫,鮮血直流,慘痛聲不絕於耳。

山東王村勞教所的抻刑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三,惡警鄭萬新來到嚴管室強迫冠縣縣城開牙科診所的法輪功學員張廣寶蹲馬步,惡狠狠的叫囂「你不轉化,只有兩條路,一個是死亡,一個是精神失常」。然後用兩隻手銬銬住張廣寶的手腕,把兩胳膊拉開,掛到兩張雙人床上,再把床往兩邊抻開,呈兩馬分屍之勢。惡徒宋佔君趴在張廣寶的胳膊上打秋千,惡警岳震宇用小木棍打他的頭,用香煙熏鼻孔,連續折磨了七天七夜。放下來時,兩腿腫的很粗,手不會拿東西。

單手吊銬抱腰下墜

湖北省黃梅縣法輪功學員桂訓華,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被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廬山分局勾結湖北省黃梅縣小池派出所的惡警共同綁架。在九江市廬山區公安分局酷刑逼供時,他被一隻手用手銬懸空吊起。當時他的體重一百八十斤,加上腳上戴的腳鐐十八斤,還有兩名惡警抱著他的腰往下墜,桂訓華的一隻手承受幾百斤的重量。事後他對法輪功學員說,他的身體疼痛如五馬分屍一樣難受。

扯直

湖南衡陽市六十一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羅紅,二零零一年被勞教,在白馬壟勞教所「嚴管隊」遭暴力洗腦。警察指使犯人把羅紅「扯直」,由幾個犯人抱住雙腿往下扯,另一犯人雙手使勁抱緊胸部往上提,羅紅肋骨被鎖得很緊,呼吸困難,好像心肺都被肋骨刺破了一樣。一天受「扯直」酷刑六次。一次被「扯直」後,羅紅呼吸困難,檢查時醫生說:「右邊軟肋骨受傷,好在是右邊,是左邊的話,命都沒了。」

十字站

廣州市第二十七中學三十四歲的女教師陳華,兩次被非法勞教,在廣州槎頭勞教所遭受殘酷折磨。其中一種酷刑叫「十字站」,就是把手一字型銬在鐵床上,拉到極限,再毆打雙腿,雙腿立即又腫又瘀血。實施這一酷刑時,還不准上廁所,小便就撒在褲子裏。

吊大秤

家住山東菏澤牡丹區北城辦事處王堂行政村,在山東菏澤儀表廠工作的五十八歲法輪功學員王懷英,二零零一年春節前,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綁架,因不報姓名和住址,被河南南陽公安劫持到南陽市永安路的審查站。南陽市公安局惡警們輪番對十位法輪功學員用刑,百般摧殘。在他們十天滴水未沾的情況下使用「吊大秤」的酷刑,就是一隻手用手銬銬住高高吊起來使整個身體懸空,另一隻手被皮帶捆住用力拉向一邊,像大秤一樣。被吊者幾乎人人暈死。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陰曆正月初九)下午,王懷英被吊長達三、四個小時,以致最後被活活吊死。

抻筋

在山東王村勞教所,政委楊青、科長陳素蘋欲陰謀強行轉化招遠市法輪功學員楊文傑,讓李英、於贏和姓石的三個惡警二十四小時輪流折磨她。楊青還給三個惡警買了很多食品鼓勵她們。惡警把楊文傑的兩隻手戴上手銬,再用繩子緊緊的勒住,一頭銬在鐵窗櫺上,一頭銬在暖氣管上,一高一低,蹲不下,站不起,膝蓋、腳脖子用繩子綁住,給她抻筋,不讓她上廁所。整整十天十夜,沒讓她閉眼,固定銬綁著。楊文傑被三個惡警折磨的死去活來,手脖上多處被手銬和繩子勒的皮開肉綻,雙手腫脹的失去了知覺。

蹲銬

黑龍江農墾總局專門在建三江農墾分局青龍山農場建立一個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惡人金言鵬、周景峰、在610主任房躍春的指揮下,對黑龍江省寶清縣八五二農場法輪功學員劉讓英實施「蹲銬」酷刑:把劉讓英的雙手分別銬在兩張床頭,把兩張床拉開,兩手抻直,兩腿蹲著,站不起來,坐不下。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孟繁荔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在這個洗腦班,兩個打手把她架到沒人的大廳,把她雙手戴上手銬,分別銬在兩個椅子上,椅子上坐著人,將椅子使勁抻到極限,強迫她蹲著。打手們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來,還不時活動她的雙手,讓手銬扣的更緊,孟繁荔感到心臟像要撕裂般的疼痛,雙手被手銬勒得麻木、劇痛、血壓急劇升高,雙腿酸痛。

老虎凳上的抻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牡丹江順達電石有限公司職工侯麗華被綁架。她被愛民分局的警察陳亮捆在「老虎凳」上。惡徒將她的雙腿抻直不斷加入磚塊,直至第六塊磚再無法加上為止。並在她肚子上壓上四十多斤的鐵鐐,一惡警還在她胸上又坐又顛。還有兩個惡人把侯麗華的兩個胳膊一邊一人用力往兩邊又抻又扯,將侯麗華折磨得昏死過去後,用涼水澆醒再折磨。

強行抻拉

中共惡徒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非常隨意的,想怎麼折磨就怎麼折磨。這種抻刑也能處處體現出來。例如,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早晨,吉林省樺甸市國保大隊以毓金基為首的五名惡警,將樺甸市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綁架到樺甸市公安局二樓。惡警將他綁在鐵椅子上,開始用礦泉水瓶裝的汽油給他往鼻子裏灌,灌的他直往外唾沫子。而後用手銬銬住他的右手,用繩子拴住左手,他們怕把手腕子勒上痕跡,就用毛巾把手包起來。然後毓金基在左邊,另一個惡警在右邊,腳蹬著鐵椅子用力往兩邊拉,王曉東的胳膊幾乎都要被抻斷。

二零零五年元月五日下午六時至六日下午四時,安徽宿州監獄分監區區長盧楊,分班隊長於維周,伙同犯人肖華、王松齡、劉軍,對安徽省肥西義城中學物理教師胡恩奎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在零下十多度的低溫下,惡徒打開窗子,開著電風扇來凍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對他全身各處拳打、腳踢、肘擊,把他一隻手銬在窗格子上,另一隻手用繩子繫上,幾個人一齊拉,使他整個身體懸空起來,再擊打前胸後背。幾個犯人將他按在牆邊靠牆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線,並用拳擊打生殖器。

原山東省金華元種業有限公司會計陳振波,被綁架到山東第二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警察夏麗、宋敏、劉桂珍等四人,把她兩隻手分別銬在窗兩邊的鐵稜子上,人成大字型被固定住,沒有一點活動餘地。被惡警指使的勞教犯人趙彥和劉文蓉用被套套在她頭上,拼命往前拉,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從此造成她頸椎、脊椎、胸椎、腰椎嚴重扭曲。最後她被迫害得頭抬不起來,身子彎著,走路時兩腳不受大腦支配,向兩邊甩。醫院檢查的結果是:頸椎成S型,強迫性錯位,第三、四、五、六節孔變小。

陳振波自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回到家後,身體依然沒有恢復過來。後背、右肩如壓重物;左邊身體麻木疼痛;頸椎、脊椎、胸椎、腰椎扭曲;脊梁中間的豎溝消失;頭疼頭暈,大腦失憶……

當然,中共的許多酷刑都與抻刑相關,像蘇秦背劍、劈胯、烤全羊、約束衣、開飛機等。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亦稱「蘇秦背劍」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我們所列舉的是抻刑的一些種類,以及與抻刑密切相關的酷刑,它們也都屬於抻刑。當然,這其中也有許多酷刑是被中共拼湊在一起用的,目的就是為了最大限度的摧殘法輪功學員。從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中,人們看到的是一個陰險歹毒的黑勢力團伙操縱的整個國家機器,正在瘋狂的摧殘著中國社會中最善良、最真誠的一群人。這個惡勢力給中國民眾造成的傷害,通過它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完整的暴露了出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