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牙刷製造出多少駭人的酷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中共喉舌央視與新華網共同報導了同一個消息,誣陷法輪功學員拍攝酷刑演示圖片是「偽造」。報導特意對「牙刷擰指縫」的酷刑進行了描述,並說法輪功學員準備演示的酷刑有二十五種。中共將法輪功學員模擬酷刑的圖片說成是偽造,本身就是在誣陷。

其實中共喉舌誣陷法輪功學員演示的「牙刷擰指縫」這種酷刑,在中共的監牢中不但存在,而且還相當普遍,中共惡徒們還給酷刑起別名,以施獸行為樂,「牙刷擰指縫」這種酷刑,就分別被叫作「吃煙捲」、「開鎖」和「乾煸四季豆」等。「牙刷酷刑」實際上遠不止這些,讓我們用實例看看,中共惡徒用一把牙刷製造出多少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

酷刑演示:牙刷鑽指縫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牙刷鑽指縫

山東濰坊諸城居民竇金寶,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昌樂勞教所。惡人常用一種刑罰「吃煙捲」折磨他:惡人攥住竇金寶的兩個手指,在指縫裏插入一把牙刷來回轉動,很快指頭就腫了、化膿。惡徒們也用這個刑罰傷害竇金寶的腳趾。

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村民陳愛忠,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幾個犯人給陳愛忠上這種叫「開鎖」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將他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楞的牙刷頭插入陳愛忠兩手指中來回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開鎖」,即用一柄扁的牙刷塞到手指縫中,將手指攥緊,轉動牙刷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開鎖」,即用一柄扁的牙刷塞到手指縫中,將手指攥緊,轉動牙刷

家住四川樂山五通橋橋溝街十組三號的謝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綁架到五通橋看守所。犯人們對他用「乾煸四季豆」酷刑:就是用牙刷夾在指縫裏,把手指尖捏著,牙刷使勁絞,直到絞得流血,肉都絞爛了才罷休。

在這個五通橋看守所,還有兩種酷刑與牙刷有關:一種叫「棵棵香」,就是用牙刷把子敲法輪功學員的門牙致鬆動而且流血不止,有的竟被敲脫落;另一叫「赤身滴水」,就是在寒冬季節,逼法輪功學員全裸,用冰涼水點滴洗澡,用牙刷猛刷全身直至冒血珠。

由牙刷製造出來、並給安上名字的酷刑還有:

「彈鋼琴」:就是用牙刷彈手指。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撫順市清原縣英額門鎮的法輪功學員李忠國,進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劫持回清原縣拘留所後,那裏的惡警利用刑事犯對他實施了各種酷刑,其中就包括酷刑彈鋼琴。

「點排骨」:就是用牙刷把一根一根的撥動肋骨,那種痛苦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城郊林場職工王南方遭中共惡徒綁架。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八點多鐘,王南方被清原鎮派出所的孫業明、侯紹偉等人戴上頭罩、手銬,帶到清原公安局四樓刑警隊。王南方的四肢、頭部都被緊緊的固定在鐵椅子上。下午三點鐘,惡徒開始用六根電棍電他身體和敏感部位。六根電棍用完電充電的間隙,惡警們就用灌酒、煙熏、點排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

「刷肛門」:四川內江市法輪功學員湯建平,二零零零年十月被綁架到看守所,遭受十多種酷刑的摧殘,其中就包括這種用牙刷刷肛門直至出血為止的酷刑。

上述這些都是能叫出名稱的酷刑,還有許多以牙刷為刑具的叫不出名的酷刑。

刷肛門後刷牙:原南陽市工商局長王鐵壯,二零零二年被綁架到河南第三勞教所,受盡各種折磨、侮辱,惡警唆使犯人對他進行殘酷折磨之一就是:用牙刷刷肛門,然後再逼他用來刷牙。

刷陰道後刷牙:在河南第一女子勞教所,二零零四年四月,在惡警指使下,吸毒犯王曉華、王姍、楊梅琴把三十多歲的於姓法輪功學員拉到洗澡間,扒光衣服,進行流氓迫害。惡人將牙刷插入她的陰道,猛刷猛攪,之後又塞到她的嘴裏刷,當她慘叫時,就把用過的衛生巾塞進她嘴裏。

刷嘴唇:湖南懷化漵浦縣黃茅園法輪功學員易芳英,二零一一年三月在天安門打真相橫幅時,被警察綁架到一個派出所。易芳英被惡警一棍打出去二米多遠,其他法輪功學員制止警察打人,惡警們就用牙刷使勁刷法輪功學員裂口的嘴唇,刷得鮮血直流。

刷喉嚨:在黑龍江伊春市勞教所,伊春市金山屯的法輪功修煉者陸誠林絕食反迫害,嘴巴經常被撬的滿嘴鮮血直流,惡人趁機用牙刷刷他的喉嚨。

刷傷口:廣東三水勞教所規定獄警「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能獲得兩萬元獎金,因此獄警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慘不忍聞。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天,獄警將開水從肇慶市法輪功學員林鳳池頸部倒下,致使林鳳池的後背和前胸大面積燙傷,而後再向他的傷口上抹鹽,然後用牙刷刷傷口。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吉林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史春峰等一群惡警和惡人將法輪功學員黃躍東綁到床上,用「小白龍」(直徑為一寸的白色塑料管,約二十釐米)鑽其大腿內側,兩腋窩內側,各鑽出四個拳頭大小的窟窿,致軟肋骨折,胸腔穿孔透氣,還擰出了粗擀麵杖大的兩個洞,然後放上鹽,用牙刷刷,再用電棍伸到那兩個窟窿裏電,手段極其殘忍。

擰指縫:在山東省濟南第一監獄,由犯人朱慶江在法輪功學員紹成諾手指縫內夾上牙刷把,另一個人握住兩手指頭,朱慶江就轉動牙刷把,一直把兩手從食指到小拇指的六個指縫全部擰爛才罷休。

唐山市古冶區開灤趙各莊煤礦開拓區職工黨愛民,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訪,被綁架回古冶看守所。惡警操控幾個犯人摁著黨愛民,用最粗的牙刷把夾在手指中間,有人攥著手指頭轉牙刷把,把手指兩邊的肉皮都轉掉了,露出了骨頭。看守所的犯人問:還煉不煉?黨愛民堅定的說:煉!然後這些人就再轉再碾,一直把他兩手的幾個手指縫的肉全部轉掉。

撬嘴巴:重慶市長壽區八顆鎮梓潼村三組的村婦黃正蘭,二零零五年十月被劫持到江北區茅家山女子勞教所。起初的兩個月每天遭受一次野蠻灌藥、一次野蠻灌食。灌藥由惡警胡小燕指揮,幾個包夾人員共同操作,黃正蘭被按在地上,手腳被按住,肚子上坐一個人,喉嚨及鼻子被捏住迫使嘴巴張開。但她仍然咬緊牙關,包夾就用牙刷硬撬,撬斷兩把牙刷,黃正蘭被灌下藥後,全身亂抖,發出怪叫,無法克制。

頂肋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吳殿忠剛被劫持到港北監獄的第五天,同監舍的犯人張鎖、張曉月、張迪、張建民等強行讓吳殿忠坐小板凳。吳殿忠不配合,這四個惡徒強行按住他的雙腳,然後身體往前撅,再用力把吳殿忠的頭往下按。突然從吳殿忠後背發出一聲響聲,吳殿忠上身頓時失去知覺。二十四日早上五點,就在吳殿忠被迫害的腰部不能直起的情況下,這四個犯人又強行把他按到小板凳上坐著,四人前後左右用力擠,張迪用拳頭頂吳殿忠右肋,拳頭頂累了,就拿牙刷把頂。導致吳殿忠每天都在疼痛中度過,即使一年多後,只要喘大氣右肋都會很疼。

插肋骨:遼寧省凌源市法輪功學員張振學,二零零六年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一大隊,他絕食反迫害。獄警大隊長張國林把他兩腳用鋼筋固定在老虎凳上,用電棍電擊,從鼻子插管灌食,鎖在老虎凳上四十八天。張振學兩腳腫的穿不上鞋,張國林指使犯人徐鐵輝、李志把張振學兩腳懸空,擔在前面的凳子上,把手背銬,並用繩往後面背,用牙刷插肋骨,把棉衣扒掉打開窗戶凍。

扎腳心:在瀋陽張士教養院,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教導員宋百順帶領六名犯人把絕食四天的瀋陽法輪功學員張國義帶到一個被稱為「天然冰箱」的大屋子。宋百順讓此六人強行把他按在乒乓球案子上,兩個犯人將張國義的手腳按住,每人拿一把硬塑料牙刷,用牙刷柄猛剜其腳心。後來一個姓董的犯人把牙刷掰折,用鋒利處往他腳心裏紮、戳,腳心被扎得流血,鑽心的疼。

插肛門:住遼寧葫蘆島興城溫泉花園的法輪功學員佟力軍,二零零零年底被綁架到興城看守所。在這裏他曾遭十三種酷刑的摧殘,其中,惡徒用四、五支牙刷捆在一起插入他的肛門,像拉鋸似的來回刷。

捅陰道:這種酷刑極其的殘暴和無恥,大面積的發生在女性法輪功學員身上。

二零零二年,在陝西省漢中市漢台區看守所,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指使惡警門全秀利用吸毒犯張莉等人,摧殘法輪功學員楊秀蓮。惡人強迫楊秀蓮成大字形靠牆站立,兩人分抱兩隻胳膊,兩人分抱兩條腿,還有兩人在下方用牙刷刷楊秀蓮的陰道。

二零零三年,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惡徒,用四把牙刷毛朝外綁在一起,捅入法輪功學員楊粉霞的陰道。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連教養院惡警大隊長萬雅琳,指使犯人迫害大連灣港務公司職工常學霞。犯人用牙刷刷常學霞的陰道,沒見血,萬雅琳就叫犯人上廁所拿長把兒鞋刷子刷,並在常學霞身下放個盆,看流不流血,直到造成大流血才放手,導致常學霞半個月不能動。

家住湖南長沙市太平街太傅裏新六號的法輪功學員康瑞其,已經六十多歲了,一生未婚。二零零六年,康瑞其被綁架到白馬壟勞教所,惡警唆使吸毒犯對她毒打、罰站、罰跪,逼她放棄修煉,未達目的,又把幾支牙刷捆紮一起,插入她的陰道,來回攪動,當即鮮血淋淋,康瑞其疼得死去活來。

上面揭露的就是中共惡徒利用牙刷殘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酷刑。但是這還不是利用牙刷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全部,更不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的全部。從文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利用牙刷摧殘法輪功學員只是中共諸多酷刑中的一種。那麼,法輪功學員用圖形演示來揭露中共酷刑的罪惡有何不可?中共喉舌在誣陷法輪功學員拍攝酷刑模擬圖片時,說他們準備拍攝二十五種酷刑。其實酷刑何止二十五種!一把牙刷就能製造出十多種酷刑來,其它的酷刑該有多少!能將一把牙刷變換出這麼多酷刑來,中共的邪惡毫無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