耷拉幾十年的頭抬起來了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在這我要說見證大法神奇的一次經歷。我今年六十二歲,幾十年來,平時總是低著頭耷拉著腦袋,甚麼時候看到我都是看到頭頂的多。親家公就曾說我整天低著個頭,見不得人似的。

大法讓我們修心向內找。在一次面對魔難的過程中,我向內看自己的心,找到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修煉很長時間了還老是耷拉著腦袋,形像不夠好,說明這方面沒注意修。

那天在傍晚六點鐘全球大法弟子同時發正念清理自己時,我心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從形像上應該是抬頭挺胸、神清氣爽,我不能老低著頭,要抬起頭來,請偉大慈悲的師尊加持。此念一出,我脖子左邊就感覺有蟲子爬,我想把它抓掉,但意識到發正念時不能隨便動,就不去管它,接著脖子右邊又有蟲爬的感覺,再後來一圈都有動靜,前面的動靜要大些,一會兒像是從脖子上去掉了甚麼,動靜立馬消失了。這時我心裏明白了:是師尊在幫我。我心中無比激動。

發完正念,我抬起頭來,後面靠著,穩穩的,舒服極了,我激動的對同修玉華說了這個感受,當時嘴都不聽使喚,聲音發顫。玉華聽後很為我高興,說:是師尊打出法輪為你調理。我說:「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真是太幸運了!可能是師尊為我除去了另外空間脖子上的鎖鏈,或是其它甚麼不好的東西。」

我還在細細的體味著。玉華忙提醒我:快謝師尊!這時我才醒過神來。是啊,瞬間,偉大慈悲的師尊為我化解了冤仇,還了自己欠下的業債,讓我拾回了尊嚴,抬起了頭。我就感覺整個身心都沐浴在師恩浩蕩中。我眼中噙滿淚水,哽咽著:「偉大慈悲的師尊,您對我這曾走彎路,不爭氣的弟子沒有嫌棄,還如此慈悲呵護,弟子感激之情無以言表。弟子一定要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堅定大法修煉,跟師尊回家。」連忙磕了三個響頭。

幾十年形成的習慣,有時還會低著頭。玉華為幫我徹底去掉這個毛病,煉功時、走路時、吃飯時都不時提醒我:「抬起頭來!」第二天玉華說我臉色都紅潤了(以前我的臉色一直是黃中透著黑)。

大法弟子在甚麼情況下都能以法為師修自己。上述這樁神奇經歷,就是發生在我被中共迫害的魔難過程中:四月十五日傍晚時分,當地政法委、「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派出所人員突然闖到多位法輪功學員家中強行抄家,說公共場所出現了許多真相小冊子。因家中被抄出幾本真相小冊子,我和同修玉華被關進了拘留所。

真相資料是救人的,不能成為任何人迫害我們的理由,我們師尊也決不會答應。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 我們背著師父的法,都意識到自己修煉中出現了大漏。那還等甚麼?趕緊向內找,同時又幫對方找。還真找出不少執著心,有時怕心還挺重,學法、發正念發睏,情還放不下,有圖安逸心,等等等等,那都不是真我,是假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思維方式。我們就請師尊加持,發正念解體它、消除它、滅盡它。

正念清理自己的過程真是很微妙,有時就感到用抹布擦去了腦子裏的污垢,有時像用掃把掃去了體內的垃圾,有時能領略到去掉一顆執著心後身心的愉悅。

我們被關拘留所的日子裏,本地同修安排二十四小時整點發正念,上明慧網曝光本地惡人惡行,聯繫外地同修寫真相信,打真相電話,家人向有關單位要人。我們既然身在邪惡黑窩,那就好好利用,來個裏應外合,「正念法力搗妖穴」[2]。我們每天睡很少的覺,除了背法、煉功、向內找,互相切磋、交流,那就是加大密度發正念,再就是講真相。玉華講真相真不含糊,接觸一個講一個,來一個說一個,包括拘留所裏的警察,效果極佳。整體的配合震懾了邪惡,把邪惡的囂張氣燄滅掉了。我們在偉大慈悲的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無條件的,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家。

回家後,同修都說我變化很大,以前臉總是繃著的,好像別人欠了我多少錢沒還似的。現在總是帶著笑,一臉的燦爛。心裏樂唄,就洋溢到臉上來了,臉色紅潤且有光澤,抬頭挺胸,神采奕奕,個頭也顯高了,就像換了個人似的。中共迫害不但改變不了我們對真善忍的堅信,反而還從反面讓我們大法弟子修煉更認真。
修心中,耷拉幾十年的頭抬起來了。每每想到那一幕,我內心就會無比激動,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
感謝鼎力相助的同修!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圍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