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問我:「你怎麼能這麼冷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陸的女性法輪功學員,有幸在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當時還是一名大學生呢,我能正值青年就遇到正法,走入修煉,沒有虛度光陰,真是三生有幸!

九九年,中共邪黨在大陸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這場風風雨雨中,我一直堅守著對「真、善、忍」的信仰,從未放棄過,這樣一直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僅我個人知道的就很多,而且我周圍所有了解法輪功的善良人也一直很支持我,我還知道這些年還有不少新學員在陸續走入法輪功的修煉。中國大陸有點經歷的人應該知道,中共邪黨的迫害手段很邪惡哪,那麼,究竟法輪功有甚麼力量,能夠從這樣一場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並且還能喚醒越來越多的人的良知呢?我想講三個自身經歷的小故事,或許能對您有所啟發。

警察問我:「你怎麼能這麼冷靜?」

二零零二年,我因為堅持信仰,被劫持到了當地市公安局,因為發現我隨身攜帶了大量的用來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的小冊子和光盤,我被市局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國保大隊警察晝夜不停的連續審問,警察們走馬燈的換,想逼迫我放棄信仰,還恐嚇我出賣資料的來源。

我那時很年輕,剛剛工作了兩年多,而且家裏都是知識份子,環境一直很單純,人挺文靜的,警察們一上來兇神惡煞的,恐嚇我說:「進了這間審訊室,不管多堅強的沒有不招的。」還舉了好多真的假的例子給我聽。常理說,換個小姑娘早嚇得叫怎麼就怎麼了。但我當時心裏就有一念,就是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把心擺正:堅持信仰「真、善、忍」沒有錯,出賣他人不符合煉功人的心性要求,誣蔑師父和大法更是連基本人的道德倫理都談不上更不能做,同時明明白白的修煉自己的心性,在言行中找自己的不足,不發火,不生氣,一直堅持平和、理性、善意的對待審問我的警察,堂堂正正的拒絕他們不對的要求,耐心回答他們提出的對法輪功的疑惑,糾正他們在迫害中被邪黨灌輸的「迫害有理」的錯誤觀念。

因為感覺我所表現出來的鎮靜、平和遠超出了我的年齡,一位當時迫害法輪功很積極的警察反覆問我:「你為甚麼能這麼冷靜?」「你怎麼能這麼冷靜?」我記得自己當時認真想了一下,回答說:「法輪功修煉要求明明白白的修煉,要求主意識要強,要能向內找,重心性修煉,一個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一定是理智平和的。」他當時的表情非常的感慨。三天三夜審下來,警察們的態度變得非常的客氣,問了我很多關於法輪功修煉的問題,包括他們自己在人生和這場迫害中的困惑,沒人再對我擺兇面孔了。

街道幹部說:「你煉吧,我再不來了。」

有段時間,街道的幹部總來敲我家門,要求見我,幹嘛?就是受中共的指使,監視法輪功學員,再逼迫放棄信仰唄。家屬怕我再受到迫害,就攔在門口,幾乎次次都弄的吵吵嚷嚷的。

有天街道幹部(是位大姨)又來了,還帶著兩位大姐,家屬都不在,我坐在屋裏想:「不如,我告訴她們真相吧。」

我大大方方開了門,先道了個歉說:「您來幹甚麼,我明白,所以就不讓您進屋了,您別太介意。」街道幹部沒想到這次是我自己來開門,而且還挺客氣,也挺詫異。

我接著往下說:「以前家屬態度都不太好,您別往心裏去,不過我可以說說為甚麼家屬會這樣,也許您也能理解。」來的人等著我繼續說,我就繼續往下講,對門的鄰居不放心的在貓眼裏往我家看,我乾脆就大點聲,讓鄰居也放心:「直說吧,我在勞教所都沒放棄過信仰,所以現在也不能,法輪功確實好,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沒有錯,我煉定了。」

街道幹部表情挺失望,我接著說:「其實我覺著您可能還不知道這場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殘酷到甚麼程度,您看起來也挺善良的,平時您和法輪功學員接觸也肯定不是一家了,這些人到底是不是宣傳所說的壞人,您一定也有自己的判斷,我說個事兒給您聽,就是馬路對面住的王大姨(化名),就因為人家包裏被你們街道搜出了一本《轉法輪》,就把人家送到勞教所迫害了三年,那麼大歲數的人,還有點胖,在勞教所為了讓她放棄信仰就整個人用手銬銬在窗戶欄杆上吊起來打,她這是命大,活著回來了,裏面還有多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兒您知道嗎?法輪功學員發的小冊子上寫的都是真的,我就親眼見著挺結實的人(法輪功學員)被關進了小號,三天工夫出來後就被折磨的(瘦的像)骨架標本一樣的,您這個歲數看起來也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是您家的老人,就因為堅持『真、善、忍』,做個好人被這麼折磨,您心裏能安寧嗎?如果我今天因為您一句話再被送進去,一旦發生甚麼危險,您下半輩子這心裏能安嗎?」一席話說完,所有人都沉默不語,街道幹部最後說:「你煉吧,我再不來了。」

打那以後,再也沒有人來我們家騷擾過我。有時候走路遇見了街道的人,她們都高興的衝我笑,有的還悄悄的和我們家屬說:「我不做壞事(指不迫害法輪功學員),我們是朋友哈。」

國外來的嬸嬸說:「我要到教堂去講你們的故事。」

有一年,國外的叔叔嬸嬸來大陸探親,吃飯間話題就轉到了我因為信仰法輪功受過迫害上。叔叔很同情我的遭遇,那時他們所在國家煉法輪功的學員還較少,之前對法輪功的了解多來自中共造謠那一套,他好心說:「要不,你出國,不回來吧?」當時我平靜的拒絕說:「我如果想離開中國大陸,其實是有辦法的(我曾經拒絕過出國的機會,工作、留學進修等),但是法輪功正受到迫害,而且是殘酷的迫害,所有的公開宣傳都是基於造謠誣蔑的基礎上,我作為一名了解法輪功,親身受益的人如果不能留下來澄清事實,那中國人要怎樣了解法輪功呢?這場迫害誰來制止呢?而且我覺得中國人是有希望的,在法輪功遭到迫害的這些年裏,我得到了很多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的善良人的幫助甚至保護,其中就包括警察,我相信中國這個民族是有希望的,中國人有著了不起的歷史,也一定會因為守住良知而有了不起的未來,所以我要留下來。」

當時席間的家屬都沉默不語,深受感動,我的叔叔把我說的話用家鄉話翻譯給了聽不懂普通話的嬸嬸,她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她感動的說:「我要到教堂去講你們的故事」。現在他們所在的國家也有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相信他們現在已經很了解法輪功了吧。

寫完這些故事我也挺感慨,其實法輪功就是有這麼大善的力量,通過我們每一個人切身的了解,理性的思考,認真的實踐,就能發現真相,就能喚醒良知,就能傳播美好。我非常慶幸自己在普通人認為的最好的青春年華里就能夠修煉法輪功,能夠榮幸的依照「真、善、忍」的法理指導去面對人生當中的順境與逆境,我願意將法輪功的美好告訴更多的善良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