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學的力證:誰是真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犯罪心理學揭示了這樣一條規律:無辜者和罪犯在面對指控時的思維角度、立場、方式絕不相同,這種不同是自然而然的,無法掩蓋,再精心的自白也無法改變。

無辜者與犯罪者自白的八點根本區別列表:

角色

無辜被冤者

犯罪真兇

對指控的罪名

直面、據理否認

信口否認、迴避掩蓋

對被傷害者及家人

同情,正視,直面

不同情,不調查,暗中威脅,迫害,甚至滅口

對兇手

力挖真兇,以此證明無辜

不提不查,以免兇徒咬出後台

對犯罪現場

毫無概念

轉移視線,隱匿場所,偽造現場

對關鍵細節

深究細查

答非所問,含糊其辭,迴避言它

對指證者

積極對質、質證

不理不查,害怕對質,暗中威脅

對真相

積極探究、傳播、呼籲

畏懼,迴避掩蓋,刪帖禁言

自白的邏輯

找證據,挖真相,還我清白

毀證據、掩真相,我就清白

明白了這些根子上的區別,再華麗的表面文章,也無法掩蓋真相了。以下案例被中共官方嚴格封鎖,只能通過破網軟件在海外媒體上查到,這裏簡述一下。

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酷刑案

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酷刑案,在國際上屢屢曝光,今年4月7日首次在大陸揭開「老虎凳」、「電擊」、「死人床」、「大掛」等非人酷刑,被各大小網站廣泛轉載,一時民怨沸騰。文中兩次指出這些對訪民和普通民眾的酷刑原本都是針對「特殊群體」(即法輪功修煉人)的。

4月9日,當局成立調查組,19日高調發文否認酷刑,中共當局自白的聲明也被廣泛登載。讀者一看就會發現其自白正如上表「犯罪真兇」所言。原來遼寧省委省府組織的聯合調查,並不是調查馬三家勞教所對勞教人員的迫害,而是調查迫害真相是如何被洩露。

事後遭受酷刑的證人向海外媒體揭露:她們這些受害者不但官方不來調查,反而都被殘害甚至生命威脅。崔女士的肩胛骨和乳房被打了毒針,渾身疼痛浮腫,腦袋迷糊;李文娟現在對任何媒體都不敢說話了,中共政府威脅她:「再說就把你撞死。」

中共新華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甚至反誣一口,聲稱青島法輪功學員「偽造」酷刑圖片。既然說是以真人「模擬」酷刑向民眾展示,又何來「偽造」之說?難道不用法輪功學員「以真人模擬」酷刑演示,中共可以讓人們到監獄裏直接拍攝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迫害的現場照片嗎?「犯罪真兇」能答應嗎?

遼寧活摘器官案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2006年3月,兩位中國大陸的知情人在海外曝光瀋陽蘇家屯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牟取暴利的黑幕,而後又有不同證人揭露中共建立秘密網絡,在全國範圍內協調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2006年7月6日和2007年1月31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兩次向國際社會公布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從33個方面揭示了中共在系統地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2012年,重慶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成都美國領館,又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推向了國際社會……

多年來,面對海外媒體和各國政府的質問和譴責,中共當局「選定」現場後讓幾個海外媒體參觀,但卻拒絕第三方獨立調查團入境調查;面對中共媒體自己披露的「2000~2005年間41500個器官移植手術」──這超過死刑犯數倍的器官來源,官方的回答至今都如上表所示:含糊其辭,轉移視線,答非所問,甚至自相矛盾。

中共當局否認馬三家勞教所酷刑的自白、否認活摘器官的自白,都是站在犯罪者立場、角度的自白。為甚麼它百般掩蓋也會自然地站在那個角度?因為它就是第一真兇──就像買兇殺人者是第一被告,指令殺人者是第一兇手一樣!

馬三家勞教所的那些惡警、領導,一直得到中共高層「表彰、嘉獎」,還在中共江氏集團的指令下,把殘害法輪功的經驗、酷刑推廣全國。這更加明確地指出了誰才是那些直接兇手們的總後台。

以為掩蓋證據、銷毀證據就能洗白自己?中共官方的所有自白,反而在證實著自己的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