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斯德哥爾摩思維 正視「四二五」和平上訪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四日】斯德哥爾摩綜合症(Stockholm Syndrome)一詞近來已廣為人知,是指犯罪的受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依賴的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加害他人的一種情結。

這個詞源於一起搶劫事件。1973年8月的一天,兩名劫匪闖進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一家銀行,劫持了6名銀行職員作人質。一星期後,人質獲救,但令人驚異的是,人質反而悶悶不樂,對警察表現出明顯敵意。更令人不解的是,其中一名人質竟愛上綁匪,跑到監獄要與他私訂終身;另一人則四處籌錢,請律師為綁匪開脫罪責。這種心理疾病被稱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是由於患者與綁匪共同生活,對其產生認同感和依賴感,也被稱為「人質情結」。

有分析指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產生有下面幾個條件:

1、人質感到綁匪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2、在遭挾持過程中,綁匪可能有略施小惠的舉動。

3、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與所有其它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4、人質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有句話叫「竊國者侯,竊鉤者誅」。斯德哥爾摩事件中的劫匪不過是竊鉤者,就能如此扭曲人質的心理。那麼中共這樣的竊國者呢?中共霸佔著整個中國,霸佔著所有的暴力機構、宣傳機構和經濟命脈,對照上述四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產生的條件,每一個條件都成立!第一點顯然成立,中共的殘暴人所共知。第二點,中共也擅長略施小惠,甚至恬不知恥的把自己打扮成令人作嘔的「黨媽媽」。第三點,中共霸佔所有的媒體作為自己的喉舌,同時還封堵互聯網,還專門有一個宣傳部,竭力對民眾洗腦。第四點,除了中共貪官和一些精英外,大多數中國人都無法移居海外,即使很多走出國門的中國人,也仍然懼怕中共,受中共影響。既然上面的四個條件都成立,那麼在中共這樣一個竊國綁匪的劫持下,很多人都可能不自覺地有著斯德哥爾摩思維,對中共產生心理傾斜,甚至對遭受中共迫害的群體落井下石。

比如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集體到位於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一事,很多人被中共喉舌媒體欺騙,誤以為這次上訪是中共所污衊的「圍攻」、「鬧事」。事實上,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是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他們是去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依法上訪,而這個辦公室在中南海附近。他們當天上訪極其平和安靜,沒有大聲喧嘩,沒有阻礙交通,根本沒有甚麼「圍攻」。他們上訪是因為此前天津警察無端抓捕了四十多位天津法輪功學員,是因為中共在一九九六年就開始無理打壓法輪功,包括禁止法輪功書籍的出版,並且以先扣帽子再羅織罪名的方式進行所謂的「調查」構陷。法輪功學員「四二五」上訪是因為中共在不斷地「滋事」,他們的上訪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制止中共的滋事。

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

在一個正常的國家裏,民眾以和平的方式表達意見,包括遊行示威,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也是受到法律保護的。比如小布什的兩次總統就職典禮,每次都有上萬民眾抗議,但布什政府並沒有因此給抗議者扣上「圍攻」、「鬧事」的帽子,更沒有對哪個團體進行迫害。只有中共這樣無法無天、與民為敵的邪黨,才會瘋狂的迫害和平表達意見的民眾。

擺脫斯德哥爾摩思維,人們就會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上訪和他們在過去十多年的時間裏的講真相、抵制迫害,是在堅持自己做好人、講真話的基本權利,他們面對暴政的迫害,既沒有卑躬屈膝,也沒有以暴易暴。他們擇善固執,堅持自己的信仰;他們把真善忍的美好和中共的假惡鬥告訴周圍的民眾;對於迫害他們的中共人員,他們沒有報復,而是慈悲地勸善。他們在過去十多年的歲月裏的所作所為,展示著真善忍的美好。

中國人被中共邪黨欺壓、欺騙得太久了,我們應該擺脫對中共的恐懼,擺脫中共謊言的蠱惑,堅守自己的良知和善念。那時我們就會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獲得真善忍的福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