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偽「國家機密」背後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河南洛陽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稽查大隊一個「執法人員」,在鬧市區購置地下室開挖地窖,並將從當地夜總會等地誘騙的6名坐台女囚禁,長期進行性侵達兩年,並引發血案。9月22日中國大陸一家媒體記者首先曝光「性奴案」後,記者卻隨即被當地市委「問話」,同時被警告「性奴案」屬於「國家機密」。受到威脅的記者不得已連夜逃離河南。

此案啟發中國大陸網友盤點一系列中共當局的「有中國特色的‘機密’」。網友列數:特供食品是「國家機密」、官員的財產是「國家機密」、貪官背後的女明星是「國家機密」;還有人補充,湖南育才中學踩踏事故、株洲垮橋事故、王家嶺礦難等事故的死亡數字也是機密,外交部三公經費(公費出國、公車消費、公款吃喝)也是「國家機密」。

洛陽「性奴案」的曝光,讓人看清這些偽「國家機密」的掩蓋之下,其實都是中共的齷齪與罪惡。當然這不是中共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運用所謂「國家機密」來掩蓋罪行。在互聯網上用「維權」和「國家機密」搜索,會得到一百萬相關條目,幾乎都是近年來利用「國家機密」打擊中國百姓維護合法權益、尋求公正的案例,難怪網友感慨「荒唐的國家機密」、「機密何其多」。這讓筆者不由得想起了早在一九九九年發生的一起所謂「洩露國家機密」事件。

1999年9月27日,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抬頭趙家村法輪功學員趙金華,一位42歲的普通農村婦女在田地裏幹活時被張星鎮公安派出所綁架,10天後即10月7日被迫害致死。在她去世之前,中共警察一直使用種種酷刑折磨她,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一邊折磨一邊問她「煉不煉」,她一直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說一個「煉」字。趙去世後,煙台法醫作驗屍解剖,報告是:除頭部外,身上多處創傷,在120x60釐米範圍內,皮下有瘀血。結論是:多處受軟物體擊打而死。

趙金華
趙金華

趙金華1995年修煉法輪功後,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身體健康,道德昇華,是村裏公認的好人。趙金華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很快傳到海外,並被廣泛報導。然而招遠市委、市政府、市公安為了追查是誰洩露了「趙金華被公安打死了」這個「機密」,成立了10個專案組,每組至少6個人,採用瘋狂抓捕、刑訊逼供、開除工作、非法勞教等手段,迫害牽扯近百人,他們有的最多被非法關押達70多天;還有被勞教的,罪名之一就是「洩露國家機密罪」。

據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等報導,透露趙金華被毆打致死消息的四名山東法輪功學員劉金鈴、李蘭英、池雲玲、陳世環,被中共當局以「非法向境外提供情報」罪名拘捕,其中李蘭英和陳世環1999年12月被非法勞教三年。

其實,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所謂「國家機密」一直是中共試圖掩蓋罪行的慣用藉口,從未停止。比如國際社會廣為人知的陳子秀被害案中,陳子秀的女兒也曾因所謂洩露「國家機密」而被拘捕。

陳子秀生前和兩個孫兒的合影
陳子秀生前和兩個孫兒的合影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華爾街日報》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天,陳女士說,修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為題,頭版長篇報導了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中共地方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國際廣泛關注,記者伊安•約翰遜因此報導而獲得該年度新聞普利策獎。五十八歲的退休女工陳子秀女士是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北關徐家小莊人,因為不願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當地警察抓捕並拘禁在濰城城關街道辦事處強制「轉化」,最後於二月二十日被毒打致死。

文章描述道:「警察用沉重的塑膠警棍毒打她的小腿、腳、後腰。他們用趕牛用的刺棒猛擊她的頭部和頸部。整夜都能聽到從行刑室裏傳來陳子秀淒厲的叫聲。暴怒的地方官員逼著她赤腳在雪地裏跑,要求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輪警棍打擊後,這個五十八歲的老人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二月二十二日,陳子秀女兒張學玲和兄弟一起去辨認屍體。她看到角落放著她母親破碎、浸滿血跡的衣服。她母親的小腿呈黑色。背部有一條鞭痕。她的牙齒被打斷,耳朵青腫。陳女士的家人試圖控告,但是沒有律師願接受此案。三月十七日,陳子秀的屍體未經家屬同意即被火化。四月二十三日,陳子秀的女兒因向《華爾街日報》敘述事情真相,而被中共以所謂「洩露國家機密」罪抓捕。五月一日被釋放後,張學玲女士帶著五歲的孩子,在一年多的時間裏用盡了所有法律渠道,想給慘死的母親討回一個公道。然而,她不但沒有替被酷刑致死的母親討回公道,反而在一年後(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濰坊市濰城區公安分局勞教三年。

趙金華、陳子秀及李蘭英、陳世環、張學玲等的遭遇,只是12年來千千萬萬在中國大陸遭受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一個縮影。從1999年中共發動迫害開始起,「國家機密」就成為一種迫害手段,並且在「國家機密」的掩蓋下,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一直延續至今。

2006年8月15日,人權律師高智晟被秘密拘捕後,中共也是同樣以「涉嫌國家機密」為由,拒絕高智晟家人委託的律師會見高智晟。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陝西的家中被警察帶走後,「失蹤」至今。高律師到底接觸了甚麼樣的國家機密呢?原來他親自調查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事實,並將翔實的調查報告以公開信的方式公布於眾。說白了,這「國家機密」就是中共背地裏幹的血腥罪惡。

二零一零年,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Nowak)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十三次會議上遞交的年度調查中,指控中共對法輪功的人權侵犯還在繼續,並專門提到了所謂「國家機密」是中共用來迫害民眾的一種手段。諾瓦克在報告中寫道:「在我遇到的例子中,中國當局擁有最制度化的方法來打壓異議人士。政治異議人士和人權捍衛者、疑有分離主義傾向的少數民族,以及信仰團體,如法輪功,經常被指控犯有政治罪,如通過破壞國家統一、顛覆國家政權或非法提供境外個人國家機密罪來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這些人被捕後不僅面臨酷刑折磨的高風險,這個集權國家還常常用判勞教作為政治罪的刑罰。勞教採用了壓制、羞辱和懲罰手段,其目的在於改變被拘禁者的人格以達到破壞他們意志。」

12年前,追隨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犯們就開始了用「國家機密」掩蓋罪惡的手段,而中共傾全部國家機器維持了12年的系統性大規模迫害,又使更多的大小中共「執法人員」們有機會「實踐」此手段,並逐步將其擴展到其它各領域。他們當然也會用同樣的手段對待其他無辜民眾,用同樣手段掩蓋在其它領域的犯罪事實。這就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網友感慨的「國家機密何其多」。這些偽「國家機密」的背後,是無數的駭人黑幕,是中國社會公義之不存,這才是最令每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心憂的。

西諺云:「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平民百姓雖然沒有權力,卻可以通過傳播真相,曝光這些偽「國家機密」背後的罪惡,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制止中共對中國公民犯下的罪行,這是中國人邁向有實質意義的社會公義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