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

「再造乾坤正大穹
衝破阻力一重重
正法不是洗舊塵
同化更新入大洪」[1]

一提筆,就想起了師父的這首詩。

我也是大法中的一顆粒子,在偉大師尊的洪恩沐浴下,修的是「真、善、忍」,那麼,無論在哪裏、在何時何地都應該發出最純正的光芒;師父正大穹,作為弟子的我們,就要無條件的圓容師父所要的,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這是我最近經常自己對自己說的話。

記得在一九九九年六月的一次法會(《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上,一位同修曾向師父提問:「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現在想起這些話,覺得這位同修當時就能悟那麼高,而我現在對這些才有更深的體會。大法是慈悲的,同時威嚴同在。

學法精進 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我是九八年就得法的老弟子了,一路走過來,經歷了風風雨雨,最近幾年卻幾乎在獨修的狀態中修煉。我很想改變這種狀態,但是,向內找、發正念,到目前為止還未見到效果。「很多不良思想認識不到怎麼辦哪?只有按照大法做。」[2]

大法弟子有一個集體學法、互相配合做三件事的環境,這當然很好,可是,對於我,當我向內找了以後,卻發現我竟然有很強的依賴同修的心、有一種想轟轟烈烈幹事情的心,而且只想和精進又能注意安全的同修聯繫。多麼骯髒的心啊,從法中,我知道,這些後天的觀念都不是真我,我必須讓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不承認這些後天的觀念。

「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甚麼都完了。」[3]於是,我就多學法,多學法,往腦子裏裝法,裝法……,漸漸的,正念強了,依賴同修的心和其它的執著心少了,自己也能獨立的擔當起一個大法弟子該擔當的責任了。

在常人社會中,我的角色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晚上下班回到家,還有一個經常被常人觀念污染的小同修,無論生活上還是修煉方面,各方面都需要我全方位的帶著他,真修弟子都知道,現在的時間非常緊迫,我經常覺得時間不夠用,要做的事情太多,也經常顧此失彼,有時各種執著心強烈、去不掉時非常苦惱。但周圍沒有可切磋的同修,我就學法,我知道,有師父,甚麼也不怕,就跟著師父走。

曾經有一段時間,工作非常忙,回到家還得在家繼續加班工作,而孩子在學校的考試成績也不理想,開家長會,老師要求家長要拿出時間幫助孩子,而這時,安逸心,怕吃苦的心,人的觀念等不好的東西都出來了。我所從事的工作是腦力勞動,大腦從早到晚高速運轉了一天,到了晚上,就覺得非常疲勞,甚麼也不想再思考,往床上一躺就睡著,感覺沒有精力再顧及其它事情。時常晨煉、早上六點鐘發正念都起不來,耽誤的煉功和發正念是沒有時間彌補的,過後只有後悔。這種狀態持續久了,我感到問題嚴重了,這哪像個修煉人,師父已經告訴我們,我們這一法門是修主元神,是真正的自己在修煉,主意識一定要強,心一定要正。於是,我請出師父最近的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二十年講法》看一段背一段的學了一遍,學的過程中正念越來越強,甚麼安逸心,甚麼怕吃苦心,甚麼這個觀念那個觀念,統統解體掉。於是就利用晚上可利用的時間看明慧網、準備救人的資料,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告訴自己早上一定要參加全世界大法弟子的集體晨煉,就是要參加全世界大法弟子統一時間的發正念。通過學法,在偉大師尊的加持下,我終於做到了。真是人神一念之間。

師父講過:「對大法弟子是極其的難,因為大法弟子也是在這末世最複雜的環境中往出走、往出修,還要救度別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夠成就那麼大的生命,成就那麼高的層次。是因為舊勢力在干擾,所以這件事情就偉大啊,也就那麼難。」[4]由於周圍沒有可面對面切磋的同修,當我感覺很苦很累時,師父的這段法就經常打到我的腦子裏。我對這段法有著很深的體會。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修大法,沒有榜樣,路必須得自己走,而且要按照師父說的做,要走正路。師父告訴我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否則的話,帶著各種執著、人心,那麼在這條路上就會遇到許許多多的麻煩,麻煩擋著自己過不去。」[2]

我學《轉法輪》和新經文都儘量一段一段背著學,上班的路上有時背法,有時發正念,到了辦公室,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真相救人。

充實自己,給知識份子講真相

我周圍的同事,幾乎都是知識份子,人的觀念非常強,思想也非常複雜。有一位同事早在《九評》剛發表時,就已經「三退」了,平時,《九評》、《解體黨文化》和神韻晚會光盤等等許多真相資料也都給她看過,我以為如果她緣份到了的話,就應該得法了。今年初,她在單位提出辭職,她私下告訴我,她冥冥之中好像要尋找甚麼東西,我想起了師父《洪吟三》的歌詞《生命的意義是甚麼》,於是,我把歌詞背給她聽:

「生命意義是甚麼
你曾經苦苦尋覓
高興中忘乎所以
煩惱時怨天怨地
忙碌間身不由己
半生疲憊名與利
冥冥中似把誰等
瞬間被煩事遮蔽
生命意義是甚麼
真相能開啟記憶」

她問我,真相是甚麼?我針對她的情況,告訴她,現在,法輪大法在世上洪傳,有緣修大法者,可以修回到天國世界,不修煉者,看了大法書以後,起碼也能明善惡,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這樣,將來如果有大災難的話,能平安度過。目前,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都讓煉法輪功,唯獨在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大陸不讓煉,而且,還在殘酷迫害,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製造謊言,欺騙中國,乃至全世界不明真相的人,其目地是讓世人善惡不分、理念不正,跟著它一起幹壞事,最後,把不明真相的世人拉向地獄深處,中國共產黨才是政教合一的邪教。也許,你找來找去,要找的就近在眼前。

我把寶書《轉法輪》的電子版,給她複製了一份,要求她儘量一口氣,按順序通讀一遍。接著聊天時,她突然問我,法輪功好,讓人珍惜生命,修煉到天國世界,那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這讓我很吃驚,我自以為她知道了很多真相,沒想到,她連最基本的真相還不清楚,於是,我趕緊給她講自焚偽案是怎麼回事。她還說,別的宗教都能與共產黨和平相處,為甚麼法輪功不能?法輪功為甚麼總和共產黨對著幹?我告訴她,她的這些思想正是共產黨用謊言欺騙世人想達到的目地;讓她用真正自己的思想,真正的自己看一看這個世界。現在的宗教包括西藏的活佛,寺廟的主持以及各宗教協會、機構的人,其實,不都是共產黨的傀儡嗎?它們早就把它們各教真正信仰的給揚棄了,為了名利財色,甚麼事情它們都幹的出來。

法輪功是佛法,是高德大法,叫人修「真、善、忍」,無論在哪裏都要做好人。而共產黨是「假、惡、鬥」。共產黨就像毒藥一樣,它就是那樣的東西,它就是要害人。表面上看,它迫害法輪功,迫害修法輪功的學員,其實,它迫害的是不明真相的世人,讓不明真相的世人隨著它一起謗佛法,跟著它幹壞事,最後跟著它一起下地獄。佛法它永遠也迫害不了,在佛法的威嚴面前,最後,它只能自己把自己迫害倒了。就像一個小丑,如果它不信神,它要去害神,那麼咱們想一想,不管它信不信神,它都害不了神,最後只能是它搬起石頭砸在自己腳上,最後它自己得惡報。共產黨也僅此而已。但是不明真相的世人是被共產黨欺騙的善惡不分了,被共產黨毒害了卻渾然不知,如果不知道真相,最後成為共產黨的陪葬,落一個可悲的下場,那豈不可憐?這也就是大法弟子為甚麼要給世人講真相。表面上是大法弟子在揭露迫害,在反迫害,其實是告訴世人真相,讓世人明善惡,遠離邪惡,不做共產黨的陪葬。共產黨根本就不配也不值得讓法輪功和它對著幹。大法弟子要做的就是聽師父的話,多救人。在真修弟子面前,共產黨還不夠一個小手指捻的,它算個甚麼東西。

我給她講了以後,她說她明白了很多。兩三天後,她說她已經按照我說的,把《轉法輪》通讀一遍了,她要謝謝我。但是,她又用我的話說,她要用真正的自己再了解一下其它宗教以後,分析判斷一下再做決定修煉甚麼。我跟她說,那就一切隨緣吧,祝她好運,她辭職以後如果有甚麼想討論的問題,可以隨時找我。

「甚麼是大法弟子?誰配當大法弟子啊?就包括新走進來的,你要沒有這個緣份哪,真的是走不進來。」[4]現在我對師父的這個法有更深的體會。

同時,我也找自己的問題,按照她的實際情況,我給她講的還不夠,比如,佛經中講的末法時期,轉輪聖王下世救人,以及《聖經﹒啟示錄》中耶穌的弟子約翰向世人的教誨:宇宙中永生、全能的主神──「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將到人間懲治邪惡並傳「神之道」以救人類等等,如果當時能把這些講給她,也許她會少走彎路。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知道,要想叫醒世人,自己首先得清醒,而且要想叫醒觀念多、思想複雜又自以為是的知識份子,自己更得清醒,我也對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多學知識的法有了新的理解。另外,講真相救人,一定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要懷大志而拘小節。「其人賦天命於世間、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博法理可破迷,濟世度人而功自豐。」[5]。對異性單獨講真相時,最好要講明他(她)只是有緣人之一,所有的有緣人,大法弟子都要救。以免對方產生誤會,因為現在人的道德底線已經很低了。

哪裏有漏,就要在大法中去提高,去彌補。於是,做三件事的同時,我就抓緊時間看看正見網上下載的一些傳統文化的電子書,三皇五帝,上古華夏逐共工等等許多歷史故事、民間傳說等等。這些非常有助於解開世人,特別是知識份子在人世間的迷障(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每一種病都有每一種病的針對治療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6]知識面廣了以後,救人時,就可以在正念清除障礙世人得救的背後邪惡因素同時,針對不同人的不同疑惑,如意運用自己知道的人世間的知識,帶著慈悲和正念救度眾生。

以後,再講真相時,感覺很多人很容易就明白並願意三退了。

用慈悲和正念救人 不以貌取人

有一位小伙子,表面看起來是無神論,好像甚麼也不信。但法中告訴我,這些都是假相。我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很快就同意退了,而且非常誠懇謙虛的說:你講的這些,我都講不出來,非常謝謝你啊。

還有一位剛來單位上班不久的小姑娘,經常在辦公室外面抽煙,有人覺得她「很壞」。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6]。我和她聊天,竟然發現她信神,我給她講真相,她雖然很吃驚,但很認同,當我讓她自己用翻牆軟件上網把團退,敬請神佛給她把毒誓抹掉時,她非常誠懇也非常著急的求我,讓我幫她上網退,因為她家網速太慢。

不管是世人還是大法弟子,能遇到的,能在一起的都是緣份,能救的就救,能幫的就幫,我們大法弟子都是被師父正過法的生命,我們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無論在哪裏、在何時何地都應該發出最純正的光芒。

在救人的過程中我還有一個體會,那就是,大法弟子知道了那麼多高層次的理,知道了那麼多高層次的法,看待世人時,要站在高層次上看。來到人世間穿上人的皮囊的生命,就像戴著面具去參加化裝舞會的人一樣,我們不能憑著面具去判斷一個人,也不能憑著面具產生對一個人的喜好和厭惡。對待來到人世間穿上人的皮囊的生命也一樣。這樣,我們在救人的過程中就不會帶有個人的喜好和觀念,而是純純淨淨的按照師父要求的,用慈悲和正念去救人,去救人的皮囊裏面的生命以及這個生命背後的眾生。這樣,個人的一些不好的觀念也就很容易去掉。

主動承擔不精進的弟子的協調工作

有一位曾經參加過早期師父傳法班的弟子,九九年以後不太精進了。我隔一段時間就給她一些明慧每日文章和一些傳統文化資料。每次見面,我都鼓勵她,要多學法,每天都要安排學法時間,讓她看看明慧網每日文章中精進的同修是怎麼做三件事的。慢慢的她的認識提高上來了,但具體到做三件事,還做的不夠。我悟到:我以前總想和精進的同修聯繫,想讓精進的同修帶著做三件事,也許,師父安排的是讓我帶著別人做三件事。去掉人的觀念,要主動承擔起我能聯繫到的幾個不太精進同修的協調工作,我對自己說,我能行,因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有慈悲偉大師父的慈悲呵護。

有一次她跟我說,有人約她去看「高層次的法」(假經文),我和她切磋,用師父經文衡量一下,找找自己想去看的目地是甚麼,是甚麼心促使的?大法弟子都在救人,都在為別人著想,而看「高層次的法」(假經文)的人,卻想的都是自己,想的都是自己怎樣怎樣,比較一下就很明白了。她明白後,也告訴了她所接觸到的同修,那幾個同修都明白了,都不再看假經文了。

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發現,隨著正法形勢的急劇的變化,世人的確很容易就能明白真相得救了,有的幾句話就三退了。有一位年輕小伙子還跟我說,他也要翻牆,他也要救人,他要把他的親朋好友都救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大法弟子真得抓緊時間多救人,因為「每個人背後都有無量的眾生等待得救」[7] 啊!

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洪吟三》〈乾坤再造〉
[2]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甚麼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6]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甚麼叫助師正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