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發生在我親人身上的故事看修煉的嚴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師父說:「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1]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我問丈夫:我們一家沒在一起集體學法已有一年半了,也沒見你在家學,那你是否在店裏學呢?回答是:沒有。我心一沉,感到很不妙。我提出讓一位同修到我家來學,丈夫表現的很抵觸,不同意。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像那個掩蓋很深的東西,被一種神秘不可抗拒的力量揭開罩一樣,有序的顯露出來。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丈夫突然腹部劇烈疼痛、發高燒、忽冷忽熱、甚至神智不清,情形十分危急。我一邊發正念,求救師父 ,一邊問他是否去醫院,他堅決不去。接下來幾天,情況更糟,丈夫不但疼的死去活來,還全身發黃,黃的嚇人,連眼睛裏面都是黃的,那種疼痛是一分鐘都不間歇,連續幾小時,甚至全天,都疼的生不如死的那種疼。

我腦子顯出一念:他有做的不好事被他去世的姐夫抓住把柄,他姐夫去世前就這狀態。

我忙請來同修和他一起學法發正念,但表面的情形繼續惡化。他晚上睡著時,夢見有人找他討命,又夢見兩派人為是否要他爭論的很激烈,還有圍觀的,理由是他脫離這個家族時間太長了,我丈夫也為自己拼命辯解,想要留在這個家族,最終決定留下他。他躺在地上,見兩個人從他身邊路過,其中一人指著他說:剩下的就得他自己承受。他醒來時,告訴我這個夢,說師父給他留了條命,我沉甸甸的心放鬆了許多。

但是情況沒有好轉,已經連續二十多天,他都在生死間來迴盪著,有一天,他疼的覺著馬上要死掉,身邊沒一個人,他恐懼極了,心裏不斷說:有師在,不怕,不怕!

因為丈夫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我該怎樣理解這件事?回想他已有一年多沒學法,幾乎不煉功。我想到他的夢,我問他是啥原因使他脫離法這長時間?他無言以對。

可能他覺得再不曝光,命都保不住,有一天,他對我說:外面有好幾個女人對他好。這出乎意料,又似乎在意料之中。在我直截了當的追問下,他默認已和一個女人有很長時間不正當的兩性關係,他們是生意合夥人,在一棟辦公樓裏開了一個店,天天在一起獨處。

自打他將這件事曝光,並且誠心懺悔時,身體第二天就不疼了,歷時二十多天的病痛立即消失,身體開始一天天恢復,他天天抓緊學法煉功,康復很快,看到他學法時,捧著書,深深給師父下跪時,我淚流滿面。

他對我說,在他遭此大難的第二天,有位同修來看他,他聽到同修說:有男女關係的,都說出來。我問同修,同修說她根本沒說過這話。這不明擺著是無所不知、偉大萬能的師父在點化他嗎?!

我們夫妻是九七年底得法的,自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我家也經受了很多魔難,二零零一年底,丈夫因講真相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歷經九個月魔難。我去北京為大法鳴冤上訪,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因堅持不寫誹謗師父、侮辱大法的東西,被迫流離失所十年,失去公務員公職。

自從知道這事,我很受煎熬,那些天坐臥不寧,以淚洗面,我無法容忍這種羞辱,想起我整天勤勞持家,照顧孩子,忙裏忙外,他卻在外面幹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我哭著說:師父,為啥剜心透骨的事都讓我遇上。真像師父說的「剛處理好這個事回家了,往那一坐,來了電話說:你愛人有了外遇了。」[2]

我一直錯誤的認為丈夫肯定不會有男女關係這種事,所以,守不住心性時,出言不遜也時有發生,觸動他負面的因素,想說啥就說啥,少有體貼和尊重。

怎麼過呢?我是大法弟子,我得聽師父的話,千萬年的等待,就為今天,如果不是師父網開一面給他機會,留一條生路,那他的去向是地獄還是天堂?後果可想而知,人身難得,要幫他,要幫他。慈悲的師父都給他機會,不放棄他,珍惜他,那我也得拉他一把,幫一把,不能把他往下推,不能把個人的屈辱和感受放在首位。

人心上來時,我就排斥,我就想:我受的這個羞辱和傷害算甚麼呢,他給大法抹黑,最傷心的是師父,可師父都不計較,我怎能再較勁?!就這樣,不斷排解,不斷放淡人心,我終於從這一劫中走出來。否則,按我以前的性格,會被這種事毀掉的,不是把別人整壞,就是把自己折磨壞,把家庭搞散……。

現在,已過去一年多,提起這件事,心態平和的像在說別人的事,沒有激動,沒有恨,只有對師父巧妙安排的體悟,對法的堅定堅信。

師父啊,用甚麼語言來表達對您的感恩呢!您對弟子的再造之恩怎麼報答呢!師父慈悲寬容的無量胸懷弟子又能體察多少呢!

感謝丈夫把這件事說出來,解了我的迷惑,使我更加信師信法,以後不論有多少難解的事,都堅信一定另有隱情,都堅信萬事皆有因由,不被表面迷惑,也相信善惡真的有報,修煉人做了壞事,也一定會有惡報,舊勢力一定會抓住不放,置於死地。不是師父保著看著,哪有活路呢?!

二零一零年七月,我丈夫的二姐頭疼的死去活來,疼了一個月,家裏人覺得她不行了,我去看她,對她說:這些年來,逢年過節,有記得給爹媽盡孝心,有沒有記得給師父敬一炷香,問候一下師父?她說沒有。她也從不主動問有無師父經文或《明慧週刊》。她承諾:她好了,要多做三件事,給她提供真相資料。

一個月後的一天,她突然好了,等我十一月見到她時,已精神煥發,健健康康。但沒見她索要真相資料。二零一一年四月底,她突然去世,被人發現時,躺在地上已近兩小時,臉部摔青。

丈夫的二姐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被查出患直腸癌已到中後期,醫生說她最多能活三年,可她活了十三年。

修煉是嚴肅的,延長的生命不是過常人生活的。清理她的遺物時,大法書放的比較凌亂,以前,給她的光盤「神韻晚會」、真相資料還放著,沒發出去。後來,聽說她為了得到她去世姐夫留下的一套院房,因為價錢和她姐姐都快撕破臉了。最終,房子是到手了,可她沒住幾月就去世了,她去世後不久,她丈夫又另娶了,這爭來爭去的房子最後留給誰呢?!她女兒夢見她,她說:她沒做好,要不然能多活三年。

我姨(同修)這幾年被病魔折磨著,前年,視力漸漸模糊,現在已基本看不見,去年,開始全身腫,今年已不能躺著睡覺,腫的嚇人。大夫從她肺裏抽出很多水,家裏人對她不滿,說她不體貼人,把錢看的重,只顧自己……。她曾兩次去北京為大法鳴冤上訪,被邪黨迫害勞教三年,被判刑三年,前後六年在監獄遭受迫害,只是平時在一些家務事中,缺乏紮紮實實實修,到最後就突出的表現出來,自己也意識不到了,負面影響也大。

沒有指責的意思,我也不敢妄加非議,修煉這條路上,誰都不容易,我自己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是想把這些我親眼所見之事寫出來,真心給同修們提供正面借鑑,有個經驗教訓,對自己也是警醒,走正走好修煉的路,抓緊實修,不然自己都解脫不出來,更談不上救眾生了。

也許這些表象都不是我認為的那樣,但我堅信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就一定能走好大法修煉這條路,就不會迷失,不會迷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