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鄰讚許的好人被山東安丘市六一零洗腦班劫持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山東安丘市法輪功學員李仁東,在家中被安丘六一零伙同惡警綁架到安丘劉家堯洗腦班,非法關押至今。家人去要人,洗腦班惡人無理行惡,拒不放人。

所謂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各地六一零惡人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設洗腦班,劫持當地法輪功學員和在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期滿的法輪功學員,企圖強迫他們違心表態放棄信仰。

李仁東先生,五十歲,安丘市賈戈街辦周田戈村人,是眾所周知的好人。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指導下,他為人真誠,樂於助人,平日以居民屋頂防水維護施工為業,工作中真正做到客戶至上,優質服務,多年來受到客戶廣泛好評。

夫妻雙雙修煉法輪功,全家受益

李仁東與妻子紀秀蘭是一九九七年學煉法輪功的。煉功前,妻子紀秀蘭經常與婆婆有矛盾,家庭不和。妻子因經常生氣,患有冠心病、神經性頭疼、坐骨神經痛、大便不通,嗝氣等多種疾病。其中冠心病就使她臥床不起,不能給孩子做飯,更無法料理家務。煉了法輪功後,紀秀蘭身體健康狀況不斷好轉,在煉功後四個月沒吃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夫妻兩人都是無病一身輕。

紀秀蘭經常說:我不但病好了還學會了很多做人的道理。的確從煉法輪功後家裏變得和睦、祥和,沒有了以前的吵鬧與煩惱,紀秀蘭對婆婆更加孝敬了,把娘家給自己的金耳環都送給了婆婆戴。紀秀蘭經常對鄰里親戚說:這麼好的功,今後一定要好好學。之後,在家中成立了煉功點,夫妻二人義務輔導,為煉功者提供方便,很多人在這裏修煉,他們都成了身體健康道德高尚的好人。

夫妻倆人嚴格按「真、善、忍」標準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成了遠近聞名的好人,受到了鄰里鄉親的一致好評。幾個孩子在爸媽的影響下,個個品學兼優,大女兒以全鎮第一的成績升入中學,法輪功真正的使其全家受益匪淺。

屢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某某與中共互相利用,悍然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之後,安丘市公安局和各鄉鎮派出所惡人就開始隨意迫害大法弟子,安丘市區及各鄉鎮就籠罩在一片紅色恐怖之中。李仁東與妻子紀秀蘭多次進京請願合法上訪,只為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每次都被非法抓去,一關就是幾十天、幾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紀秀蘭與丈夫李仁東步行十五天,走了一千三百多里路進京請願上訪,這次紀秀蘭又被關進安丘拘留所,李仁東遭惡人程習文、程淑平的數次瘋狂迫害,並勒索李仁東家現金數萬元後,將李仁東劫持到昌樂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勞教其間遭受了電棍、關小號等酷刑迫害。

紀秀蘭被放回家後,家裏的支柱沒了,真像天都塌下來了,當時孩子小還不懂得和媽媽一起分擔,照顧一家老小的重擔只能自己強硬扛著,惡警經常登門騷擾恐嚇,使紀秀蘭受到了極大的精神打擊與壓力,再加紀秀蘭家先後被勒索四萬三千元現金,導致生活十分困難,孩子上學都成問題,又無處訴說自己的艱難和心酸。就在她丈夫李仁東被勞教三個月後,紀秀蘭突然感到胸痛,以後越來越重,直到二零零三年五月含冤離世。

紀秀蘭致死的真正原因是江某某與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功,使她遭受了非正常人所能承受的巨大的精神壓力及心身傷害,生活所迫等巨大壓力造成的。一個完美又幸福的家就這樣無奈的成了殘缺。

中共惡黨本性不改,迫害好人從未消停

李仁東從勞教所出來後,為了給孩子提供一個較好的成長環境,又重新組建了家庭,破除種種困難重新拾起老本行養家糊口,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為他人著想,漸漸的得到了合作伙伴的信任和肯定,踏踏實實幹活,經濟也慢慢的有了好轉。但安丘惡黨惡警對他的迫害沒有消停過。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傍晚,李仁東被惡警綁架、關押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上午,李仁東在家中被安丘市興安街辦派出所綁架。有一次,李仁東曾被惡警張興臣、李昇華秘密綁架到看守所,用判刑勞教恐嚇威逼家人,勒索了四萬元後把其放回家。

目前,李仁東正被劫持在劉家堯洗腦班(地址在劉家堯鎮原黨委院內,坐7路公交車到終點站下車)迫害。安丘市六一零嚴重違反了法律和人權,搞亂了他一家好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給這一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壓力和傷害。

安丘劉家堯洗腦班的大門口
安丘劉家堯洗腦班的大門口

在此,請知情人提供惡人的相關信息,曝光邪惡,制止和解體邪惡。請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好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