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輪功身心健康 宋桂美屢遭中共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宋桂美,女,三十三歲、未婚。山東濰坊安丘市臨浯鎮(現改景芝鎮)宋家裏崗村人(戶籍在安丘市東關十二戶),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當地惡警綁架、野蠻灌食,被迫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流離失所至今。

學煉大法身心健康

在修煉法輪功前,宋桂美雖然年輕,但卻一身病,血壓低、胃腸炎、闌尾炎、脾氣暴躁。病痛折磨了她很多年,去多家醫院治療也沒見效,最後無法正常上班,精神和肉體的痛苦無以言表。自從一九九七年學煉法輪功後,在很短的時間內,她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同時也明白了人生真諦,時刻以「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

風雲突變好人遭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宋桂美在她表姐的店裏上班,當時店裏的六名員工都修煉法輪功,當地惡人把那裏作為迫害的重點。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夜晚十點左右,店裏所有人都已經躺下休息了,公安局局長領了五、六個惡警突然闖入店裏亂翻,連床底的破紙盒都翻遍了,嘴裏還罵罵咧咧地嚇唬她們。這樣的事情以後又發生了多次。

第一次遭綁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宋桂美正在上班,安丘公安局政保科的李昇華、劉凌春開著警車到她上班的地方,讓她去公安局一趟,她說不去,李昇華說:「你不去也得去,不去我們就拖你去。」接著就把她推上警車拉到了公安局,惡警嘲笑她說:「你這麼年輕跟著學甚麼?」她說:「做好人還分年輕不年輕嗎?」李昇華和劉凌春逼問這幾天誰到她們那兒去過。宋桂美不配合他們,他們說:「真是個傻子,你不想回去了?」一個惡警恐嚇道:「給她戴上手銬,拉到大街上,拴在電線桿上,看她還說不說。」到了晚上,他們給宋桂美戴上手銬,拖到走廊裏,強迫她蹲在地上。因那天下午從北京押送回來的法輪功學員很多,他們已顧不得宋桂美,只好放她回去了。

第二次被綁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宋桂美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北京天安門金水橋打開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不到二分鐘,一個惡警把橫幅搶去,把她拖上警車拉到了一個旅館,給她戴上手銬不讓睡覺。一天後,安丘公安局把她押送回當地,在路上他們說拘留所已經滿了,就把她拉到計生辦,拖到一個空蕩蕩的屋子裏,讓她坐在冰涼的地上。她為了抗議無理迫害就開始絕食,兩天後,惡人甚麼花招都使了,沒達到目的只好送她回家。回家後的第二天,李昇華和劉凌春又到她家恐嚇她父母,讓她簽名留檔。

第三次被綁架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宋桂美和一位法輪功學員正在屋裏,李昇華領著二十多人翻牆進去,把她綁架到了城北公安分局,強行塞在鐵椅子上,她不配合,惡警賈代軍罵罵咧咧的瞅著她。後又送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外號「馬閻王」的惡警讓簽名她不簽,馬閻王拿著皮鞭狠狠地抽了她一下。監室裏就一張小床,卻關押著二十多個人,沒辦法她們大部份人只好睡在地上。

第二天,李昇華把她叫出去,找了十六個邪悟者輪流轉化她,不讓她睡覺,不給她飯吃,把她銬在鐵椅子上,整天折磨她。李昇華恐嚇說:「勞教書都下來了,你等著吧!不勞教你不行。」公安局的邪惡之徒經常去看她轉化了沒有,威脅說不放棄信仰就送勞教,經常給她施加壓力。到第四天又把她拉到洗腦班,二十幾個邪悟者輪番給她灌輸歪理邪說。在洗腦班還不到一天,她實在忍受不了了,就從窗戶走脫了。

安丘看守所對宋桂美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她和四名法輪功學員正在屋裏,二十多個惡警突然闖了進去,將她強行拖上警車,她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打她的嘴,兩個惡警把她抬起來往車上一扔,強行拉到奎文區分局,銬在鐵椅子上一夜。第二天,安丘公安局的李昇華、張進效又把她拉到安丘看守所,銬在鐵椅子上。張進效叫囂道:「我以前在刑警隊,不知多少人死在我手裏,你個小女孩想從我這裏出去,不可能!」張進效賣力地看守她,她只好絕食抗議。

第二天,張進效讓醫院的護士給她強行灌食,她不配合,石堆鎮的任××狠狠地朝宋桂美的胸前打了一拳,宋桂美痛得當時就喘不上氣來了;兩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給她戴上手銬後又狠狠地卡緊,然後又強行把她按倒後,踩著她的頭髮,讓已喪盡天良的護士給強行灌食,每天灌一次,連著灌了三天。張進效經常去看宋桂美妥協了沒有,一看還沒妥協就氣急敗壞地讓惡人打她,把她拖在冰涼的地上凍她。有時把她銬在鐵環上,銬得她氣都喘不上來。李昇華就又開始來軟的,一看軟的不行接著來硬的,真是軟硬兼施。李昇華還威脅說:「明天把你拉到大街上遊街,讓大街上的人看看你到底幹甚麼的。」晚上,他們找來電視台的記者錄了像,在《安丘新聞》連播了七天。

給她灌了三次食以後,李昇華一看不管用,就讓灌大油,宋桂美聽到醫生說灌了不到二斤,她疼得話都說不出來了,由於她的胃承受不了,當場全部吐出來了,嗆得她的眼淚流了出來。

回到看守所後,李昇華又叫邪悟者「轉化」她,不分白天黑夜地折磨她,到第十天的時候,她承受不住暈了過去,李昇華叫救護車把她拉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時間長了不吃飯,高血壓都超了九十。」李昇華、李××強行按著宋桂美讓醫生給她打點滴,因絕食時間長了,醫生給宋桂美扎了將近半個小時,扎得滿胳膊都是蜂窩眼,也沒扎進去,宋桂美疼痛難忍,醫生說:「脫水扎不進去,血管都找不著了。」張進效還在一邊叫囂著說:「你這一次不放棄信仰,就火化,你不用想出去。」並把她的雙手銬在床頭的欄杆上,宋桂美疼得不知暈過去幾次。李昇華和張進效還惡狠狠地說:"你再不放棄信仰就把你送到太平間裏,讓你的家人找不著。"

醫生看到宋桂美那雖生猶死的樣子,就跟李昇華說:「我們這裏不能留她了,你到別的地方吧!」醫院怕承擔責任,就讓李昇華跟他們簽合同。在這種情況下,李昇華還領著幾個惡警到她家妄想敲詐,威脅宋桂美將近七十歲的父母說:「上次勞教書批下來她跑了,這次你女兒再不放棄信仰,就得勞教三年,要不你就拿錢我們才放。」嚇得宋桂美的父親當時就喘不上氣來,掛上了吊瓶。李昇華怕出人命就跑了,又到她哥哥家去敲詐,她哥哥說不管,李昇華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十二天後,李昇華看到錢沒敲詐到,送勞教,勞教所又不收,只好將宋桂美放回家。回家後的第四天,李昇華、葛江、賈在軍闖進宋桂美家,對她父母說:「把你女兒拉回去有點事,辦完事接著送回來。」她母親知道不是甚麼好事,就趴在女兒的身上哭著說:「她在裏面十二天沒吃飯,你們怕出人命才把她拉回來,現在你們再拉她回去折磨她,你們有沒有良心?你們今天要是再拉她去,我就和你們沒完!」李昇華不聽,仍然去拖宋桂美的胳膊,宋桂美不配合,他們只好氣急敗壞地走了。

為了免遭迫害,回家僅住了四天的宋桂美只好離家出走,再次踏上了流離失所的路。她走後不久,惡警又多次去家中騷擾。

持續的迫害

二零零七的十月中旬,臨浯鎮派出所兩個惡警開著車到宋桂美家騷擾。

同年的十一月四號一大早,宋桂美的父母還沒起床,臨浯鎮又有兩個惡警去敲門,問宋桂美回去了沒有。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安丘市惡警派當地派出所人員到她家又去騷擾,還強行抄家,沒抄到任何東西,惡警又讓村支書領著到她大姐家找,也沒找到。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底,安丘的惡警拿著宋桂美的照片來到山東省平度市李園派出所,聲稱她在李園地段打過公用電話,讓李園的惡警配合他們伺機綁架宋桂美。

結語

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為了做一個好人,宋桂美被迫從二零零零年七月流離失所至今,長達十一年之久。無數次的騷擾,一次又一次的關押、迫害,給宋桂美及其家人的心裏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陰影,也給他們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山東安丘市公安局部份參與迫害的惡人及照片:

公安局電話:0536-4383929 0536-4383900
安丘市政法委電話:0536-4396609、0536-4396627
安丘市610辦公室電話:0536-4396615
縣法院辦公室內話4333268,辦公室4321384,
檢察院長辦公室4322648,
起訴科4327420,批捕科4327421。
張進效:(大隊長,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宅電:0536--4228721辦公電話:0536--4368610
李昇華 宋管曈鎮 大石榴村人(綁架大法弟子的主要人員)宅電:0536-4264901
賈在軍 (經常恐嚇大法弟子)宅電:0536-4266239
張元亭(看守所管教 經常給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宅電:0536-4261032
葛江 安丘市賈戈鎮人,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隊辦公室電話:0536-4251510
馬喜彥 宅電:0536-4261779
宋雲清 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男 50多歲宅電:0536-4266618
東關派出所電話:0536-4222815
臨浯鎮派出所電話:0536-4770013
安丘市公安局現任的人員
安丘"六一零"頭子胡紹群手機號碼:13562696051
安丘國保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隊長宋桂旺
安丘國保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隊副大隊長婁仲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