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關於真相資料製作的調整》有感於救人急迫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大法弟子的圓滿絕對不是個人的圓滿,一定在救度眾生中,帶領無數的眾生圓滿。」

看到師父這句話,我當前的困惑解開了。我大約在二零零五年開始編輯本地真相資料,到二零一二年,我地有同修也開始製作本地真相資料,由於跟這名同修不認識,出現幾次期刊發表過於頻繁的事,負責協調的同修找我商量,暗示建議我不要做了,或者配合那名同修。當時考慮到那名同修信息來源快捷,期刊做的也不錯,我由於修煉的不好,做期刊出過很大的錯,不適合再繼續下去;同修想做真相,也許是他要走的路,只要他做的好,對救度眾生有利就行。我就決定退出。

對於做甚麼不做甚麼不執著,是因為我經歷過一次重大的教訓。

九九年以前我地因為更換輔導員,曾引起波動,原輔導員因放不下執著離世,替換他的輔導員在九九年七二零也遭受不小的迫害。看到這些我告誡自己:在今後的修煉中絕不能執著幹甚麼,大法、師父需要我幹甚麼我就幹甚麼。再說不製作真相資料了,能做的事要做的事太多了,寄真相信、打語音、散發真相……。

這一顆心放下了還不夠,執著經驗的顯示心和不平衡的心還有(當時沒有找到)。體現在按我的觀念看到同修期刊出的晚了,或者看到有問題,就想這個肯定通不過明慧,這不耽誤事嗎?就又著手製作,馬上投稿,等發表後就想:同修還是經驗不足啊。

這樣做當然給同修造成干擾。看到自己的執著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很著急,怎麼樣能管住自己、修去顯示心呢?還是徹底些吧,乾脆連師父賜予的能力也放棄吧,省得干擾整體。這一念一出果然我做不出來了──以前經常寫揭露迫害、揭露邪黨的文章文思如泉湧,此刻一點思路都沒有了。我的心裏隱隱不安:我是不是放下一個執著,又走入另一個執著?

直到明慧網先後發表了師父《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與明慧真相組文章《關於真相資料製作的調整》,我才豁然明白。

一、真相期刊不但是傳播真相的窗口,也是大法弟子整體風貌的體現。高質量高水平的真相能引起世人心靈的震撼,啟發世人的善念、良知,從而使世人得救。反過來說,如果真相期刊質量不高,甚至漏洞多多,會讓世人不屑一顧,就別提救度他們了。

二、為甚麼會出現《關於真相資料製作的調整》中所說的:「長期以來,同一城市或地區出現多個系列傳單,而且內容多有重複、質量參差不齊、刊名五花八門的現象越來越多,造成一些混淆,也不利於創品牌和提高質量」的現象?我想,是不是有對文采、技能的執著才造成的?只顧自己炫耀才能,不考慮救人時間的緊迫?《明慧週報》的水平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到達的,週報地方版只需加入本地迫害消息和修煉故事,就能替代地方性真相期刊,這樣不但能減少明慧編輯部同修的工作量,而且不需要專人製作內容重複的地方性期刊,明慧編輯和更多的同修可以投入更多精力抓質量。眾人拾柴火燄高,還是每個人都另立門戶火燄高呢?當然是眾人拾柴火燄高、品質和效果更容易提高。

而且,全國這麼多城市、地區,又有多少同修能放下這項工作投入到更高效救人當中呢?我想為數相當可觀。還不願意在這方面放棄自我的同修,你們想一想是不是這個理?當初清心論壇的關閉不也是不珍惜救人的寶貴時間,互相攪一些沒用的,把時間耗費在電腦前、人心中。

三、我還悟到我放棄師父賜予的能力是不對的,修煉的關鍵是把那顆心放下。我發正念清理這個不符合法的觀念,解體舊勢力的阻擋,發現又能寫了。而且悟到這些後,我家突然多了一本談寫作的書,我都不知道家裏有這麼一本書,是誰拿出來的?

晚上做夢,夢見廚房裏有很多水芹、西芹,但沒有其它的菜,我說:光吃芹菜啊,太單調了。醒來後悟到:雖然我勤(芹)於寫,但是寫出來的東西太單調了,要多彩(菜)才行,讀者才喜歡看。我明白:又能寫了還不行,師父還要提高我寫作水平。

以上是我在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