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大陸更多同修重視用專業技能提高真相資料質量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讀明慧六月四日文章《讓真相資料生動起來》很有同感。我看到的是,文學家不擅長畫,畫家不擅長寫作,被迫害過的同修可能不擅長寫或畫,發真相資料的可能沒推敲過文章與繪畫是否需要更完美。所以我們在專業上有能力的同修應該主動的從不同角度完善真相資料的質量。

特別是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不要覺的自己一點所長不重要,也不要拒絕與同專業同修配合創作。誰看到了哪裏的不足,那裏就需要誰去想辦法協調配合與能接觸上的同修共同解決。師父說:「成就功德腦後事 正天正地正眾生」[1]。不是為了個人威德去固守,也不要等到一切完美了才去參與,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我看到身邊好幾個很有藝術能力的同修,我們沒能組合起來,發揮所長,幫助把真相資料完善的更美。我們大陸的藝術家們親身經歷過迫害,在共產邪黨統治環境下更能體會大陸民眾的思想癥結。在藝術圈都常有聯繫,我們如果能主動合作起來為真相資料配畫,真相資料馬上就生動起來。

想想我們人的技能有多強:一次我見某名人藝術家在電腦前設計一個政府工程效果圖,想挖掘題材做的更好獲取更大利益。我說協助他製圖,他指點我表現效果,一個通宵就完成了,於是當官的看了很滿意,多給這工程四十萬元錢,他們留下三十萬給官員作回扣,只多要了十萬,工程完工後得到各界好評,聽說媒體還想採訪他,但他婉拒了。還見一個做圖的同修,某公司委託他製作效果圖,他閒耍做四個月就得了十四萬,他笑說本來一個月內都可以做完的。更多的畫家一幅畫就拍賣上萬,世人搶購收藏。我說這些目地是我們的藝術水平真的能在講真相上也發揮大作用。

我們為生存把專業發揮到了極限,但要把藝術能力用於默默補足真相資料質量上就不是太主動和用心了,或者是為生活奔波沒時間,或者性格分歧不合作,或者是法理上不明白,有的藝術家根本就沒往這方面想怎樣讓資料生動起來。我幾年前打算請某藝術家共同畫本揭露勞教所迫害的連環畫,他推辭說另有位藝術家功底在他之上是否去找那人,人家也可能會幫助,迫害情節寫出來了嗎?我們自身就經歷很多迫害卻沒見畫幾張像樣的畫。結果我們雖然相鄰近,但為生活奔波,太強調自我彼此不滿不相互尊重。

最近我們討論畫點甚麼:我的意見是聽到一個場景就畫個圖表現出來,還有原來真相資料上繪畫不好的我們從新改畫好後給明慧網發表替用;他指出我光說不做,他的意見是畫圖要先有成型的文章情節,再根據情節構思畫圖,說明慧網發表了的真相繪畫不能去改,那有畫那圖作者的威德在裏面不能動,並以師父講過項目負責人不能隨意更換的法為證;所以多年來我們想了也少去做。師尊說:「只要能完成這件事情,大家就努力去做了。你覺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這才是了不起的,這才是神願意看到的,這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鼓掌)而不是哪個意見、誰的意見怎麼圓滿了不起,你把它爭來了,那恰恰是神反對的,師父也不願意看到的。而且舊勢力覺的越不圓滿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誰能把它補上那才了不起,給了大家共同修煉的機會,它是這麼看的。」[2]我認識到我們應該發揮藝術技能在彌補資料生動畫面上用功了,一位藝術家也和我商量大家如何學好師父講法在專業上唱主角。

近期下載了一幅真相不乾膠,看到上面揭露邪黨漫畫畫的與中共誹謗大法的漫畫手法相似,生硬線條與變形的誇張手法,排版上的不協調,我看了有種不完美失信任的情緒,可能會造成被中共謊言毒害了的部份眾生不接受。

真相畫要用純熟的繪畫技巧,才能讓眾生看清邪惡本質。這也是我們美術家們沒齊心彌補繪畫空缺顯出來的不足;還有喜好上的偏見,《絕處逢生》畫功就比較正統精美。當然美術行業的也不是個個畫的好,畫不好的投了稿也給畫的好的提了個思路,有的畫的不夠好的畫也選進了真相傳單與《九評》配畫,雖然曾經發揮了救度眾生作用,但是我們不能讓其中畫的不好繼續保留下去,應該不斷用更好的畫填充美化。

大陸環境目前我們不能大量在一起創作,小範圍我們還有交往的,可以局部聯手合作,單獨一個人畢竟能力有限。人中藝術技能是師父安排給我們正法的法器,真相資料也有給眾生直接效果的問題,專業畫面效果也是必須的。請大陸更多同修們重視在專業上彌補真相資料的質量。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一念中〉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