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獄 優秀教師呂金宇自述受到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省報導)遼寧省本溪冶金高等專科學校(現更名為遼寧科技學院)的優秀教師呂金宇,今年四十九歲。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傳送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中共警察刑訊逼供,遭暴打,之後被非法判刑九年。

在長達九年的冤獄迫害中,先後被劫持在瀋陽大北監獄、瓦房店監獄、瀋陽第一監獄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肉體和精神上的殘酷迫害。

在此期間主要遭受的迫害有:拳打腳踢、踩、踏 、踹、打嘴巴子、堵嘴(用髒東西)、吊起來悠著打、狼牙棒打、木板打、關在鐵籠子裏、針刺、戴手銬腳鐐、背銬、固定位捆綁、坐老虎凳、不讓睡覺,強制灌食、強制打吊瓶(含藥物性)、強制關禁閉、長時間關小號(二零零八年被關小號四個多月)、電棍過電等。

下面是呂金宇自述在長達九年的冤獄迫害中因為堅持不放棄信仰而遭中共迫害的詳細經歷。

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去北京上訪,曾被非法拘留,關押在本溪市拘留所15天迫害。

一、送真相資料被綁架、遭暴打。

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我在給同修送真相資料的途中,被本溪冶金高等專科學校一名青年男子(在校職工)、伙同本溪張家派出所(現改為東興派出所)、明山區刑警隊、在本溪站前一帶蹲坑的惡警發現,經過追逐之後抓到我大打出手,隨後把我帶到明山區張家派出所。關在一個屋子裏拉上窗簾,幾個惡警開始輪番行惡,對我用拳頭打、用衣服蒙住頭打、狼牙棒(膠皮棒打)打、用腳踢、頭部、胸部、陰部、腿部等很多部位被暴打。

二、在本溪明山區刑警隊、本溪市看守所的殘酷折磨

在明山區張家派出所遭暴打後,我又被關押到本溪明山區刑警隊,關押在一鐵籠子裏面、沒有窗戶、夏天很悶很熱、多名惡警用厚衣服蒙住頭、同時大打出手(主要行惡的有兩個惡警,其中一個三十多歲小平頭)、拳頭打、搧嘴巴子、蒙住頭打(主要用膠皮棒打)、有時吊起來,有時把兩手用手銬銬在鐵籠子邊上暴打、然後再吊銬起來悠、使身體懸空、由於身體懸空手腕承重,手腕處的手銬已經勒進肉中(勒進肉中傷害的痕跡幾個月之後清晰可見),全身被打得黑紫色。就這樣在明山區刑警隊被超期關押折磨了六天五宿,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被轉送到本溪市看守所。

在本溪市看守所裏,由於呂金宇不配合邪惡被戴上大腳鐐,被定位在牆邊的鐵環上,迫害很多天。在此期間被惡警拳打腳踢過。

三、在瀋陽大北監獄遭受電棍電

在本溪市看守所裏經過了四個多月的殘酷折磨,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強制押送到瀋陽大北監獄,我不配合邪惡,不下車,棉衣袖子半面被扯掉。幾個犯人強行拉我下車,被抬進樓內,我不配合,立掌發正念,一個犯人用錘子敲打我的手。後又被四個犯人強行抬到大北「入監隊」,我在這裏證實法,高喊「法輪大法好」,不配合邪惡,被用髒東西堵嘴,被打,被姓桂的惡警(犯人都稱他為桂獄警)還有其他的惡警用電棍電,身體多處部位被電棍電,胸部、腹部、多處被傷害。前額處當時就被燒焦(半年後仍清晰看到被燒焦的痕跡),之後我就絕食抵制反迫害。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劫持到瓦房店監獄繼續關押迫害。

四、在瓦房店監獄被關禁閉、灌食、毒打

在瀋陽大北監獄關押迫害了八天之後,我又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劫持到瓦房店監獄。

在邪惡的瓦房店監獄裏,我曾兩次被關禁閉(常人俗稱「嚴管隊」),多次被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以我在監區煉功為迫害藉口,被關禁閉,遭受「背銬」的體罰迫害,我絕食抵制迫害,三天後送到監獄醫院強制灌食迫害,後又被捆綁在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床上進行迫害,打人,不讓睡覺,全身捆綁,牙齒被打出很多血,下邊的幾個牙被打鬆動(主要行惡的犯人叫王震,另一個犯人董正茂也參與了迫害)。邪惡為了維持在醫院的秘密迫害,謊稱是肺結核,強加住院,在監獄醫院被迫害了接近兩個月。後又被送到另一監區(直屬二監區,專門集中非法關押大法弟子),在這個監區裏多次被犯人打,其中有一次被犯人王震用木板打,木板都打斷了,在二監區被迫害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七日左右隨著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直屬二監區的解體,被送到當時的三監區迫害。

在這個監區有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但多次以各種藉口被迫害。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九再次對我進行迫害,強行搜身,我反迫害,曝光邪惡,邪惡被觸動再次被邪惡關禁閉,在禁閉室裏不配合邪惡,喊「法輪大法好」,邪惡的犯人用髒東西堵嘴(用襪子等),使勁用力塞,牙齒被塞變形。打人、用鞋底抽打嘴巴子,一顆牙當時被打掉半截,全口牙被打鬆動,臉被打得嚴重變形(許多天後鼻子有時還淌出黃水)。直至被打的瞬間意識模糊,恢復意識之後發現自己手腳戴著銬子、鐐子,被固定在鐵環上,晚上睡覺也固定在此。在禁閉室裏被迫害了兩個星期左右。在瓦房店期間主要行使迫害的惡警叫呂傳貴,其他有楊獄警,曹幹事等。

五、在瀋陽第一監獄被強制坐老虎凳、被凍、往身上潑冷水、關小號

在瓦房店監獄被迫害了五年,我又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再一次被非法劫持到瀋陽第一監獄。

在瀋陽第一監獄期間遭到四次非常嚴重的關禁閉迫害。

第一次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不配合邪惡所謂的邪黨司法部監獄檢查,拒絕去出工現場,幾個犯人堵嘴、背銬,把我從當時的十二監區,抬到「嚴管隊」。不配合邪惡被拳打腳踢,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在此期間每天只給喝一點玉米稀水粥。

第二次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左右,被關押小號,此次採用絕食反迫害的方式不喝監獄的稀粥,幾天後邪惡給正常監獄的飯吃。之後我又絕食抵制反迫害,前前後後絕食三十天左右,後惡警和惡人們採用強制灌食,採用強制打吊瓶等手段進行迫害。此次被關押了三個多月。

第三次在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關押小號,此次犯人一幫哄打人,為首犯人叫楊斌,拳打腳踢,衣服被他們扒光,身體多處被嚴重踩踏,後被強制坐老虎凳,二月份的天氣打開窗戶凍,往身上潑冷水,後採用絕食方式反迫害。

第四次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左右,我再被非法關押小號,我再一次以絕食方式進行反迫害,絕食四天後邪惡強制灌食,多次插管灌食沒有灌進去後,就採用了打吊瓶(含藥物)的迫害方式對我進行迫害。

在瀋陽第一監獄期間主要行惡的警察有:董侖山、史鷹、施展、姚獄警、郝獄警、「嚴管隊」的董獄警、王小波、劉洋等。

主要行惡的犯人有:楊斌,肖慶發等(在此期間很多人參與了迫害,由於時間久了,名字已經記不住了)。

僅僅因為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中共長達九年冤獄殘酷的迫害,認證了中共的殘暴、與邪惡。共產邪黨製造的一起起人間悲劇,人神共憤!

共產邪黨犯下的罪行已經無法償還,共產邪黨解體在即。天理昭昭,善惡有報。希望所有追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參與者們,認清邪惡的本質、與共產邪黨劃清界限,退出黨、團、隊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