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瀋陽第一監獄關禁閉一年多 朱長明情況危急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東港今年四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朱長明,畢業於遼寧大學物理系,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十年來遭瀋陽第一監獄方面的各種折磨。在最近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裏,監獄不允許家人探視。家人每次要求接見朱長明,惡警都以「朱長明不轉化,現被關‘禁閉’,不許接見」為由而被拒之門外。朱長明父親去世不准朱長明回家送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七日他岳母去世的消息也不給轉告。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朱長明的弟弟再次到瀋陽第一監獄要求見人,惡警再次以朱長明不轉化、被關「禁閉」為由不讓家人接見。朱長明本人現在到底是死是活,十分令人關切!內部透露:朱長明現在生命處於十分危急狀態。

朱長明從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同年七月被劫持到瀋陽第一監獄第十五監區,現被非法關押在第九監區。在監獄長達十年的迫害中,我們現將了解到的朱長明被迫害的部份事實揭露給廣大世人,懇請國際社會對朱長明目前的處境和生命安全給予關注。

一、在瀋陽第一監獄遭迫害的部份事實

朱長明在瀋陽第一監獄屢遭暴打。瀋陽第一監獄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幹超負荷的奴工為他們賺錢,再以完不成定額為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酷刑迫害。同時給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強迫法輪功學員接受中共邪黨誣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與歪理邪說,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朱長明因始終不放棄對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而遭受監獄邪黨的各種折磨。以下是知情者敘述的朱長明在瀋陽第一監獄十五監區遭受迫害中的一次事實經過: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朱長明以書面形式正式向監區警察提出:「我修煉法輪大法無罪,弘揚法輪大法無罪,法輪大法使人身心受益,是宇宙根本大法。對人類社會沒有任何不好,所以我不接受監獄對待真正罪犯的一切強制改造措施,如強制勞動、強制學習等等。」並於當日開始拒絕參加一切強制勞動。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上午九點多鐘,監獄副監區長、管教大隊長王馳找朱長明談話,讓他參加勞動,朱長明沒有答應。約在九點半鐘左右,監區犯人李玉民說王馳讓朱長明坐小板凳,朱長明說這是變相體罰,堅決不坐。過了一會兒,管事犯人蘇長江又去逼他坐小板凳,他還是沒坐,蘇長江就將他推搡至車間西頭管事犯人辦公室,並與管事犯人王永軍、趙百成輪番對朱拳打腳踢。後來監區管事犯人代立民拄著拐又從裏間出來打他,持續約有半個小時左右。後來,朱長明到車間東頭上廁所,隨後就要向幹部反映情況。蘇長江、趙百成、犯人高峰將朱長明從車間東頭一直拖到車間西頭管事犯人辦公室,代立民又用拐杖戳朱長明右肋部多次,毆打一直持續到已經開午飯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晚上收工回宿舍後,約在八點半左右,他們又逼迫朱長明坐小板凳,朱長明又堅持不坐。犯人張傑就把他從床上拖到地上,將他欺騙至圖書室,與管事犯人代立民、趙百成、杜松對他又是一番拳打腳踢,其中瘸子犯人代立民是坐在椅子上用拐杖打他。

同年四月四日下午三點半左右,管事犯人王永軍又要體罰朱長明,朱長明堅決不聽從,王永軍又與犯人吳忠權、劉延奎將他強行拖進車間倉庫,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次日上午八點左右,李崇、吳忠權又逼朱長明坐小板凳,他不坐,他倆就讓王永軍開倉庫,將朱長明強行架到倉庫內,扔到地上。吳忠權用腳踹他的右大腿,期間王永軍怕朱長明喊叫,就用破毛巾把他的嘴勒住,還來踹他。此番暴打,令朱長明長時間胸腰疼痛,小便赤黃,行走困難。第三天下午,朱長明家人去探視他,監獄邪黨以在他身上搜出法輪功資料和他不參加勞動為由,拒絕家人接見。惡警將朱長明押入嚴管隊,關到禁閉裏,時間長達一個多月。

二、朱長明、劉梅夫妻同遭十三年誣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朱長明因向世人傳播法輪大法在世間救人的真相,揭露中共邪黨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而被東港市公安局綁架,送丹東教養院非法勞教一年,遭殘酷迫害。

劉梅,今年四十七歲,大專文化。迫害以前,劉梅是東港市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劉梅去北京證實法,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在北京被東港市公安局蹲坑的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關進丹東教養院,後轉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這兩個魔窟裏,劉梅均遭殘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朱長明再次因傳播真相、揭露迫害與妻子劉梅同遭綁架。東港市公安局將朱長明「吊打」六天。在東港與丹東關押期間,劉梅分別遭受丹東、東港市六一零和丹東、東港市公安局邪惡之徒的殘酷迫害。四個多月的高燒不放人、不給治療,導致嚴重的肺結核。二零零二年六月,東港市公、檢、法、六一零與丹東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謀給劉梅、朱長明非法判刑。同時被綁架判刑的還有李新良、連平等多名法輪功學員。東港市公安局、花園派出所與看守所的惡警將劉梅、朱長明、李新良、連平用繩子五花大綁、上背銬(手銬都進肉裏了),脖子上還掛著一個大牌子,牌子上寫著法輪功學員的姓名,驅車四十多分鐘押到丹東,在丹東市公安局門前舉行「公判會。主持公判會的是當時丹東市委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職頭目;宣判人是丹東市政法委書記王保治。劉梅、朱長明均被誣判十三年,夫妻雙雙入獄,關押迫害至今。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劉梅在病情嚴重監獄拒收的情況下被東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強行送進監獄。入獄後,劉梅被關押在瀋陽大北監獄(後改名「瀋陽女子監獄」)的老殘隊(現改名叫十一監區),劉梅右手殘疾。在這十年中,瀋陽女子監獄為了得到中共邪黨授予的「部級監獄」稱號,完成指標,撈取資本,使用各種非人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劉梅因不轉化,不配合邪惡,而長期、反覆多次的被關進女子監獄的醫院(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殘、致瘋、致死的地方)和「嚴管號」裏迫害。劉梅幾次被關進醫院與刑事犯人、丙肝患者關在同一間屋子裏,綁在床上注射不明藥物,強行灌藥。二零零四年,劉梅被迫害的大口吐血,犯人將劉梅吐出的血都裝在塑料口袋裏,放在劉梅床下面擺著,後來數一數,一共吐了五十多袋。口袋具體多大還說不清楚。出院後,又將劉梅關進「嚴管號」,與刑事犯人、肝炎患者關在一起。家人多次要求釋放劉梅,均遭拒絕。

三、從李新良遭迫害而死分析朱長明目前生命所處的危急

遼寧瀋陽第一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達到令人髮指的程度。與朱長明同時被非法判刑七年、同被關押在這座監獄的東港市法輪功學員李新良因為不「轉化」,不順從邪惡,被關禁閉、上「抻床」、暴力摧殘;被惡警用鋼針扎兩手合谷穴二十多分鐘而昏死一分多鐘。李新良在在殘酷的迫害中,得了嚴重的「空洞性肺結核」、左肺萎縮、胸積水、腸粘連、胃病等,嘔吐不止,最後吐血、吐苦膽水,直到昏死、不省人事。惡警又強迫李新良白天跟其他刑事犯人一起出工幹活兒,晚上不讓回監舍裏睡覺,強迫李新良自己一人在車間冰涼的水泥地上睡,而且不給行李鋪蓋,時間長達半年多。累遭非人折磨,李新良於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李新良遭受的迫害,已經明確的告訴人們瀋陽第一監獄中共邪黨人員長達一年多不讓家人接見朱長明的實質原因。中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一般有以下幾種情況不讓接見:

1、法輪功學員堅定不轉化,監獄方面正在對其進行非人的酷刑折磨中;

2、人已經被迫害的看不出人樣了,或致殘、致瘋;

3、生命處在危急狀態之中;

4、人已經被迫害致死,或被摘去器官。

因此,我們懇請國際社會和一切的正義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幫助營救朱長明。同時也誠勸瀋陽第一監獄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立即停止犯罪惡,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紀委監察處電話:024-86904274或024-86906699轉3057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獄政處電話:024-86906547
遼寧省瀋陽第一監獄十五監區電話:024-89296320
瀋陽第一監獄九監區電話:024─89296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