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李洪志,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全場起立熱烈鼓掌)大家好!(眾弟子:師父好!繼續鼓掌)哇,這是我們這幾年開的最大一次法會了吧。(鼓掌)來的人比較多,我聽說大陸也來了一些人。大法弟子的法會嘛,是大法弟子修煉中互相促進的一個最好的環境。通過法會的交流,大家能找出不足,也能夠看到別人的長處、使它發揚光大。
  作為修煉人沒有實質的榜樣。每個人都在修自己,每個人都得走自己的路,沒有參照。只有一點,就是你如何遵照法去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體會,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感受,很難說每個人碰到的問題都能夠有一樣的認識、都有一樣的針對方式和處理方法,很難,因為思維的方式和思想的來源是很複雜的。每個人在長久以來形成的各種各樣的觀念,對事物的不同認識,自己的感受、情感,所有方方面面的東西構成了自己的認識和自己的領悟、認識的特點,這都很複雜,所以很難找出兩個個性一樣的人。別人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那是學表面,很難實質相同。
  而且哪,我要求每個人都得自己圓滿。在座的都是修煉人,法會嘛,新學員也不少,師父不是跟你們說的太玄,可不是隨隨便便下來一個生命就可以成為大法弟子。宇宙的生命無量無計,這麼大的事,很可能來的都是王,那麼在走自己這條路上、證悟自己的威德上,那必須得有自己走過來的認識過程、修煉過程,帶有自己的因素、特點,所以每個人都得走自己的路。這些年來,在大法弟子中不管出現甚麼樣的情況,在修煉中出現不同的認識,或者是在你們配合上互相之間不同的想法,其實也與這個有關係。
  當然啦,大法的項目中要做甚麼,儘量的要放下自己的東西去完成項目中要做的事情,這是第一位的,所以要配合。但是在完成中會帶有自己的處理方法的特點,表現在修煉中走了自己的路,這一點師父是承認的,也是無可非議的,每個人也必然這樣去做。你們都像一個模子倒出來的一模一樣,這不可能的。所以你們會碰到的魔難,在這條修煉路上每個人的磕磕絆絆,無論走的是甚麼樣的路,艱難的、崎嶇的,都是為了證得自己的果位,證實自己最後圓滿的那條路與自己所成的。
  你們在修煉過程中碰到了那麼多的難,碰到了那麼多的關,同時,在這場應該說是史無前例的迫害中走過來了吧。大家知道,基督徒雖然被迫害了三百年,佛教也遇到了五次法難,當初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和原始的婆羅門教也發生過很大的衝突,但是也沒有中共邪黨惡毒,這是舊勢力在高層控制幹的。人類社會就是正的邪的同時存在,好的壞的同時存在,善的惡的同時存在,它是一個平衡關係。沒有善哪,人也就不知道甚麼是惡;沒有惡哪,人也就不知道甚麼是善。修煉中有了善哪,人能有一個標準;有了惡哪,修煉人知道怎麼樣去達到標準。這就促成了修煉人在修煉過程中能夠完善自己,這就是世間給修煉者提供的一個重要的提高生命的環境與條件。這是當初開創人類社會的時候就定下的,要修煉就必須這麼做。舊勢力利用了世間的這種特點,把其絕對化了。
  人世間的這種特點也是在宇宙的任何空間中都不存在的現象,只有在人類社會有善惡同在的環境中才有這種突出的表現,所以才能使人修煉。當然還不止這些,還有迷呀、苦啊,還有情啊等等這些因素。舊勢力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搞出了這場所謂考驗大法弟子的大迫害,用它們的話講也是為了圓滿能圓滿的大法弟子。當然啦,師父以前經常給你們講,我說我不同意、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這套東西,我有我救度眾生的方法,我也是帶著我要做的東西來了,但是舊勢力在背後裏搞了一套它的東西。就像剛才我講的基督徒被迫害、佛教徒被迫害等等這些事情,它們覺的這就是一個人走向圓滿、成為一個覺者的必經之路,就得這麼做,那走其它的路都做不到。我用更高的法理指出這種做法針對大法弟子是邪惡的干擾,它又說「我們只會這樣做」。
  那佛法不是講萬能的嗎?誰也沒有想到我用一個藝術演出能把人救了。這也是它們想不到的。
  佛法是萬能的。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這也是它們沒有想到的。
  那麼我要做的方式是甚麼呢?
  這個宇宙都不好了,眾生都有了極大的業力,耶穌講人是有罪的,其實用佛家的話講就是人在生活中不斷的在造業產生的罪業,就是大家在漫長的輪迴轉生、生生世世欠下很多業債。人說不定在哪一世當了兵、殺過人,或者是當過屠夫,或者是在生活中欺負過誰,或者是曾經做了很不好的事情。其實人人都已經變成那樣了,業力滿身,這個社會基本都是這樣了。高層生命都不符合標準了,甚至標準本身都變化了,到了今天這一步。那麼要想使這些眾生都得救,大家想一想,通過它們那個辦法根本做不到,實踐也證明根本做不到。它們也知道,所以它們也根本不想叫那麼多人得救。過去在預言中你們都聽到了吧,「一萬留一千」,甚麼「十戶剩一戶」啊,各種各樣的預言都在講這個事情。就說它不想叫人真正得救,只想留下它們認為還行的。
  其實哪,眾生都是平等的。在漫長的歲月中,生命不符合標準了、敗壞了,這一切都不行了,是因為這宇宙本身就只有這麼大的智慧,叫「成、住、壞、滅」。那這個成住壞滅你不把它改變了,眾生就會在這成住壞滅中變的不好。宇宙在生成的初期時,眾生本性和道、和宇宙的法是相同的;在住的階段哪,就是比較好的時期,就是道德規範層層都符合宇宙的標準;那壞的時候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就世風日下了;滅的時候,那就不行了,最後你不能讓它爛下去呀,怎麼辦吧,解體。解體完了就啥都沒了,宇宙中一切生命與物體都不存在了,那想要就再造。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這個根本東西不改變,眾生他就會在成住壞滅中發生變化。
  那到底說起來是誰的罪呢?要我說啊,誰的罪也不是。在宇宙成住壞滅的特性中眾生就會這樣,那是因為宇宙的智慧不夠。所以我就在想,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不管誰欠了誰的債,誰都別再要了,因為誰都有罪。大家都不去要那個債了,互相之間都在正法中用善報把它解決了,走向未來,這多美好!(熱烈鼓掌)眾生一定會喜歡,大家都會高興,這就是我當初要做的。
  可是舊勢力它把這一切都改變了,製造出這麼一場魔難來,而且是史無前例的邪惡。大家想一想,活摘人體器官,在前古羅馬對基督教徒最邪惡迫害的時候也沒有邪惡到這種程度,最兇惡也不過就是置人於死地。在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這是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所承受的、所面對的這種邪惡,在這場迫害中所表現出來的邪惡。舊勢力覺的,你們都是這麼高層次來,你們都是要證那麼大的果位、成那麼大的王,給你們用小的魔難方式,用沒有那麼相等的邪惡的方式,能夠修上去嗎?它們都是這一套邏輯。
  你們知道師父講的法,雖然內涵巨大,表面卻非常淺白、直白。我說理白言白卻迷倒了眾生,其實我是指它們高層生命。歷史上人都在講,將來救人時是不是法很難得、機會很難得。過去不只世人都在講,神都這麼想:當最後那個法要傳的時候,最後要來救眾生的時候,那個機緣一定是非常難得,非常難悟,得非常聰明才能悟的到,吃很多苦才能找的到。大家想一想,如果是這樣,那公平嗎?不公平。那很多來的大覺者,來到世上,說不定轉生成殘疾人哪,那說不定他耳聾眼花哪,年歲大了。那對他們公平嗎?那不公平。所以師父傳的法是最淺白的,它們卻反而不相信了,在這一點表現出來還不如世人。
  理白,言白,幾乎沒有迷。我說這次傳法對眾生絕對平等。我說大門是打開的,打的都沒有門了,其實就是這個道理。可是對舊勢力來講,它們還是一味的幹著它們所幹的。當然啦,現在它們已經明白了,知道它們所幹的這一切正是毀滅它們自己,它們所幹的一切也是舊勢力更高層借用這個東西毀滅包括它們下邊這些罪大的生命,因為最大的一個罪惡就是它們改變了我要做的。不管怎麼樣,這場迫害所造成的這一切都已經漸漸的要過去了,是不可挽回的了,它們償還不了了。這是對宇宙正法的干擾,罪惡太大了。
  在座的多數都是海外大法弟子,其實中國大陸那才是大法弟子的主體,因為在歷史上各個時期各個民族的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而且高層次上來的、更高層次來的,也都轉生到中國去了。
  人的外形會被人的觀念所改變。中共邪黨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而且是個半神文化,最接近神的文化,大家看神韻有這個感覺吧,同時邪黨灌輸了一種極其邪惡的鬥爭理論,人與人之間變的互相爭、鬥。現在的中國人自己都知道,只要中國人在一起,無論在哪都互相打;很多其它民族的人覺的,中國人為甚麼「不團結」?其實這有很深層的原因。舊勢力就是想把它搞亂,就是要搞到這種程度。搞這麼亂,看你們怎麼修。你們來源高,你們代表的生命多,圓滿的果位大,所以就叫中國這麼亂。能在這種環境修出來我們才承認,修不出來是人品太差。在這麼邪的環境中修出來我們才承認。這就是它們幹的。相對來講,在中國大陸以外還沒有這麼邪惡;在中國那個環境中沒有對比,人自己不知道變成這樣了。大法弟子也有很多人不精進,也不知檢點,互相之間在黨文化中也是這麼攪來攪去的。
  不管怎麼樣吧,一切都走到尾聲了。邪惡想要再組織一場這麼邪惡的迫害它已經沒有這個力量了,因為那些邪惡的因素是舊勢力從很多空間搞來的,也是為這次迫害所準備的那些個邪惡因素,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現在多數已經被銷毀了,所以看上去環境越來越寬鬆了。但是只要它沒結束,那邪惡照樣是邪惡,就像那毒藥,它就是毒藥,你讓它不毒,它做不到,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在修煉上儘量別叫舊勢力鑽空子。最後的事情師父看看怎麼做。
  作為一個修煉人,不管怎麼樣,因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大家知道,走在神的路上的人,那他和普通的生命,和一般的人,那就是有區別。可是哪,你們又是在常人中修煉,行為上,甚至於你的穿戴、舉止、說話都和常人沒有甚麼區別;只有一點最大的不同,遇到矛盾、遇到任何事情你能向自己內心去找原因:是不是因為我做錯了甚麼?是不是因為我的問題造成了這件事情擰勁?這是和常人唯一的明顯區別。當然啦,這一點也會表現在人的行為上。常人會覺的這個人的氣質不一樣啊,覺的大法弟子很善哪,願意和大法弟子接觸啊,因為畢竟是修煉人,周圍的場是純善的,而常人他就沒有啦。這一點是不同的,人也會感受到。
  那麼也就是說,大法弟子雖然是修煉人,看上去和常人很難區分開,尤其是在常人中修煉,而且是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環境中修煉,那麼對修煉人來講,那就很難。我記的你們當初得法的時候啊,大家一看到這法,特別是我講的那三部份人的前兩部份,看到法之後真的是那個心情,簡直太高興了!太好了!終於找到了!人千萬年的輪迴等待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那時生命深處的感受使你甚麼人心都能放的下,下定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那個興奮的心情使人精進。可是時間一長漸漸的就沒那感覺了,人的惰性啊,人的各種觀念,在社會上的雜亂現象面前,對人都構成了各種引誘干擾,所以有句話叫「修煉如初,圓滿必成」。有的人經常跟師父講:我原來一看法的時候,那個層次提高的也快,在看書的時候認識的東西不斷的顯現出來,為甚麼現在沒有這個感覺了呢?那大家自己想想,你是「修煉如初」嗎?
  其實,我早期講過這樣的話,我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那時候,包括新學員,你只要去修,很快就把你推到位。推到甚麼位呀?推到你從哪來的,就推到那麼高,很短時間就推到位了。人身表面上沒有發生那麼大的變化。你要想能夠有那麼大能力表現,就得有那麼強的正念,才能起那麼大的作用;你的正念也得純到那種成度,你才能起到那麼大的作用。
  大家知道,一個神仙,挪動一個山不算甚麼,搬搬山都很容易。可是哪,那個神仙他是沒有人心的。他完全是神的觀念、神的那種狀態。那帶著人心能做到嗎?絕對做不到。有的修煉人能做到,有的做不到,那就是正念足和不足的問題了。正念真的純淨到那種成度了才行。
  有人說我覺的自己很純淨,其實不是,帶著很多雜念,帶著很多後天養成的東西。甚至於你覺的簡簡單單的一念,可能這基點、起因、附帶的東西都是不純的。修煉人在長期修煉中要想能夠保持一直正念很強,保持當時得法如初的心境、初期時那個純淨的心態,那真的是了不起,那神看見都會說你了不起。但是很難,因為我早期傳法的時候就知道你們修煉中會有人心的干擾,不然我也不寫那麼多《精進要旨》中的文章,修煉中不斷的在修正、督促大家,告訴大家在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我知道會出現這些問題。這在過去不是大法弟子的修煉中也是一樣,都存在這些問題。誰能修煉如初,那必定圓滿。
  當然啦,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在常人社會這個環境中修煉,那干擾是很大的。師父看到了這一點,雖然你們是前人沒有過的修煉方式,但是達到的標準是嚴格的,你們在《轉法輪》中也看到了。修煉得真正的像個修煉人的樣子,最起碼你要經常保持一個清醒的正念,能夠在各種複雜的環境,遇到不同的矛盾,或者是突然出現的甚麼問題中,能夠像個修煉人一樣去對待它,那才行。
  當然很難做到,是吧?所以才會表現出大法弟子在修煉過程中那種複雜的狀態來。有修的好的,有修的不好的,有的這樣表現,有的那樣表現。大家知道,還有出現大法弟子去世啊。當然作為人,哪能不死人呢?一個大城市每天死亡的人口數目還挺大哪,「生老病死」那就是人的規律。這麼大一個人群,幾千萬大法弟子,說都不死,都是精進中實修不怠的修煉者,那就是奇蹟了,那已經破了迷了。正因為有不精進的,所以才會出問題。因為畢竟是修煉的人群,死亡率是相當低的。而且舊勢力為了搞亂這個環境,所謂的考驗人,看你對這個法的認識是真的、假的,你相信與不相信,所以它有意搞的真真假假叫人看不清。
  亂到甚麼程度啊?比如說,有的大法弟子,一家人都很精進,別人也瞅著挺好,甚至於有人就向他們學,看他怎麼修的自己也怎麼修。我說修煉人沒有榜樣,把誰當成榜樣不是自己認識法就會促成問題。舊勢力可能認為你看著他修、而不是自己去認識法,那就很可能讓他去世。當然啦,大法弟子嘛,去世那都是圓滿,肯定的,因為一個常人你們講真相中都能把他救了甚至能夠歸位,何況一個大法修煉人呢?而且是舊勢力造成非正常離世的,當然得圓滿。
  舊勢力把這件事情搞成這樣,它就是用這惡毒的手法考驗別人,通過這件事情考驗人。怎麼樣?你們認為修的好的,他死了,你還相信不相信?這些事情發生多起了,很多大法弟子都已經有了經驗了,都知道舊勢力的手段了。但是從師父的要求上說,修煉也是嚴肅的,一個人成神,不是坐在那喝著茶水、看看書就能成神的,在這條路上真正的能夠修上去,才行的。
  在修煉中,正因為修煉者不是總能夠從始到終都保持著一樣的心態,像火箭一樣的往上走,精進中充實自己不同的層次,所以就會出現不同的狀態。舊勢力也會把這環境搞亂,考驗人心,等等這些事情。還不止這些,例子很多,在中國大陸那就更不用說了。迫害中的邪惡表現,那是舊勢力安排的這套手法。它的目地是為了使它們的安排事成,使它們認為行的大法弟子修成圓滿,但是它可不管你誰能圓滿、誰不能圓滿,它只管在這場迫害中把能行的圓滿、把它們要幹的幹成。
  迫害中我也在仔細觀察著,有些學員還真是不接受教訓。剛剛從勞教所放出來,他的顯示心又來了,人心又上來了。一個常人遇到甚麼事情也得有個教訓,多思考思考;修煉人更得找出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原因在哪裏,得查找自己的問題啊。這些事情我在法會上不多講了,大陸的情況也很複雜,各種各樣的人心,各種各樣的矛盾,在那個複雜的環境中千變萬化。一定要認真查找自己、少被舊勢力鑽空子。
  下面我再說說其它問題。
  大家知道最近新唐人電視台這個大法弟子辦的講真相的項目有些變化。我覺的這都很正常。很多學員都在議論。能把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講真相的項目做好,有好的辦法、好的主意,那就那麼做,這都是正常的。可是有些學員哪,平時做的不是太好,甚至於平時對原來的負責人還有意見,到這個時候他卻討好去了。本來原負責人心情很平靜,我以前都跟他打過招呼、說過這個事,有人又去說三道四去了:咱們沒有那麼不好啊,怎麼說換人就換了?(師父笑)當然了,修煉人還是不一樣,我對原負責人一說他也就明白了。
  就說修煉人哪,師父要大家做的事怎麼對待。既然師父叫這樣做了,一定有道理。你們不是來助師正法的嗎?為甚麼不按照師父要做的去配合、圓容,反而去幹那些個不該幹的?說一些不該說的呢?你是修煉人嗎?你是我的弟子嗎?你管我叫師父嗎?
  其實你們想一想,剛才你們在談神韻,說神韻的成功。我以前講過,我說人類社會歷史在一九九九年那一年就結束了。當人們在二零零零年大慶的時候,我就在想,我說人明白的那面在慶祝。能夠走過這個年代,還有存在的希望,真的是要慶祝。可是時間能那樣不斷的延續下去嗎?如果一個蘋果爛透了,還擱那擺著,那能行嗎?上面爬滿了蛆蟲,散發著腐爛的氣味,還在那擺著嗎?到底還有多長時間?人們在這段歷史時期都在議論這件事情,也就是說哪,人們都在擔心。要我說哪,我對大法弟子早就講過,我說正因為宇宙在正法,這裏成了正法的核心,這裏有無數的大法弟子在這裏證實法,才推延了這個時間。那麼也就是說,這是大法把它留下來的。留下來幹啥?再給人一次機會,留下來叫大法弟子在這裏救人。不要只看我們在這裏一味的承受魔難。
  有的學員說我就承受、承受。承受甚麼?!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大法弟子的圓滿絕對不是個人的圓滿,一定在救度眾生中,帶領無數的眾生圓滿。每個人都是!(鼓掌)那麼既然是這樣,大家想一想,我們在這個歷史時期是不是應該唱主角?
  師父帶領著大家做神韻實際是給大家做榜樣。我把神韻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碼在文藝領域裏、藝術領域裏,神韻唱了主角了。那麼其它項目怎麼樣?你們對自己做出的一點成績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嗎?你連配角都沒唱上,有的在唱丑角!這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嗎?是師父叫你們做的嗎?我們有的人在講,說我們現在資金不夠啊,項目做不來。那是你沒做好啊,你沒有把它當作大法弟子真正要做的事情做、真正的一個企業去做。一個世界性的媒體周轉資金沒有幾個億在都不是大公司。當然話說出來肯定有人有壓力了。我不是說你沒有做到這一點就不行了。我只是從道理上說這個事情,我們應該那麼去做才行。
  有些人的容量怎麼那麼小啊?想的問題怎麼那麼小啊?如果你們辦的媒體真正的立足於主流社會,真的成了全世界的媒體公司,大家想想,揭露邪惡,把人類引導向正面,那起的作用有多大?那救度眾生的力度該有多大?你們沒做到,經常指望著常人媒體為我們幹點啥!常人媒體就不給你幹,因為它不是大法弟子辦的。是你在證實法,不是常人證實法。就是這麼回事。有時候你們想叫常人媒體幹點啥,它就給你幹反的,是不是?
  再說說神韻的問題。很多學員對做神韻有個想法,覺的師父領著做的項目。其實是師父給大家做個榜樣,更多的事情是你們做。但是神韻一步步怎麼做我是有打算的。
  初期作為一個藝術團體,特別是在美國,我們是以華人的身份,是個少數族裔,要想打開這個社會局面,那談何容易呀。就是美國的藝術團,也得經過幾十年的影響才能走出來,那我們怎麼辦?所以師父叫各地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參與了,叫大家積極配合,使神韻影響搞大,這是一個原因啦。
  再有一個就是節目的質量必須得保證,所以我對給觀眾的直接效果看的是最緊的。作為一個編導,他會站在舞蹈角度看效果,他很難去想像觀眾怎麼看這個問題。作為樂團指揮,他會把中心放在表現樂團上。那麼作為燈光、音響,他們都會偏重於自己的想法。我不是,我是直接看總體給觀眾的效果,甚至於在各個環節中加入的份量要得當,保證使整台秀給觀眾的效果是甚麼。
  所以節目質量一上來,再加上各地學員的配合,又是修煉人在做,所表現出來的都是純善純美的,而且是帶有強大的正面修煉人的能量的,本身大法弟子就是來救度眾生的,所以大法弟子幹甚麼都不能白幹,都得為救人負責,當然在這場秀中表現的那就是非常突出。在場上很多觀眾能感受到、看到台上也有神在做。其實大法弟子做其它項目也一樣,就是要認真做好。短短的幾年時間,把神韻名聲搞的很大。
  其實神韻第一年就打響了,人們當時就說是一個奇蹟了。本來我是想一年搞兩場秀,一個是「聖誕奇觀」,就是聖誕節搞一個秀,中國新年搞一個秀,每年是兩場不同的節目。後來由於太忙了,做不過來,現在只搞了一場秀。短短的幾年,影響就搞出來了。這個與大法弟子的配合,方方面面的因素都有關。
  我和電視台的負責人講,媒體要不注重人員的專業化培養,你質量搞不上去,專業化程度也不夠,那都不行,作為一個大型的媒體公司這是必須重視的。
  辦神韻當時我在想,要想使神韻能夠成為第一,那首先就得培養演員,所以我就辦學校,徹底解決演員的問題。我們很快,短短的時間就把演員培訓出來了。當時技巧還沒有這麼高,現在是越來越高,演員很多都成了國際一流的舞蹈演員,(鼓掌)所以才能有這樣的演出效果、其它方面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當然啦,神韻的樂團也在發生著大的改善,我也要使樂團成為世界一流的。(鼓掌)我要說到可做到啊,(師父笑)(鼓掌)正在努力。我們去年三個樂團合在一起搞了一個交響樂團演出,演出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很成功,樂團成員也是信心倍增。樂團也一定能夠打響。
  其實我做神韻,就是給各個項目看師父咋做的。而且哪,我還有一個打算,因為各地的學員推廣神韻中用的人數太多,影響其它項目,這個事情要改變。現在已經改變了很多,去年到今年的秀就沒有用那麼多人,很多地區已經用的很少了。紐約地區我已經告訴說儘量少用。那你說幾千人上去推票,最後連威德都沒有了,來的觀眾有多少人哪?有些地區就那麼三個人、四個人就辦了好幾場秀,而且是滿場,這個威德你看多大。所以將來會越來越少用人。而且現在統計了一下,各地都是這個情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觀眾都是看廣告來的,所以我們只要少量的人手,把廣告做的好一些,就可以了。漸漸的會這樣做。
  剛才講的是兩個具體問題了。我剛才聽說大陸還來了一部份學員。有些學員以前聽過我講法,大陸絕大多數學員沒聽過我講法,見一次師父好像是很難,那麼我多講一點。(熱烈鼓掌)
  咱們還採取這個方式,師父解答問題。(鼓掌)現在可以開始,條子可以交上來。
  我坐下來大家看不清楚,我看我還是站著講。(鼓掌)
  把問題拿過來吧。
  儘量提你們修煉中的問題。個人我這不舒服啊、那不舒服,(眾笑)我們大家都笑了,這應該是自己去過的關啊。

弟子:大法弟子如何在當今社會應對日常生活中工業化的有毒食品?(眾笑)(師父笑)

師父:現在真的是這樣。人的科學很膚淺。基因改良在表面上看能夠使農作物少受蟲害,甚至於看似表面上在增加產量。其實哪,這個世界是神造的,人的食物也是神造的,這個自然界的東西和人體是一個正常的循環,都能夠互相利用的,而且這個東西在循環過程中還能使它昇華到高層次上去。整個宇宙都是一個循環系統。如果我們這的東西發生了變異,不純,這個東西不止影響到人類社會,還會影響到高層社會,同時變異的東西會使人體發生畸形。
  我過去跟大家講過,我說人類其實經過了兩個地球。上一個地球人類到最後的時期,那時的人看上去很可怕。有的頭很大,有的腿很短,有的一個胳膊長、一個胳膊短,也有的五官歪斜,被毒化的很醜陋,人都是變形的了,就是因為基因改良和工業化的污染造成的。
  大法弟子是修煉人,現代人類表面的身體本來就是被污染的了,同時有很多業力在表面上,在修煉的過程中,就是去掉這些不好的,純淨你的思想與身體,甚至於缺損的都能夠補上,歸位時必須達到神體標準,所以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只要修煉,是不存在這問題的。而且成年人不會馬上出現畸形,但會造成脫髮,它影響很少。對後代的影響那是很大。只要是修煉人,不管是孩子、大人,實際上都是在解決過程中啦,你的身體,不管是污染不污染,都是在轉化過程中。

弟子:我們是台灣弟子,得法多年。和先生同修一起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知道大法不是為祛病,知道修煉人細胞都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但得法之前的痛風一直沒好,最近關節還是很痛。(眾笑)

師父:(笑)修煉人都知道,只要你精進,你的身體就在發生變化,師父也會去給你調整。不是師父這個人身做,而是師父法身在做。從你修煉到現在都沒好,你真得去找找心性上的問題,看看哪裏執著,哪裏應該修好,這真是個人修煉問題了。(鼓掌)

弟子:河南平頂山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父:(笑)問候就不要遞上來了啊,師父知道你們的心情。

弟子:我們是來到美國不久的老年大法弟子,非常渴望遇到您、聆聽您的講法,由於種種原因總是不能如願,今特請參加法會的同修轉達問候。長沙大法弟子。

師父:這個不用交上來了,師父知道。(師父笑)

弟子:請師父坐下講法,您已經站了一個小時了……。

師父:沒關係啦。

弟子:神韻在台北演出場地一直無法租到最高級的國家劇院,是否弟子還不夠努力?

師父:台灣除了台北之外,有些劇院還是不錯的,可是台北的劇院好像都不是太好,就是那個國家劇院才能裝九百多人,租不租也沒啥意思,所以我沒有讓他們一定租。

弟子:台灣大紀元揭露邪黨的報導方式似乎不夠喜聞樂見,目前無法讓大多數台灣人接受。請問我應該如何做?

師父:你向他們提提建議,只能這麼做吧。(師父笑)

弟子:我們究竟救了多少眾生?百分比多少?

師父:現在有多少退黨人數啊?你們幾乎講過真相的人都在那退黨人數上,但是不一定保證每個退黨人就不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有些人是從內心上真退了。但是不管怎麼樣,他一旦有這個表示的時候,神就會幫助去處理這些問題。現在是一億三千萬中國人退了黨了,中共邪黨沒有那麼多人,是因為包括退黨、退團、退隊、退休的。

弟子:我以前在國內講真相和個人修煉的事情都做的不大好。在國外這幾年時常想起以前錯過的該去講真相的那些人,自己希望能彌補自己的遺憾、回去給他們講真相,但心裏總是有「害怕」二字。

師父:修煉哪,如果一個人坦坦蕩蕩的,干擾一定會少。不是說,哦,師父講了,我就去做了,回去被抓了怎麼辦?我只是從修煉這個角度上講,真的心裏不裝著害怕,坦坦蕩蕩,做著該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沒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來了我給你講真相。真有這樣的大法弟子,結果警察都非常佩服,臨走還告訴你,注意安全啊。真的了不起。(鼓掌)但是已經在國外了你做好該做的事情也是一樣。

弟子:師父您好。我理解無條件配合的法理就是協調人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我的問題是,在一個項目的關鍵時刻協調人不說怎麼做,我們該怎麼配合?(眾笑)

師父:協調人有的時候會先聽取別人的意見,然後採納一個好的意見,也有這樣的。但是也有的負責人呢,從來沒意見,自己從來沒有一個想法,從來不往這上用心,那真的是有點差勁。師父把這麼多大法弟子交給你,叫你把他們帶好,那是你必須得做的,這是責任。做不好,是與自己修煉有直接關係的。

弟子:無條件配合的法理是不是也包含著在項目關鍵時刻協調人應該有決定項目走向的勇氣?

師父:那當然是這樣,自己要有一個好主意怎麼去做?
  初期做神韻的時候,大法弟子搞藝術的也不少,這個告訴我,師父應該這麼做,那個說,師父應該這麼做,這個說這麼回事,那個說那麼回事。說的還挺有道理,然後例子還舉了挺多。每天幾乎都有對我吹風的,我就在想:我說這是我做,誰怎麼說都干擾不了,我非常知道該怎麼做;這要是一般項目負責人,那真的擋不住。哇,有些還很強勢,真的很難擋。可是,作為一個項目負責人,你要沒有一個堅定的自己的方向,真的是啥也做不了。

弟子:現在有的國家還沒有按照神韻對財務管理的要求執行,請師父再講這方面。

師父:神韻會要開的,這些事情是應該做好的。大法弟子本來就是把這些東西都看的很輕,修煉為第一位的。如果在這上出問題呀,那就很難修煉了,舊勢力一定會找你算這個賬的,可是你卻過不去這個關。千萬要別出問題。
  不具備條件,或者有些學員忘乎所以,還是其它項目遇到困難了,挪用資金,那可是了不得的事。因為大法弟子證實法、做甚麼項目,是你們在圓滿自己,在走自己修煉的路,遇到甚麼困難你得自己解決才算過關,是吧?走過去那是威德。假如說你用別人的錢,挪用別人的錢或者神韻的資金去做了,那麼就不一樣了──這個項目怎麼做都沒有你的威德,那舊勢力就會抓住你這個問題:你是助你師父正法還是你師父助你?而且在任何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挪用了資金,或者是當了自己的錢,那可是修煉大忌,可是很嚴肅的問題了。所以有的時候我在想,可千萬別在這上出問題。師父不會去過重去講這些事,我也不把它看重,可是我真擔心誰在這上出問題那麼多年就白修了。舊勢力不管你是老學員還是新學員還是負責人,舊勢力可能毀了你。
  當然了其實大家做的非常好了,看到神韻的成功大家很高興,救人的力度大,大家都是想支援神韻,我知道大家都是這麼想的。

弟子:西安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大家。問好的不用再提了。

弟子:我是台灣大紀元記者,今年遇到不少專程來台灣觀看神韻演出的大陸各界人士,他們除感動外,表示向慈悲偉大的李洪志老師問候,並致以崇高的敬意,他們衷心希望師父您能回到中國,神韻藝術團能早日回到神傳文化的故鄉。

師父:謝謝他們。我是想讓神韻去大陸演出,(鼓掌)看時間來的及來不及吧。這大陸要去了,別說這三個團,四個團也不夠用。藝術團有個人那天算了一個賬,說三個團在中國演,光大法弟子就得看六十年,(眾笑)才能看完。(鼓掌)所以這個觀眾群可大。當然救度眾生了,更多的還得叫常人去看。

弟子:代表中國大陸北京、天津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叩拜師父。

師父:謝謝大家,問好的不用提了啊。

弟子:(師父:前邊問師父好的師父不念了啊。)我是長春大法弟子。我們不管嚴寒酷暑,颳風下雨,堅持發正念,迫害不停,正念不止,做好三件事,請師父放心。

師父:謝謝大家。(鼓掌)師父家鄉大法弟子啊,做的非常好。(鼓掌)

弟子:(師父:那怎麼辦呢?還是問好,念不念呢?)遼寧撫順新賓永陵大法弟子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大家。

弟子:如何向西方媒體、人權機構更好的講清迫害真相?

師父:講真相哪,哪裏都可以去講,不要針對甚麼政府啊、團體呀,不要有這個想法,很多的時候都是因為這個心,被擋住了路。大家知道,我們是救人的,救人救啥啊?人心。所以只針對人心、針對個人,不要針對團體。說我就想針對這個團體去講真相了,你可以這樣去做,但救人要想收到實效,向誰講真相都可以,到哪個階層講真相都沒問題,眾生都在等。

弟子:針對一些長期混在大法弟子中的所謂學員,在大法弟子中有意攪事的,不知如何揭露又能慈悲對待。

師父:是呀,有些人覺的大法好,又不想離開,可是不修煉在裏邊就起著攪事的作用,他自己不知道;一幫人心重的學員還願意聽他講。拉一幫人在那講,講的都是人心的認識,也不在法上,真的是在攪事。這種不精進的,又覺的大法好、離不開的,我希望你們千古機緣別擦肩而過;真的踏踏實實修一修,自己有所得,才沒有白在大法弟子中待一回。

弟子:大法弟子如果自身沒修好,是不是做再多的事也達不到救度眾生的目地?

師父:這倒不是。我倒想起一個道理來。有的人說,特別是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說,你沒做好你別來管我。這話大家聽起來好像是對的,是呀,你做好了你再說我,其實不對。完人是沒有的,他這方面有不足,可能其它方面還好一點。不管是甚麼人,只要他說話說的對,都應該聽,不管這個人你認為他是好人還是壞人,這才是對的。所以不管自己在修煉中覺的自己做的好和不好,講真相的事你都應該去做。(鼓掌)

弟子:河北省唐山市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是全國迫害最嚴重地區之一,去年又發生了兩次大面積迫害,給眾生帶來了巨大的損失,請師父開示。

師父:說起來這些事情太多了,其實中國大陸各地都是這樣,就像剛才師父講的,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正念足一些,能夠在這場迫害中都做的符合修煉人,少一點人心,迫害就會少。

  人心越多麻煩越多。有的還不接受教訓,剛一出勞教所,各種人心又來了,顯示心又上來了,那就會帶來麻煩,是吧?不但自己遭受痛苦,也影響著整個環境。所以每個大法弟子要都能做好,我告訴你們,這場迫害它就堅持不下去,早就完了。(鼓掌)

弟子:在有些地區,一個佛學會負責人身兼數職,大紀元、新唐人、佛學會、真相組,事事要請教他。

師父:是啊,有些地區是這樣。真的人手不夠哪,倒無可非議,可有些地區可真的是個問題。師父都在想:誰能替了我,我神韻也不做了,證實法嘛,每個大法弟子都得讓他們走自己的路、給他們威德。自己攏著,太多了其實也不一定做的好。從另一方面講,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心才這樣做?反而是修煉中一個沒過去的問題。我就敢放手,我甚麼都敢放手。本來就是鍛煉人,為甚麼不放手呢?都是修煉人,有法在,怕甚麼呢?我甚麼都敢叫別人去做,為甚麼不能呢?師父的本意就是要鍛煉大家,為甚麼不叫大家去做呢?(鼓掌)

弟子:黑龍江大法弟子想念師尊,我們會克服一切困難做好三件事。神韻是在師尊親自指導下做出的世界第一秀,我們認為就得用我們現有的最高標準對待。

師父:噢,是說神韻光盤,大陸大法弟子要製作精美的包裝。根據自己的能力、根據自己的條件做,因為多數學員還很困難,都這樣做,也會影響到正常生活,有的學員不吃不喝的也要資助,不要給學員造成困難。大家知道神韻和山上對一般學員捐助從來不收的,可是總有捐的,也總在往回退。除了做生意的、很富裕的那種才收的,其他一般正常打工的,都不收。

弟子:在大陸這種情況下,怎樣區分理智和怕心?

師父:在中國大陸那個環境,我說你要真的是一點怕心沒有,太了不起了。其實那種恐怖環境是舊勢力幹的,也是針對大法弟子現有情況做的。說你要沒有怕心它們會認為不足以考驗人,你要沒有怕心它不白做了嗎?它就是要讓你害怕,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看你敢不敢做救人的事,它們就是這麼幹的。
  有些學員正念足一些,怕心就小一些,做的就堂堂正正一些。有的人怕心多一些,就做的差一些。完全沒有怕心的個別人也有,有些地區比較寬鬆呢,會多一些,邪惡多壓力大的地區還是很少。不是說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麼樣能夠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麼害怕,面對著救度眾生的責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

弟子:現在仍有很多人沒得救,煩請師尊再講一講抓緊時間講真相勸三退的重要性。

師父:我想這個重要性不用太講了吧,救人那是你的責任,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得做的。你說我自己修的很好啊,我每天在看書啊,自己煉功時間也很長啊。我說這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沒修。為甚麼呢?因為大法弟子不是過去的那些僧人,只求個人圓滿。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才稱為「大法弟子」,不是個人圓滿為目地的,是你要帶領一大批生命圓滿的,所以必須得去做。(鼓掌)

弟子:經歷邪惡迫害的同修和海外生活時間長的同修,心態不同。

師父:是的。我發現啊,從大陸出來的人哪,來到美國,走在街上,好像看到外國警察心裏還在害怕,說「法輪功」幾個字也得瞅瞅別人甚麼心態,害怕的心還很重。由於長期在那個環境下,人與人之間那種非正常的接觸,在邪黨文化中人的行為、思想反映,表現的都不同。
  國外的大法弟子,在國外待時間長了,他也忘了國內人們的不一樣,特別是這些年更不一樣了,所以覺的大陸出來的人怎麼都這麼怪呀?特別是你心裏害怕、感覺說話又拐著彎說,國外的學員覺的這人是不是特務啊?真的是這個感覺。我經常告訴他們,在大陸那種長期迫害下,在長期的黨文化的環境中,就變成這樣了,跟誰也不敢說心裏話,這不正常。因為在中國那個社會,會抓人的短處,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在國外沒有這一說,在人類的歷史上沒有這一說,只有在中共邪黨的社會才這樣。在國外,倆個人誰也不認識,在一起連家裏的甚麼事情都會翻出來對人聊的,很坦蕩的。
  有的時候大陸人覺的外國人這麼傻啊,他們家的事都拿出來說。那是人的正常行為呀,是吧?是中國人被邪黨文化、被那個社會搞的,在各次運動中被搞的,不斷的掩飾著自己,甚麼都怕。這中共邪黨真的是太邪惡了!(鼓掌)

弟子:英國弟子在中領館前和平抗議堅持十多年了,目前弟子中有不同的認識。

師父:我覺的哪,不管怎麼樣吧,證實法中大法弟子所有做的一切事情師父都是肯定的,就包括在領館靜坐的,叫世人知道、認識,叫路過的人看到這部份人是被迫害的,在揭露邪惡,我覺的這個事情做的很好,應該做。(鼓掌)我向來是肯定這件事情的,也叫人看看,哪個國家的領館前這樣?只有你中共邪黨流氓政權。我一向是肯定這件事情的。

弟子:在大陸,同修身體不適,大多都是有舊勢力迫害的因素,我們都正念否定、向內找。來到海外後,同修有身體不適的卻說是消業,弟子在法理上有些不明白。

師父:在邪惡的環境中,特別是中國,因為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多,它會迫害你。邪惡因素在國外已經沒有那麼多了,壓力沒有了。目前消業也好,邪惡的因素干擾也好,都是舊勢力幹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舊勢力幹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認的,更不應該有讓大法弟子承受這些痛苦的事情。(鼓掌)

弟子:我二零一零年得法,今天第一次參加法會就有幸見到師父,請允許我代表我姐姐和姐姐的女兒向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謝謝。師父知道。

弟子:請問師父,有的被迫害很嚴重的大陸大法弟子來美國申請政治庇護被拒了,甚麼原因?

師父: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哪,也可能你們在中國大陸還有該做的事沒做,也許有該救的人沒救?我只是從法理上說啊,不是說你是這個情況。再有一個,大家知道,美國的移民官他問話哪,他問的都是很直接的;我們中國人哪,說話都是不正面的。在大陸,意思一說大家就都明白了,噢,是這麼回事,可是西方社會的人不這樣思維,所以老是擰勁,有時會使移民官很生氣:你為甚麼不直接回答我問題?認為你在吞吞吐吐的在撒謊。其實不是,是表達方法問題,思想認識、思維理念問題。這確實有差異。儘量直接的回答。當然還有一個原因也很關鍵,個人修煉狀態問題。

弟子:媒體招收常人做具體工作,會不會把我們大法弟子資源共享出來的好主意洩露到常人社會?

師父:如果你們自己做廣告的能力很差,雇佣一些常人來做廣告、做市場,這個可能問題不大;但是如果其它的東西,要是同在一個辦公室,那可能就存在大問題了,很可能很多人就把他當作是大法弟子了,說話也不在意啦,理解當然有差距。如果這個人背景有問題,那就更麻煩了──邪黨把法輪功的甚麼情況都當作是情報。所以這些事情很難辦。你要是雇佣社會常人的話,不要在一起,專門一個地方。這樣大法弟子都知道,那是常人,這是大法弟子。不然就會混在一起去了。

弟子:我是東北大法弟子,現在大陸監獄、勞教所還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更好的營救同修?

師父:每個人有自己的修煉的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能夠想到幫助同修少遭受迫害,這是應該的,但具體怎麼做,修煉上得看那個人修煉狀態。狀態好就容易幫,狀態差就不容易幫,只能說你們力所能及的做你們應該做的。其實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做這件事情,都在揭露邪惡、抑制邪惡。

弟子:大法弟子如何善用社會媒體?

師父:善用常人的媒體?這麼說吧,大法弟子的事,那也就是咱們自己的事,得自己做;靠常人媒體把它做了,那個媒體威德太大了。大家知道有些報紙影響很大,用哪個報紙把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報出來了,從頭到尾都給你報出來,說的非常清楚,你們想這一定是件好事,很多人覺的這太好了,可是舊勢力是絕對不會幹的,把它安排的環境給破壞了。它認為考驗大法弟子的所謂環境給破壞了,它絕對不幹的,所以這些年來常人媒體一直不報導。我早就知道這些事情,我就沒叫大家這樣去做,只要你去做,報導就是反的。
  當然了也有些媒體的記者看了神韻了,或者是和大法弟子接觸中聽了真相會不一樣,有的時候偶爾的報導一些東西出來,那當然好,了不起,只能說這個人真的是了不起,是給自己的生命在選擇未來,只能這麼說。要想大面積出現或者大篇幅的出現這些情況,這些年還沒有過。不是大家做不到,也不是師父不讓你們做,那舊勢力在抑制著常人社會。

弟子:香港最近出現一些邪惡干擾,是否香港大多數大法弟子的人心所帶起來的?還是其它甚麼原因?

師父:遇到問題的時候不要互相指責。大家都冷靜的想一想。香港,是那個邪黨最前沿,那是已經到了它的嘴邊。在那個地方揭露邪惡,它已經恨的牙根都痛了,它要不幹出那些邪惡的事來才不正常呢。但是大法弟子了不起,這些年來一直做的非常好,能夠在那種情況下非常有力的揭露邪惡。恨的牙根痛它也沒辦法,在最後的瘋狂中,甚麼「一國兩制」、甚麼臉面,都不要了,世人都看到邪黨失去理性又下三濫式的瘋狂了。
  這時大家要冷靜的理智做才行。這是當初安排大法弟子講真相的地方,這種瘋狂它能長嗎?不會長久的。舊勢力也是針對一些人心幹的。一個人有問題是個人修煉的事,修煉中很多人有問題,就會出現形勢上的問題,所以大家遇事一定要冷靜。師父一直在觀察這件事情,我也在觀察大法弟子的心態、每一個人怎麼對待它。

弟子:有的學員拿著假經文到處傳,這樣的我們遇到該如何處理?

師父:作為個人來講,不聽不看就完了。知道那些東西是假的,也知道明慧網已經多次發表、說過這個問題,為甚麼還被帶動呢?
  之所以在學員中能出現這些事情,大家想一想,為甚麼呢?不就是有些人喜歡聽小道消息?這是人心的執著。針對這些人心,舊勢力覺的,要不讓他狠狠的摔一個跟頭,他是不會改的,他不會去掉這個心的,得讓他在這上摔倒,所以就讓那些人去傳小道消息。傳小道消息的人本身對小道消息也是這麼感興趣,才這麼幹的。
  有些人不是摔倒了嗎?摔的好幾年爬不起來,最後明白了,痛悔的不行。師父不承認這些,可是你叫邪惡抓到理,它才敢這麼幹的,要能夠早點放下這執著就沒這個損失了。特別是在這麼大的人群中修煉。過去人修煉,要使人能修煉成,針對不同人心會用不同的去人心的辦法。大法弟子有漏,邪惡它就會針對你的人心搞出問題來。有時邪惡會針對你怕啥它來啥,你想啥來啥。

弟子:如何才能讓不精進的或者掉下去的弟子從新走回來?

師父:像對一個沒學法的人一樣對他講真相,因為一旦掉下去連《論語》都不會背,大法書中話他都想不起來。他真要走回來得從新學,從新開始。

弟子:有的弟子不重視書中改字的問題,怎麼給後人留下這樣的書?

師父:後人的事情師父來做,但是大法弟子該做的要把它做好。

弟子:個別大陸來的學員很努力,但很執著個人的認識。

師父:是啊。那大陸為啥迫害那麼厲害呀?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有的人心太強了嘛。我都講過了,集體做事時,誰的主意也不可能是最完善的,社會是千變萬化,形勢還在變化呢,人還有一個今天這個時髦明天那個時髦呢。這是一個動的社會,不要追求自己的主意怎麼好。只要能完成這件事情,大家就努力去做了。你覺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這才是了不起的,這才是神願意看到的,這才是修煉人應該做的。(鼓掌)而不是哪個意見、誰的意見怎麼圓滿了不起,你把它爭來了,那恰恰是神反對的,師父也不願意看到的。而且舊勢力覺的越不圓滿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誰能把它補上那才了不起,給了大家共同修煉的機會,它是這麼看的。

弟子:有些同修專職在幾個媒體做,沒有生活來源。有的媒體發一點生活補助,錢都是學員捐的。有同修悟到拿補貼不符合師父講的開工資的法,就離開了媒體,去常人中找了一份工作,選擇了其它的講真相項目。弟子也面臨拿補貼的問題,對此怎麼認識?

師父:有的媒體拿補貼是我同意的,要想儘快把媒體公司做好,你沒有收入怎麼行?不專職做怎麼能行?初期可以這樣。你比如說,新唐人現在要從新把它做好,這個期間出於這種情況可以,但是不會長,現負責人也不會讓這個事情太長。

弟子:國內老學員由於時間長,不精進,甚至於放棄修煉,怎麼辦?

師父:修煉哪,其實你們不知道,舊勢力,它就是要把那個不精進的、不行的篩出去。過去講,修煉不就是淘金嘛,把沙子都淘出去剩下的才是金子。不有一句話叫「大浪淘沙」嗎?在大風大浪中淘去的都是沙子,剩下的是金子。
  其實我覺的眾生都應該在這個歷史時期面對自己的生命做出一個關鍵的選擇,那誰不想修了也是隨自己的便,沒有正法修煉逼著人修的。人的那個心不動,那走進修煉人中來也是假的,所以從來我都是你修我這個師父管你,你不修那你就走你的,人心不動沒有用的。

弟子:邪黨開始減少對大法弟子勞教,增加判刑重刑,邪惡是否從新抬頭?

師父:換湯不換藥,邪惡招數使盡了,它甚麼邪惡都給人看到了,也是給人心看的。

弟子:前幾年師尊在講法中說海外大法弟子不要回國,現在海外大法弟子可以回國了嗎?

師父:你在邪惡的黑名單上,回國它肯定找你。它讓你回去,那就是兩個目地,一個想從你那得到所謂的情報,一個是叫你去當特務,否則它不會讓你回去。所以很多回了國又回來的,其他同修就對你不信任,大家在想:說不上你在國內幹了啥。大家都會這麼想,何必去找那麻煩?

弟子:最近有極其邪惡的勞教所被曝光,常人也出書揭露勞教所邪惡,還有常人及常人媒體想採訪曾經在勞教所被迫害的大陸學員。一些大陸學員有意站出來揭露邪惡,請問師尊,現在是否合適?

師父:當然合適啊,那還不揭露它?(鼓掌)中國大陸以外學員可以大力做,大陸學員注意安全。我向來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也不承認舊勢力的那一套,而且永遠不會。(鼓掌)

弟子:明慧網連續發表制止亂法文章,可是有的大陸學員仍不清醒。

師父:是啊,被邪惡控制了,對明慧網也反對。大家知道我為甚麼在明慧網上發表消息嗎?就是告訴大家它是可信的,是大法弟子一個交流的平台。換個角度講,師父也在看著,是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的。

弟子:有的大陸同修公開集體煉功,造成綁架,又不積極的講真相。

師父:不講真相、不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對的。如果條件合適了,有些地區學員出來煉功沒有人管,可是有些地區不要盲目的效仿,還很邪惡的情況下不要這麼做,會造成損失。

弟子: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的大法弟子只有近五十萬,是否有很多曾經做錯過、但還沒有走出來?如何更好的幫助他們?

師父: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以前的同修,他一旦真的掉下去了,那你就像針對一個常人講真相一樣針對他,不要還把他當作同修一樣對待。你覺的他和你的認識一樣,那你就錯了。一旦掉下去,他像常人一模一樣,所以你得對他像對常人講真相那樣講才行。我以前跟你們講過,我說哪個人不修了,他的記憶中的法全都會被抹掉,所以他甚麼也記不住。他有意修,得從新修,從新開始。

弟子:除了拿上來的問題,會務組還收到許多各地學員的條子,會隨後交給師父。

師父:這個會務組給我寫的。一大堆問師父好的,他們集中到一起了。我給大家念念吧。山西太原、北京、湖南株洲、四川成都、錦州、黑龍江雞西市、南陽、福山區、河北保定、山西、玉山、深圳、廣西柳州、石家莊、盤錦、澳門、濟南、河北唐山、山東聊城、瀋陽、安徽、陝西、雲南、蘇州、長春、黑龍江、凌源、濰坊、牡丹江、內蒙古赤峰、山東、雲南、湖南平江、河北平山、承德、湖北武漢、上海、山西晉中、榆次、廣州、湖南、北京航天部、武漢洪山區、湖北黃岡市、武穴市、麻城市、黃石市、浠水市、新疆、河北廊坊、浙江、攀枝花市、四川樂山、北京大專院校、江蘇、遼寧、福建、大連、天津、河南、大同、四川德陽、張家口、甘肅,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父:謝謝大家(鼓掌)。還有,這是會務組把問好的條子都寫在一起了,下面還有一部份:日本、美國洛杉磯、澳大利亞、羅馬尼亞、荷蘭、挪威、夏威夷、溫哥華、伊朗、杜拜、新西蘭、越南、韓國、意大利、法國、英國、西班牙、馬來西亞、悉尼、台灣、美國加州舊金山、紐約,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謝謝大家。(鼓掌)
  我就說這麼多吧。今天參加會的有八千多人,每個人提個條子肯定是念不過來了。不管怎麼樣吧,剛才解答的一些問題也許帶有代表性,希望大家能有點收穫。每次法會,如果有時間的話,師父都會這樣去做,儘量給大家多解答一些問題。但是不管怎麼樣,我說的再多,那在實踐中還得你們去做,還得你們去修,師父只能起一個指導的作用。當然修煉中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了,那肯定的。但是遇到問題,在常人中碰到的千變萬化的這些事情,得你自己去針對。
  就說這麼多,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時間真的不是太多了,說結束就結束,下一步說來也就來了。謝謝大家。(眾弟子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