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李洪志,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美國洛杉磯)

  (全場長時間熱烈鼓掌)當年強大的羅馬帝國怎麼也沒有想到敗在基督徒的手裏,說清楚點,是迫害基督徒把它自己迫害倒台了。不可一世的中共邪黨在當今社會好像誰也不敢觸動它,可是東歐說解體就解體了。神在控制著一切。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也是像羅馬帝國當初迫害基督徒一樣,不可一世,毫無理喻,怎麼也沒有想到它們的今天,就像當初迫害大法弟子一樣,惶惶不可終日。還不止這樣,它們所做的一切,都會回報的,一定的。我早就講過,我說人哪,在這個世界上無論誰做了甚麼,都得自己去承擔;無論做了甚麼,都得在業報中償還。有現世現報的,那是在提醒人、警示人。也有過後報應的。
  不管怎麼樣,歷史上所有的邪惡政權都沒有好下場。歷史的教訓非常的多,但是惡人在瘋狂的時候,在邪惡充滿頭腦的時候、妒嫉沖昏頭腦的時候,就怎麼也說不聽了。這場迫害像當年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一樣,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個星球上從來沒有過的罪惡──竟然賊膽包天活摘大法徒器官,而且數量非常大,全天體的神都在看著這罪惡!
  大法徒,修煉的人,大家都知道修煉人對於轉眼即逝的人生是不看重的。看重甚麼?修煉後的正果。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有一個目地。在正法初期,很多神就對我講,現在世上的人都是為這法來的,但是可不都是為你這法起正面作用的。不管怎麼樣吧,不管甚麼樣的人,在這部大法面前,大家知道從古到今所有的那些個先知先覺、聖哲們,都沒有把宇宙的根本理、修煉的理、人與神的關係說清楚。可以說這次傳法是天機盡洩,就看你去不去看,就看你去不去修。你想看、你想修,甚麼都在裏邊。
  人活在世上,各種各樣的執著使人的心安定不下來。特別現在的中國社會,中共邪黨為了達到敗壞中國人的思想、社會文明與道德,一直在潛移默化中系統的在幹著,非常系統。大家看看現在全中國那的人,這麼大的人群,幾乎每個人的腦子裏都在想著發財、一夜致富。邪黨就叫人在這上用心,別管它們邪黨怎麼幹。中國人那沸騰的心連一時都不能安寧。全中國的人群都這樣了,這正常嗎?大家都知道,在西方社會、正常國家,人們有吃有喝,有一個正常的工作,這就是生活的一部份,人們就在正常的生活、在享受著人生帶來的生活本身,全世界的人都是這種狀態,不是中國人被邪黨搞成的這樣。人的窮富是前世造成的業果,沒有的就是沒有。就這個安定不下來的心使人聽不進真相,他們不知大法弟子是在救他們,神佛大怒的後果快到了。還不止這些,當然邪惡灌輸的謊言使人對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排斥。當然還不止這些,還有許許多多邪惡的因素在人的背後,甚至於人的身體裏邊也有邪惡因素控制著人,不讓他聽真相。
  當然現在形勢在巨變,邪惡的因素被銷毀的是越來越多。正法洪勢從微觀向表面上來,甚麼叫鋪天蓋地?那也形容不了。大家想想從最微觀往表面上來,那密度多大?比水的密度還大無數倍,無所不包,無所遺漏。誰幹了甚麼,誰的思想一念一動,做過甚麼,歷史上幹過甚麼,那都清清楚楚。全人類不管經過了一億年、兩億年的歷史,都等著最後這一天。全人類都知道人類走到最危險的境地上來了。不是聳人聽聞吧?不是師父在這誇張、說玄而又玄的東西吧?誰都知道。甚至有些國家政府更清楚,就在穩定著走過人這段歷史吧,等待著也許會出現奇蹟,也許神會開恩。可是有些神都在被正法中再造。
  目前邪惡被清除之後人就稍有清醒,最起碼人能夠自己思考問題了。你跟他講真相,是他自己在思考了,不是邪惡在控制人了,特別是在中國大陸。其實在邪惡最猖獗的時候,那可不光是中國大陸,全世界的人都被邪惡控制著。現在不一樣了,人們漸漸的在清醒。
  大家知道,中共邪黨的黨員在大法弟子講真相中退黨的非常多,很壯觀,退的人數越來越多。我剛才講,還有別的因素使人不往正處想,被中共邪黨搞亂的人的思想還在想著發財啊、想著其它不好的東西呀。這麼大的一個人群都不是人應有的狀態了,同時也在影響著人聽真相,很危險。
  我在正法初期就講,中國人都是不簡單的。世界上為甚麼搞民主?我過去給你們講過。現在人覺的民主政權很好,其實也是神安排的。一來是要這麼做,這是形勢需要;二來各個國家的王都不在位了,不在原來那國家了。過去王者去世了,轉生回來他還是王,因為這個民族是他從天上帶下來的。他自己天國的眾生先到中國結緣,坐一朝天下,然後都轉生到世界各地成為一個民族。大法開傳之前各個民族不同歷史時期的王,很多,都轉生到中國去了。近代高層次上來得法的代表、天上更大的王,也轉生到中國去了。很多歷史上的大德之士也都轉生到中國去了,因為大法要在那裏傳,舊勢力干擾中致使他們要在那個環境中經受最嚴酷的考驗。舊勢力認為他們一旦得救,就代表著他背後龐大的生命群得救。邪惡的舊勢力看到了這一點,所以它們就加緊利用低層邪惡生命與壞人迫害大法弟子,破壞中把人的思想搞亂,包括常人,叫你沒有正念,對大法動搖,使常人聽不進去真相,甚至於隨著邪惡去迫害大法弟子、誹謗大法弟子,因此造成的罪惡太大了。
  不管怎麼樣,大法洪傳,現在我還在叫大家救度眾生。至於說將來怎麼樣,將來看。眼下大法弟子就是要去救人,所以我一直在看各地講真相情況。有些講真相的點做的很好。現在大陸的旅遊團越來越多,這就是安排人換個環境聽真相。其實真相點那裏才是第一線,講真相的第一線。我們有些地區把這個放棄了,忙於其它項目。當然也是有效了,都該做,大法弟子的項目我都是肯定的,講真相救人都能起作用,但是現在這麼多旅遊團的,特別是中國大陸出來的那些人很多是聽不到真相的。
  正法期間很多事情都不是簡單的,而且都不是單一的,神安排事情都是多重因素的。那人到國外來,他在國內聽不到真相,是不是就是叫他到國外聽真相啊?你們不能放棄這些人,所以咱們各地區講真相的旅遊點還得做好。
  人的思想很複雜,我過去跟你們講,我說人的這個大腦它只不過是個加工廠,從娘胎裏生出來了,就是父母的血肉,吃五穀雜糧長大的,死了埋在土裏也好、火化也好,就是一把土。這個大腦本身,嚴格的說,它不是思想的來源。人不是有元神嗎?身體不是還有層層微觀上不在表面空間的部份嗎?都能產生思想。有人說人體是個小宇宙,大家想想,人的大腦裏面有多少細胞?細胞是由多少分子構成的?大腦裏的這些分子是多少更微觀粒子構成的?每個微觀粒子在空間中的位置與人眼看天體一樣,大家都往外看,這個大宇宙,每個星球上都有生命,它只不過不在這個表面空間,你看不到它。說美國的航天技術很發達,上去看,沒有啊,荒涼的世界。可那邊不荒涼,人的科技太淺了。宇宙中有多少星球?人的大腦裏那些細胞,那些分子,更微觀粒子,它的排列和我們看到的宇宙的排列,連程序都是一樣的。你的人體裏有多少粒子?有多少星球在你腦子裏邊?在那麼微觀下粒子(星球)上的生命,那個粒子上的生命看見粒子布滿大腦空間,和人看星球看宇宙有甚麼兩樣?這樣看看人的腦子裏是不是個大宇宙?那裏有多少生命、有多少神、有多少那個空間的更大的生命?那麼多不計其數的生命都有思想,人的思想到底從哪來的?極其複雜。
  那是不是人就沒辦法了?有辦法。甚麼辦法?表面大腦與主元神是有組成表達出表面想法的主動性的,包括指導行為。想法出來之前,選擇甚麼很主要。同時宇宙的一切生命都是法造的,是同化法的。你自己把自己表面觀念污染了、變壞了,或者是執著甚麼,或者是灌滿了現代社會中邪惡的東西,或者是迫害大法弟子中邪黨的謊言,迫害中造假灌輸的負面思想,就會擋住你聽到大法弟子的真相,失去得救的機會。
  我們在座的有些學員哪,我知道,不精進,有的甚至於很不精進,可是師父就在想,你怎麼辦哪?你怎麼就沒有正念呢?師父不是來救你、這部法不是來救你們的嗎?而且你身兼著救別人的職責,自己還做不好,怎麼辦呢?不兌現自己對神的誓約,後果是自己在誓約中定的。
  正法中,地球雖小,天體中的生命誰都看到它是個安全的地方。到處是星球在解體爆炸。你們看到了天文學家們發布那些個信息了吧?宇宙中到處都在爆炸。為甚麼外星人這麼多?它們看到了地球最安全,都往這跑。當然大量的是截住了不准許它來到地球上。早期來的不允許它亂動,不然地球社會早大亂了。後來的都叫它們躲到太陽附近去,連月球上的都是早期來的。都看到這安全。為甚麼呢?這個地方在正法,是正法的中心。宇宙那些個、甚至於很大的神都轉生到這來了。但是最後安不安全,成敗還得看這次正法怎麼樣。如果這次正法不成,這個地球也不會有,宇宙都沒有了。
  從現在的情況大家看到了,對大法弟子幹的那些個所謂的邪惡考驗很快就結束了,每個人擺放甚麼位置已經基本上確定了,只是現在圓滿果位中在大力的救度世人。那些世人,大家想想,神早就都知道這個地球在正法時期會被邪惡污染到甚麼程度、破壞到甚麼程度,他們冒著天膽,從一個偉大的、神聖的、高潔的神,跳到這個糞坑裏來,跳到這個骯髒的世界裏來。過去誰敢來?他們不就是抱著對大法一旦洪傳就能夠得救的這種信心來的嗎?!就這樣的想法,這麼正的念,對於大法這麼信任,作為大法徒、大法弟子來講,不該救度他們嗎?而且他們背後都有龐大的生命群的,都是神,也許將來會是你正果範圍內的眾神、眾生呢。
  我們最近一個時期呀,從大陸出來不少學員到國外來。不管怎麼來的吧,有很多我都知道,在國內做的很好;有很多我也知道,做的很差。可是到了國外來呢,一看這環境寬鬆了,沒有迫害了,想過悠閒的日子。不兌現誓約很危險哪!為甚麼呢?你是有責任的!你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這個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助師、要擔當救人的責任哪,你不去做!甚至於在國內被邪惡灌輸的那些東西,很長時間了還沒去掉。你做好三件事才能夠去除、才能把各種黨文化中的思想、包括怕心改變過來。中國大陸的邪黨環境是舊勢力利用壞人與其它空間邪惡生命搞出來的。舊勢力認為環境達到這麼邪惡你們能修出來它才承認,所以才被它們搞成那樣。現在事情已經搞到這一步上來了,就得將計就計了,就是這樣做了,以後的事情以後看。不管怎麼樣吧,我是師父,看到不足哪,我得告訴你們。
  我知道在座的我的大法弟子有很多非常的了不起,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國際上的。在生死中走過來的,在最艱苦環境中走過來的,非常了不起。當然了,作為大法弟子,不管怎麼苦,他們都知道,他們求得的不是人的安逸,是生命的永生,是被代表的眾多生命的得救,所以他們做的很好。這樣的大法弟子,為數也相當的多,做的很好。法會就是要在交流中看一看別人怎麼做的,自己怎麼樣去做好,不是來聽新奇來了,因為你也是大法弟子。
  師父不把這些話告訴你們,師父不安心。甚麼事情都快走到最後了,你們也看了,地球就是宇宙的一個對應的反映,正義的越來越顯露出來,邪惡的越來越走向下坡路了,甚至於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那些人,惶惶不可終日。他們當年使大法弟子怎麼擔驚受怕的,他們現在都在承受。那麼走到這一步了,大家想一想,那路還有多遠呢?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使命這條路啊,真的不會太遠了。
  以前我說過,我說中共邪黨能不能挺過十年,其實何止啊?不讓它挺過五年都行。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甚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幹甚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
  我就說這麼多吧,謝謝大家!(熱烈鼓掌)大家辛苦了,大法弟子們辛苦了!(眾弟子:師父辛苦!眾弟子鼓掌)我代表那些個被救度的眾生謝謝大家!(全場熱烈鼓掌)




簡體字A4版:  PDF文件
簡體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體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