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修,我們怎麼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今天在真相點,當食環署的人(也有警察共二十個人左右)來搶真相展板和大法橫幅的時候,我跟他們講了幾句真相,再看看周圍,場面一片糊塗。他們用袋子裝著大法真相展板很快離開,只聽到某先生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並說要投訴他們。這時我感到自己好像變的有點麻木了。

香港四月十二日開始(撤走邪惡橫幅後),十多個法輪功真相點被港府食物環境衛生署(食環署)強行沒收、搶掠大量的真相橫幅及展板。而且每個真相點是不止一次強行搶掠了,真是損失嚴重。這次是我所在的真相點第三次被搶掠了。第一次我不在,第二次我拿著真相板向過往人講真相有半個小時(因為有個新學員壓著旗不給他們拿走,說要告他們,警察就把學員帶走了,關了十個小時才放出來。)我叫他們在良知和正義面前不要選錯方向,現在共產黨每天都在殺人、每天都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們走後,我拿起剩下的最後四張真相板繼續講真相,除了開口而出的話之外,腦子空空的。直到朗豪坊那邊的同修(那邊真相點也被搶劫)過來忍不住掉眼淚哭,說她修不好才這樣的。我叫她不要哭,說是我們香港整體上出現了問題。

同修走後,我突然很想、很想回家、好想離開這裏。因為這時,我一點修煉人的正念都沒有了,覺得自己連一個常人都不如了。回想起在大陸那段證實法的日子,自己開創的環境:在自己的店鋪講真相、勸三退和派資料,有時還放《九評共產黨》,直到最後我被拘留十天、警察用錢買票把我送回香港的那一天,警察只在我手中拿走幾張破網光盤(就當給他們破網看真相了),本來還拿了我一台電腦,我也要了回來。整個過程就是證實法、救度眾生,體現出大法弟子風範的過程,還得到警察的尊重和保護(當然每一關都是考驗過來的)。在香港,景點的真相點去年十月份被干擾,我都是帶著大法弟子的風範和自信面對這場魔難的,那時見到我們的警察個個都是恭敬有加,我們跟警察講真相時,他們都是靜靜的聽,在我心目中香港警察個個都是好警察。

後來香港有些真相點跟邪惡妥協了,比如不掛「天滅中共」橫幅,邪惡就不拿東西遮擋我們或者撤走之類。那時我的心裏就開始出現指責,雖然我是間接的,但我覺得自己也在其中。

法理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向邪惡妥協。

四月初在巨大民憤和海外同修的加持下,大量邪惡橫幅被撤走,但新的迫害加劇。除「青關會」用邪惡橫幅遮擋真相點外,食環署也加進了迫害,像賊一樣強行沒收真相展板和橫幅,行動突然而且快速。我們這個點的開檔同修,就因為邪惡之徒利用橫幅的高低、喇叭音樂的高低這些事製造事端,被干擾的已經無心救人了──因為被中共指使的「青關會」的人經常報警,警察差不多天天來,天天抄身份證。(警察態度還是好的)我叫同修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做自己該做的穩住心多救人,同修說好,但沒過一分鐘就說:我先這樣掛(橫幅),等他們來遮我再升高。每天如此。

同修開始只看著「青關會」,現在又加一個「食環署」,同修已受到干擾,景點已經嚴重被干擾了。我有時發完正念睜眼一看,所有的展板收起來了,只剩下旗子;有時講完真相回來一看,整個檔口都收起來了(說食環署來了)。有時我很無奈啊!心裏在喊:「這樣下去怎麼辦啊?!」我不敢對同修產生不好的念頭,也怪自己沒能力加持同修有正念,也許因為有這樣全心維護真相點的同修,我才能專心講真相吧!但我知道這樣下去是絕對不行的,我們已經很被動了。

慢慢的覺得自己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我好像沒有以前那種成為修煉人的自豪和自信了。尤其有一次同修不知去哪裏了(同修已經習慣於我行我素,獨來獨往,想做甚麼想到甚麼就去做了),「青關會」的人看我一個人在,先把我們喇叭關了,再把展板拿起來扔在地下,然後拿起「法輪大法好」小旗扔在地下。一看到她把「法輪大法好」的旗子扔在地,我的眼淚流了下來。當我把旗子拿上來的時候真想痛哭一頓,我對不起師父。也覺得是一種羞辱,自己在被迫害大法的小鬼欺負。

邪惡除了對景點的迫害加劇外,同修也隨時面臨著迫害、誣告、抓捕,同修有的在景點被抓、有的在走路中被抓、現在開始出現在家被拘捕帶走(有拘捕令,說打「青關會」的人,而且是兩、三個月前發生的事)。

我有一天自己睡在床上,眼淚不斷的流,覺的自己很沒用,覺的自己修的差,才不能把香港環境改變過來。

面對那麼大的魔難,知道了香港同修之間有間隔,在交流中多次希望同修之間放下自我,珍惜同修緣。大家是同門弟子,師父的弟子比親人還親,希望大家形成整體,共度難關。我也對佛學會的同修寄予希望和信心,對其他同修我的心也是敞開和包容的。

以前在大陸做真相資料的時候,遇到事情「向內找」成了穩定修煉路的保證,自己非常珍惜自己所做的每一份真相資料,而且差不多是全部是面對面交給眾生手中。眾生如果說我給的光盤放不出圖象來,我就想一定是自己做資料時心急了;有個人說還沒看光盤丈夫就給扔了,我就找自己一定是有怕心;刻錄出的光盤有時是粉紅色,就想自己有色慾心。向內找,找到甚麼都立即發正念清除。如果大陸同修哪個真相資料點給邪惡鑽了空子破壞了,大家第一時間一定是想自己、向內找,吸取教訓,然後在法中歸正自己。絕對不會,警察你今天破壞了我的真相點,我下午或第二天再在同一個地方開一個,只治表不治根。

大法資源有限,我們香港同修面對這件事情,大家向內找了沒有?為甚麼我們魔難一關接一關的來?真相展板橫幅一拿走,立即就有新的補上,好像取之不盡一樣。記得有個同修說,她自己去做真相板,一百塊錢一張,她才知道珍惜,而這段時間搶走的真相展板和橫幅,損失是慘重的。江鬼之流要的不就是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嗎?在香港,他們不能肆無忌憚的從肉體上消滅我們,無法做到截斷我們的經濟來源的程度,就給我們製造經濟上的損失。中共邪黨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目標很明確,我們大法弟子為甚麼在香港開真相點,也要非常清楚,才能達到救度眾生、實現歷史使命的目標。

不過大家好像還沒重視,真的因為香港同修有錢嗎?或者像同修所說:一、跟以前差不多一樣掛橫幅、展板,食環署人員來,若保護不了就讓他們拆走;二、時刻留意環境,一見發現食環署人員來,就趕快清走橫幅、展板,清不走的橫幅、展板就讓食環署人員拆走。我就說同修寫的這兩點(其它先不說),看完我也苦笑了,尤其是「時刻留意環境」這幾個字,同修沒說錯呀,但是,同修們,知道嗎?我們修煉的路已經走偏了。

香港有十幾個真相點,我想開真相點講真相救人是以大陸遊客為主,同修之間談的最多就是今天三退(退黨團隊)了多少人。好像只要是三退了才是救了人。現在有些景點每天被邪惡橫幅遮擋,眾生看不到真相還給邪惡橫幅毒害,看著那些不能得救的眾生,我的心情很沉重,不能勸退對我這種救人心急的人來說簡直是一種傷害,我跟師父說:「師父,不給我救人了嗎?」有一天,師父點悟我要救香港市民;接著又看到大陸同修的交流文章,說救香港同胞是香港大法弟子的責任;又跟海外同修交流,海外同修幽默的說我們同修看到大陸遊客像見到寶,本區眾生就隨便打一聲招呼。

師父在《謝謝眾生的問候》中說:「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賀詞〉中說:

「法輪大法香港法會負責人:
  師父祝法會圓滿成功!同時感謝給予我們成功舉辦這次法會支持和提供條件的香港政府及人民。
  為了報答香港政界及人民的支持,我們一定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給香港人民。
  希望我們的法會越辦越好。在被迫害中,要讓世人認清真相叫更多的人得法,救度世人。」

當初我看到師父的法《賀詞》時,我很感動,也為自己身為香港大法弟子感到自豪。

下面我提出兩點建議,希望同修慈悲指正:第一,反迫害。所有學員出動,面對香港每個地區全面無漏的派發真相資料、曝光邪惡迫害法輪功弟子和法輪功真相點的罪行。目標是中共邪黨,以及為中共在香港直接出頭露面迫害法輪功的那些大小幫兇。就如同修所說:「邪惡一天不停止迫害,我們就天天都揭露它們,直到它們停止迫害為止!」第二,慈悲救度香港市民。我們可以起草一些針對香港市民講真相的稿子,配合制止中共活摘器官一起徵簽。得到香港市民的理解和支持,一起制止這場迫害。到時大法弟子的真相點一定閃閃發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