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員從香港事件中應該吸取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前段時間,我有機會去香港旅遊,親自看到了香港的情況,也通過一些關係得以與香港同修面對面的交流,今天特把我的一些感悟寫出來,供同修們參考。

這幾天明慧網上也多次發表了對香港事件的一些交流文章,其中提到大陸同修對香港及海外同修有依賴心,這一點也正是我首先要指出的。從香港回來後,見到本地的一個同修和她說起去香港旅遊了一次,她脫口而出:「怎麼樣,一定是振奮人心吧!」我說一點都不振奮,然後講了香港這半年的實際情況,講了香港街頭有很多邪惡的標語在毒害世人。在接下來的交流中,我們都認識到自己平時有對香港同修的一顆依賴心。從同修的第一句話中所使用的術語也可以看出,她說的就是振奮「人心」,人心人心,不就是這顆人心讓舊勢力抓到了漏嗎?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很多大陸同修曾經都多多少少對香港及海外同修有依賴性,在身邊勸三退時,總是會提及香港怎麼樣,海外怎麼樣。如果僅僅只是介紹一下大法在海外的洪傳情況,這當然是好的,但是也有很多同修在不知不覺中就墮入一種有漏的對話模式中,就是把海外的情況當成一個主要的真相來講,甚至會說你要是出了國走一走,或者到香港去看一看,你就甚麼都明白了。似乎到了香港以及海外,就自然而然的明白真相了。細細想來,這不正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大漏洞嗎?

一個人明白不明白,外在的環境只起輔助的作用,真正的主要的作用還在於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講真相的力度,即使一個人真的在海外的環境下明白真相了,那也是海外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結果,與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和努力是息息相關的。如果很多同修在大陸都抱著這樣的觀念去講真相,豈不等於將自己的責任推給了海外同修嗎?我想,香港出現大面積的邪惡標語,從大陸學員的角度來看,我們真得每個人都找找自己在和海外同修配合過程中,是不是有依賴海外同修的人心?在履行我們自己的責任時,在講真相遇到難度時,是不是沒有通過向內找而突破難關?是不是在這個時候卻以海外的環境為例,把本該自己突破的事情推到了海外同修那裏呢?

其實,在大陸生活的同修,並不知道海外同修的困難。以香港為例,雖然環境比較自由,但是香港同修人數卻非常少,真相點上人力明顯不夠。香港媒體、商界、知識界及政界人士中支持大法的比例相當小,在街頭出現那麼多毒害世人的誣蔑標語,看到此景的香港人卻從旁邊若無其事的走過去,把它看作是中共與我們學員之間的「正常」的「政治鬥爭」,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香港居民的一種公開侮辱。縱然中共在香港可以操控一些勢力,幹出這種在其它自由法治社會根本不可能發生的公然誣蔑一種信仰的事件,但是如果香港居民本身對法輪功作為一種正信有足夠的了解的話,而不是把他作為與中共鬥爭的一種「政治力量」去理解的話,那麼,我想香港大多數居民是不會允許這種邪惡標語肆意出現在香港街頭的。

那麼,從這裏也可以看出,香港同修在講真相過程中也有一個漏洞,那就是忽略了對香港本地居民講清真相的重要性,或者是在這方面,香港的同修在方法和力度上還做的不夠,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香港的真相點對大陸的確起到了很重要的支持力度的作用,但是,每個地區的學員首選應該針對本地區的居民講清真相,把主要精力放在本地區上。這樣,我們在全球才能形成更有力的配合。如果香港的同修能對本地區的居民講清真相,引導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甚至走入修煉,使香港的整體形勢向正法所需要的那個程度好轉。那麼,在這種環境下,一個大陸遊客如果有緣來到香港,也就會得到更多的了解真相和得救的機會。

對香港本地居民講真相,應該以破除那種認為我們搞政治的誤解,要講清大法作為一種向善的佛法修煉體系和信仰體系這一真相,講清是因為中共在大陸迫害和誣蔑我們,我們才在全球各地揭露它,呼籲人們共同結束迫害,營救受迫害的同修。在一個自由社會,應該首先從我們是因為信仰而受中共迫害的角度出發,讓人們從中能夠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明辨善惡而做出選擇。這樣更有助於自由社會的人從他們慣有的思維方式出發去認真了解真相,達到更好的效果。

以上的看法,僅代表個人認識,如有不妥,也請各地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