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難忘的得法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跟隨師父在風風雨雨中,已經走過了十五個年頭,在這裏我向恩師做個簡要的彙報:

難忘的得法機緣

說起得法的契機,我還真得感謝我的一位同鄉金平(化名),也是比我更早得法的同修。一九九七年,為了給我外孫看病,我去北京部隊找同鄉金平,想讓他在北京找個名醫專家給我外孫診斷病。那時的金平已是軍級幹部,家裏有警衛員。在去他家的路上,我心裏還在想:軍級幹部,已到將軍的級別了,軍人的風度、氣質一定很威嚴。可一進他的家門,卻出乎我的意料,他很祥和熱情的接待了我。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在他家一間敞亮高雅的房間裏,供著一尊兩米多高的金色佛的塑像,佛像在一個特意精製的玻璃櫃裏。

我當時望著佛像都看呆了,心裏充滿敬意,可不知是哪個天國世界的。金平看我對佛像有敬意,很興致又很自豪的告訴我:「這是從法輪世界下世度人的活佛,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是我的師父。論在常人中的年齡,我和師父同歲,我去過師父家裏,師父不但有深奧超常的神通法力,而且對人特別的祥和,平易近人,我今生能作為他的弟子,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福份了。今天你來我家,也是你的緣份,你也修煉法輪功吧。」我當時毫不猶豫的說:「行,你教我吧。」當天金平就給我放師父的教功錄像帶。

第二天,他要外出開兩天會,走時一再囑咐我:「不要急著走,等我回來,把動作教會你,再幫你去請大法的書和資料帶回去。」就這樣,白天我一個人在他家,又看了一遍師父的教功錄像,就在地上的鋪墊上學打坐。手印還打不好,先試著盤腿,結果還真盤上了。手結印,閉上眼睛,只一小會功夫,就覺得體內氣流在加快,像坐在一個飛快的旋轉物上,身體一下起空半米多高,嚇得我一下睜開眼睛,人坐到沙發上了,不敢煉了。等金平回來,我告訴他起空的事,他一聽,說:「好啊,這說明你的根基好,剛一煉,大周天就通了,這是師父管你了,已經給你下上法輪和氣機了。」

臨走時,他幫我請了師父的《轉法輪》、講法錄音帶、教功帶、靜功、動功音樂帶和一些大法簡介的宣傳資料,包了一大包,背回來了,這是去北京的最大收穫,也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師父給我清理身體

從北京回來,立刻給我弟弟妹妹們打電話,讓他們都到我家來,他們接了電話都來了。我告訴他們:我已開始煉法輪功了,這個功法很神奇,非常好,誰煉誰有福,你們都要煉。

從那天起,我們姊妹幾個每天都在規定的時間內學法煉功。修煉前沒注意,實際上一九九七年本市已有不少煉功點了,後來我們姊妹幾個就到各自離家近的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

我得法沒有幾天,師父就開始給我消業,原來我患有膽結石、關節炎、半邊臉無知覺,學法煉功後,師父分四次給我淨化身體。一天中午,突然上吐下瀉,還伴有滿腹劇烈疼痛。孩子們嚇的不得了,非要把我送醫院,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消業,淨化身體,說甚麼也不去醫院。過了兩個小時好了。

第二天又痛的很厲害,孩子還是要堅持送醫院。我說:「沒事」。老伴在一邊也說:「你們不用緊張,你媽說沒事就沒事,她有師父管,要尊重你媽的選擇。」就這樣二十分鐘就緩過來了。第三回又疼了二十分鐘。

第四回,我和家人去稻香居吃鍋貼。飯後就開始嘔吐,一連吐了四次,第一次吐的是酸的,第二次吐的甜的,第三次吐的是苦的,第四次吐是辣的。從那以後,膽結石再也沒犯過,別的病也跟著好啦。

白秋衣上開出一朵花

通過學法煉功,我心身變化都很大,尤其是人生觀的轉變,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與大法結緣修正法。可是還有很多有緣人仍在人世渾渾中沉睡,我要喚醒他們封塵已久的夙願。

一九九八年新年過後,我就背著《轉法輪》和大法資料回家鄉了。先在本村洪法,成立煉功點,然後又到鄰村及邊遠村莊去洪法,先後跑了十幾個鄉村,建立了十幾個煉功點。接著就幫各個煉功點請《轉法輪》和相關資料。

雖然那時我已是五十歲的人了,但全身總是有使不完的勁,有時還會出現意想不到的神奇事。記得有一次下鄉洪法,我上身穿了一件純白的秋衣,住在一個得了法的老鄉家裏。晚上睡覺時把秋衣脫下用衣撐掛在繩子上。第二天起床,發現白秋衣上有一枝花,有九個花蕾,花蕾外面是藍色,花蕾尖上有黃色的,有粉紅色,很漂亮。當時不知是咋回事,只覺得神奇,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師父在鼓勵我。

苦命的小妹終於有了笑容

我的姊妹中,比我小二十歲的小妹,命運最為坎坷。小妹在農村成家後,生了個兒子。六個月時,身上起紫斑,出牙時,牙床出血不止,還常有發燒,看了很多醫院,做了多次抽血化驗,被確診為敗血症。孩子艱難的長到三歲時,又出現了肌肉萎縮,一條腿瘦的大腿小腿的皮都貼在骨頭上,光剩中間一個大膝蓋連著,腿還往裏拐,嚴重變形,不能行走,孩子疼得整天哭。

孩子的爸爸對殘疾兒子失去信心,不但不盡做父親的責任,反而離家出走,在外面又找了一個女的過上了。小妹在農村一邊撫養殘疾的兒子,一邊還要照顧她年老多病的公爹,愁的她經常是以淚洗面。

一九九七年,我從北京回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小妹打電話,接到電話,小妹背著孩子就過來了。我說:小妹呀,這回孩子有救了,你快學法輪功吧,法輪功很神奇,大慈大悲的師父是下世救人的活佛。小妹一聽就激動的哭起來。

那時小妹的兒子已經到了上小學的年齡,還不能走路,在百治無效中,醫生讓做牽引,一次做牽引時,把夾具固定好後,逐漸使勁拉時,把孩子疼的滿頭大汗,失聲尖叫,哭著大喊:「我不要牽引,我要煉法輪功,我要煉法輪功!」本來我想,讓小妹先學會,然後再帶著孩子學,看來孩子雖然腿腳殘疾,心卻靈通,大人說的話,他在一邊都聽進心裏去了。小妹抱著孩子哭著說:「好!咱娘兒倆都煉法輪功!」

從那以後,小妹天天給孩子讀《轉法輪》,聽師父講法錄音,看師父教功錄像。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孩子腿上開始長肉了,能下床慢慢的走路了,再繼續煉下去,能和正常孩子一樣,背著書包上學了,苦命的小妹臉上終於有了笑容,生活有了希望。在師父的佛光沐浴中,殘疾兒子健康的成長為一個帥小伙,走向社會,參加了工作。

明真相的鄉親保護小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公開迫害大法後,城市鄉村全被邪惡籠罩著。鄉里派出所的警察,闖進小妹家,要帶走她,她堅決不去,給他們講兒子得法前後的情況,講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他們聽後也感到不可思議。有個人還自言自語的說:法輪功就這麼好?那次他們沒有強行抓人就走了。

但第二天他們又來了。正好村裏有人叫小妹去幫忙修草房,躲過去了。第三回警察又去了,小妹又躲過了。小妹想:不能總是躲來躲去的,我又沒有做傷天害理,見不得人的事。我修的是宇宙大法,走的最正的路,正的為甚麼要怕邪的。我要出去講真相

小妹先找大隊支書和村幹部講真相,然後只要見到鄰居街坊,就見一個講一個,大家都能認同小妹,也很同情,因為小妹兒子的得法前後的神奇變化,村裏人都看在眼裏,而且小妹在村裏是有名的賢惠孝順的好媳婦。在丈夫離家出走的情況下,她一手臂挾著殘兒,一手挽扶有病的公爹艱難的熬過來的,這麼好的人遭受迫害,天理不容。

所以第四次鄉里又通知大隊,讓小妹去縣洗腦班,讓村幹部給堵回去,說:不在家,出遠門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二零零二年,小妹從農村出來,在市裏找了一份工作,和兒子租房住下來,從此以後我和小妹經常一起出去講真相、發傳單、貼真相標語。《九評共產黨》出來後,師父又發表了《向世間轉輪》,我們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開始傳九評、勸三退。在師父賦予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使命中,盡心盡責的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跟隨師父,返回真正的天國家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