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九四醫院裏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前兩天整理東西時,翻出一封老父親在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六日寫給我的信,裏面有一句這樣的話:「我前幾天告訴興隆(妹夫)要他學《轉法輪》,興隆已拿了一本《轉法輪》去看了,看完一本又換一本,以後看見效。」老父的信使我想起了當年大法在大陸洪傳的盛況,正像師父所說的那樣:「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1]當時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與故事。

父親得法康復

就說我父親吧,沒想到他也會洪法。原因是這樣,大概是在一九九八年初,我父親突然大流鼻血,送進縣醫院住院治療,幾天後效果不理想,反而出現了輕度面癱,一邊臉和嘴都歪斜了,醫院建議轉院治療,這樣我把父親接到南昌,通過親戚住進了南昌市的九四醫院治療。那時我已學法輪功兩年了,很想借老父在南昌治療期間教他煉功,以便終生受益。

我利用去醫院探望的機會給他們洪法,當時我父親住的病房裏住著三位病人,除父親外,一位是來自部隊的軍人,另一位是來自郊區縣的男青年,好像病情蠻嚴重,臥床不起,全靠他的妻子陪住照顧。我給他們介紹當時我們煉功點上,許多人通過煉法輪功,去醫院都治不好的病,而通過煉功卻煉煉好了的情況,希望他們能通過修煉法輪功早日康復。

我告訴他們兩個真實故事:

第一個故事。在我們單位有個煉功點,多的時候有上百人煉功,最少的時候也有二、三十人來煉。大多數都是身體有病才來的,許多通過煉功病好了。有兩個例子特別突出:一位是五十來歲的婦女,不小心從房頂上摔下來,尾椎骨斷裂,擠壓馬尾神經,導致人癱瘓,屎尿都在床上好幾個月,去了很多醫院求治,都說沒有辦法能治好,醫生還告訴她家屬說:「這種摔傷沒有治,比如某個國家領導人的兒子,總比你們條件要好吧,他都治不好,也只能在輪椅上,不可能再站起來了。你老婆的情況是和他一模一樣的。」在求醫沒門的情況下,經她的一位親戚介紹,來到我們煉功點上學煉法輪功,我們看著她的丈夫用自行車推著她來到我們煉功點上,她丈夫扶著她倚靠著牆站在那艱難的煉著,動作根本都到不了位,可是由於慈悲師父的加持,大概幾個月以後就能拄上拐杖走了,再後來就扔了拐杖自己走著來煉功了,不但能生活自理,還能買菜洗衣弄飯等做許多家務。可以說是一大奇蹟。她們一家都非常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由此她的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煉了。

第二個故事。另一位是六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她家在湖南,因腦血栓偏癱,自己不能走,生活不能自理。她女兒在我們點上煉功,把她從湖南接到南昌,女兒夫妻倆每天早上架著她到點上來煉功,由於師尊的加持,也沒過幾個月就能自己走著來煉功了,並且生活也能夠自理了。一家人都為她高興,也非常感恩法輪大法和師父。半年多以後就回到湖南去找到煉功點煉功了。

在醫院,我除了向父親他們介紹煉功能祛病健身的情況,同時我還帶去《轉法輪》給他們看。告訴他們:我們煉的法輪功與別的功法不一樣,師父教我們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2],要求修煉者要多讀《轉法輪》,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來指導我們修煉。

當他們看了《轉法輪》後,都表示要煉功。我利用星期天的時間,帶上師父的教功錄音帶與錄音機,到九四醫院教他們煉動作,那位郊區縣來的病人起不來,叫他的妻子跟著我們先學,以後學會了再教他。我爸在他們的熱情帶動下,也學的很起勁。尤其是那位軍人學得很認真、很仔細,有一次還專門到我家,把動作做了一遍讓我看是否正確,要我幫他糾正動作,他說學會了以後,回家探親的時候還要教他父母煉。後來聽我父親說,每天早晨都是那位軍人一早起來就開錄音機,領他們一起煉功,一直堅持到各自出院。我爸回家後,因為沒人帶他煉,沒能堅持煉功,但帶回去的幾本書《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悉尼講法》都看完了,病痊癒了,我爸當時都七十多歲了,還能下地種田,挑一百多斤穀子上樓,而且看書不用戴眼鏡了,摘掉了老花鏡,他自己都覺的很神奇。所以我想這是他為甚麼竭力向我妹妹推薦學《轉法輪》,希望她能學煉法輪功有個好身體的真正原因。

病友妻子的故事

再說在九四醫院陪護她丈夫住院的那位女士。大約在一九九九年初,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她打來電話,她很高興的在電話那頭告訴我一個喜訊,她說:她原來和丈夫結婚十年都沒懷過孕,自從丈夫在九四醫院住院時她學了法輪功後,她丈夫的病也恢復得很快,她丈夫病癒出院回家後,不久她就懷上小孩了。她要我一定到她家去玩。聽到這喜訊,我既為她高興又感到震撼,為了目睹這一奇蹟,當即答應一定去她家看她並為他們夫婦祝賀。我選了一個星期天和我的一位同修好友,乘上開往她告知的到她們縣裏那趟車,我們倆一邊聽著大法的《普度》和《濟世》的音樂,一邊跟著吟唱著大法的樂曲,大概兩小時左右就到她家了,她早已等候在那裏了,看著她腆著快生的大肚子,高興接待著我們。並談了她的一些煉功體會和給她帶來的這一切的變化,無不感到幸福和激動。還表示要好好修煉,感謝師父。我們都為她夫婦倆高興。

住院軍人的經歷

還有那位在九四醫院住院的軍人,出院回部隊後也曾幾次電話給我聯繫過,他告訴我,煉法輪功後他身體康復很快,他回部隊後一直在堅持修煉,我問他哪有時間呢?他說主要是利用晚上和沒有集體活動的時間,以學《轉法輪》為主,用心修煉自己的心性。他還利用探親的時間,教會他父母煉了,他的父母很相信,堅持得很好。直到二零零零年,他還給我來過電話,問候我,擔心我遭受迫害,當時我怕他與我通話,影響他的安全,我告訴他:我很好。請他以後不要給我聯繫了。就這樣中斷了聯繫。我相信他一定還在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懂得了人生的真諦,仍在大法的修煉中。正像師尊所說:「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3]

危難時機,師尊為我們保駕護航,我們一直是師尊領著才順利走到了今天啊!正如同修所說: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就沒有我們今天助師正法的榮耀。

回憶那段大法洪傳,人傳人、親傳親、心傳心與個人修煉的珍貴歷史,是激勵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那段歷史。在最後的關鍵時刻,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迎接神韻和師尊早日歸來,救度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尊!我從沒見過師尊,很想念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