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不倒台,我就永遠不會承擔責任」是靠不住的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當遼寧丹東市振興區法院對瀋陽法輪功學員陳新野、韓春龍非法開庭過程中,「法官」陶佔華褻瀆法律、大施淫威,蠻橫指使法警將兩名辯護律師趕出法庭,並說出「不合適就不合適,違法就違法,承擔責任就承擔責任,共產黨不倒台,我就永遠不會承擔責任」等不理智言詞。

你的命真的賣給中共了嗎?作為法官,應該知道人間法律之上有天法,更應該懂得「人不治天治」的天理。也許其它中共死黨也是有陶佔華這樣的想法,才敢在迫害法輪功中推波逐流、助紂為虐。

敢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下毒手的人,都是拿中共當「靠山」,可是偏偏中共是最不能靠的。一個即將掉下萬丈深淵的東西,你往它身上靠,不就一塊兒完蛋嗎?「天滅中共」是啥意思?當褻瀆法律的惡人洋洋得意之時,天法就降臨人間了。中共能左右得了貪贓枉法的壞人,但左右不了高於人類的天。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們正在紛紛落馬或「被自殺」,表面是中共內部傾軋的結果,實乃天理在人間的體現。

越來越多把自己當成中共死黨的法官等不到中共垮台,自己就一命嗚呼了:

第一個枉判法輪功學員的法官陳援朝死於肺癌

陳援朝,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全國首例非法審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中,他擔任審判長,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徒刑。陳因此獲得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和最高法院的賞識,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然而,惡有惡報。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剛滿五十一歲的陳援朝被確診為肺癌,次年九月二日,在萬箭穿心般的痛苦煎熬中離世。

黑龍江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副庭長原全生癌症死亡

原全生,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因追隨中共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判處重刑(十二年、十五年不等),於二零零二年九月間死於癌症。

據說他得病很突然:二零零二年六月,午休打撲克時,突然感到肚子疼得很厲害,以為是闌尾炎,去醫院檢查說是肝癌,後又轉為骨癌。其重病期間遭了不少罪,疼痛難忍,於九月份死亡,年僅四十多歲。

黑龍江鶴崗市法官接連惡報死亡

邵波,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法院法官,在法院口碑極差,利用職務之便貪污許多公款。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積極追隨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參與非法開庭及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在參與製造一樁樁冤案後,邵波連遭惡報:先是一隻腎壞死,摘除;接著,另一隻腎也患重病,多方醫治無效,腹腔感染,每天醫藥費幾千元,在將貪污公款花的所剩無幾後,於二零零八年死亡,死時只有四十四歲。

李士峰,原黑龍江省鶴崗市東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二零零四年因腦出血死亡。

劉蘭祝,原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法院院長,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到報應,於二零零四年到海南遊玩時突發心肌梗塞死亡。

陶立君,鶴崗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代理審判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並多次說過仇恨、侮辱法輪大法的話。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樓窗台擦玻璃時,墜樓身亡。

河南魯山縣法院警車翻車,三庭長慘死。
河南南陽社旗縣法院副院長車禍死亡。
廣東省廣寧縣法院院長陸淦成癌症死亡。
河北鹿邑縣法院院長榮世傑猝死。
遼寧朝陽市北票法院院長吳紹良被撞死。
遼寧大連法官、檢察官頻遭惡報。
吉林長春中級法院庭長張輝腦溢血死亡。
湖南常德武陵區法院審判庭庭長夏友初全身癱瘓。
甘肅永昌縣法院院長石多英被摩托撞死。
湖北武漢洪山區法院審判員李要兵突然倒地身亡。
遼寧瀋陽市沈北新區法官鄂安福腦出血死亡,臨終懺悔。

自二零零九年七月,大連市甘井子區檢察院兩名檢察官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網上曝光之後,一名檢察官說:「哪只兩名,有好幾個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檢察院死一個,法院就死一個;法院死一個,檢察院就死一個,而且很準。」

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這些人和事還有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珍惜自己生命的人,特別是參與了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的人,應該都去看看。其實還有更多沒有來得及報出來的實例。願還有頭腦、理性尚存的人能冷靜下來想一想,是跟中共繼續為非作歹等著遭報;還是認真的了解法輪功真相、善待法輪功學員,使自己和家人擁有未來。

「共產黨不倒台,我就永遠不會承擔責任」,那是痴人說夢,是害人害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