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的暴死說明了甚麼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年僅四十一歲、年輕體壯的遼寧省朝陽縣柳城公安派出所所長潘石,在大連出差期間突發腦幹出血而暴死他鄉,丟下了年邁的老母親、沒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讀書的孩子,給家庭和親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

在此,我們對潘石的老母親、妻子和孩子深表同情,對潘石的死亡表示遺憾。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理智的思考一下,於九月八日剛剛在中共朝陽縣委 「創先爭優先進事蹟報告會」上作完演講的潘石為何突然暴死?導致潘石暴死的罪魁禍首究竟是誰?人們從中應該吸取甚麼樣的教訓?這些問題值得人們探討。

自從潘石擔任柳城鎮派出所所長以來,僅幾年時間,在柳城鎮就非法抓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上百人,經他手拘留、勞教和判刑法輪功學員多達幾十名;在其直接帶領和指使下,柳城公安派出所私闖法輪功民宅數百次,肆無忌憚地騷擾無辜百姓的正常生活,使該鎮的多名法輪功學員有家不能回,有活不能幹,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至今仍然流離失所、家破人亡,給柳城鎮幾百個家庭帶來了災難和痛苦。

幾年來,針對潘石追隨江氏集團利用中共的權力迫害法輪功的暴行,朝陽境內的法輪功學員多次寫信勸告他:

1、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是「真善忍」,在努力地做好人,符合人理天法。

2、法輪功不但是教人向善的正法正道,即便按照迫害者中共自己的法律,也不在邪教之列。二零零零年,國家公安部(公通字〔2000〕39號)文件明確指出,自一九四九年以來我國共認定邪教十四種,而法輪功不在其中。只有受江澤民指使的宣傳工具──《人民日報》於一九九九年十月發表了評論員文章,誣蔑法輪功為邪教。而中共的宣傳工具不能作為執法的依據。也就是說,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是真正的犯罪。

3、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傳出,已經傳播到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具有顯著的祛病健身效果,深受各國人民和政府的歡迎和好評,獲得各類褒獎上千項,就是在中國的台灣、香港和澳門也都可以公開自由地修煉法輪功。同一個功法,同一個時期,唯獨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受到封殺。這不是法輪功有甚麼不是,而是中共的黨魁江澤民喪心病狂,是他非要逆天意而行才鑄成了今天的大錯。

4、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誰破壞了佛法,迫害了佛門弟子,其罪大無邊,必遭惡報。善良的大法弟子還給潘石列舉了很多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實例。

與此同時,國外的法輪功學員也曾給潘石撥通過國際長途電話,講明法輪功的真相,勸其改邪歸正。而潘石非但不聽,反而破口大罵,不識良莠。

有的法輪功學員還將潘石迫害法輪功的惡行揭露出來,大量散發,其目的一不是醜化,二不是詛咒,也不是在搞人身攻擊,而是力求阻止潘石繼續行惡,免遭惡報,是真正的為他好,是在拯救他。

然而,國內外所有大法弟子的規勸和忠告都未能阻止潘石迫害佛門弟子的惡行。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惡報終於降臨到潘石的頭上,他突發大面積腦幹出血,立即被送入醫院,做了開顱手術,抽乾了顱腔內所有的淤血,也未能阻止他邁向地獄的腳步。

那麼,究竟誰是害死潘石的罪魁禍首呢?正是做出迫害法輪功的錯誤決定並要求堅決貫徹執行的中共及其黨魁江澤民。他指鹿為馬,利用宣傳媒體誣蔑法輪功,蠱惑基層警察迫害佛門弟子,觸犯天條,導致他們頻頻遭報。他不但害死了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也害死了迫害法輪功的警察,也害死了無辜的民眾。

試問,在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前,有多少民眾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而恢復了健康,獲得了新生。而在他們當中,又有多少人因為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和殘酷迫害下放棄了法輪功,從而使他們舊病復發,失去了生命,這是殺人不見血的暴政,江氏集團才是殘害中華同胞的元凶。

試問,又有多少像潘石一樣的人在江氏集團的愚弄和利誘下,為了眼前的名利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惡報。例如,安徽省阜陽市穎南派出所的警察尹某,將多名大法弟子送進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這一天,尹某回家過節,因平時造業太多,怕遭惡報,他不敢開車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車。在去車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遠離人行道兩米的地方。這時,一輛大貨車開過來,不知甚麼原因,主車和拖車脫鉤分離。按常理講,拖車與主車分離後,與主車連接的三腳架應立即落地,如拖車不停就會翻車。可奇怪的是三腳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來一樣帶著拖車左右擺動前行,像是在尋找目標。當拖車漸漸來到尹某身後十多米遠處,突然改變方向,越過綠化帶,越過人行道,又越過一個拉架子車的人,一下子翻過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當即倒地,七竅流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那個拉架子車的人卻安然無恙。知情的人都說:這是天意,這是報應。

又如,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曾公然強姦了兩名被他非法抓捕的,與他母親年齡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他被判刑後得了陰莖癌,做了兩次手術,其陰莖和睪丸被全部切除,折磨得他曾三次自殺未遂,承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

在朝陽境內的基層幹警中,也不乏遭惡報的實例。如,原朝陽縣大屯鄉派出所所長劉興滿開車追殺法輪功學員夏鳳友,並致死亡。接下來惡報不斷,劉興滿的女婿被人挑斷了動脈,兒子離了婚,妻子患了癌症,處於晚期。現在劉興滿又因為多年前奸淫多名婦女,姦殺兩名婦女,被告發入獄,正等待被處決。

又如,死前曾任朝陽市拘留所所長的劉耀勝,任職期間殘酷迫害多名大法弟子,對陳寶鳳迫害致死負有主要責任。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劉耀勝患肝癌在劇痛的煎熬中死去。

還有,迫害多名大法弟子的原朝陽縣古山子鄉派出所所長牟振奎,於二零零七年正月得癌症死亡,年僅四十七歲。

安徽阜陽的尹某,河北省的何雪健,還有朝陽的劉興滿、劉耀勝、牟振奎、潘石等四名基層公安所長,都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人,他們的可悲下場不值得人們深思嗎?

更為陰險的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各級黨委、政府及其職能部門一直嚴密封鎖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信息,生怕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遭惡報的消息公諸於世,生怕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而無法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仍然在拿迫害法輪功人員的生命當兒戲,拿迫害法輪功人員的生命當炮灰,以維持迫害的暴政。因此說,當今與江澤民狼狽為奸的中共才是殘害中華同胞的罪魁禍首。

一個中共扶持起來、迫害法輪功的走卒,年僅四十一歲的潘石搬起石頭砸死了自己,草草了卻了一生,卻將更多的痛苦留給了家人。然而,朝陽縣公安局至今還在逢場作戲,拿潘石的亡魂來邀功請賞,其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蠱惑缺乏理性思維的人去效仿潘石,為迫害法輪功繼續賣命。

在此,我們真誠地奉勸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名利本是身外之物,生命才是根本。切莫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切莫迫害法輪功,切莫迫害佛門弟子。也奉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拿出一點時間,看看法輪功的真相,早日明辨是非,早日改邪歸正,早日脫離險境。

珍愛自己的生命吧,法輪大法弟子才是拯救你們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