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還對邪黨抱有希望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前幾天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參加一個為學生表演的演唱會,當一個大陸知名歌唱家唱完後,我唱,記得很清楚我唱的是《好人一生平安》,節目結束後,我找到學校的團委書記,告訴她這次演唱會的活動就算團組織搞的活動,讓她辦個板報,而且我還給板報的內容起了個名字叫「希望」。醒來後很懊惱,覺得自己真的太差勁,怎麼在夢裏還給邪黨做事呢?不應該啊,自我感覺對邪黨的邪惡本質早就看透了,怎麼夢裏的考驗就沒過去呢?

靜下心來,仔細的體悟這個夢境,總覺得師父在點悟我更深的東西,不是表面上為邪黨做事那麼簡單。但到底是甚麼怎麼也想不明白。

在學法小組和同修交流,同修也覺得我修煉中有問題,但也說不清。可就在和同修交流後,我突然明白了,這個夢在點悟我甚麼,那就是還對邪黨抱有希望!回想這段時間自己通過看一些常人新聞對邪黨新領導人等還頗有好感,對廢除勞教、勞教所內部邪惡曝光等內容也很感興趣,隱隱的覺得平反大法有希望。細想想自己還真是存在這個嚴重的問題。

我們從法中知道不要對邪黨抱有任何希望,可為甚麼還對邪黨抱有希望呢?這不是不信師父嗎?可為甚麼不信呢?是思想深處的甚麼東西不信呢?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但真的不知道它是甚麼?

今天看完零八年神韻演出錄像後,這些問題又浮現在腦海中,我思來想去,突然明白了這個東西是甚麼,它是一種觀念,是邪黨社會裏形成的一種特有的思維定勢。邪黨統治六十多年來,沒有恆定的善惡標準,沒有恆定的價值觀,它最倡導的東西,瞬間可能就變成它最反對的,它最反對的可能倏忽間又變成它最倡導的了,它唯一不變的就是其反人類的本性,它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維護其自身利益,它殘酷的打壓一些人,然後為了政治、權力的需要它再給平反;然後再打壓再平反,周而復始,使中國百姓形成了一種變異的觀念──共產黨打壓的對像總有一天會平反。這個變異的東西是從邪黨這麼多年統治行為中總結出來的一種經驗,而且這種經驗已經變成了一種頑固的觀念。共產邪黨的所作所為要是在正常社會中,別說六十多年,就是在一年之內它都不知道要下台多少回了,可是中國的百姓似乎已經習慣於它的錯誤(其實是十惡不赦的罪惡),而且每次「錯誤」後都覺得邪黨能自我修正,這就是這種觀念導致的結果。想想那些對邪黨抱有希望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包括一些大法弟子,又何嘗不是這個後天觀念在其作用啊!

如果說以上這個觀念讓我們被動的對邪黨抱有希望的話,對我而言還有一種東西主動的對邪黨抱有希望,那就是「保護自我」,邪黨這麼多年的暴虐統治,使每個中國人都知道,違背邪黨意願的後果是甚麼。可作為大法弟子堅持信仰、救度眾生,恰恰就違背了邪黨的意願,所以就面臨殘酷的迫害,這時這個「保護自我」就會產生奸猾的思想,如何既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救度眾生,同時又不觸及邪黨的暴虐使自己受到傷害呢?唯一的辦法就是邪黨變好,給大法平反。這就是「保護自我」這個為私的東西在主動希望邪黨變好的原因。可是怎麼可能呢?邪黨就是來害眾生的,這是它來到世間的根本目地!

從夢境中可以看出自己很想救人,希望好人都平安,可是卻又把救人的希望寄託於邪黨,可見自己修煉的差距與師父的要求何等之遙啊!真的覺得汗顏,對不起師父的付出與苦度。寫出來希望能對和我有同樣想法的同修有所借鑑,由於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