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長寧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和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長寧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非只限於個別人或某個單位,在這十幾年的迫害中,已經形成了一個嚴密的利益系統。這個邪惡系統包括了(1)長寧國保和610、各派出所、政法委、「反邪教」辦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2)長寧區中心醫院;(3)長寧看守所;(4)長寧法院;(5)長寧檢察院; (6)上海各監獄。

中共邪黨利用公、檢、法、司,通過謊言灌輸洗腦,把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宣傳植入到在這個系統中工作的人心中,欺騙並綁架了這些本應執行法律、捍衛正義、公理的人,將他們變成這個邪惡政權迫害善良的工具,利用他們的工作職責執法犯法、濫用職權隨意的迫害法輪功修煉人;踐踏憲法和基本人權。

本文將曝光邪黨在上海長寧區的迫害系統和迫害手段,目的是給那些仍在這個迫害系統中助紂為虐的生命再一次機會,希望他們能夠擺脫邪黨多年洗腦形成的看世界的變異觀念和對法輪功的偏見與歧視,用真正自己的心來看待自己的所作所為,將功補過,贖罪自救。

一.上海長寧區610、公檢法、醫院系統迫害法輪功

1.看守所

當法輪功學員被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國保、派出所綁架後,看守所收押,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無視正常規定,不做任何檢查,或者輕描淡寫說沒有問題照樣收押。有時為了湊齊送進看守所的手續資料,看守所還會到附近的長寧區中心醫院辦理體檢(當然醫院也有了收入)。看守所會因為非法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而得到相應的津貼。

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除了天天被量兩次血壓,還要每個星期有一到二次讓監室人員全部脫光衣服進行表皮檢查,以此來達到羞辱人格,並且還要至少一個月做一次包括抽血、胸透等五項指標的體檢,這個體檢是由長寧中心醫院派車,載醫生到看守所裏進行的。

2.醫院

長寧區中心醫院是長寧看守所的指定醫院,長寧區中心醫院還每星期指派醫生到看守所進行所謂的巡察。有時大法弟子被看守所折磨身體出現問題時,看守所為躲避責任,首先送大法弟子到長寧中心醫院進行檢查,或者叫長寧區中心醫院的醫生直接過來。要在長寧中心醫院查出病情嚴重時,才會押送到上海監獄總院。

看守所並不說明為甚麼要做這些體檢,也不出示對應的法律依據,其所長蕭哮說:單這個體檢費用,每年要花上百萬。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身體狀況如此「關心」,並把數據存入電腦,背後必有蹊蹺。

3.法院和檢察院

法院和檢察院只是這個系統中的「花瓶」,按照610的安排演戲。比如,常駐看守所的檢察官,他們並非真正聽取法輪功學員所反應的看守所的不合法作為,而履行檢察官的職責,相反,他們會把從法輪功學員處獲得的信息第一時間告知看守所裏相關的管理人員,而且還會與看守所的這些不法人員狼狽為奸,對法輪功學員施加更大的壓力。非法開庭之後,就是把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送入各個監獄遭受更大的迫害。

4.「610」、公安國保、派出所

看守所在這個系統中扮演的角色是為綁架者(610、國保、派出所)提供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地,同時利用警察工作的調動,看守所還從勞教所調來迫害過法輪功的警察,所以這些年長寧看守所在迫害法輪功的手段與方法,與勞教所的「專管隊」如出一轍。看守所還代替610和國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逼供」,相對610和國保的「審訊」,看守所有更加充份的時間進行肉體的摧殘和意志的消磨。比如,看守所的管教人員或所謂「心理諮詢」人員會定期不定期的打著「關心、交流」的幌子,找法輪功學員談話,所有談話內容用電腦記錄,目的是掌握更多細節內容與心理活動,返回給610和國保,與國保一起迫害,其目的摧毀修煉人的意志,讓他們放棄修煉。

二.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

1、濫用酷刑:上銬、紮床、關禁閉和灌食。

(1)上銬:長寧區的上銬與其它的區看守所不同,在看守所裏,一般只對殺人犯上手銬與腳鐐,可長寧看守所裏對待大法弟子的上銬就是按照殺人犯的標準來上銬迫害的。先將人雙手銬上,然後把雙腳戴上腳鐐,再用一副手銬把手銬與腳鐐並銬在一起,因為手腳併銬,根本無法走路,上半身呈90度,頭朝下身體長時間彎曲,生活無法自理,特別是上廁所,不能解拉褲子和晚上無法入睡。看守所的警察不允許同監室其他犯人餵飯和幫助上廁所,利用以此造成的骯髒達到挑起監室其他人員對法輪功正義反迫害的反感、對立和協同迫害。

手腳併銬
手腳併銬

(2)紮床:將人用粗繃帶從頭到腳固定到鐵床上,身體長時間無法移動和彎曲,並且戴上黑頭套 。

(3)關禁閉:禁閉間2個平方左右,四週牆壁用橡膠覆蓋,中間固定放了一個50公分的實木靠背椅,木椅的靠背上有兩根五公分寬的皮帶,用來固定上身不動,木椅的扶手上用一塊木板相連,每隻手一副手銬固定在胸前的木板上,木腳上也有木板相連,一隻腳戴上腳鐐後串過木板洞再銬另一隻腳,以此達到固定人的下身。椅子的面上有一塊抽板,那是用來大小便的,長寧區禁閉室裏的木椅抽板從來不抽,被固定在此的人都是自行大小便在身上,一般在押犯是1到3天,而大法弟子一旦被銬上就是一個星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鼻飼灌食

(4)鼻飼灌食:對以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看守所在鼻飼進行的前兩天進行所謂的勸善──放棄絕食抗議,勸善無效後,到第三天他們會把法輪功學員「上銬」(如前面所述)。每次鼻飼灌食時,看守所的管教人員把法輪功學員用手銬腳鐐固定在一個固定的椅子上,再用很粗的塑膠管從鼻子直接插到胃裏,在進行此類操作的同時,管教人員的侮辱挑釁言辭隨口而出,對法輪功創始人更是大不敬的誣蔑,然後就將豆奶之類的流體,通過塑膠管倒進胃裏,過程中有法輪功學員喊口號時,管教人員將很髒的擦地板毛巾塞到學員嘴裏阻止發聲。

鼻飼後,管教人員又是偽善的勸法輪功學員放棄絕食,勸說無果後,隔兩天又是類似的方式進行鼻飼灌食。鼻飼兩次後,看守所的管教人員根據法輪功學員的身體狀況,隨時與長寧區中心醫院直接聯繫,如果在看守所不能灌食就送到長寧區中心醫院,如果一段時間仍然不放棄絕食的話,長寧區看守所就會把大法弟子送入上海監獄總醫院進行所謂的醫療,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另外,還有長時間吊銬在監室的鐵欄杆上,蹲銬等

2、體罰:

在看守所裏大法弟子的位子是被固定的,基本上是最前面的位子,這樣便於看守所的探頭監控,所以一般在冬天的時候,那裏的管教會故意把外面的窗戶打開,不關,就是天氣寒冷也不發熱水,讓女人與身體差的人也用冷水擦洗身體挨凍。還有睡過道、不給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取消「放風」 、洗澡等,大法弟子如果在裏面煉功就會被罰站、上銬與關禁閉。

3、「管教」和「包夾」迫害

將法輪功關在哪個監室,和哪些人關在一起,座位和床位的安排都是經過精心考慮的。誰扮演甚麼角色、要起到甚麼樣的作用、達到怎樣的迫害效果就看管教如何指使關押犯。

一般對法輪功學員是一個房間一個,人多時,哪個法輪功學員和哪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房間也是有目的的。

一個「主管管教」負責一到兩個監室,除了親身參與對法輪功的直接迫害外,還教唆、指導、命令同監室犯人(包夾)監視、看管、迫害法輪功。在「主管管教」之上,還有迫害手段多的警察、警長、所長和指導員坐鎮指揮指揮,他們整體上在監視、觀察、分析每個法輪功,哪個法輪功做了甚麼,所有的管教都會在第一時間被通告信息。同時,這些人和610及國保在法輪功上問題上溝通及時密切。

包夾迫害主要是利用吸毒、販毒者和聽話的犯人,每個法輪功配2個主力包夾,座位和床位安排上法輪功被安排在他們中間(尤其在上級來檢查時,防止法輪功學員發生喊口號等意外);而且包夾還被要求彙報法輪功的情況並簽字確認;同房間不同的包夾會扮演不同角色,有唱紅臉的有白臉的。

4、有形洗腦迫害

背誦看守所規定(所謂的監紀監規)、看守所對法院量刑的建議權的反覆宣導灌輸、協查舉報信息的播放,目的是營造一個「你有罪,要服管」的氛圍。

「管教‘轉化’談心」:了解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以找到他(她)的心理弱點和執著,為「轉化」找切入口;和法輪功學員談修煉,實際是妄圖在不知不覺中灌輸邪悟思想,混亂法輪功學員對法理的認識;不經意間代替610詢問其要強加法輪功迫害所需要的「證據」;編造或斷章取義式的講述其他法輪功學員的表現、態度,製造矛盾、離間同修、間隔整體等。

5、無形洗腦迫害

包括穿犯人的識別服,戴犯人身份識別用手環,番號代替姓名,報數和點名迫害,強制看殃視一套的新聞聯播和充滿色情、暴力、鬥爭等黨文化因素的電視劇,長時間的睡覺,利用包夾閒談傳遞洗腦信息等。

6、非法獲取身體狀況信息,包括非法體檢、量血壓、非法提取指紋和掌紋等。

7、人格侮辱迫害:體表檢查:無論寒暑,進看守所的七天之內,必須每天一次在管教和攝象頭(據裏面的「管教」講,攝象頭是直接連到610和國保的)及房間所有人面前全部脫光,說是為了防止被辦案警察或同室犯人毆打致傷,但真的有犯人被辦案警察打傷或者法輪功被酷刑後的體傷,看守所卻視而不見。隨意辱罵更是司空見慣。

8、「連坐」迫害:破壞人與人之間關愛的和諧關係,通過強加的因果關係,比如法輪功如果煉功,同房間的人就要被懲罰等直接觸及人的利益的邪惡方式(如:不讓全監室看電視),將法輪功捍衛人權的行為歪曲成自私、不尊重他人、沒有集體觀念等,以達到挑動仇恨,綁架犯人為其所用,被動甚至主動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

9、經濟迫害:強制消費,一進去就是200元,東西卻只是牙膏、草紙、塑料臉盆、塑料杯子、(看守)所服和陳舊被褥。

10、歧視迫害:在每月購買東西的金額上,法輪功比犯人可以購買的額度少很多。雖然本身法輪功是被綁架的,所以這種消費本身就不應該存在,但就是在這種經濟迫害中還存在著歧視迫害。

11、對犯人的迫害:打壓人的善良、扭曲人性和是非觀,製造心理恐懼,值班看管法輪功(每晚9:00到第二天早上6:30,每三小時一班,每班2個犯人,同時白天還有一班犯人打掃衛生,無論犯人的年齡和身體狀況,都必須值班。也是挑動對法輪功仇恨的方式之一),濫用藥物(每天有醫生來送藥,犯人說哪不舒服,醫生就給不同的藥,但並不說明是甚麼藥),不給恰當的醫治(看守所醫生對犯人的求助並不認真對待,還會說「裝病」「裝死」之類的話),對於辦案警察毆打造成的身體傷害視而不見,強制消費等。

看守所裏無人權,不僅僅是對法輪功學員。

三.上海監獄總醫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成大字綁在床上

1、紮床捆綁:只要是絕食進上海監獄總醫院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用帆布寬帶子捆綁在床上。雙手、雙腳以及胸部都被固定成大字綁在鐵床上,基本是無法活動,甚至連睡覺翻身這樣一個簡單至極的動作,對此時的法輪功學員都會成為天大的奢望。只能勉強側臥,時間一長,雙臂就會麻木。有的吸毒犯及其他類犯人被綁一天後,就會難以忍受,甚至情緒失控的發洩喊叫,直到認罪服輸後,才允許解開捆綁的繩索,而對法輪功學員卻是無休止的捆綁折磨。

在捆綁的過程中,那些所謂的「醫務犯人」領會警察的眼色,開始的時候是噓寒問暖,當大法弟子不放棄絕食時醫生就來插胃管,一被插上胃管,基本上就要被綁在床上一個星期,那時的醫務犯會利用一切手段讓你放棄絕食抗議,他們會打人,用很下流的髒話罵人,更為惡劣的是那些醫務犯利用為大法弟子清洗時故意用棉被屑放在大法弟子的臉上,因為大法弟子四肢被綁無法動彈,只能忍受著奇癢,有時那些醫務犯還會利用打掃房間時,冬天故意把電風扇放在地上吹大法弟子,醫務犯還會把下面的床板給換掉,用下面挖個洞的板子給大法弟子睡,也就是下面光著身體讓大小便直接對著板洞,不給大法弟子清洗身體。這樣被綁時間長了,就會導致大小便不通,那時那些醫務犯直接建議醫生用導尿管插入尿道,這時人就像試驗品一樣,上面鼻子插著鼻飼管灌食,下面尿道插著導尿管出尿,以此來虐待迫害大法弟子。

2、鼻飼插管固定: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除了綁床固定外,就是鼻飼插管灌食,每次的插管都是經歷生死的恐怖考驗,痛苦至極。現在上海監獄總院用鼻飼插管比以前粗了好多,插管前端部份是很堅硬,那樣的插管一插到胃部,胃在蠕動時就非常痛。由於每天有六、七次的灌食,醫護人員就將灌食的塑膠管用膠帶纏綁在額頭固定住。灌食時解開灌食,灌完後再固定住。固定時間一長裏面的管子發黃發黑,管子就會使咽喉腫脹發炎潰爛,一般7到15天換一次,當把胃管拔出時,有時管子上面都是血。

3、藥物迫害: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除了綁床固定、鼻飼插管灌食外,就是藥物迫害。醫院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靜脈注射6、7瓶500毫升的液體,其中摻雜著不明藥物,每天的吊針時間在4──5個小時,液體流動不暢時,時間會更長。此類藥物注射後的現象就是反應遲鈍、各個關節僵硬疼痛、記憶力衰減。

4、抽取胃液:鼻飼灌食的法輪功學員被灌食時間長以後,就會停止2──3天的鼻飼灌食。他們用該塑膠管把胃裏的胃液抽取出來,名曰:減小腹腔壓力差。直到把胃液抽取到醫生所認為的合格條件後,才停止抽取胃液。

5、剝奪一切權利:由於法輪功學員被捆綁在床上,所以他們的一切權利被剝奪,比如:行走權利、上廁所權利、睡覺翻身的權利、洗澡的權利、洗漱的權利等等,長時間捆綁致使身體酸痛無力,肌肉萎縮。

由於中共是系統的迫害法輪功,它的迫害手段以及迫害鏈條都是完整無缺的。凡是在這個系統中的人都自覺不自覺的成為迫害善良人的一員。從社區人員、辦案警察、檢察官、法官、醫護人員、管教人員、犯罪在押人員等等,無不在這個運行的鏈條上經受著是否出賣良知迫害良善的考驗,那些為了一己之利出賣良心的人儘管在迫害善良時能得到一時的小恩小惠,但這些人想不到的是,首先開始懲治他們的很可能是這個邪黨,卸磨殺驢、找替罪羊是其在歷次的利用人迫害人的運動中的慣用伎倆,如執迷不悟,最終等待這些迫害者的是道德的審判、良知的譴責、正義的鞭撻和法律的制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