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詩經》中的敬天思想(下)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接前文

在《詩經•周頌》中有許多讚頌、感恩之禱,周人相信敬虔的祈禱必蒙上帝垂聽。如讚頌上天的光輝普照,永恆無限:「明明上天,照臨下土」。感恩上帝造就生命,生人、養人、佑人,賜人規範,趨避諸善諸惡之道,如:「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天立君師以佑民,立君以長之,立師以教之,以安定四方之民,如:「昊天有成命,二後受之。」意思是昊天有成命,文武兩王受之。上帝賜人五穀:「思文後稷,克配彼天。……貽我來牟,帝命率育。」意思是後稷有文德,能效法上天……上天賜給大小麥,上帝以此養百姓。又說,「其香始升,上帝居歆」,意思是後稷教人們製成食品後祭祀上帝,其香始升,而上帝悅納,言應之疾也。上帝賜人豐年:「於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意思是麥已將熟,則可以受上帝之明賜。而此明昭之上帝,又將賜我新畬以豐年也。

上天至公無私,賞善罰惡,報應昭然。天命有德,天討有罪;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惟德動天,即惟有德之人,可以上動天心,天雖高遠,德無遠不到。如《詩經•小雅•天保》中說:「天保定爾,俾爾戩榖。罄無不宜,受天百祿。」意思是上天庇護你,降你福祿與太平。沒有甚麼不如意,接受天賜數不清。「永言保之,思皇多祜。」意思是上天永言保祐,上帝多多賜福。自天佑之,吉無不利。《詩經•商頌》中說:「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於九圍。」意思是成湯勤勉修德,虔誠祈禱持之以恆,惟上帝是敬,帝命其治理九州。《詩經•周頌》中說:「燕及皇天,克昌厥後」,意思是文王之德感動上天,使其後代繁榮昌盛。

《詩經•大雅•抑》中說:「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指神之思想、境界高遠,常人所不能及。《詩經•大雅•瞻卬》中說:「天何以刺,何神不富?捨爾介狄,維予胥忘」,意思是上天為何責幽王?神明何不保祐他?因其姑息養奸不明察,還對賢臣恨相加,指出其行為不善自不祥。接下來說:「藐藐昊天,無不克鞏。無忝皇祖,式救爾後」,意思是惟天高遠,然其功用神明不測,一切世事能挽救。幽王只有改過自新,挽回天意,才能不辱沒先皇祖,救助其子孫。指出為政者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厲王、幽王時代,「高岸為谷,深谷為陵;百川沸騰,山塚碎崩」(《詩經•小雅•十月之交》),周人認為上天以災異譴告,是對時王和權臣失德敲響警鐘。要「敬慎威儀,以近有德」,「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即要注意禮節,接近有德之人,不要搞狡詐欺騙,警惕那些奸邪之人。

周人提出「永言配命,自求多福。」(《詩經•大雅•皇矣》)認為修己以敬,要像文王那樣修明德行,又常常自省,使其所作所為都合乎天命,就能獲福,即順應天命就是為已求福。「維天之命,於穆不已」,稱讚天命的美好。《詩經•周頌》中說:「敬之敬之,天維丕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意思是:「恭敬吧!上天如此明察,獲得天命不容易啊!不要以為上帝不知我們所為,要知道他的使者不斷來往於天庭,時刻的注視著你們呢!」《詩經•大雅•板》中說:「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遊衍。」意思是敬畏上天的威怒,不要貪逸享樂;敬畏上天的神明,不要肆意妄為,上天明察人的一切行為及善惡。「我其夙夜,畏天之威」,言必敬天之威,於是乃得安。《詩經•小雅•南山有台》中說:「南山有台,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壽無期」、「南山有杞,北山有李。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樂只君子,德音不已」,稱讚君子的福德,要經世濟民,要愛民如子,德音不止。

《詩經》以其豐富的思想和藝術上的成就,在中國以至世界文化史上都佔有重要地位。其形成的天地人大一統大和諧的思想文化體系,啟悟人們追求天人和合的境界。強調修德配命,自覺規範自己的道德行為,永遠要配合上天給人們的明命,明辨是非,擇善而從,才能獲得上天的護佑和賜福。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有著敬天畏天順天之傳統。然而當今中共卻破壞傳統文化,強制給人們灌輸無神論和鬥爭哲學,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更不尊重生命,妄想割裂人與天地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把人帶向墮落的深淵,迫害敢於說真話的人,使道德淪喪,必為天理所不容。天佑中華,天滅中共,現在中國大陸各種天災人禍現象頻繁出現,天警世人,把握時機,如今已有一億三千多萬中國人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此舉順應天意,是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